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知己仇敌
2020-04-03 18:26:2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墙外的秋色似乎比墙内更浓。
  郭嵩阳双手缩在衣袖中,慢慢的在前面走着。
  李寻欢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路很长,窄而曲折,也不知尽头处在哪里。
  秋风瑟瑟,路旁的草色已枯黄。
  郭嵩阳走得虽慢,步子却很大。
  李寻欢目光凝注着他的脚步,似已看得出神。
  路上的土质很松,郭嵩阳每走一步,就留下个浅浅的脚印,每个脚印的深浅都完全一样。
  每个脚步间的距离也完全一样。
  他看来虽似在漫不经心的走着,其实却正在暗中催动着身体里的内力,他的手足四肢已完全协调。
  是以他每一步踏出,都绝不会差错分毫。
  等他的内力催动到极致,身体四肢的配合协调也到了巅峰时,他立刻就会停下来——
  那就是路的尽头。
  到了那里,他们两人中就有一人的生命也到了尽头!
  李寻欢很明白这点。
  郭嵩阳的确是很可怕的对手!
  李寻欢这一生中,也许直到今天才遇着个真正的对手!
  每个练武的人,武功练到巅峰时,都会觉得很寂寞,因为到了那时,他就很难再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
  所以有人不惜“求败”,因为他觉得只要能遇着一个真正的对手,纵然败了,也是愉快的。
  但李寻欢此刻的心情却一点也不愉快。
  他的心乱极了。
  他知道以自己此刻这种心情,去和郭嵩阳这样的对手决斗,胜算实不多,自己这一去,能回来的机会只怕很少。
  这条路的尽头处,也许就是他生命的尽头处!
  这条路也许就是他的死路!
  他并不怕死,可是他现在能死么?

×      ×      ×

  四野越来越空旷,远远可以望见一片枫林。
  枫叶红如血!
  “难道那就是路的尽头?”
  郭嵩阳的步子越来越大,留下来的脚印却越来越淡了,显见他身体内外一切都已渐渐到达巅峰。
  到那时,他的精神、内力、肉体,都将和他的剑溶而为一,他的剑就已不再是无知的钢铁,而有了灵性。
  到那时,他一剑刺出,必将是无坚不摧,势不可当的!
  李寻欢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并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但郭嵩阳却已感觉到了,他的精神已进入虚明,已浑然忘我。
  天地间万事万物的变化,都再也逃不出他的耳目。
  他没有回头,一字字道:“就在这里?”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今天……我不能和你交手!”
  郭嵩阳霍然转过身,目光刀一般瞪着李寻欢,厉声道:“你说什么?”
  李寻欢垂下了头,心在刺痛着。
  他知道到了这时再说“不能交手”,实无异临阵脱逃,这种事他本来宁死也不肯做的。
  但现在却非做不可。
  郭嵩阳厉声道:“你说你不能和我交手?”
  李寻欢无言的点了点头。
  郭嵩阳道:“为什么?”
  李寻欢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我承认败了!”
  郭嵩阳张大了眼睛,瞪着他,就像是从未见过这个人似的。
  良久良久,郭嵩阳忽也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李寻欢,李寻欢,你果然不愧为当世的英雄!”
  李寻欢黯然笑一笑,道:“英雄?像我这样的人能算是英雄?”
  郭嵩阳摇了摇头,叹息着道:“普天之下,也许只有你才能算得上是英雄!”
  李寻欢还没有说话,郭嵩阳已接着道:“你说你承认败了,是么……但我却知道一个人肯认输时需要多大的勇气,这句话我也许宁死也不愿说的。”
  他笑了笑,又接着道:“但死却容易多了,能为了别人而宁可自己认输,自己受委屈,这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男子汉!”
  李寻欢嗄声道:“你……”
  他只觉心头激动,不能自己,只说一个字喉咙就似已被塞住。
  郭嵩阳道:“我很了解你,你说你不能和我交手,只因你觉得你自己现在还不能死,你知道还有人需要你照顾,你不能抛下她不管!”
  李寻欢黯然无言,热泪几乎已将夺眶而出。
  一个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会是你最可怕的仇敌,但一个可怕的对手,往往也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
  因为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才有资格做你的知己。
  因为只有这种人才能了解你。
  李寻欢心里也不知是高兴?是难受?还是感激?只不过无论是哪种感情,都是他无法说出口来的。
  郭嵩阳忽然又道:“但我今日还是非和你交手不可!”
  李寻欢愣了愣,道:“为什么?”
  郭嵩阳淡淡一笑,道:“普天之下,又有几个李寻欢?今日我若不与你交手,他日再想找你这样对手,只怕是永远找不到的了!”
  李寻欢缓缓道:“只要此间事了,阁下他日相邀,我随时奉陪。”
  郭嵩阳摇了摇头,道:“到那时,你我只怕更无法交手了。”
  李寻欢道:“为什么?”
  郭嵩阳目光移向远方,远方天上,正有朵白云冉冉飘动。
  他面上带着一丝黯淡的微笑,一字字道:“到那时,你我说不定已成了朋友!”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黯然道:“宁可与我为敌,却不愿做我的朋友?”
  郭嵩阳沉下了脸,厉声道:“郭某此生已献与武道,哪有余力再交朋友?何况……”
  他语声又渐渐和缓,接着道:“朋友易得,能肝胆相照的对手却无处可寻……”
  这“肝胆相照”四字,本是用来形容朋友的,他此刻却用来形容仇敌,若是别人听到,非但难以明了,只怕还会发笑。
  但李寻欢却很了解他的意思。
  郭嵩阳道:“放眼天下,能与我一决生死的对手,自然不止你一人,但武力纵然强胜我十倍的人,我也未必放在眼里,若要我死在他们手上,更是心有不甘!”
  李寻欢叹道:“不错,要找个能令你尊敬的朋友并不困难,要找个能令你尊敬的仇敌却太难了。”
  郭嵩阳厉声道:“正是如此,是以今日你我一战,势在必行,郭嵩阳今日纵然死于你手,亦是死而无憾!”
  李寻欢黯然道:“可是我……”
  郭嵩阳扬手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的意思我都了解,今日你若不幸战死,你的未了心愿,我必替你完成,你所要保护的人,我绝不容他人伤及她毫发。”
  李寻欢长揖到地,肃然道:“得此一言,李寻欢死有何憾?……多谢!”
  他生平从未向人说过“谢”字,此刻这“多谢”二字却是发自心底。
  郭嵩阳也还了一揖,肃然道:“多谢成全,请!”
  李寻欢道:“请!”

×      ×      ×

  朋友间能互相尊敬,固然可贵,但仇敌间的敬意却往往更难得,也更令人感动。
  只可惜这种情感永远是别人最难了解的!
  也许就因为它难以了解,所以才更弥足珍贵。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七章 吃人的蝎子
上一篇:
第五章 漫漫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