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武林传檄
2021-09-28 16:05:45   作者:江上鸥   来源:江上鸥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林传檄,数飞鸽传书最为迅速。
  飞鸽传书,将鸽子从喂养的地方带到远方,如有急事,将书信写好,卷成小卷,放进绑在鸽腿上的竹管中封好,然后放飞,借鸽子本能的归巢性能,快速将书信递送回家。
  飞鸽传书,被传至的一方必须是固定的、不变的。对于走南闯北中的人,飞鸽就难以显神通了。
  徐玉郎在哪儿呢?即使有灵鸽,它们也不会去追踪行踪不定的人,毕竟是一些不谙人道的鸟儿。
  徐玉郎在云游之中。
  徐玉郎跑遍了半个中国寻找解晶儿,他还在寻找之中。
  痴情男儿有时执着得近乎疯狂。
  飞鸽传书无疑是无用的。
  悲痛之中的南宫雁想到了丐帮。
  丐帮是除飞鸽以外第二灵通,丐帮遍布天下,无论街巷陌闾、皇城都市、名胜古迹、近水远山,都有他们的帮众。南宫雁写了一封血书,召唤他的丈夫,召唤鲸恩的父亲徐玉郎。
  武林之中义字当先,任何人见了南宫雁的血书都不会无动于衷,都不会袖手旁观。
  这封血书传到哪里,哪里便会出现一阵激动。
  最先得到这血书的是金陵“千手佛”孙三山,南宫雁知道这个神偷儿与丐帮过往甚密。
  孙三山接到南宫雁发来的血书,大吃一惊,当即找到路氏兄弟商量恳请丐帮长老“百鸟神丐”宁风。
  “百鸟神丐”宁风,急令帮中人等分十二路,向四面八方幅射出去,星夜传书。
  金陵“路氏三杰”、“鲁西三豹”、“没羽鹞”蓝丁一和“千手佛”孙三山一起赶到了崆峒岛。
  惟有徐玉郎还没有下落。
  徐玉郎在寻找解晶儿。
  解晶儿又在哪儿呢?
  解晶儿正在与死神打着交道。

×      ×      ×

  她死过。
  退隐的金陵金龙镖局大镖师郑明远把她送上茅山,拜茅山皂衣道人宋远阳为师修习银河剑法。
  皂衣道人见她天生丽质,风致清绝,便起了歹心。趁教习功法之时,点了她的要穴,恣意轻薄,并夺走了她的贞操。
  童贞已失,她悲痛欲绝,心肠碎断,看见宋远阳目眦欲裂、悲愤填膺。然而,自己功力尚浅,如何能报此仇呢,只能暗地里咬碎银牙,真是想哭哭不出泪,也哭不出声。
  为此她想过死。当绳索的圈套从梁上垂下时,被汉王害死的爹爹站在自己的面前,对她说:“孩子!父仇未报,你就想来阴间?解家十六口,加上为父的仇,谁来报?你得问问你娘,你姐姐妹妹,哥哥弟弟……”
  她猛地憬悟了过来,如大梦方醒。
  是啊!血仇在身,即使有天大污辱,也必须忍辱偷生,要把报仇的本领学到手,要把银河剑法学到家。
  她从鬼门关上退了下来。含垢忍辱,跟着宋远阳学完了一百零八式银河剑法。那确实是忍辱含垢的日子,要陪自己痛恨的人上床,接受他的粗暴的“爱”。而这一切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凌辱,虽然这种凌辱已经麻木了每一根神经。
  艺成之日,她要拜别宋远阳下山为父母亲报仇。
  宋远阳却拦住她不让下山,说道:“你走了谁陪我?”他要她留下来做他永久的情妇。
  她要摆脱他,她同他翻了脸。
  然而,她绝对战不过他,因为,宋远阳教习的银河剑法一百零八式中有三式:“长虹经天”、“银梭投机”、“玉女飞丝”是故意错教的。一招到此,便露破绽。宋远阳便可轻而易举地拿住她。
  她要摆脱他,打不过便求他。然而,他执意不允。色迷迷地搂住她,不住地求欢。
  她要摆脱他,复仇的烈火燃烧起来是谁也阻挡不住的。
  宁可玉石俱焚,也要挣脱羁绊。
  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当初宋远阳点自己要穴糟蹋了自己处子之身,如今作为报复,她同样点了宋远阳的要穴,殊不知,皂衣道人练过纯阳之功,浑身穴道奇经百穴都已打通,寻常手法是封他不住的。
