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武学巅峰
2021-07-18 08:42:0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上官金虹的武功深不可测,谁也没有看到过他出手——现在还是没有看到他出手。
  他的手根本好像没有动,只不过在桌上轻轻一按,筷子已急箭般射出,西门玉身子已软了下去。
  上官金虹道:“带下去,看仔细。”
  黄衫大汉一伸手,已将西门玉身子抄起。
  西门玉嘴唇在动,却已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上官金虹淡淡道:“那些东西若真的还在你肚子里,我赔你一条命,否则,你就白死!”

×      ×      ×

  没有人敢说话,没有人敢动。
  每个人都好像坐在针毡上,衣服都已被冷汗湿透。
  只听一声惨呼,过了半晌,那黄衫大汉垂手而入,躬身道:“已看过了。”
  上官金虹道:“有没有?”
  黄衫大汉道:“没有,他肚子是空的。”
  上官金虹道:“好——”
  他目光缓缓自每个人面上扫过道:“在我面前说谎的人,就是这种下场,各位明白了么?”
  大家拼命点头。
  上官金虹道:“各位现在莫非也不饿了?”
  大家抢着道:“饿……饿……”
  每个人都抢着挟了块菜,放在嘴里,怎奈牙齿打战,哪里能咬得动,只有苦着脸,整块的咽下去。
  突然间,一个人湿淋淋的闯了进来,倚在门口,满布血丝的眼睛呆滞而迟钝,茫然四下转动着,喃喃道:“穿红衣服的人……穿红衣服的人在哪里?”

×      ×      ×

  阿飞!
  龙啸云霍然长身而起。
  阿飞的眼睛这才转到他身上,道:“原来是你。”
  他目光虽已呆滞,神情虽然狼狈,可是他的手上还有剑!
  只要他手上有剑,已足以令龙啸云心寒胆丧。
  龙啸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阿飞已扑了过去。
  剑光在闪动,他的脚步也和剑光同样不稳。
  但龙啸云只看到他的剑,转身就逃。
  阿飞踉跄着追了过去,人还未到,已传来一阵扑鼻的酒气。
  龙小云脸色本已变了,此刻眼睛突然一亮,悄悄用脚一勾,将龙啸云本来坐的椅子勾了出去,挡住了阿飞的路。
  阿飞竟没有瞧见,“噗”的,人已被椅子绊倒,平平的跌了下去,掌中剑也脱手飞出。
  他竟连剑都拿不稳了!
  龙啸云一惊,一喜转身拾剑,剑光一闪,逼住了阿飞的后脑。
  但这一剑并没有刺下去。
  因为他忽然瞥见了上官金虹的脸色。
  上官金虹脸色阴沉得可怕,石像般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他不动,就没有人敢动。
  龙啸云陪笑道:“这人竟敢在大哥面前撒野,罪已当杀!”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忽然道:“门外有条狗,你瞧见了么?”
  龙啸云怔了怔,道:“好像是有一条。”
  上官金虹道:“若要杀这人,还不如杀那条狗。”
  龙啸云又怔了怔,陪笑道:“大哥说的是,这人的确连狗都不如。”
  上官金虹冷冷道:“你呢?”
  龙啸云道:“我?……”
  上官金虹道:“他不如狗,你却连他都不如,狗见了他,也不会逃的。”
  龙啸云这次才真的呆住了。
  上官金虹扫了座上的人一眼,道:“你们肯和狗拜为兄弟么?”
  大家立刻应声道:“绝不。”
  上官金虹道:“连他们都不肯,何况我……”
  他眼睛忽又盯着龙啸云,缓缓道:“我看你和那条狗倒真是难兄难弟,不如就和它结为八拜之交吧。”他说出的话,就是命令,但这种羞辱谁能忍受?
  龙啸云满头大汗涔涔而落,吃吃道:“你……你……”
  龙小云忽然走过来,拿下了他掌中的剑,缓缓道:“这主意本是晚辈出的,却不想反而自取其辱,而且祸及家父,晚辈既无力为家父洗清此辱,本当血溅当地,以谢家父,只惜慈母在堂,犹未尽孝,不敢轻生……”
  说到这里他忽然反手一剑,将自己左手齐腕剁了下来。
  大家都不禁为之耸然动容。
  龙小云已疼得全身发抖,却还是咬着牙,将断手拾了起来,放到上官金虹面前,咬着牙道:“帮主可满意了么?”
  上官金虹神色不变,冷冷道:“你是想以这只手赎回你父子的两条命?”
  龙小云嗄声道:“晚辈……”
  一句话未说完,他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龙啸云当然也是神色惨然,却连一点表示都没有,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上官金虹冷冷道:“看在你儿子的份上,你走吧,以后最好莫要让我再见到你!”

