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一章 投石问路
 
2020-06-27 11:53:16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狄仁杰在三人屏息静气下,沉声道:“法明和太平公主的关系,保密的工夫做得非常好,公主利用探访她师父三真妙子之便,与法明暗渡陈仓。不过纸包不住火,她所做的一件事,惹起老夫在宫中眼线的注意。”
  喝一口茶后,续道:“那时圣上的男宠太医沈南璆忽然身故,太平公主乘机向圣上推荐张昌宗,再由张昌宗引进张易之,两兄弟兼工合炼,共事一主。从此圣上对他们两兄弟宠遇日隆,并置控鹤府监,后改为奉宸府,以张易之为奉宸令。又赐张昌宗为司仆卿,封邺国公,张易之为麟台监,封恒国公。朝中的势利小人见两人得宠,纷纷投靠,加上两兄弟不住在江湖上招兵买马,势力由是坐大,连武氏子弟也不得不向其示好。始作俑者,正是太平公主。”
  万仞雨吁出一口凉气,道:“如果是法明在背后指使她这么做,法明就是居心叵测。”
  张柬之道:“两位小兄不要只顾听,吃点东西,勿要浪费食物。”
  龙鹰一声领命,大吃大喝起来,反是万仞雨不知是否因听得倒了胃口,勉强吃两件糕点后停手停口。
  张柬之欣然道:“下官终于放下心事,龙小兄并没有被太平公主那丫头迷倒。”
  龙鹰心叫厉害,张柬之可借吃东西如此普通日常事,来测试自己对太平公主的反应,不单智计惊人,且心细如发。
  说不气愤就是假的,不过他生性豁达,事事看得开。而太平公主与师公私通,虽不容于社会的道德标准,但对他这长于魔门一向不把伦常道德放在心上的人,反不太在意。
  狄仁杰道:“两年前,公主的第二任驸马战死沙场,公主以此为借口遁入道观,作短暂修行,圣上还不以为意,老夫却觉得事有蹊跷,派人密切监视。”
  张柬之向龙鹰解释道:“我大唐因与老君始祖同属李姓,加上太宗皇帝与道门关系密切,亲如兄弟的寇仲和徐子陵均源出道门,所以封道教为国教。加上女冠生活不受世俗伦常拘束,远较宫内繁文缛节自由写意,又可随时还俗,所以若公主借此作掩饰,是最聪明的做法。”
  万仞雨冷哼道:“亏她想得出来。”
  狄仁杰叹道:“结果是我们发觉法明多次到道观与她度夜,最长一次三日三夜两人闭门不出,你说他们在房内干什么?公主是不知检点,法明则是太过分了。”
  厢房内一片令人难堪的沉默。
  龙鹰想的是太平公主该已脱离法明的控制,否则武曌不会让她负起到荒谷石屋的任务,而法明亦不会误把自己当作武曌的新男宠,使出“男儿恨”一类卑鄙招数。
  狄仁杰道:“老夫将此事禀告圣上,圣上在老夫面前大发雷霆,奇怪的是一点不责怪公主,只大骂法明。两天后她把公主从道观召回宫,她们母女间说过什么话没人晓得。接着她召见老夫,命老夫找江湖好手设法干掉薛怀义,老夫知她是动了真怒,并晓得她对法明的不满。”
  龙鹰道:“圣上和法明正进行一场秘而不宣的较劲角力,不凭官府的力量而是江湖事江湖决,而小子则成为圣上一只有用的棋子,可在其中起着意想不到的作用。第一步是杀法明的走狗薛怀义,从此圣上和法明间再无转圜余地。”
  万仞雨道:“这样做对法明有什么好处?”
  狄仁杰和张柬之露出注意神色,显然两大朝臣均想不通其中复杂难明的情况。
  龙鹰沉声道:“法明有两个目标,第一是取武氏皇朝代之,其次是歼灭慈航静斋,那时天下将唯他独尊。”
  三人齐告动容。
  万仞雨双目异芒大盛,该是因法明要对付他的仙子,心动杀机。
  张柬之道:“小兄是凭空猜测,还是有凭有据?”
  龙鹰道:“现在我即将说出来的事,请国老、张大人和万兄为我紧守秘密,不可让第四个人晓得。”
  万仞雨探手抓着龙鹰肩膀,感动地道:“我万仞雨宁死绝不泄露龙兄的秘密,如此才对得起你的信任。更庆幸龙兄的出而济世,否则中土武林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狄仁杰道:“小兄可以绝对信任我们,只要再厘清一个疑点,老夫将视小兄为自家人。”
  龙鹰头痛地道:“是不是有关我询问燕飞一事?”
  张柬之赞道:“小兄真机灵。”
  狄仁杰笑道:“老夫从未听过柬之在一席话间盛赞一个人这么多次。哈!”
