第三十七章 自取其辱
2021-07-17 18:45:4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阿飞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
  上官金虹一直冷冷的瞧着他,瞧着他走出去。
  林仙儿透出口气,柔声道:“我是全心全意的对你,你现在总该相信了吧。”
  上官金虹道:“我相信。”
  这句话只有三个字,三个字还没有说完,他已将林仙儿重重摔在床上,大步走了出去。
  林仙儿的身子也已僵硬。
  但她面上的表情既不是悲哀,也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当她发现自己并没有真的完全征服阿飞时,也有过这种恐惧,只不过恐惧得还没有如此深。
  “我究竟做了些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什么才是真正可靠的?”
  她慢慢的站起来,将方才脱下的衣服一件件拾起,一件件叠好,叠得很慢,而且很仔细。
  等她四肢的肌肉又恢复柔软,她就又躺了下去,摆出了最甜蜜的微笑,最动人的姿势。
  她决心还要试试。

×      ×      ×

  甬道的尽头,有道门槛。
  阿飞像逃一般奔到这里,忽然绊到了门槛,噗地跌出门外。
  他就这样平平的跌了下来,就这样平平的伏在地上,既没有动,也没有爬起,甚至什么都没有去想。
  在这种时候,他脑子里竟会突然变成一片空白。
  这真是件奇怪的事。
  秋已残,干燥的泥土中带着种落叶的芬芳。
  阿飞用嘴啃着泥土,一口口咽了下去。
  粗涩干燥的泥土,慢慢的经过他的咽喉,流入他的肠胃。
  他似乎想用泥土来将自己填满。
  因为他整个人都已变成空的,没有思想,没有感觉,没有血肉,没有灵魂,二十几年的生命,到现在竟只剩下一片空白!
  上官金虹已走了出来,静静的瞧了他半晌,从他身上跨了过去,走到他屋子里,取出了那柄剑。
  “哧”的一声,剑插下。
  就贴着阿飞的脸,插入了泥土中。
  冰冷的剑锋,在他面颊上划破了一条血口,血沿着剑锋渗入泥土。
  上官金虹的声音比剑锋更锐利,冷冷道:“这是你的剑!”
  阿飞没有动。
  上官金虹道:“你若想死,很容易!”
  阿飞还是没有动。
  上官金虹道:“你现在若死了,绝没有人会为你悲哀,更没有人会觉得可惜,不出三天,你的尸体就会像野狗般腐烂在阴沟里。”
  他冷笑着,接道:“因为一个人若为了那种女人而死,简直连狗都不如。”
  阿飞突然跳了起来,反手拔出了剑。
  上官金虹背负着双手,冷冷的瞧着他。
  阿飞的眼睛血红,嘴里塞满了泥土,看来就像是野兽。
  上官金虹道:“你想杀我?是不是?为什么还不出手。”
  阿飞的手颤抖,手背上一根根青筋暴露。
  上官金虹道:“你若想去杀她,我也绝不阻拦你。”
  阿飞霍然转身,又停住。
  上官金虹冷笑道:“难道你现在已连杀人的胆子都没有了?”
  阿飞突然弯下腰,呕吐起来。
  上官金虹的目光渐渐柔和,道:“我也知道你现在活着比死困难得多,你现在若死了,就是逃避,我想你绝不是这样的懦夫。”
  他缓缓接着道:“何况,你答应我的事,现在还没有做。”
  阿飞的呕吐已停止,不停的喘息着。
  上官金虹道:“你若还有勇气活下去,现在就跟着我走!”
  他骤然转过身,再也不瞧阿飞一眼。
  阿飞望着自己吐在地上的东西,突也转过身,跟着他走了出去。
  他始终没有流泪。
  不流泪的人,只流血!
  他已准备流血!

×      ×      ×

  穿过侧门,还有个小小的院子。
  院子里一株孤零零的白杨正在秋风中叹息,叹息着生命的短促,人的愚蠢,竟不知对这短促的生命多加珍惜。
  还有灯光。
  灯光从门缝里照出来,照在上官金虹脚上。
  上官金虹停住了脚,忽然转身拍了拍阿飞的肩头,道:“挺起胸膛来,走进去,莫要让人瞧着恶心。”
  阿飞走了进去。
  这屋子里有什么人?
  上官金虹为什么将他带到这里来?
  阿飞根本不去想。
  一个人的心若已死,还有何惧?

×      ×      ×

  屋子里有七个人。
  七个绝顶美丽的女人。
  七张美丽的笑脸都迎着他,七双美丽的眼睛都瞧着他。
  阿飞怔住了。
  上官金虹目中又闪过一丝笑意,悠然道:“你看,世上美丽的女人并不止她一个,是么?”
  少女银铃般笑了,走过来,拉住了阿飞的手。
  脂粉中还有酒香。
  屋角堆着几只箱子。
  上官金虹打开了一只箱子,灯光立刻黯淡了下去。
  箱子里珠光宝气辉煌。
  上官金虹道:“你只要有这么样一口箱子,至少也可以买到一百个少女的心。”
  少女们吃吃笑着道:“我们的心已经是他的了,用不着再买。”
  上官金虹笑了笑,道:“你看,会说甜言蜜语也不只她一个,这本是女人天生就会说的。”
  少女们道:“我们说的是真话。”
  上官金虹道:“真就是假,假就是真,真真假假,本不必太认真。”
  他慢慢的走到阿飞面前,凝注着他,道:“你还想死么?”
  阿飞将一壶酒全都喝了下去,突然仰面大笑道:“死?谁想死?”
  上官金虹笑了,道:“好,只要你活下去,这些全都是你的!”
  阿飞用力抱起了一个少女。
  他抱得这么紧,似乎想将她揉碎。
  上官金虹悄悄退了出去,悄悄掩起了门。
  笑声不停的从门里传出来。
  上官金虹负手走到院中,仰望着天边残月,喃喃道:“明天一定也是好天气……”
  上官金虹喜欢好天气。
  天气好的时候,血干得快,人死得也快!

×      ×      ×

  好天气!
  飞砂、尘土、长街。
  阳光新鲜而强烈。
  一骑快马,自“如云客栈”内飞驰而出。马上人浓眉、环眼、神情慓悍,身上的黄衣服敞开,铁一般的胸膛迎着阳光和飞砂。
  他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将阿飞带到这里来,要他杀两个穿紫红衣裳的人!”
  这是上官金虹的命令!
  金钱帮属下,只要得到上官金虹的命令,心里就再也不会去想别的。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武学巅峰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