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六章 一个身份
 
2020-06-27 12:02:50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对方难以置信下,龙鹰轻轻松松的去了。
  未到舱厅,横空牧野派人截着他,请他到自己的豪华舱房去。若武曌坐这艘御驾舟,龙鹰现在踏入的就该是龙房。
  舱房比美修娜芙的大上三倍,以屏风隔开为外厅内寝。
  横空牧野一个人在房内等他,着他坐往一旁的桌椅去,道:“问出什么东西来?”
  龙鹰道:“暂时没问到什么,只是撒下种子,希望很快可来个大丰收。”
  横空牧野道:“你的脑子究竟在构造上与我有何分别?为何你做的事总是出人意表,教人摸不着头脑?”
  龙鹰道:“可能因为我最爱一个人胡思乱想,最近才变得正常点。哈!老哥有什么指教?”
  横空牧野将一个重甸甸的钱袋放在桌面,道:“我们会在扬州逗留一晚,其中的重头戏是购物。美修娜芙一向给我宠纵惯了,买起东西来绝不手软,如果由我付银两,她会很不开心的,因为已是你的女人,哈!你明白哩!”
  龙鹰哑然笑道:“王子你真够朋友,不愿看到小弟倾家荡产,如此不客气哩!”
  横空牧野道:“大家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话题一转道:“我对付突厥的计划很简单,就是一个‘忍’字,以静制动。只要你们大周能保持政局稳定,到突厥人按捺不住攻击我或你时,我们将他们连根拔起的机会便来了。”
  龙鹰道:“这确是最好的计划。狼群离开巢穴和地盘,便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
  横空牧野道:“突厥人有很多厉害的手段,其中之一是每到一地,杀人放火不在话下,更会掳走以万计的年轻男女,一来可以削弱对方,更可壮大自己的人口。长年累月下。这些人从俘虏和奴隶变作突厥人,忘掉根源。默啜手下便有一批这样的汉人高手,今次派到中原来捣乱的。当不乏这种叛国忘祖的突厥走狗。对他们不可有同情之念,因为他们只效忠默啜。”
  龙鹰目光投往窗外。
  外面的雨愈下愈大,一片茫茫。
  此时方均来报。那俘虏要找龙鹰说话。
  横空牧野笑道:“收割的时间到了。”
  龙鹰道:“是双方一起收割。”言罢与方均去了。
  横空牧野陷进沉思去。
  大运河通航后,扬州的命运便和她挂了钩。
  扬州历史悠久,春秋时为邗国地,后吴王夫差为北上伐齐,开邗沟逾三百里,成为大运河最古老的河段,连接淮水和长江两大流域。其地处江淮平原南端,东近大海,南濒长江。大运河开通后,加上武曌迁都洛阳。中原经济重心逐渐南移,水涨船高,扬州的地位日益吃重,与洛阳遥相呼应,成为南北货物的集散地。对外的第一港口。
  不论其他,只是能建大型船只的造船厂,便超过十个,人口逾四十万,居此的回商达数千之众,成为经商发财的宝地。
  扬州在政治上亦有特殊地位。武曌登基前最严重的叛乱,发生于此,累得竹花帮被卷进事件去。自此武曌驻重兵于扬州,由武曌心腹大将丘神绩坐镇,兼任扬州总管,集兵权治权于一身。
  是日天朗气清,丘神绩亲率水师战船相迎,在横空牧野的要求下,直赴大江,再东行入海,好完成他的心头愿。
  龙鹰没有随行,在丘神绩的安排下,偷上扬州,在总管府与竹花帮大龙头秘密会面。坐好后,龙鹰道:“我需要一个身分。”
  桂有为听得一头雾水,忙问其详。
  龙鹰反问道:“桂帮主怎么看大江联呢?”
  桂有为眉头深锁道:“我有时会怀疑是否确有大江联的存在。它名义上由百多个大小帮会组成,总联头由各帮会的头子轮着来做,可是你想找个话得事的人说话,他们总是你推我让,令人无从入手。表面上他们对竹花帮算是客气,似乎也讲江湖规矩。可是我却感到很不对劲。”
  龙鹰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桂有为道:“最近我帮在江陵的分舵舵主,忽然离奇失踪,恐怕凶多吉少,也令我们痛失江陵这个重要地盘。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过去几年我损失了八个得力手下,不是死于非命,便是离奇失踪,事后全无可供根查的线索,手法之干净利落教人心寒。”
  又道:“鹰爷要的是怎样的身分?”