  她有她的办法,三壶好酒,一件房事,他便在朦胧中吐出了秘密。原来只有趁房事大动之时,情种将播之际,点其命门可以一举奏效。
  宋远阳就是这样被治住的。
  作为报复,她以银河剑削去了宋远阳造孽害人的阳具。
  宋远阳命门被封,内气本不可妄动,然而,他不想让解晶儿走,于是运气冲穴,不料,内气皆从伤处流溢,血液喷射如注。
  那一剑并不致命,阳具已失,作为雄性可征服女性的武器已失,痛苦之后,宋远阳方悔知自己罪孽深重,竟然忏悔了自己的罪恶,同时,指出银河剑法的错处。说毕自击神庭而死。
  解晶儿在泰山巧遇火圣剑手徐玉郎,认出是当初在金陵大报恩寺搭救自己的京师兵马指挥徐野驴的公子,二人一见,毕竟红男绿女,皆是肉胎所生,七情六欲,自然流溢,心底情愫已生。当后来火圣剑手徐玉郎当面提出二人的姻缘时,解晶儿却严正拒绝了。
  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不愿伤一个无依无靠的少女的心,她知道南宫雁在爱着他,而且,已经荐了枕席之好。南宫雁中疯着魔一般追着他,虽说恋情是短暂的,却毕竟是真正地爱过,真正的爱哪怕是一瞬,也会结出甜蜜的果子。南宫雁偷偷告诉过她,她体内的种子正在发芽。那是火圣剑手徐玉郎播下的种子啊。
  是火圣剑手徐玉郎得到了南宫雁的清白之身,而自己呢?自己是真心爱着他的啊,正因为是真心所爱,才不能以不洁之身去侍奉一个心目中最纯洁的人!不能,不能去影响火圣剑手徐玉郎,不能因为自己去让他做一个始乱终弃的罪人。
  她是在心中流着泪拒绝徐玉郎的;
  她是心中滴着血拒绝火圣剑手的;
  挚爱着,却不表达;
  爱得发疯,却只能拒绝。
  一部道德经,多少贞烈女。皇封御褒、贞节牌坊,为多少烈女悲惨的爱情生活筑起了坟墓。断送了多少人间爱侣。
  仇报了。
  冤伸了。
  杀人魔王朱高煦终于伏法。
  火圣剑手徐玉郎虽经皇封,他却辞官不做,他说服了南宫雁,要去寻找解晶儿。
  解晶儿那时已经离开了京城,她去寻找归宿去了。
  解晶儿要寻找一个洁净的地方,终了自己的一生。
  解晶儿要寻找一块山清水碧、花香鸟语、空气澄澈,无尘俗侵扰的地方去敲响地狱之门。
  她又一次死过。那天她来到永定卫。
  这里不是人间仙境又是什么!且看,险峰上云锁雾封,极尽深邃阴森,山峨峨而插天,峰隆崇而律卒。苍柏森森,琪花瑶草,山雨一过,落英缤纷,委曲的小溪弹响淙淙的琴弦,迂曲的山路闪亮晶莹的珍珠。
  这确是人间仙境。
  这是火圣剑手徐玉郎曾经描绘过的仙境,他说他在这一带拜过师,学过艺,如今自己来到了这世外桃园,如同来到了徐玉郎的家乡,她去过金鞭崖,到过金鞭溪,确实像火圣剑手徐玉郎说过的那样有苍崖、老松、古藤;有猿啼、虎啸、鹿鸣;山奇石赤,确是雄奇、诡谲、幽深。不仅险峻而且千妩百媚。
  她上过黄丝寨,攀过登天路,找到了壁立千仞的一面,仿佛看到当年的玉郎还在那里攀登丹崖。
  她去过天门,在十数丈高的天门间流连过,仿佛看见徐玉郎向六指峰、摘星台进发,黑枞垴上有他的剑影,丹崖之巅有他的啸声。
  自然,她找不到小獐子、找不到灵猫、找不到巨蟒,也找不到相思鸟。
  她毕竟来过了,玉郎深修经年的地方,她走遍了,这才来到这高高的望夫峰,这是她选定的最后归宿之地。
  她之所以选定望夫峰,是因为她钦羡那个无名女子对爱的坚贞。
  望夫峰在青碧万寻之上,低头看深壑万丈。远望大千世界,茫茫苍苍。她深深地遥拜东方,那里有她的故乡,有她泉下的父母亲和兄弟姐妹。
  望乡之目穿云破雾,却望不穿、看不透尘俗,殉道、殉情、殉教、殉国、殉一切可以让人心安理得去死的理、教义……有说是世上最壮观的一出戏剧,有说是人间最美好的故事……如是,斯人方心安理得。
  过去是为报仇而贪生,而今还有什么牵挂呢?还有他,还有自己挚爱着的人?
