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日月当空 正文

第八章 无上智经
 
2020-06-27 12:04:14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客船主舱分三层,龙鹰纯凭感应,追着他来到第二层船舱。段客推门进入他的舱房,龙鹰见自己的舱房就在对面,忙闪回自己的房间去。
  段客的舱房传来微仅可闻的声音,龙鹰想不到段客还有其他伙伴,且一副鬼鬼祟祟的姿态,忙全力运功窃听。
  以他的冷静功夫,仍听得大吃一惊。
  传入他耳内竟是他刚学晓皮毛的突厥语。
  龙鹰头皮发麻的听着,遇上听不懂的凭上文下理猜估。
  房内除段客外另有三人,刚好占了一个舱房。他们多次提及“行动”的字眼,段客强调必须在行动前杀死他龙鹰,对他非常顾忌。段客又说及那两个年轻道姑和中年书生的美妾,其他人边听边淫笑,龙鹰不用猜也晓得他们想什么。
  接着沉寂下去。
  龙鹰坐在床沿,既心叫好险,又暗呼幸运。不过这幸运是争取回来的,如果不是从宋言志处得到池上楼控制乌江帮的珍贵情报,他绝不会“适逢其会”。
  首先证实了大江联确是由突厥人在背后操纵,段客正是被突厥化了的汉人。
  其次是他至少掌握到池上楼毁船杀人一石二鸟的两个作用。
  一是继续清除乌江帮不支持他的旧帮众,另一是使池上楼自己也变为受害的苦主,以转移视线。
  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就非他所能知。
  龙鹰同时大感头痛。
  以大江联一贯的行事作风。整个作案过程必谨慎周详,行事前不动声色。事后不留下可供追查的线索。
  此本为揭破大江联阴谋千载一时的良机,只恨龙鹰志不止此。而是要将大江联的背后搞手连根拔掉,不得不将此诱人的念头硬压下去。
  最直截了当是找船上乌江帮众的头子说话,但那怎可能是大坏蛋范轻舟的作风?故而此路不通。
  因明早客船抵达成都,故此大江联的行动必须在今晚进行,来个里应外合,加上火器毒烟一类对舟船最具破坏力的手段。可以想象不发动则已,一发动必是雷霆万钧,那时他救得了这个,救不了那个。
  不论如何。他的底线是不容许船上任何无辜者受到损害。
  脑海泛现老道姑的形象。
  凭直觉,他知道这老道姑是得道之人,否则没可能对他的魔种生出感应,问题在自己凭什么说服她帮忙。
  还有是中年书生的秀丽小妾,此女肯定是高手,由她去知会乌江帮的人,自己可避过暴露身分的风险。
  老道姑或是美女,真教他难做抉择。
  “笃!笃!笃!”
  敲门声响。
  龙鹰早闻足音,抛开烦恼,道:“请进来!”
  来的是刚在舱厅内“聚义”的五个江湖浪人。其中之一是此房之客,龙鹰没权不准他们进来。
  四人在对面的床边坐下,另一个站立。
  龙鹰忽道:“你们谁懂突厥话?”
  五人你望我,我望你,一起摇头。
  龙鹰志在试探,若五人中混有对方奸细,骤闻“突厥话”三字,不立即心跳加速,脉搏加快才怪。这种独门测探法。爽脆利落。
  站着的是个瘦小子,十八十九岁的年纪,长了张马脸,样子还算机灵,说话充满小混混的圆滑味,道:“小子郑工,拜见范大哥,幸得范大哥揭破那胖骗子,否则我们将损失惨重。”
  龙鹰道:“他把钱归还了你们吗?”
  在五人中体格最魁梧的汉子道:“难道他敢不还钱给我们?不怕我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吗?”
  龙鹰皱眉道:“这位是?”
  坐在他旁的中年汉道:“他就是有‘铁汉’之称的石如山,在白帝城是有名堂的人物。在下富金,专做水运买卖,也粗通拳脚。我们都是在船上认识,原来大家都是到成都碰运气,看可否拿到采花盗领赏金。”
  众人中以他年纪最大,有生意人的稳重。
  另一个比郑工年长少许的小子兴奋道:“我叫詹荣俊,十二岁离家出来闯天下,拜过十多个师父。现在赏金已增至千二两黄金,若大家合作,每人可分得二百两黄金,足够我们豪花几年。范大哥如此精通江湖门道,有大哥加入,我们将如虎添翼。”
  五汉中以他长得最高最俊,手长脚长,身手灵活。
  尚未说话,身形较胖的汉子抱拳道:“鄙人张岱,论功夫只是平平,却精通医卜星相之道。刚才就只我一个没有付钱,今次西来,亦不是为赏金,而是避劫。”
  郑工等愕然看他,显是到此刻方知他的底蕴。
  龙鹰道:“张兄因何忽然如此坦白呢!”
  张岱凝望着他,沉声道:“范大哥是否准备出手取那骗子之命?”
  龙鹰哑然笑道:“张兄该是从气色看破段客死祸临身。对吗?”
