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摄魂的脚步
2021-07-22 00:10:4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林仙儿赶上去,拉住上官金虹的手,柔声道:“现在我才真的服了你了!”
  上官金虹道:“哦?”
  林仙儿道:“荆无命杀人出手虽然快,但你却比他更快十倍!因为……因为你杀人根本用不着出手。”
  上官金虹淡淡道:“那只因到现在我还未遇着一个人配我出手。”
  林仙儿眼波流动,悠悠道:“这世上能令你出手的人确实不多……也许只有一个。”
  上官金虹道:“李寻欢?”
  林仙儿叹了口气,道:“这人好像随时都可能倒下去,又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去,有时候我实在想不透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君子?呆子?还是英雄?”
  上官金虹冷冷道:“你对他好像一直都很有兴趣。”
  林仙儿笑了笑,道:“我一定要对他有兴趣,因为我不愿死在他手上。”
  上官金虹道:“哦?”
  林仙儿道:“一个人对自己的情人就算再有兴趣,日子久了,也会渐渐变淡的,但对自己的敌人,反而不同了。”
  她仰面凝注着上官金虹,道:“这道理我想你一定比谁都明白?”
  上官金虹道:“兴趣也有很多种,你是恨他?怕他?还是爱他?”
  林仙儿又笑了,道:“你现在好像也渐渐变得会吃醋了。”
  上官金虹沉默了半晌,道:“阿飞呢?”
  林仙儿嫣然道:“他当然也会吃醋。”
  上官金虹道:“我只是在问你,你为何不杀他?”
  林仙儿道:“我也想问你,荆命无为何不杀他?”
  上官金虹道:“我本要你自己下手的,你难道不忍?”
  林仙儿眨着眼,道:“要杀人很容易,若要一个人甘心听你的话,那就困难多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找到一个像他那么样听话的人。”
  她忽然倒入上官金虹怀里,柔声道:“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要跟你吵架,你若真的要我杀他,以后的机会还多的是,我一定听你的话。”
  没有人能对她发脾气。
  她就像是一条最乖的小猫,就算偶而会用爪子抓抓你,但你还没有感觉到疼的时候,她已经在用舌头舐着你了。
  上官金虹凝视着她的脸。
  她的脸在淡淡的夕阳下看来,仿佛用手指轻轻一触就会破,连最温柔的春风也比不上她的呼吸。
  上官金虹的头也渐渐垂下……
  他的嘴唇已将触及她,她突然从他怀抱中倒了下去,倒在地上。
  上官金虹的瞳孔也就在这同一刹那间收缩了起来,但他的姿势还是没有变,连指尖都没有动。
  他也没有去瞧林仙儿一眼,只是冷冷的瞧着面前一片已枯黄的草地。
  地上什么也没有,过了很久,才慢慢的现出了一条人影。
  有人来了!
  夕阳将这人的影子拖得很长。
  没有脚步声,这人的脚步声轻得就像是一匹正在猎食的狐狸。
  上官金虹还是没有回头,倒在地上的林仙儿却已开始在呻吟。
  人影更近了,就停在上官金虹身后。
  一人缓缓道:“我从来不在背后杀人,但这一次,却也是例外!”
  这人的声音本是冷酷而坚定的,此刻却已因紧张与愤怒而发抖。
  这的确是种准备要杀人的声音。
  上官金虹非但神色不变,连一个字都没有。
  地上的人影,手已抬起。
  手里有剑,剑却迟迟未刺出,突然厉声道:“你还不回头?”
  上官金虹淡淡道:“在背后杀人,也一样能杀得死的,又何必回头?”
  这句话说完,呻吟声也已停止。
  林仙儿的眼睛已张开,突然失声而呼:“阿飞!”
  呼声中她已自上官金虹身旁冲了过去,她的影子立刻和地上的人影交叠在一齐。
  上官金虹凝注着地上的两条人影,忽然开始慢慢的向前走……慢慢的踩上了这两条人影。
  阿飞手里的剑已跌下。
  林仙儿拉着他的手,正反反覆覆的低语:“你果然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就只这两句话,她已不知说了多少遍,每说一遍,她的声音就会变得更轻、更缓、更柔和、更甜美。
  这种声音足以令冰山融化。
  阿飞的心正在融化,所有的紧张、愤怒、仇恨都已融化。
  林仙儿道:“我知道你回去见不到我,一定会很着急,一定会找我。”
  看到阿飞苍白憔悴的脸,她眼圈也红了,凄然道:“为了找我,你一定吃了不少苦。”
  阿飞的声音也已有些哽咽,缓缓道:“我已找到你,这已足够。”
  不错,只要能找到她,无论要多大的代价,他都不在乎。
  只要能找到她,无论什么他都可忍受。
  “我已找到你,这已足够。”
  九个字,只有短短九个字,但这九个字中所包含的情意,纵然用九十万个字,也未必能完全描叙得出。
  突然间,剑光一闪。
  跌落在地上的剑突然被挑起,剑光如灵蛇的一闪,落入了一个人的手。
  上官金虹不知何时已来到他们面前。
  他冷漠的目光凝注着剑锋——这只不过是柄很普通的青钢剑,是阿飞在半途中从一个镖客身上“借”来的。
  但上官金虹却像是对这柄剑很有兴趣。
  只要有林仙儿在身侧,就没有别的事再能吸引阿飞。
  直到现在,他再想起这里还有个人——他本来想杀的人。
  此刻他的剑却已到了这人手上,一只稳定得出奇的手,这种手只要握住了剑柄,就随时都可能将剑锋送入别人的心脏。
  这柄平凡的青钢剑似也突然变得有了剑气,杀气!
