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一章 以武会友
 
2020-06-27 11:33:29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横空牧野和堂内所有人期待下,龙鹰朝堂中的横空牧野走过去,欣然道:“此趟比武,以九十九招为限,假如小弟侥幸捱到此限,请横空兄为小弟送赠珍宝各一,予尊贵的公主殿下和打遍神都无敌手的国老掌上明珠小魔女藕仙大姐。横空兄尊意如何?”
  此番话一出,全场哗然,有人喝彩叫好。
  两女怎想得到他来此奇着,摆明非是为横空牧野的异族绝色而战,而是为她们而战,且在大庭广众之前,公开讨好,亦不无示爱之意,芳心又羞又喜、又气又恨,兼无从拒绝,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
  小魔女首先“呵”地轻呼一声,接着两边脸蛋火烧起来,到人人朝她瞧来,差点想钻进桌子下以躲避目光,身旁众男则面目无光,恨不得龙鹰被人一招收拾。
  太平公主出惯场面,捱瞧的功夫比小魔女强胜百倍,表面看还没什么,只是以微笑回应朝她猛看的众人,一边心大骂龙鹰的不知检点,另一边心则大感火辣刺激,同时深切明白,这臭小子给她的新鲜刺激,是从未由任何其他男性处得到过的。
  横空牧野哑然笑道:“龙鹰兄奇人奇行。贵国有云,宝剑赠侠士,红粉赠佳人,不论今战如何,本人必玉成龙鹰兄提议的美事,且是本人今次东来所携最珍贵的两件宝物,以示对龙鹰兄的欣赏。”
  鼓掌喝彩声轰堂爆响,深深感到此战已被赋予不同的意义,平添香艳旖旎的风采。横空牧野的异族美女团差点拍烂手掌,显然龙鹰大胆创新的行为,甚合她们的作风脾胃。
  一个沉雄的声音从中间主席传来,笑着道:“本人洛阳帮易天南,龙兄一到,立令皇子的以武会友变得活色生香,势将传为中外武林佳话。也令天南想到一个问题,欲请教龙兄。”
  龙鹰朝易天南瞧去,欣然道:“请大龙头指教。”
  易天南一身儒服,乍看像个私塾执教的先生,四十岁许的年纪,相貌堂堂,温文儒雅,在没有人可猜到他的问题下,揭盅般欣然道:“敢问龙兄,如何去界定一招两招之数?”
  全场立即起哄,又有点摸不着头脑,皆因此乃约定俗成之事,人人习以为常,就是招式一出,到变招之时,作下一招计,没人会为此深思,如今德高望重的易天南提出来,方感到要以言语做出界定,绝非易事。
  横空牧野气定神闲,饶有兴致地含笑聆听,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其双腿微分昂然傲立的姿态,似可保持到宇宙的尽头,本身已是浑然天成,充满慑人的魅力。
  龙鹰好整以暇地道:“于小弟而言,所谓一招,事实上是一个意念,到此意念完成,便作一招,所以由此意念引发的连串动作,均属此招之内。”
  横空牧野鼓掌道:“精彩精彩,所以即使尚未动手,如意念被迫改变,也可作一招论。今次比武,纯属兄弟间的游戏,龙鹰兄可否破例以拿手的兵器应战?那可令本人能放手而为。”
  龙鹰目光回到对手身上,对横空牧野好感大增,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能像昨天的决战般,无所不用其极,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刀来剑往堂堂正正的见个真章。微笑道:“横空兄给我什么兵器,小弟用什么兵器。”
  堂内倏地静下来,直至只余呼吸声。
  要知随身兵器乃武者的命根,伴他们出生入死。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故此随身兵器最为讲究,务求尽善尽美。不同类型的兵器,有不同的性情特点,须透过长期的浸淫和掌握,始能得心应手,将兵器的效能发挥到淋漓尽致。刀有刀法,剑有剑招,即使拿手用刀的,若忽然要他改用另一把刀,功夫亦因未能熟习而大打折扣,遑论改用的是另一类型的兵器。龙鹰现在说的,等若不论何种武器,来到他手上均可成为拿手兵刃,如果属实,可谓石破天惊,令人难以相信。
  横空牧野微一错愕,双目射出半信半疑的神色,心中不由涌起被轻视的不悦,不过他涵养极深,并不因而动气,沉声道:“好!好!林壮!借你的枪与龙鹰兄一用。”
  一名大汉从异族美女团旁的另一席应声站起来,双手高举一支长达七尺的长枪,使个手法,长枪离手,像风车般急转着朝龙鹰左方平切而去,发出“嗤嗤”强烈的破风之声。好斗乃塞外战士一贯的传统,这叫林壮的塞外高手,亦因心中不服故意刁难,意图让“大言不惭”的龙鹰当场出丑。
  小魔女旗下诸男全体喝彩,皆因深切期望龙鹰这个“情场劲敌”尚未能与对手过招已在接收长枪上先栽个大跟头,那这场比武打都不用打。
  谁也晓得飞旋的枪注满林壮的真气,等若放手全力出招,无须任何保留,而旁观者不论武功高低,根本看不清楚枪头枪尾,见到的只是旋动的影子,如果是照面旋割而来,能避开已相当不错,提也不用提须空手去接。
  龙鹰的反应令所有人为他更是担心,此子竟一眼不看旋至的长枪,目光依然紧锁横空牧野,嘴角逸出一丝笑意。
  眨数眼的工夫,风车似的旋枪终抵龙鹰之旁,如果龙鹰不接收,长枪会于离他肩膀寸许处掠过,只从取位的精确度,可推知林壮是难得的高手。
  龙鹰的左手动了,以迅疾无伦的手法,探进旋动的枪影里。
  枪影倏地消去,变回七尺长枪,龙鹰左手握着枪子木杆尾端,变戏法般神奇。
  人人不相信自己眼睛,一时乏声以喝彩叫好。
  时间似在此刻静止。
  龙鹰“嘿”的一声,长枪再次化为无数影子,从左方越背滚往右方,最后朝前挥打数下,枪子显露出木质的柔韧性质,颇有软鞭的感觉,难怪转动时“嗤嗤”作响。
  龙鹰长笑道:“好枪!”