  龙鹰心念电转,想到应付之法,就是以假乱真,以真乱假,道:“事缘《道心种魔大法》上,其中一篇有向雨田的注解,提及一个叫燕飞的兄弟,不但指出他有仙缘,且曾两次死而复生,所以小子方对他生出好奇心。”
  三人霍然动容。
  万仞雨道:“竟是将邪帝舍利交给鲁妙子,后者藏之于杨公宝库的邪帝向雨田。据说此人与‘散真人’宁道奇齐名于世,宁道奇对他是推崇备至,从不视他做邪恶的人,而他亦没有丝毫恶行。不过听说他最后练种魔大法练出岔子,不知所终。”
  龙鹰大感有为“师父”平反的必要,道:“向雨田是故布疑阵,好让后人不去修炼种魔大法,而千真万确他是魔门史上第一个修得功行圆满的人,节操不会在任何大德高僧之下,将他归之于魔门纯粹是误解和成见。”
  这番话亦是夫子自道,表示他龙鹰虽是新一代邪帝,却与邪恶扯不上任何关系,此亦是龙鹰的性格,一不做二不休,决定站在狄仁杰的阵线后,虽在不得已处有所隐瞒,但可以说的全说出来。
  初到此地时,他有如陷身迷雾,幸好得胖公公指点,他开始对自身处境有点眉目,并择善而从,而此也是他唯一生路。为了人雅三位娇妻,他一定要“杀出重围”,开拓未来的新天地。
  三人再次动容。
  万仞雨道:“世间竟有此异事?”
  张柬之深吸一口气道:“若燕飞确有其人,唉!《边荒传奇》亦应真有其事,那燕飞岂非活了百多年,否则向雨田怎会认识他?”
  狄仁杰问道:“究竟是多少年。”
  张柬之道:“至少一百三十年,因为向雨田在梁陈时已是名慑天下的高手,无人敢惹。”
  龙鹰心忖你这么想就最好。
  狄仁杰向龙鹰道:“小兄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秘密?”
  龙鹰道:“胖公公与我不但是忘年之交,且是推心置腹的伙伴拍档。”
  万仞雨倒没什么,狄仁杰和张柬之则难掩震骇神色。
  张柬之一脸难以相信地道:“有可能吗?”
  龙鹰道:“字字属实。”
  狄仁杰吁出一口气道:“若是如此,老夫终于看到我李唐天下的一线生机。胖公公是除圣上外,宫内最厉害的人物,他不但手段高明,且沉、稳、狠、准,又练就一种只有太监方练得成的奇功,没有他,圣上能否登上帝座,尚属未知之数。过去三十多年来,他与圣上共同进退,现在他是否仍站在圣上一方?”
  龙鹰缓缓道:“我的立场就是他的立场,我们的立场是让天下从武氏大周平稳过渡回李氏大唐,那小子可功成身退,携美而去,其他事我一概不管。如果谁认为小子是必须清除的邪人,尽管放马过来。”
  万仞雨搭着他的肩头,笑道:“他们首先要过万某井中月这一关。”
  龙鹰笑道:“送刀送对人哩!”
  万仞雨没好气道:“我是可以收买的吗?不知好歹的小子。”
  狄仁杰顿然对他另眼相看,欣然道:“小兄是个有大志向的人。”
  沉吟片刻道:“小兄说过圣上元日的安排,是投石问路的招数,如果只是测试我们的反应,不是多此一举吗?朝廷最蠢的那一个人也该晓得我们的反应。”
  龙鹰道:“现在大周皇朝比诸大唐任何一个时期的政局都要稳定,可说是无隙可寻,所以不论法明或有突厥高手在暗中主持的大江联,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法明更指使羊舌冷杀小佛爷灭口。但他们都晓得机会即将来临,就是当圣上改立皇嗣,以武承嗣那混蛋代替李旦,那时只要揭竿而起,打着复辟大唐的旗号,即可浑水摸鱼。不过小子可肯定地告诉各位,此事绝不会发生,圣上永远不会立武承嗣或武三思为皇嗣,因为那等于她从这场斗争败下阵来。”
  没有说出口的是,如果武曌从种魔大法或他身上得到永生不死之法,她的大周皇朝将可永恒地延续。
  万仞雨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道:“既然如此,为何又有让武氏子弟主持元日的亚献和终献之举?”
