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七章 阴谋诡计
 
2020-06-27 12:03:30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叹道:“大江联终于在巴蜀发动了。”
  丘神绩道:“看来不像。大江联辖下在巴蜀比较有影响力的帮会是西江帮,其帮主在翟连逢遇刺前的三天遇害,手法与翟连逢的被杀相似,现在巴蜀江湖乱成一团,没有人弄得清楚谁会得益。”
  龙鹰沉声道:“我看只是大江联掩人耳目的手段,更可能是因西江帮的头子不听话,顺手干掉他。”
  丘神绩双目杀机大盛,道:“我已成立了一支快速应变部队,只要有明确的目标,不论远近,亦可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它连根拔起。龙先生可在这方面帮我一个忙吗?”
  龙鹰道:“待我去弄清楚形势后,回来和总管商议,现在千万勿轻举妄动,以致打草惊蛇。”
  此时金发大美人美修娜芙回来了,丘神绩再说几句后,一脸羡慕神色的去了。
  龙鹰携美修娜芙回到寝室,在靠窗的椅子坐下,美修娜芙坐到腿上,亲热一番。
  龙鹰道:“你不用陪王子出席宴会吗?没有了美丽的美修娜芙,很多人会大失所望。”
  美修娜芙吻他一口,笑脸如花道:“人家一边买东西,一边想鹰爷,愈想愈惦挂你,哪还理会其他,所以花光了钱后,立即回来。鹰爷呵!美修娜芙很想你呵!”
  龙鹰大吃一惊,横空牧野给他的钱袋,里面至少有二百两银,等于三锭黄金。却被她在个把时辰用掉。她的美丽是令人惊心动魄,花起钱来更令人惊心动魄,少个子儿也养不起她。看来必须把巴蜀采花盗的千两黄金赚进口袋去,又可替受害者讨回公道。
  苦笑道:“美修娜芙在想什么呢?”
  美修娜芙娇羞的道:“鹰爷不是说过人家是最可口的鲜果吗?”
  龙鹰看着她满溢情焰的大眼睛,道:“美修娜芙为何变得这么容易面红,王子说他以前从未见过你面红。”
  美修娜芙将俏脸埋入他颈项去,不依的道:“让美修娜芙保留这个秘密嘛。”
  龙鹰大奇道:“原来你竟有东西瞒着我。立即给我招出来。”
  美修娜芙以蚊蚋般的声音咬着他耳朵道:“美修娜芙想嘛!羞死人家哩!”
  龙鹰道:“不要骗我,那晚在易府初次见你,你连耳朵都红透。怎可能第一次见到我便想那回事呢?”
  美修娜芙扭动娇躯,喘息道:“人家怎敢骗你,你那晚看人的眼睛像有法力似的。看得人家整个身体燃烧起来,在那一刻,美修娜芙已晓得自己是鹰爷的女人。鹰爷呵!你和其他的男人很不同,看人家只像欣赏风景,没有丝毫色迷迷的样子,但说的却是最好听的情话。到大江后,美修娜芙每晚唱歌跳舞给你看,让鹰爷三年后不会忘掉人家。”
  龙鹰再叫惭愧,当时他刚晋入成魔状态,让美修娜芙看到自己“美好”的一面。若以“本来面目”去见她,肯定被她芳心暗骂“死色鬼”。
  或许这就是缘分。
  像他和人雅、花间美女、小魔女和静斋仙子,冥冥中自有无形的力量将他们连系在一起,以后的发展亦只可看命运的安排。缘分确是玄之又玄的东西,既勉强不来。又是无从推拒。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下人来报桂有为找他。龙鹰离开美修娜芙神物般的娇体,让她继续寻梦,到内堂见客。
  桂有为带来范轻舟的独门兵器蛇首刀,龙鹰把玩一会后,桂有为道:“现时巴蜀因多起事故。城防和河关极严,说不出到巴蜀的理由者,须原船折返,偷上岸的亦被禁入城。所以我特别为鹰爷你弄来通关文件,省去麻烦。”
  龙鹰欣然道:“桂帮主想得很周到。不过若范轻舟有这些东西,会否令人起疑呢?”
  桂有为道:“没有反惹人起疑,范轻舟精通江湖门道,要弄来过关文书易如反掌。还有是如果鹰爷要传递讯息,可到成都狮子桥街的天府老铺找一个叫铁古的人,他是老江湖,也是我在那里的眼线,绝对可以信任。”
  龙鹰记在心里,点头道:“若没有天大重要的事,我不会找他。”
  桂有为道:“刚才的晚宴上,发生了一件事。”
  龙鹰道:“发生了什么事?”