  阿飞厉声道:“你是谁?”
  上官金虹没有回答,也没有瞧他一眼,冷漠的目光还是停留在剑锋上,嘴角仿佛带着一丝微笑,轻蔑的微笑。
  他淡淡笑着:“你就想用这柄剑来杀我?”
  阿飞道:“这柄剑又如何?”
  上官金虹道:“这柄剑不能杀人。”
  阿飞道:“无论什么样的剑,都可以杀人的!”
  上官金虹笑了笑,道:“但这却不是你用的剑,你若用这柄剑,只能杀得死你自己。”
  剑光又一闪,剑已倒转。
  上官金虹手捏着剑尖,将剑柄递了过去,微笑着道:“你若不信,不妨试试。”
  阿飞的手虽未伸出,臂上的肌肉已紧张。
  他忽然发觉自己在这人面前,始终总是被动的,在别人面前他未有过这种感觉,这种感觉令他紧张得连胃都似乎在收缩,似已要呕吐。
  但他又怎能不将这柄剑接过来?
  他的手终伸出,刚伸出,剑柄已被另一只手抢了过去——一只柔若无骨,春葱般的手。
  林仙儿的眼中似已有泪,道:“你要杀他?你可知道他是谁?”
  林仙儿接道:“他是我的恩人。”
  阿飞道:“恩人?”
  林仙儿道:“吕凤先一直在逼我,折磨我,我想死都不能,若不是他救了我,我只怕已……”
  说到这里,她的泪已流下。
  阿飞怔住。
  林仙儿流着泪道:“我本来以为你会为我报答他的,可是现在,现在你……”
  上官金虹突然道:“杀人,也是许多种报答的方法之一。”
  林仙儿转过头,道:“你……你要他去为你杀人?”
  上官金虹道:“他欠我一条命,为何不该将另一人的命拿来还我?”
  林仙儿道:“你救的是我,不是他。”
  上官金虹道:“你的债就是他的债,是么?”
  林仙儿转回头,凝注着阿飞。
  阿飞咬着牙,一字字道:“她的债,我还!”
  上官金虹道:“你不欠人的债?”
  阿飞道:“从不!”
  上官金虹嘴角又有了笑意,道:“你准备用谁的命来还我?”
  阿飞道:“除了一个人,都可以。”
  上官金虹道:“除了谁?”
  阿飞道:“李寻欢!”
  上官金虹冷笑道:“你不敢去杀他?”
  阿飞目中充满了痛苦,道:“我不敢,因为我欠他的更多。”
  上官金虹居然笑了,道:“很好,你既不欠他,也就不会欠我。”
  阿飞道:“你要我去杀谁?”
  上官金虹慢慢的转过身,道:“你跟我来。”
  夜已临,阿飞并没有挽着林仙儿的手,因为他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奇异的不安,却说不出是为了什么?
  上官金虹走在他前面,没有回头。
  可是阿飞总觉得自己仿佛还是在他的目光逼视下,心里总觉得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走得越远,压力越重。

×      ×      ×

  天畔已有星升起,四野空阔,风已住。
  四下听不到一丝声音,连秋虫的低诉都已停止。
  天地间唯一的声音,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
  阿飞忽然发觉自己也有了脚步声,而且仿佛正在和上官金虹的脚步配合,一声接着一声,配合成一种奇特的节奏。
  一只蟋蟀自枯草丛中跃出,竟似被这种奇特的脚步声所惊,突又跃了回去——连这脚步声中都仿佛带着种杀气。
  这是为了什么?
  阿飞走路一向没有声音,现在他的脚步怎会忽然重了?
  这又是为了什么?
  阿飞垂下头,突然发现了这原因——他每一步踏下,竟都恰巧在上官金虹的前一步和后一步之间。
  他踏下第一步,上官金虹才踏下第二步,他踏下第三步,上官金虹立刻踏下第四步——从来也没有错过一步。
  他若走快,上官金虹也走快,他若走慢,上官金虹也走慢。
  开始时,当然是上官金虹在配合他的。
  但现在,上官金虹走快,他脚步也不由自主跟着快了,上官金虹走慢,他脚步也慢了下来。
  他的步法竟似已被上官金虹所控制,竟无法摆脱得开!
  阿飞掌心沁出了冷汗。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心里却又觉得这种走法很舒服,觉得身上每一根肌肉也都已放松。
  他身心都似已被这种奇异的节奏所催眠。
  这节奏竟似能慑人的魂魄。
  林仙儿显然也发觉了,美丽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一种混合着警惕、恐惧、和怨恨的恶毒之意。
  阿飞是她的。
  只有她才能控制阿飞。
  她绝不许任何人从她这里将阿飞抢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四十八章 血泪
上一篇:
第四十六章 不流血的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