  众人终回过神来,全场爆起轰天喝彩和鼓掌,气氛炽烈。
  小魔女拍烂玉手,旁边众男则差点要找地方躲起来。
  太平公主松一口气,暗忖和这小子一道,不给他气死也会因提心吊胆被吓死。
  横空牧野见他枪到手后,随意使出的枪法便像此枪他已用了超过一百年的熟习模样,惊异不在话下,同时对自己先前“误会”龙鹰大感不好意思。摇头叹道:“龙鹰兄这一手教人拍案叫绝,尽收先声夺人之效,令本人心志被夺。想本人自十六岁出道以来,十五年来从未有过这种气馁的感觉。痛快痛快,真的痛快,算作一招如何!”
  全场再爆采声,为横空牧野的胸襟气度叫好。
  林壮仍未懂坐下去,目瞪口呆,因他最清楚自己长枪的性情,枪杆确采带柔韧性质的木料精制,而此柔韧特性正是他枪技精粹之所在,却从未如刚才龙鹰挥打时显露“软鞭”般的柔韧度,活像是另一把不同的枪,怎教他不瞠目以对,难以相信?
  龙鹰把枪收在身后,长枪似与他合为一体,渊渟岳峙地欣然道:“好风度,收了横空兄这个便宜招大礼,我们以后就是好兄弟,此情永不改变。”
  横空牧野打心底喜欢眼前未之曾遇的超级劲敌,道:“能作龙鹰兄的兄弟,是本人的荣幸。剑来!”
  异族美女团中最触目金发金睛的女郎盈盈起立,尽现她修长优美的丰满身段,确是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最惹人遐想是一双金睛在媚眼里滴溜溜地左顾右盼,令人人生出她在看自己的感觉,定力稍差者魂魄早被勾走,大堂静至不合常理,只剩下金发女郎袅袅婷婷斜抱宝剑步往她主子的轻巧足音。
  她的服饰艳丽多彩,上身右衽衣,加坎肩,下为百褶裙,长及脚背,戴珠帽,腰束彩带,而不论衣裙,均以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线绣成各式花纹,图案滚边。兼之项挂珍珠串,腕戴金镯,帽缀宝石,衬托得她更是艳光四射,夺人眼目。
  龙鹰也是奇怪,此时的他全无饱餐艳色的冲动,心神晋入无人无我,不起一念的武道至境,大堂内任何异动,均瞒不过他的心眼,遂感应到一对充满敌意的眼睛,正留神他的一举一动,静待偷袭他最佳时机的出现。这个窥伺在傍的敌人肯定是与他同级的高手,否则他的魔心不会如此反应。登时心里有数。
  如果他所料无误,今天对他接二连三的偷袭,该是来自武承嗣的政治集团,意图杀人灭口,永绝他这个有掩口费在手的大患。岂知从催魔角度言之,武承嗣等于大力帮忙。
  横空牧野反手握上剑柄,不抽出来,闲话家常,束音成线向龙鹰道:“此女是本人在离敝国西北面数千里一座大城以重金买回来,当时她只得九岁,由我亲手训练技击,准备待她成年后收作媵妾,以供私用。岂知后来竟对她生出父女兄妹般的感情,爱之惜之而没法起男女之欲,确是始料不及。我曾为她在国内外觅夫婿,她却看不入眼,还央本人带她东来,开阔眼界。不要看她高大成熟,事实上她只得十七岁大,龙鹰兄如感兴趣,本人可安排与她相处认识的机会,点头的自主权仍是属于她。”
  龙鹰自然朝金发女郎瞧去,刚好女郎大胆的目光正凝视他,目光相触,女郎美眸射出炽热的芒火,龙鹰双目则魔芒剧盛,女郎敌不住地垂下目光,玉白的脸颊现出红晕,动人至极。
  横空牧野大讶道:“本人还是首次见美修娜芙在男人前害羞,龙鹰兄的眼神非常特别。”
  龙鹰魔心不动地微笑道:“小弟现时的情况是四面受敌,这一刻不知下一刻的事,横空兄的好意只能心领。”
  横空牧野仰天长笑道:“非常人始有非常事。”
  “锵!”