  张岱现出掩不住的惊讶之色,晓得龙鹰才智高绝,从他一句话将前因后果推测出来。他行走江湖的窍门之一,就是语出惊人,镇着来问吉凶者。
  郑工、石如山、詹荣俊和富金动容色变,更是大惑不解。龙鹰既没有被骗,哪来杀段客的道理?
  龙鹰大感有趣。
  他尚是首次和低下层的江湖人物打交道。眼前五汉绝不是为非作歹之徒,只是在做梦,张岱还清醒点,其他人则连形势都未弄清楚。可是如果自己能令他们梦想成真,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龙鹰道:“眼前正有一劫,张兄看到吗?”
  众人目光全投往张岱身上。
  张岱恭敬道:“范大哥就是我们的贵人,对吗?”
  詹荣俊拍头道:“难怪先生力主来邀范大哥加入我们‘擒盗团’。”
  富金道:“张先生和范大哥的对答暗藏玄机,令我心生寒意。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石如山喝道:“谁敢来惹我们,我石如山要他吃不完兜着走!”
  龙鹰道:“勿要扬声说话。”
  众人瞧着他,听他说话。但石如山仍是一脸不服气,显是自恃武功,听不入龙鹰的良言。
  龙鹰道:“不要小觑那个自称段客的骗子,此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武功不在你们任何一人之下。”
  除张岱外,其他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态。
  龙鹰向石如山伸出右手道:“不相信吗?握手便知。”
  石如山知他要比力,正中下怀,好显点本领,忙伸手和他相握,立即全身剧震,其他人全看呆了眼。
  龙鹰放开他的手,笑道:“相信了吗?”
  石如山仍在发怔,一脸胀红。
  张岱道:“不要再浪费范大哥的精神时间,我们今趟到成都去的祸福荣辱,全系在范大哥身上。我张岱也有救了。”
  龙鹰道:“想拿得采花盗领赏金,一定要保密,我们间的事绝不可泄露半句出去,做不到者,请立即退出。”
  包括刚在龙鹰手上吃了暗亏的石如山在内,五人誓神劈愿的答应了,情绪高涨起来。
  龙鹰道:“我们先要过两关,方谈得上捉拿采花盗。”
  众人摸不着头脑的聆听。
  龙鹰心忖他们肯定走运,若自己没有登上此船,他们绝活不过今夜。
  接着将今晚会发生的事详细道出。最后道:“只要想想强如巴蜀盟和乌江帮的老大先后遇害,无痕无迹,可知偷袭者的实力如何强大,不但计划周详,且手法高明,故而没有任何活口留下。今晚的情况会如出一辙,若掉以轻心,死了仍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富金面无人色的道:“我们立即通知船上乌江帮的头儿李清辉。”
  龙鹰好整以暇道:“通知他又如何?就算我们立即擒下段客四人,他们来个矢口不认,能奈何他们吗?我们该设法把事情闹大,到敌人来袭时才发动,只要拿得几个活口,第二个如何登岸入城的难关可迎刃而解,还可立威巴蜀,大利我们追缉采花盗。”
  郑工嗫嚅道:“可是……可是范大哥又指他们实力强横,正面动手,我们拼得过他们吗?”
  张岱等虽没有附和,看神色已知千万个同意郑工的说法,比起巴蜀盟和乌江帮的龙头老大和随身高手,他们算老几?
  龙鹰现在是随机应变,既没法逃避,只好先和大江联硬撼一场,其他容后再想。
  龙鹰道:“本来是敌人有心算无心,现在轮到我们在暗,他们在明,这都应付不来,如何到江湖行走?哼!敌人最厉害的是里应外合,让我们先破他们的内应,其他再从详计议。”
  张岱吁出一口凉气道:“如何破他们的内应?”
  龙鹰微笑道:“现在最重要是不动声色,更不要在神态上露出破绽,以致打草惊蛇,也勿要知会乌江帮的人。敌人是雷霆万钧之势,我们则是龙卷风般难挡。他奶奶的!敢来惹老子的,从来没有好结果的。你们最好抛开一切,睡个精满神足,今晚随我大展身手。”
  他由“他奶奶的”开始,双目魔芒转盛,看得五人呼吸顿止,说不出话来。
  龙鹰长身而起。
  富金忙道:“范大哥到哪里去?”
  龙鹰轻松道:“我去找帮手。”
  众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瞧着他出房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日月当空

上一篇:第七章 阴谋诡计
下一篇:第九章 行动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