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吃人的蝎子
2020-04-04 17:44:23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门板很重,孙驼子上门时本来一向很吃力,但今天他力气好像忽然变大了十倍,搬起门板来就好像在搬一根稻草似的,一点也不费力。
  孙小红忽然又笑了,道:“别人都说二叔你是天生神力,偏偏只有我到今天才见到……”
  孙驼子转过头,皱着眉道:“谁是你的二叔?姑娘你莫非也醉了。”
  孙小红吃吃笑道:“二叔装得真像,但现在又何必还要装呢?”
  孙驼子瞪了她一眼,目中突有寒光暴射而出。
  这双眼睛哪里还是孙驼子的眼睛?
  李寻欢若是看到这双眼睛,心里也一定会佩服得很,因为他们朝夕相处了将近两年,李寻欢竟也未看出这驼子的真面目。
  只可惜李寻欢现在什么也瞧不见了。
  孙小红道:“我知道他今天是真的醉了,绝不是装醉。”
  孙驼子沉声道:“但你可知道他的酒量?他怎会醉得这么快?”
  孙小红道:“二叔你这就不懂了,一个人喝酒时的心情若不好,体力又差,就算他酒量再好,也很容易被人灌醉的。”
  孙驼子道:“你为何要灌醉他?”
  孙小红道:“二叔你也不知道!这是爷爷的吩咐呀。”
  孙驼子道:“哦?”
  孙小红道:“他现在行踪已露,要找他麻烦的人也不知有多少,这两天就要接二连三的来了,所以爷爷就想将他带到别地方去避一避风头。”
  她叹了口气,接着道:“但二叔你也该知道他的脾气,若不灌醉他,怎么能把他带得走?”
  孙驼子“哼”了一声,道:“老实说,你爷爷做的事,我实在有点不懂。”
  孙小红道:“不懂?什么地方不懂?”
  孙驼子道:“李寻欢志气消沉,不愿见人的时候,他老人家总是想激他出手,现在李寻欢总算出手了,他老人家反而又要他去躲起来避风头。”
  孙小红摇了摇头,道:“二叔你这就错了,志气消沉和避风头完全是两回事,怎么可以一概而论?”
  她瞧了伏在桌上的李寻欢一眼,苦笑着接道:“你可知道想要这颗头颅的人有多少么?”
  孙驼子冷笑道:“无论有多少人,除了上官金虹外,别的人又何足惧?”
  孙小红叹道:“二叔你又错了,敢在李寻欢脑袋上打主意的人,自然就绝不会是容易打发的。”
  孙驼子道:“那些人都是些什么样的角色?你说给我听听。”
  孙小红道:“男的不说,先说女的,其中就有苗疆‘大欢喜女菩萨’和关外‘蓝蝎子’……”
  她只说了两个人的名字,孙驼子已皱起了眉头。
  孙小红道:“百晓生重男轻女,兵器谱上不列女子高手,但这两个母夜叉的名字,二叔你总也该听过的。”
  孙驼子沉着脸,点了点头。
  孙小红道:“蓝蝎子是青魔手的情人,大欢喜女菩萨是五毒童子的干娘,她们早已在打听李寻欢的行踪,若听说他在这里,一定会立刻赶来。”
  她叹了口气,接着道:“她们两人中只要有一个赶到,就够他受的了。”
  孙驼子拿起块抹布,慢慢的抹着桌子。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抹桌子。
  孙小红道:“说完了女的,再说男的。”
  她闭上眼睛,搬着手指头道:“男的有上官金虹,吕凤先,荆无命,还有……还有个人二叔你一定猜不出是谁。”
  孙驼子还是在慢慢的抹着桌子,头也不抬,道:“谁?”
  孙小红道:“胡不归。”
  孙驼子霍然抬起头,惊问道:“胡不归?是不是那胡疯子?”
  孙小红道:“不错,这人一向疯疯颠颠,用的是柄竹剑,据说他的剑法也跟他的人一样,疯疯颠颠的,有时精奇绝俗,妙到毫巅,有时却又糟得一塌糊涂,简直连看都看不得,所以百晓生作兵器谱时,才没有将他的名字列上。”
  孙驼子脸色更沉重,徐徐道:“高是真的,糟是假的……”
  他沉默了很久,才接着道:“只不过此人一向不跟别人打交道,这次为何要找李寻欢的麻烦?”
  孙小红道:“听说他是被龙啸云请出来的,龙啸云的师父以前好像帮过他的忙。”
  孙驼子皱眉道:“这人一向难找,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龙啸云能找到他,本事倒真不小。”
  孙小红道:“就因为此人难找,所以龙啸云才会一去两年。”
  孙驼子道:“你刚刚说的那吕凤先,就是兵器谱上名列第五的温侯银戟?”
  孙小红道:“不错,他找的倒并不单只是李寻欢。”
  孙驼子道:“他还想找谁?”
  孙小红道:“此人近年来练了几手很特别的功夫,所以凡是兵器谱上列名在他之前的人,他都想找来斗一斗。”
  孙驼子道:“那荆……荆……”
  孙小红道:“荆无命?”
  孙驼子道:“嗯,这荆无命,又是何许人也?”
  孙小红道:“荆无命就是上官金虹属下第一号的打手!”
  孙驼子皱眉道:“我怎会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
  孙小红道:“此人出道才不过两年多,听爷爷说,武林后起一代的高手中,最厉害的两个人就是这荆无命和阿飞!”
  孙驼子道:“哦?”
  孙小红道:“他用的也是剑,出手也和阿飞一样,又狠、又准、又快!除此之外,这人还有一样最可怕的地方!”
  孙驼子在听着,听得很留神。
  孙小红道:“他平时很少出手,但只要一和人交上手,就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每一招用的都是拼命的招式,他自称荆无命,意思就是说他这条命早已和人拼掉了,所以根本就不把自己的死活放在心上。”
  这一次,孙驼子沉默得更久,才慢慢的问道:“你爷爷呢?”
  孙小红道:“他老人家和我约好在城外见面……”
  她抿嘴笑了笑,又道:“他老人家知道我一定有法子将李寻欢带去的。”
  孙驼子沉重的面容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摇着头道:“你这小丫头倒真是个鬼灵精。”
  孙小红嘟起嘴,不依道:“人家已经快二十了,二叔还说人家是小丫头。”
  孙驼子突又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不错,你的确已不小了,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有五六岁,但现在你已经是大人了……”
  他垂头望着手里的抹布,又开始慢慢的抹着桌子。
  孙小红也低下了头,道:“二叔已有十三四年没有回过家了么?”
  孙驼子沉重的点了点头,喃喃道:“不错,十四年,还差几天就是十四年。”
  孙小红道:“二叔为什么不回家去瞧瞧?”
  孙驼子忽然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我既已答应在这里替人家守护十五年,就得在这里十五年,连一天都不能少,我们这种人说出来的话,就得像钉子钉在墙上一样牢靠,这道理你明不明白?”
  孙小红垂首道:“我明白。”
  过了很久,孙驼子的目光才又回到手里的抹布上。
  当他开始抹桌子的时候,他锐利的目光就黯淡了下来,那种咄咄逼人的凌厉光彩,立刻就消失了。
  一个人若已抹了十四年桌子,无论他以前是什么人,都会变成这样子的,因为当他在抹着桌上油垢的时候,也就是在抹着自己的光彩。
  粗糙的桌子被抹光,凌厉的锋芒也被磨平了。
  孙驼子徐徐道:“这些年来,家里的人都还好吗?”
  孙小红这才展颜一笑,道:“都很好,大嫂和三嫂今年都添了宝宝,最妙的是,四婶居然也生了对双胞胎,所以今年四叔和大哥、三哥,都一定会赶回去过年……今年过年一定会比往年更热闹多了……”
  她眼角瞥见孙驼子黯淡的面色,立刻停住了嘴,垂首道:“大家都在盼望着二叔能快些回去,不知道……”
  孙驼子勉强一笑,道:“你回去告诉他们,等明年过年的时候,我也可以回去了。”
  孙小红拍手道:“那好极了,我还记得二叔做的烟花最好……”
  孙驼子笑道:“明年我一定替你做,但现在……现在你还是快走吧,免得你爷爷等得着急。”
  他瞧了李寻欢一眼,又皱眉道:“但这么大一个人,你怎么能带得走呢?”
  孙小红笑道:“我就当他是条醉猫,往身上一背就行了。”
  她刚站起来,突然一人冷冷道:“你可以走,但这条醉猫却得留下来!”