  长剑离鞘而出,金发女郎捧着空鞘退返坐席,又忍不住地再偷看龙鹰几眼。
  堂上众人见两人细声对话,听到的是横空牧野最后没头没脑的一句,均好奇心大起,只恨没法迫他们说出来。
  横空牧野横剑胸前,剑长四尺半,青芒闪烁,显然是吹发可断的锋快宝刃。
  龙鹰后移两步,抖手弄出重重枪影,枪尖反映堂内灯火,像无数芒点在身前爆开,慑人至极。同时喝道:“横空兄请!”
  握剑在手的横空牧野变成另一个人似的,气势骤盛,且他高度与龙鹰相若,两腿直立,直有拔地扛天的气概,既稳如泰山,偏又令人感到他灵动如神。
  在座不少是从长安追到洛阳来看他的以武会友,横空牧野现时的神态,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可知棋逢敌手,将遇良材,一直从容败敌的吐蕃无敌剑手,终遇上迫得他不得不全力应付的劲敌,均感不虚此行。
  横空牧野道:“恕本人不客气哩!”
  说毕此句,蓦地手中剑化作芒影,从上而下一道闪电般随他飙前的步法破入龙鹰的枪芒里去。
  在场者即使高明如易天南之辈,亦看不清楚他从横剑、举剑到疾劈的微妙变化,只知浑然天成,全无虚隙可乘。
  这才是横空牧野的真功夫。
  太平公主和小魔女来不及担心之际,枪芒散去,变回长枪,由下而上疾挑,分毫不差挑中剑影尖端处,发出骇动全场的劲气爆破声。
  两人同时后撤三步,以化去对方真劲。
  横空牧野长剑遥指龙鹰,喝道:“过去五年来,尚是首次有人能挡本人全力一击。”
  龙鹰左手持枪,收往身后,笑道:“由于小弟出道时日尚浅,不过恐以后也难以看到像横空兄那么快、狠、准的剑法。两招!”
  横空牧野往侧踏一步,催发剑气,整座大堂气温立即下降少许,当他再踏一步,大堂竟似晃动一下,感觉奇异至极。
  龙鹰亦相应踏步,与以往战斗不同者,是比武而非生死对决,故比的是招式、气势和策略,他的魔功在某一程度上被限制在枪的效能内,又予他截然有异的新鲜感和考验。从任何角度来说,横空牧野绝对是有资格击败他的对手,但要杀他却是绝无可能。
  横空牧野采取主动,脚踏奇步,似缓似快,长剑先探往外挡,再劈削而去,取的是龙鹰颈胸的位置,不过由于剑势不住变化,最后命中的地方确是难以估计。随着他的攻击,以他为中心的剑气阵阵往对手潮冲而去,虽只一剑之力,人人感到龙鹰须应付的是他整体的精气神,威势骇人。
  很多平时自命不凡之辈,亦泄气地晓得若与龙鹰掉换位置,怕架不住这一剑。
  不过于龙鹰来说,不用眼去看,也清楚对方剑势变化,问题在如何挡格。
  长枪一道电光似的从他腰际射出,命中横空牧野削来的一剑。
  “当!”
  枪剑交锋,发出清脆响音。
  人人以为两人再次分开,哪知横空牧野往侧稍移,竟再次欺近龙鹰,回剑后在两人间爆起重重剑影,全力抢攻。
  围观者均代龙鹰叫糟糕,因为长枪利远攻不利近守,一旦让横空牧野借着剑的特性发动近身搏斗,龙鹰的长兵器反成他的负累。
  龙鹰仍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模样,哈哈一笑,双手改执长枪中段,就以枪头杆尾应付横空牧野排山倒海的攻势。
  两人各展身法,几是没有一刻留在刚才的位置,眨数眼的高速里,双方交换了也不知多少招,不要说看不清他们的招式变化,最后连他们的人也似瞧不真切。
  “轰!”
  劲气爆破,两人终于分开。
  横空牧野宝剑拄地,叹道:“从未这么痛快过。”
  龙鹰则以长枪撑地,似靠它方可立稳,欣然道:“该算多少招?唉!不如再立规矩,就是不论多少招,都当作九十九招,不如此实难尽兴。”
  易天南带头叫好,登时惹起如雷掌声。到此刻众人终放下心来,晓得龙鹰不单有一战之力,且绝不逊于对手。
  横空牧野将剑扛在肩上,道:“来!今趟龙鹰兄做主攻。”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二卷
下一篇:第二章 温柔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