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十二章 以棋会友
 
2020-06-27 11:56:28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湖庄位于洛南通津渠和通济渠交界处,庄主安世明出身洛阳望族,颇具文名。不过他在诗文上的成就远比不上他在神都棋坛的地位,享有洛阳棋圣之称。
  他是神都唯一能在梦蝶夫人纤手下取得一个和局的棋手,其他几局当然全数败北。绝大部分人认为那局和棋是梦蝶夫人看在他借出小湖庄作棋会场地,故手下留情,让他保留颜面。
  梦蝶所到处,棋坛风气骤改,再不是以棋力论高低,而是以输得最少子的一盘论子排辈,因而安世明仍保持梦蝶夫人之外的“棋圣”宝座。由此可见各地棋坛高手输得多么凄惨。
  小湖庄最著名的是引进渠水成湖成林的棋园,小湖占地颇广,十八座棋亭冒起池内,以石桥连贯,奇花异树倚亭而生,在冬阳洒照下随形得景,相互因借,具有绮丽雅致,纤巧潇洒的迷人风韵,确是举行棋会的好处所。
  亭置石桌,可布三个棋盘,不过两天下来,棋园只剩下七局仍在进行中,其他参加者早俯首称臣,输掉棋金。不过园内与会人数不减反增,人人醉翁之意不在棋,皆因看高手杀低手,不但无可观之处,且是不忍卒睹。
  万仞雨领着龙鹰进入小湖庄,碰上安世明,他抛下其他人迎上来道:“恭喜万贤弟,幸好你昨天没有来。不知为何,夫人昨天心情大坏,下子毫不留情,近半人未到终局即推棋认输,因不想输得太难看。你那盘算下得不错,可望不过二十子之负数。”
  龙鹰失声道:“输二十子竟可算下得不错。”
  安世明不悦道:“这位是……”
  万仞雨暗怪龙鹰口不择言,因为眼前棋圣有一局大败三十多子。忙道:“不用理他,这是在下少不更事的师弟。”
  安世明仍是余气未消,却不敢开罪万仞雨,道:“令师弟懂棋吗?还是来看人?”
  这两句话颇不客气。
  万仞雨若无其事道:“仞雨是请他来代我续此未了之局。”
  安世明嚷道:“什么?”
  只从安世明的反应,可知万仞雨至少薄有棋名,如今竟请个不用理他的“无名之辈”来代之下棋,大出棋圣料外。
  万仞雨道:“一切依规矩办事。”
  龙鹰一头雾水道:“依什么规矩?”
  万仞雨理所当然道:“拿出五两银,随师兄来。”
  龙鹰明白过来,追在他身后苦笑道:“好像是你唤我来的,他奶奶的我的银两是打生打死赚回来的,五两银去隔远望几眼是不是昂贵了点?”
  入园的月洞门出现前方,门内人头涌涌,似趁墟多于棋会,一位俏生生的美婢立在门旁,手执名册似的东西,眉开眼笑道:“原来是万公子,昨天夫人还问起你为何没有来呢!”
  万仞雨一面陶醉地道:“夫人真的问起在下吗?”
  龙鹰打了他一肘,低声道:“傻瓜!骗你的,是她自己想你。”
  俏婢目光落在龙鹰身上,冷淡地道:“这位是……”
  万仞雨给他撞得痛入心脾,忍着痛道:“这是我师弟小朴,今天由他代我下棋。”
  俏婢大讶道:“他懂吗?”
  万仞雨老实答道:“在下从未见过他下棋,他也从未和人下过棋,只是自己对自己。哈!”
  龙鹰给他说得哭笑不得,知他在报一肘之仇。
  俏婢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反应。
  万仞雨见龙鹰的尴尬样子,大乐道:“快献上五两银,否则棋圣会把你扫出小湖庄。”
  俏婢终晓得两人在嬉闹,扑哧笑道:“朴哥儿有五两银吗?”
  龙鹰忍痛掏出五两银,交给俏婢。
  俏婢道:“两位公子请就位,夫人快来哩!”
  万仞雨搭着龙鹰肩头,进入棋园,小湖四周聚集三、四百人,各自成群,兴高采烈地谈论棋情。十八座棋亭有六座坐了人,气氛紧张。最妙的是沿湖设了八张长方桌,上面放满棋盘,盘上有子,显然是让没法到棋亭亲身观战者知悉棋局变化。果然有棋局进行的棋亭都有人立在一旁,可以想象每下一子,会显示在方桌的相关棋局上。
  万仞雨和龙鹰来到其中一座棋亭,目光落在棋盘上,满足地道:“算不错吧!如不过十五个负子,我在神都该可排十名内。坐吧!只有参加者可以坐下。”
  龙鹰还是首次和人对弈,大感新鲜刺激,当仁不让坐下来,面对棋盘,心忖怎么都要把五两银赢回来,失而复得。
  万仞雨当然拿黑方先手子,双方各下了五、六十子,以满局三百六十一子计,虽只是三分之一,但以棋局论则过半局,可说大局已定,只看埋身厮杀。
  万仞雨道:“怎么样?轮到我下子。”
  龙鹰摇头道:“难怪你输了。对方是少帅和他的井中月,你却是薛怀义的烂鬼横练。定石怎可以这么不思进取,可知你这小子打开始抱着输少当赢的输家心态,他奶奶的。”
  “当!”