  桂有为道:“出席宴会的还有外号‘枪君’的符君侯,他到扬州来,本是要与王子一较高低,后来因王子取消比武,所以我们千叮万嘱符君侯勿要挑战王子。岂知此子骄横难制,竟多番在言语上挑衅,最后王子按捺不住,与他在宴会外的广场动手过招。我知王子是动了真怒,剑不留情,比武过程火爆激烈,幸好到百招之数,符君侯收兵停战,大家握手言和,没有酿成大祸。”
  龙鹰道:“这是可以理解的。”
  桂有为摇头道:“我是陵仲师的弟子,武功虽因资质所限,远及不上师尊,但眼力却不会比任何人差。像当晚鹰爷和王子比武,便充满相亲相爱的味道,但王子和符君侯是不同的,王子或许没杀符君侯之意,但符君侯极可能有杀王子之心,只不过因王子武功高强,使他难以得逞。”
  龙鹰愕然道:“竟有此事!”
  桂有为道:“符君侯长相豪雄,但粗中有细,非是徒凭勇力之辈。我一直不喜欢他,但纯是一种人与人间的感觉,很难说出道理。但今晚我看着他全力出手,感觉清晰起来,就是他带有一种凶残邪恶的意味。鹰爷须小心这个人。”
  龙鹰笑道:“他愈厉害,小子愈感有趣。唉!如果不是须隐瞒身分,现在就去找他大战一场,杀他一个落花流水。”
  桂有为道:“在鹰爷身上,我首次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天不怕地不怕。”
  又从怀里掏出个钱袋,放在桌上,道:“范轻舟是个很有办法的人,所以出手阔绰,里面有七个金锭,是范轻舟的遗物。这批金锭是在云贵的商号买的,乃冒充他必不可少的东西。”
  龙鹰大喜收下,道:“对这小子的东西我绝不客气。”
  桂有为欣然道:“鹰爷若要钱用,一句话便可以。”
  龙鹰道:“银两要自己赚回来才好玩,赚钱本身已是一种乐趣。帮主的好意,小子心领哩!以后帮主勿要再称小子为鹰爷,叫小鹰就成。拜托拜托!”
  桂有为笑道:“你可知圣上与我说话时也多次称呼你为鹰爷,唤你作小鹰我反不惯,只有鹰爷才配得起你慑人的气魄。一起走如何?王子等已返凤鸣号,我可掩护鹰爷和金发美人到码头去。”
  龙鹰称善回房。
  “起来哩!”
  美修娜芙探出雪白的一双玉臂,绕上他的颈项,闭着美目娇吟道:“人家很困!要多睡一会。”
  龙鹰知她像人雅般贪睡,更晓得她因在合体交欢时受了魔种的奇气,进入没法形容的状态,硬逼她起床无益有害。把心一横,将棉被卷起她香喷喷火辣辣的娇躯,就那么横抱着她走出院落,登上桂有为预备好的马车,驶出总管府。
  金发大美女半睡半醒的搂着他,在他耳边呢喃细语,说的竟是吐蕃话,令他首次感到有学会吐蕃语的必要。
  车队在扬州穿街过巷。
  耳边是听不懂的异族语言,身处是陌生美丽的城市,一切像个美梦般的不真实。
  龙鹰安顿好美修娜芙后,到横空牧野的房间与他密话。
  问起宴会与符君侯动手一事,横空牧野道:“他的确想杀我,我也想杀他,只是大家都办不到。”
  龙鹰道:“这小子究竟有何居心?”
  横空牧野道:“不理他有何居心,符君侯多多少少和突厥人有点关系,如果刚才我饮恨身亡,效果与遭人刺杀无异。不论符君侯多么想杀我,刚才的宴会始终不是合适的时间和场所,难以放手相搏,直至分出生死。这该是突厥人在中土杀我的最后一个尝试。”
  龙鹰道:“今次他暴露真正身分,是得不偿失。哈!我们终于找到明确的目标。”
  横空牧野沉声道:“我倒不是这么看,他能与我战个不分胜负,令他声势直追你老哥,大大为南人争光,成了南人心中的大英雄,若圣神皇帝下旨杀他,说不定会激起民变。符君侯绝非有勇无谋的人,他敢这么做背后必有其盘算。”
  龙鹰微笑道:“管他有何盘算,他的败亡只是时间的问题。我现在终于掌握到突厥人颠覆大周的全盘大计,就是由大江联暗中不住扩展势力,明的则由符君侯建立英雄形象,只要机会来临,符君侯出而振臂高呼,揭竿起义,南北势将分裂。那时突厥人大举南侵,大周皇朝便须应付两条战线的战争。一旦给符君侯攻陷扬州,截断大运河的漕运,情况将不堪设想。”
  横空牧野笑道:“不过他们千算万算,却算漏了龙鹰,你打算如何对付他们?”
  龙鹰道:“我陪你游三峡后,会在白帝城偷上岸去,然后以另一个身分入巴蜀。”
  横空牧野道:“为何不是扬州而是巴蜀?”