  狄仁杰恍然道:“明白了!圣上这一招真绝,是要令正鹰瞵鹗视、窥伺在旁的敌人以为她愚蠢至此,密锣紧鼓下露出狐狸尾巴。”
  张柬之道:“这也是玩火,一个不好会惹火自焚。”
  狄仁杰双目闪动智慧的光芒,老怀大慰道:“柬之算漏了我们的好邪帝,他是继向雨田后第二个练成种魔大法的人,且道心精纯一如向雨田,试问当年谁敢捋向雨田的虎须?哈!法明的不碎金刚终遇上对手。”
  又皱眉道:“小兄有何证据显示大江联被突厥人暗中操纵?那只要我们公诸天下,大江联将不战而溃。”
  龙鹰道:“若有证据就不用头痛,万兄也优差不保,风过庭曾与对方的核心高手激战,从招式手法认出是塞外大草原的路子。但假如大江联确由突厥人暗中控制,吐蕃使节团的大江三峡游当不会是顺风顺水。”
  万仞雨精神一振道:“竟有万某的分儿,是不是当真的?风过庭那小子一向孤芳自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内,海口一役更令他气焰高涨,怎会容我加入?”
  龙鹰欣然道:“他有万兄看不到的另一面,何况我已征得他同意,只剩下圣上一关。”
  张柬之道:“这一关并不易过。”
  龙鹰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张大人可知小子将井中月转赠万兄一事,事前得到圣上首肯?”
  狄仁杰大奇道:“竟有此事。”
  “笃!笃!笃!”
  敲门声响。
  万仞雨不耐烦地喝道:“谁!”
  “是人家呵!找爹都不行吗?”
  万仞雨大吃一惊,箭步抢到门前,拉开门毕恭毕敬地道:“藕仙小姐请进。”
  美若天仙的小魔女一身猎装笑吟吟地走进来,不屑地道:“原来两个手下败将齐集于此,节省了本姑娘的宝贵时间。”随手解下背上的宝剑,递给万仞雨。不客气地道:“看!”
  接着一眼不瞥龙鹰,来到狄仁杰旁坐下,撒娇道:“爹请两个小子大吃大喝,女儿却要饿肚子,张叔你来评理。”
  张柬之呵呵笑道:“这是一场误会,因你爹以为你不爱见到两个小子。”
  万仞雨发出惊叹,看着从鞘内抽出来的长剑。
  龙鹰见横空牧野赠她的宝剑与自己原先猜想的完全不同,也心中讶异。整把“神山之星”只在把手处镶嵌一颗超大白芒烁闪的宝石,再没有其他饰物,高古朴拙,剑体则锋锐至极,隐见涡漩纹,钢质之佳,平生未见。
  狄仁杰凑到她晶莹玉白的小耳旁,爱怜地道:“仙儿爱吃什么东西?”
  小魔女径自摇头,见到万仞雨惊叹叫绝的赏剑模样,得意扬扬道:“女儿骗了爹哩!人家刚吃饱东西,只是来兴问罪之师。”
  目光落在万仞雨搁于一旁的井中月,讶道:“这把生锈刀是谁的?”
  万仞雨把剑还于鞘内,顺手递给龙鹰,道:“此剑可与干将莫邪相比,难怪能名列吐蕃十大名器榜上。”然后向小魔女道:“生锈刀是龙兄赠在下之物。”
  龙鹰接过神山之星,欣然道:“小魔女大姐既得此剑,我们间的剑海深仇大概可以一笔勾销。”
  小魔女笑吟吟地道:“想歪了你的心哩!你只是慷他人之慨,现在本姑娘有剑在手,功夫大进,不是看在爹的分上,今天就杀到你跪地求饶,看是谁中谁的招。”
  狄仁杰大讶道:“仙儿中了龙鹰的招吗?”
  小魔女知说漏了口,俏脸微红补救道:“只是给他拂乱头发,人家却……却狠狠打了他一记。”
  狄仁杰和张柬之交换个眼色,露出会心微笑,显然被龙鹰诓得信以为真。
  龙鹰则甜如蜜糖,皆因小魔女为他保亲嘴之密,那感觉说有多动人就有多动人。看着她乖乖地坐在桌子一方,那种活色生香尽在眼前的美景,确是花不醉人人自醉。
  “锵!”
  神山之星脱鞘而出,登时寒芒闪烁,大异于万仞雨刚才拔剑出鞘的情况。
  包括小魔女在内,人人看呆了眼。
  龙鹰运腕在空中挥动几下,整个厢房竟变得寒气浸浸的,人人心神被慑。
  “铿!”
  鞘和剑闪电接合,长剑以令人难以相信的精准和速度完美无缺地回到鞘内去。
  龙鹰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豪情盖天地长笑道:“名剑美人,只有神山之星方配得起我们的小魔女大姐。”
  狄仁杰目射奇光,看看他,又看看美目圆睁的爱女。
  万仞雨苦笑道:“看来你那天和我的比武没有尽力,真想揍你一顿。”
  龙鹰回复先前模样,双手捧剑递给小魔女,笑嘻嘻道:“手下败将请小魔女大姐收回佩剑。”
  小魔女竟现出羞涩的神情,一手接过宝剑,道:“爹!女儿去打猎哩!”
  不敢望龙鹰似的逃出厢房。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章 不碎金刚
下一篇:第十二章 以棋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