  万仞雨气道:“把你的精神用在棋盘上吧!在下一次钟鸣前你须下子,有半刻钟的时间。真怕你这小子累我在棋圣面前出丑。”
  片晌后不耐烦地道:“下一子要想这么久,看来我的棋力比你好。”
  龙鹰不满道:“不要骚扰老子,我不是看一子如何下,而是看全局如何下,还包括收官子。”
  万仞雨失声道:“夫人尚未来下子,你如何看全局?”
  龙鹰道:“她未下我可代她下,依她的棋路便成。”
  万仞雨为之哑口无言。
  “当!”
  龙鹰于中腹空旷处下一黑子。
  万仞雨皱眉道:“拈子是用食指和中指尖夹住棋,准确轻放交叉点上,哪会用拇指和食指来拿棋?幸好只有我看到。”
  龙鹰道:“弈棋是论输赢而不是论姿势。他娘的!但愿你的刀法不像你的棋艺般有姿势没实际便谢天谢地。”
  万仞雨忍不住笑道:“你这小子真风趣。令我输棋也输得开开心心的。只看你现在下的一子,便知你是棋屎。”
  龙鹰傲然道:“夏虫不可语冰,待会你看梦蝶夫人的表情再说。”
  “梦蝶夫人到!”
  整个棋园倏地静至鸦雀无声。
  环佩声在远处响起,龙鹰循声望去,二百丈开外一位盛装丽人,在两婢前呼后拥下,越过一道石拱桥,朝其中一亭莲步姗姗,虽看不到她容颜,身段确是纤美窈窕,高姚优雅,不在端木菱之下。
  龙鹰虎躯剧震,目瞪口呆。
  万仞雨大奇道:“你看美女的道行与我的差别,就像少帅和薛怀义的差别。让我恳求你,千万别流口水。”
  龙鹰回过神来,叹道:“确是物超所值。”
  梦蝶夫人到达首站的棋亭,看了棋盘两眼,下了一子,对手立即捧头,报棋者走到桥上当眼处,以手势报黑子和白子的位置,梦蝶夫人又袅袅婷婷,摇曳多姿地走出棋亭,往另一棋亭举步,消失在一丛林树之后,不片刻再现倩影于另一道桥梁,可知她又花几眼工夫,在另一棋盘下了子。
  岸旁一众观棋者响起群蜂乱舞般的嗡嗡声,显是对棋局议论纷纷,却没有人敢喧哗,棋园弥漫对弈的紧张气氛。
  龙鹰迭手颈后作仰枕状,轻松道:“此女确是妙不可言,若可把她娶回来,兴起可享受家居对弈之乐,赌注可以……哈!想想都令人开心。”
  万仞雨没好气道:“你好像不清楚她是谁。告诉你,如你般对她有痴心妄想者大不乏人,全碰得一鼻子灰,待会她来时勿要胡言乱语,丢尽我的面子。”
  龙鹰完全听不到他的话,自言自语道:“我太轻敌,该去看看其他六盘棋,好掌握她的棋路。”
  万仞雨讶道:“你真懂棋艺吗?我研究过她百多盘棋,根本是无路可捉,她的棋法若如天马行空,局局不同。唉!我的娘!她来哩!记着不要说疯话,唐突佳人。”
  龙鹰仍两眼望亭顶,道:“她看到我了吗?是什么表情?”
  万仞雨哂道:“有什么表情,当然是老虎看见送到口边的小肥羊的表情哩!”
  环佩声不住接近。
  万仞雨恭敬地道:“仞雨向夫人请安。”
  一个天籁般曼妙的女子声音应道:“昨天为何见不到万公子呢?”
  龙鹰回复正襟危坐的姿态,目光落在棋盘处,抢在万仞雨之前代答道:“因为他老兄需小弟今天来和夫人再续未了之缘。”
  万仞雨差点想掐死龙鹰时,梦蝶夫人在两婢陪同下,到了桌子另一边,淡淡道:“这位是万公子的什么人?”
  龙鹰终抬头朝她看去,双目魔芒大盛。沉声道:“既是同道中人,何须理会对方姓甚名谁?”