  龙鹰道:“所谓扬一益二,巴蜀的重要性仅次于扬州,如果扬州是大周的南都,益州巴蜀便是中土的大后方,且有大江上游之利,进可攻退可守。一天巴蜀没落入敌手,大周仍掌握着大江的控制权。所以巴蜀成了必争之地。我到巴蜀去,正是要粉碎大江联在巴蜀建立根据地和扩展势力的野心。”
  横空牧野道:“岂非很快要和你分手?”
  龙鹰道:“还怕没有聚首的机会吗?给我好好照顾美修娜芙,真怕她抵不住分离之苦。”
  横空牧野道:“你可以放心,美修娜芙是非常坚强的女人,不过在你面前只显示柔弱多情的一面。到三峡前好好慰藉她,让她可带着最美好的回忆返国。”
  龙鹰笑道:“遵旨!我现在立即去安慰她。”
  言罢告辞回房。
  翌日清晨楼船起航,丘神绩派出八艘战船护驾,今次横空牧野再不推辞,俾能专心享受游江之乐。
  龙鹰则为未来全力做准备。
  离开神都后,他的思虑再不囿困于与武曌和朝廷的勾心斗角间,又受横空牧野的启发,对中土和外族的形势达致全面的了解,从而为自己定下明确的人生目标。
  他龙鹰既得上天赐与神奇的魔种,就应利用自己独特的本领,为中土和爱好和平的外族尽心尽力。而说到底他龙鹰正是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邪帝,魔门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撇开与武曌的离奇关系。只要他全力辅助武曌,肃清内忧外患,等于向天下展示魔门也可为万民带来幸福,开展盛世,也可为魔门以前的恶行,做出补偿。
  终有一天,他会摆脱武曌的威胁。与心爱的美女们共享动人的生命。所以现在所有努力,不但为人,也是为己。
  从没有一刻。他像现在这样更明白自己的位置。
  楼船逆江而上,龙鹰的心神尽用在学习吐蕃语和突厥语上,非是囫囵吞枣的靠强记。而是从两国的文字入手,好真正掌握由不同文化衍生出来的语系。
  午前他只说吐蕃话,午后则说突厥话,凭他过目不忘的骄人天分,不到十天,已可应付普通的对答,令横空牧野等惊讶至合不拢嘴。
  他又开始蓄胡须,以掩盖面目,为范轻舟的身分做预备。
  这天船抵三峡,方均把楼船泊往码头。待明天清晨入峡。是夜众人情绪高涨,在舱厅饮酒作乐,美修娜芙和众姬表演歌舞,龙鹰、横空牧野、吐蕃高手和方均偕一众高级将官击节和应,闹至深夜。方回房休息。
  离别在即,美修娜芙毫无保留向龙鹰献上她的爱火和情热,男欢女爱,用尽了他们的力气,事后两人相拥而眠,都舍不得入睡。枕边细语,缱绻情深。
  龙鹰温柔道:“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这个美人儿。”
  美修娜芙媚笑道:“放不下什么呢?怕我去偷别的男人吗?美修娜芙不会的呵!谁比得上我的鹰爷?”
  龙鹰没好气道:“我是怕你会哭啊。”
  美修娜芙雨洒般连吻他数十口,傲然道:“美修娜芙只会因你变心而哭,绝不会为暂别而哭,光阴是有翅膀的,飞得很快。你是大英雄嘛!当然不可把所有时间花在女人身上,出征战士的妻子都要乖乖等待丈夫凯旋归来。鹰爷不用担心美修娜芙,她是你最乖的女人。”
  又道:“今回返神都,美修娜芙可到上阳宫找你另外的三个美人儿吗?听说其中一个,是宫城最动人的美女。”
  龙鹰大喜道:“当然可以,有你去亲身说法,更可令她们安心。”
  美修娜芙忽然满脸红霞,咬着他耳朵道:“还有时间呢。”
  龙鹰故作不解道:“还有什么时间?”