×      ×      ×

  阿飞终于站了起来。
  他仿佛根本已忘了方才发生过什么事,也没有瞧见别的人,目光茫然转动着,忽然发现桌上的酒壶,立刻扑了过去,一把抓在手里。
  他抓得那么紧,好像这酒壶就是他的生命。
  “叮”的一声,酒壶却突然被击碎。
  酒流下。
  阿飞的手还是抓着酒壶的碎片,但手已在发抖。
  上官金虹冷冷道:“这酒是给人喝的,你不配!”
  他随手摸出块银子,远远抛在地上,道:“你若要喝酒,自己买去。”
  阿飞抬起头,茫然望着他,慢慢的转过身,慢慢的走过去。
  银子就在他脚下。
  他呆呆的瞧着这块银子,良久良久,终于慢慢的弯下腰……
  上官金虹目中又闪过一丝笑意。
  ——他笑的时候,比不笑更残酷。
  突然间,寒光一闪。
  一柄刀闪电般飞来,将这块银子钉在地上。
  阿飞的脸一阵扭曲,抬起头,整个人突然僵硬。
  一个人站在门口,瞧着他,柔声道:“这里的酒比外面的好,你若要喝,我去替你倒一杯。”

×      ×      ×

  桌上还有一壶酒。
  这人竟真的走过去,倒了一杯,送到阿飞面前。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已停顿。
  上官金虹竟也没有说话。
  他只是静静的瞧着这个人。
  这人不太高,但也不矮,穿的衣服很破旧,两鬓已有了华发,看来只不过是个很落拓,很潦倒的中年人。
  但上官金虹眼看着他倒酒,眼看着他将这杯酒送给阿飞,非但没有阻止,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上官金虹说出的话,从来没有人敢违抗!
  但这次,他的命令在这人身上,竟像是忽然变为无效了。
  酒杯已送到阿飞手里。
  他痴痴的望着这杯酒,两滴晶莹滚圆的眼泪,慢慢的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滴在酒杯里。
  他一向只肯流血,他的泪一向比血更珍贵。
  落拓的中年人眼眶也已有些湿了,热泪已盈眶,但嘴角却还是带着一丝微笑。
  这微笑竟仿佛使这平凡而潦倒的人忽然变得辉煌明亮了起来,无论谁也想像不到一个人微笑的力量竟有如此伟大。
  他也没有说话。
  他的微笑和热泪所表示出的意思,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说得出来。
  阿飞的手在抖,不停的在抖,忽然猛吼一声,将酒杯重重的摔在地上,转身冲了出去。
  落拓的中年人正想追上去。
  突听上官金虹喝道:“等一等!”
  他迟疑着,脚步终于停下。
  上官金虹缓缓道:“既然要走,就不该来,既然来了,又何必走?”
  落拓的中年人沉默了半晌,忽然淡淡一笑,道:“不错,既然来了,又何必走?”
  他始终没有瞧过上官金虹,现在才慢慢的转过身。
  他的目光,终于触及了上官金虹的目光。

×      ×      ×

  火花!
  两人目光相遇,竟似激起了一串火花。
  一串无声无形的火花,虽然没有人的眼睛能瞧得见,但每个人的心里却都能感觉得到。
  每个人的心都突然震动了起来。
  上官金虹的眼睛里就仿佛藏着双妖魔的手,能抓住任何人的魂魄。
  这人的眼睛却如同浩瀚无边的海洋,碧空如洗的穹苍,足以将世上所有的妖魔鬼怪都完全容纳。
  上官金虹的眼睛若是刀。
  这人的眼睛就是刀的鞘!
  看到了这双眼睛,没有一个人再认为他是平凡的了。
  有的人已隐隐猜出他是谁。
  只听上官金虹一字字道:“你的刀呢?”
  这人的手一反,刀已在指尖!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神魔之间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 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