  正是为了他才走到这里来的,她想找一片净土,是一片情郎哥日后一定会想到、找到的净土。他坚信玉郎会到这里来找的,因为他说过他一生见到过的最最美,最最壮观、最最纯净的就是这一片丹崖翠谷。
  她要把自己的魂留给这片青山,有一天同他在这里相会。
  抬头碧空如洗;
  低头苍山如海。
  她从容地理理云鬓,含笑走上一步,再走上一步,那里便是阴阳界,是上天的初阶,也是入地的初阶。
  她踏出去了,身子飞起来,飞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她觉得十二万分地希望火圣剑手徐玉郎能出现在自己身边。
  “解——晶——儿——”
  是山风吗?
  不是。
  是玉郎?
  谁说不是呢!
  真的是火圣剑手徐玉郎,他历尽艰难找了许多地方,遍历大小城镇,斯人影踪渺渺。后来,终于想起了这丹崖。他星夜兼程赶来了,但还是晚了一步,抢到的只是一个终身的遗憾。
  他看见的是飞动的衣袂,仙子一般的身影……
  她投下去了,冷静从容地,毫无回顾地投向了死神的怀抱。如果她不以为那声音是自己的幻觉,也许她会由此改变自己的一生,重新去写自己的新的人生。然而,她没有想到,那是她最钟爱的人。

×      ×      ×

  孙三山和路氏兄弟以及“鲁西三豹”、“没羽鹞”蓝丁一等人赶到崆峒,见南宫雁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无不唏嘘。也无不痛恨砣矶岛上的那股海匪。
  南宫雁见了众位兄弟,如同见到了救星。崆峒岛上的人手经此变故,已经大大削弱,要到砣矶去索回孩子,深感势单力孤。徐玉郎一时找不到,可不能不想方设法前去寻找鲸恩这孩子。时间拖得越久,就越容易出意外。
  令人费解的是,龙儿失踪既不同于一般的绑架赎票,人绑走了,一直无人前来索价;也不是武林中上一代结下了仇冤,要这一代来偿还,因为无人声称要对此承担道义。
  孩子就像被绑上天去了一般。
  “千手佛”孙三山等一行到来,给她增强了信心和力量,他们一致认为不能等待,应该上门去索要。
  皖南双侠来了,同来的还有江湖中闻讯赶来的许多朋友,他们都是徐玉郎在外云游时结下的挚友。
  他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      ×      ×

  “虎头鲨”王陵基崆峒之行,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稀世珍宝没有搞到手,按雇主的要求捉住了崆峒岛主的儿子,但并没有收到酬金。反而折了好几个弟兄,实在是做了一笔蚀本生意。回到砣矶岛以后稍作休整,便又重新开始了海盗劫掠过往客商的买卖。
  不过“蛇头鲨”商封为人精灵,他觉得崆峒岛上的人不会就此罢休,崆峒岛主的丈夫是名震江湖的武林顶尖人物“火圣剑手”徐玉郎,无论是朝中还是江湖,他都有许多许多朋友,他埋怨“虎头鲨”王陵基欠思量、欠周详,他害怕得到报复,因此惶惶不可终日。
  “虎头鲨”王陵基匪气十足,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朝黄土埋的人物,既是杀人不眨眼的人物,也就神鬼不惧,连神鬼都不惧,那么还有什么害怕、顾忌二字呢。烧杀劫掠,一切照常。
  这一日小匪来报,说是车由岛方向驶来三条船,吃水不浅,都是满载,看样是一笔上好的买卖。
  “虎头鲨”王陵基亲自登上瞭望台观察了半天,然后磨拳擦掌地下令:“小的们,今儿个风顺,把网张好,逮大鱼!”