  美修娜芙大叫不依。
  龙鹰被她燎原的热情燃烧起来,生命攀上最动人的境界。
  龙鹰偷上陆岸,心中仍充满离愁别绪,一时难以排遣。
  怎想得到往见端木菱,本是即日来回的短程,变成了旷日持久的万里长征。
  若有选择,他会攀山越岭渡江渡河的到成都去,别人艰苦的旅程对他来说是游山玩水。不过他今次是要惹人注目,只好规规矩矩在白帝城的码头帮衬乌江帮的载客船。
  乌江帮兴盛于隋末唐初,一向信誉昭著,服务方面更是有口皆碑,加上乌江帮专注本业,少有卷入江湖恩怨,又得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侯希白照拂,所以其他大小帮会,无不给足乌江帮面子,官府对乌江帮也特别通融。
  据宋言志所说,正因如此,乌江帮成了大江联的目标,以之为踏脚石把魔掌伸进巴蜀武林。而其手法更是卑鄙狠毒,先以一个长相英俊叫池上楼的年轻高手,以爱情手段夺得乌江帮龙头老大云方侠么女云华樱的芳心,入赘云家。在其后数年间,云方侠和两个儿子先后被害。帮主之位表面落到云华樱身上,实际则由池上楼控制,并引入大批高手,然后大展拳脚,招兵买马,逐步扩展。在正常情况下,要在巴蜀扩展势力并不容易,只是现在巴蜀乱成一片,池上楼遂可浑水摸鱼,从中得利。
  由此可见,在背后操作大江联的势力很不简单,不但心狠手辣,且是谋定而动,令人防不胜防。
  登船后,龙鹰到四人舱房的床位倒头大睡,天明才醒过来。他没有立即起床,展开“魔听”之术,收集情报。有了个谱儿后,轻轻松松到位于这艘双桅大船顶部的舱厅进早膳,膳费已包括在船资内。
  本来以龙鹰的体型气魄,又背挂蛇首刀,该颇引人注目,不过当他步入舱厅,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往厅子中央的一桌,没多少人有看他一眼的兴趣。
  龙鹰取得早点,躲到一角的小桌子用餐,虽非惯吃的美食,却有种地道充满泥土气息的窝心暖意,愈吃愈觉滋味,特别是那盘质粗味浓的馒头。
  中央的桌子,坐着一老两嫩三个道姑。老道姑看似七十来岁,相貌古奇,至乎有点阴森的味道,显然不但道功深厚,且是有道行的修真人。
  两个年轻道姑大的约二十许,身材丰满,颇为诱人,但神态端庄,偏是这两个元素相加起来,分外搔着好色男人的痒处。
  年纪小的道姑该不过十八岁,长得娇俏可人,一脸天真神态,显是入道未久。
  如此组合,不引人注目才是怪事,至于她们不躲在修真的道观,而是长途跋涉抛头露面的往巴蜀去,原因更是耐人寻味。
  还有两桌船客惹起龙鹰注意。
  一桌坐的是五个江湖汉,位置在与他相对的另一角落,看样子该是相逢何须曾相识、刚论交的神态,愈谈愈兴奋,如果不是臭味相投,便该是有共同目标。
  龙鹰要窃听他们说话是举耳之劳,但他却没有这种闲情。
  另一桌位于道姑之邻,一家八口,主子是个中年书生,带着妻妾、儿子女儿、两婢和两个壮健的男仆,该是有点家底的人。
  龙鹰留神他们,是因他的小妾不但端庄秀丽,且是会家子。
  其他是一般的商旅,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忽然一个面带笑容的胖子走进船厅内,寻人似的目光扫视全场,略一沉吟,朝五个江湖人的桌子走过去,依江湖礼数抱拳问好,不几句话便和他们打成一片,还坐下说话。
  对这个胖子,龙鹰不敢掉以轻心,忙竖起魔耳偷听他们的对答。就在此时,一直垂下眼睑的老道姑睁开眼睛,瞥他一眼,龙鹰报以微笑。老道姑微怔一下,又恢复先前的模样。
  胖子显然说服了那五个汉人,部分掏银两出来交给他。胖子又说了一番话,这才离桌朝龙鹰走过来。
  胖子来到桌前,抱拳道:“兄台你好!大家分属江湖同道,可否容兄弟说几句话?”
  龙鹰淡淡道:“坐!”
  胖子坐往桌子另一边,堆起笑容道:“兄台可知现时成都的情况?”
  龙鹰道:“你刚才对他们说的话,老子听得一清二楚,不用重复。”
  胖子双目现出惊异之色,但毕竟是老江湖,话锋一转道:“那阁下尊意如何,只要二两银,我段客包保可将阁下送入城内。”
  龙鹰道:“没兴趣!”
  段客愕然道:“阁下真晓得成都目前的情况吗?”
  龙鹰哑然笑道:“你才是不明白情况,要弄个人入成都岂是容易,有能力办得到的绝不会收这个价钱。竟敢当我范轻舟是善男信女,不论你骗了多少钱,最后都会落进老子的口袋去。”
  段客双目杀机大盛,显然恼羞成怒,想翻脸动手,登时惹起其他人的注意。
  龙鹰好整以暇的跷起二郎腿,还摇摇晃晃,一副吃定了他的模样。
  段客倏地换过一脸笑容,耸肩道:“好!非常好!”
  说罢离舱去了。
  龙鹰心中暗懔。
  从第一眼看到这个胖子就已晓得他不简单,是真人不露相的高手,且他意不在骗钱而在摸底,背后必有图谋。
  心中一动,追在他背后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六章 一个身份
下一篇:第八章 无上智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