  龙鹰道:“小子今次南来,属最高机密,加上南方没人认识我,只需一个掩饰的身分,例如某个略有名气的亡命之徒,一旦成为大江联招揽的对象,说不定可打入大江联去。”
  没说出来的是,他已从抓来的那叫宋言志的家伙得到有关大江联的珍贵情报,并于深夜送他登岸,以配合自己的计划。
  在水里擒拿宋言志时用上了手段,先以掌劲推动水流,冲散敌人的阵势,借当时的漆黑混乱,神不知鬼不觉将宋言志劫走,如此般做只因不想大开杀戒,现在则变得有先见之明。宋言志随便编个故事,该可隐瞒被俘的实况。
  桂有为沉吟片刻,忽然精神一振,道:“有个非常适合鹰爷的身分,就是外号‘玩命郎’的范轻舟。此人因在青楼争风吃醋,打死打伤了几个富家子弟,在苦主父母央求下,我派出十多高手,追杀千里,终在鄱阳湖将他狙杀。由于我的手下深夜才回来,尚未有机会告诉任何人。最妙是还带了他的成名兵器蛇首刀回来。他不但年纪和你相若,同样长得像鹰爷般高,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了。”
  龙鹰大喜道:“扬州认识他的人多吗?”
  桂有为道:“我们对他曾做过一番调查的工夫。此人十八岁前一直在云贵活动,独来独往,最爱黑吃黑发大财,最后吃出祸来,才入中原避祸。他的轻身功夫特别了得,能多次在围攻下脱身。这恶棍是见不得光的人,认识他者多不到哪里去。”
  龙鹰断然道:“就这么办,帮主可为我‘玩命郎’范轻舟放出风声,说我沿江往西潜逃。”
  桂有为欣然道:“真高兴能帮得上忙。鹰爷到扬州来,我好该尽地主之谊,只是在现今的情况下,鹰爷不宜到青楼去。”
  龙鹰哑然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好像人人认定我爱逛青楼,事实上我自出生后,只上过一次青楼。”
  桂有为道:“人不风流枉少年。问题在鹰爷身边美女如云,忙得没时间去想青楼的姑娘。”
  龙鹰道:“帮主真爱说笑。”
  再为范轻舟的身分商议一番后,桂有为告辞去了。
  偷得浮生半日闲。
  龙鹰乘机回房倒头大睡,进入梦乡,梦中回到甘汤院,三女见他回来大喜若狂,忽然又遭太平公主闯进来拿人,接着返回荒谷石屋,然后醒过来。
  他首次感到思念之苦,心中一动,使人送来纸、笔、墨,一口气写了三封信。第一封的家书最长,给人雅三女,另两封分别写给太平公主和小魔女狄藕仙,为自己爽约致歉。
  写完三封信,已是黄昏时分,丘神绩亲来见他。
  两人在外厅坐下。
  丘神绩欣然道:“王子他们一行人到了东市购物,之后还要参加欢迎他们的宴会,才能返回总管府。我偷得点时间,赶回来与龙先生说话。”
  武曌这个心腹爱将年纪在四十许间,长相不俗,眼内藏神,一看便知精明厉害,智计过人,比龙鹰矮两寸,却有着惯于发号施令者的气魄。
  龙鹰先把三封信交给他,请他送往神都,然后道:“圣上有何指示?”
  丘神绩从怀里掏出以火漆密封的飞鸽传书,双手恭敬的递给龙鹰。后者接过后,取出圣谕由头至尾读一遍,双手运功将它搓为碎屑。
  丘神绩道:“有没有我可帮得上忙的地方?”
  龙鹰道:“最重要是保密,只要没有人晓得我南来之事,算是成功了一半。丘总管可上禀圣上,说我到三峡后会离船入蜀,圣上若要派人来助我,可着他们在扬州等候,却千万不要到巴蜀来寻我。我会以另一个身分行事,详情可问桂帮主。”
  丘神绩点头道:“明白!圣上吩咐下来,请龙先生放手而为。嘿!恕我多言,龙先生最好亲笔写个报告,让我连同这三封信一并送往神都。”
  龙鹰一拍额头,同意道:“我真胡涂,这三封信首先会被送到圣上手中,对吗?我立即去办。”
  丘神绩道:“我在这里等你。”
  龙鹰入房再修书一封,回厅交给丘神绩,后者接过后道:“成都现在发生了几件轰动江湖的事,首先是采花盗的出现,此獠专拣名门望族的美女下手,最新的消息是受害者增至六人,巴蜀的官府和武林却连采花盗的影子都摸不到。现在对采花盗的悬赏已增至千两黄金。”
  龙鹰双目魔芒剧盛,道:“其他又是什么事?”
  丘神绩道:“另外是帮会之争,先是巴蜀最大的帮会巴蜀盟的龙头老大翟连逢遇刺身亡,事后连是谁干的也弄不清楚,现在巴蜀盟由翟连逢的独生爱女翟烟翠继位为盟主,情况教人担心。”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五章 播种收割
下一篇:第七章 阴谋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