  万仞雨心叫糟糕,因为棋会的一个规则,是梦蝶夫人可拒绝和任何人对弈,此子如此口不择言,不给梦蝶夫人扫地出门才怪。
  岂知梦蝶夫人不以为忤,只是美目射出锐利的芒光,回敬龙鹰的魔眼,唇角飘出一丝笑意,随手拈起一子,下在龙鹰那一子隔两位处,摆明要与龙鹰在棋盘腹地展开近身厮杀。
  龙鹰想也不想,采取以战对战,落子于白子另一边隔两位处,把她刚下的白子夹在中间。
  万仞雨差点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对梦蝶夫人采取这种战术者,没有人有好结果,不过龙鹰确破了与梦蝶夫人对弈史上最快的下子纪录,只望不会同时破掉输棋的纪录,已属万幸。
  梦蝶夫人拈子下棋,整固原先的一着,非常有分寸,与右边的白子遥相呼应,登时令龙鹰两子变得孤立无援。
  龙鹰哈哈一笑,拈起一子道:“厉害!两子都是那么高明厉害,命中棋盘的心窝,幸好我死不掉,看!”
  落子在最早一子附近,与左边黑子紧密呼应,似是放弃另一子。
  梦蝶夫人竟犹豫片刻,始作回应,下第三子。
  棋亭内因有龙鹰插科打诨式的疯言怪语,气氛仍是轻松,可是在湖边的观战者,则无不起哄,报棋者不住打手势,遥报棋局变化,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梦蝶夫人幽幽一叹,徐徐道:“我并不想杀你此子,奈何!”
  万仞雨首次感觉到两人间的异样,以梦蝶夫人一贯的作风,在对弈前或后,都不会讨论棋局。
  龙鹰又着一子,借机欣赏眼前国色天香的美女,嗅吸着她动人的体香。她当然美至令人心神颤动,他更清楚缎袍内每一道优美的线条,没有靛彩的掩饰,她天生丽质的花容散发的艳质秀气,比之太平公主还要胜上一筹。
  不正是花间美女还有谁人?
  龙鹰气定神闲地饱览美色,悠然道:“在这群花之间的棋亭内,能做夫人敌手确是人生幸事。夫人千万小心下子,以免误入歧途,因为照小弟所知,夫人可能下错子哩!”
  梦蝶夫人向他现出个没好气的神情,活泼迷人,又横他一眼,含笑道:“我每次下棋总会先弄得一清二楚,绝不会失误,兄台放心。”
  风情万种地下子回应。
  今次轮到龙鹰呆了一呆,皆因梦蝶夫人兵行险着,切断了他与右边黑子的呼应,迫他近身血战。
  龙鹰拿起一子,苦笑道:“不是此而是彼,我知道、夫人却不明白,还以误为正。看我的!”
  下子紧贴她刚下的一着。
  梦蝶夫人现出深思的神色,手却不闲着,再下一子,与龙鹰展开混战。
  “当!”
  梦蝶夫人柔声道:“我要去下别的棋哩!兄台准备应付下一轮厮杀吧。”
  龙鹰对着她美丽的背影嚷道:“夫人可否予小弟单独对弈的机会,那一切自见分明,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包保夫人会见到从未想及的棋略。”
  梦蝶夫人的娇笑声一阵风般传回来道:“待会告诉你,人家要想想嘛。”
  龙鹰仰头望向万仞雨,后者一面难以置信的神色,呆瞧着他。
  龙鹰得意笑道:“天下间尚没有不被任何人追求到手的美女,看的是人品、手段和运气,明白吗?看扁我的万小子。真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棋彩绽射,风流佻达的美人儿。”
  “当!当!当!当!当!”
  万仞雨大奇道:“这是暂停一刻钟的鸣声,通常夫人去喝口热茶会有此情况,却从未在刚开始不久时暂停。”
  一名婢子来到棋亭,向龙鹰道:“这位公子请随小婢来。”

×      ×      ×

  龙鹰进入偏厅,梦蝶夫人立在一侧窗旁,凝视外面的林园景致,阳光洒在她身上,面窗的半边娇体金光灿烂,另半边则陷在暗黑里,特别强调了她脸部的轮廓线条,美至不可方物,不愧艳绝天下的美女。
  龙鹰移到她身旁伸手可及处,淡淡道:“令师是法明杀害的,与婠婠没有半点关系。”
  梦蝶夫人保持超级刺客的冷漠,道:“你有何凭据?”
  龙鹰道:“婠婠因过度思念徐子陵,早于令师遇害前数年辞世于上阳宫的修真女观内。是那晚曾与你交手的胖太监告诉我的,他是婠婠布在宫内的厉害棋子,因他认出你的不死印法,所以故意放你走。”
  梦蝶夫人点头道:“你没有说谎,胖太监确是虎头蛇尾,原来如此。”
  龙鹰续道:“法明是婠婠布于佛门另一只厉害棋子,只是此人野心极大,不受武曌控制,他杀害令师,我敢肯定是瞒着武曌私下进行。”
  梦蝶夫人道:“你凭什么去肯定呢?”
  龙鹰道:“因为武曌对少帅寇仲和徐子陵有非常特殊的感情,绝不会伤害他们的至交好友。”
  梦蝶夫人冷然道:“法明为何杀我师父?他是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人。连花间派的典籍也自动交上朝廷。噢!”
  美女再忍不住,热泪夺眶而出,弄得龙鹰一时慌了手脚。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十一章 投石问路
下一篇:第十三章 娶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