×      ×      ×

  这声音急促、低沉,而且还有些嘶哑,但却带着种说不出的魅力,仿佛可以唤起男人的情欲。
  这无疑是个女人的声音。
  孙驼子和孙小红都面对着前门,这声音却是自通向后院的小门旁发出来的,她什么时候进了这屋子,孙小红和孙驼子竟不知道。
  孙驼子脸色一沉,反手将抹布甩了出去。
  他抹了十四年桌子,每天若是抹二十次,一年就是七千三百次,十四年就是十万零两千两百次。
  抹桌子的时候,手自然要紧紧捏着抹布,无论谁抹了十万多次桌子,手劲总要比平常人大些。
  何况孙驼子的大鹰爪力本已驰名江湖,此刻将这块抹布甩出去,挟带着劲风,力道绝不在天下任何一种暗器之下。
  只听“砰”的一声,尘土飞扬,砖墙竟被这块抹布打出了个大洞,但站在门旁的人还是好好的站在那里。
  她身子好像并没有移动过,看她现在站的地方,这块抹布本该将她的胸口打出个大洞来才是。
  但也不知怎的,这块抹布偏偏没有打着她。
  抹布飞来的时候,她身子不知道怎么样一扭,就闪开了。
  这也许是因为她的腰很细,所以扭起来特别方便。

相关热词搜索:铁胆大侠魂

下一篇:第八章 奇异的感情
上一篇:
第六章 知己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