  十几条快船很快便准备好了,头四艘装载的是硝药火种,中四艘装载的是钩镰快刀,后四艘装载的是武士。
  东南风,吹得商船上旗帜猎猎,顺风顺流,几十里水路很快就扯近了,越近跟前越可分辨出这些船是威海卫信义粮行的运粮船。
  “虎头鲨”王陵基并不嫌船只运的不是珍宝,相反,他倒十分高兴,他觉得这些船简直是按他的心意在运货,冬天将到,正是储粮备荒的时候,如将这批粮食劫下,岛上的弟兄过冬的粮食便都解决了。
  他们跃跃欲试。
  挂威海卫信义粮行旗帜的三条粮船就要经过砣矶岛前的水道了,突然,岛后避风港中驶出十几条快船,为首这四条船快似飞箭,四名桨手,荡桨打水,小艇直扑粮船,粮船上的舵工见势不好,将舵一压,船偏向了砣矶岛一边,似乎要向岸上冲去。说时迟,那时快。那些小艇避开船头的冲撞,而划远开去,再加速划动用艇尖去撞粮船,桨手在两船相撞的那一刻,纷纷跳水,而小艇撞到了大船上立即燃起了大火。
  大火中,第二批小艇赶到,钩镰一搭,跳帮过来,夺舵的夺舵,割索的割索,偌大双桅帆,绳索一断,帆篷一落到底。粮船失去了风力,立即停了下来。
  后面的小艇如法炮制。
  然后登上粮船一看,哪里有什么人影,船仓打开来一看,确是满仓,但是是装的石块。
  人呢?
  人到哪儿去了呢?
  等“虎头鲨”王陵基反应过来,滩头上已经杀声震天了。
  却原来这粮船是崆峒岛上的人驶来的,会聚在崆峒岛的众英雄商量了这样一个偷袭砣矶岛的计谋。
  “虎头鲨”王陵基惯用火攻威慑对手,趁机跳帮抢尽先机,以达进攻的目的。而南宫雁等了解了王陵基的这个特点,便将机就计,先作害怕状逃避,而等小艇展开火攻注意力集中在大船时,在船舷一侧偷偷下水,会水的游水,不会水的上一只早就准备好的舢舨,好在那儿离滩头已经不远。
  等“虎头鲨”王陵基想过来时,众英雄已经直捣海鲨门了。
  来自崆峒岛的众英雄是有准备而来的,“没羽鹞”蓝丁一和“千手佛”孙三山找“虎头鲨”王陵基算帐,鲁西三豹找“豹头鲨”祁文较力,而皖南双侠则找“蛇头鲨”商封要人。
  蓝丁一和孙三山二人并肩上前,如虎入羊群。十几个回合过去,刀光闪处,海盗们的人头如同熟透了的瓜儿一般四处乱滚。
  就在众英雄势如破竹,直捣敌巢之际,忽然长空传来一声厉啸,从西北方向飞来一道黑影,其快逾电掣风驰。
  那空中飞来的竟是一只巨鸟,罕见的巨鸟。
  那是一只海鹫,翼展三丈,身长八尺,更为奇异的是鹫背上竟驮着一个人,那巨鹫俯冲下来,一股锐劲的破空之声丝丝作响,鹫背上那人一侧身子就像标枪似地投射下来。直撞向正与“蛇头鲨”商封缠斗的“皖南双侠”钱子莒和钱子光。皖南双侠一心克敌,没有想到会有敌人从空中来袭。等到发现怪影已经晚了。只闻得一声鹰唳,刚想回剑自保,来者一双铁掌分拍二人双肩,“皖南双侠”只闷哼了一声,便双双倒地不起。而几乎是同时,那巨海鹫,双翅一扇,锋利的鹫爪一抓,就将双侠提起,跟鹰抓兔似的爪尖嵌入肉中,“皖南双侠”哪里还敢挣扎,只有听天由命了。
  那鹫背上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海鲨门掌门人“虎头鲨”王陵基的师叔,人称“昆嵛怪客”的乾元道人。他是窦丁灏的师弟,“昆嵛怪客”虽是个出家的道士,却嗜宝如命。“虎头鲨”王陵基等人为了稀世珍宝,血洗了崆峒,怕遭报复,打心底里发虚,为了砣矶岛的安全,便派人上昆嵛山请来了这位师叔。
  不过,“昆嵛怪客”虽是出家之人,贪财之心不减常人,尤其喜欢古董、珍宝。“虎头鲨”王陵基偷袭崆峒没有搞到财宝,哪有东西给他,但又惧怕他那高超的武功,所以采用哄的办法,天天好酒好饭地供着,想灌得他酒糊涂时把他的口袋用金银装满,然后,送到巨鹫背上让他飞回昆嵛山。
  请神容易,送神难,“昆嵛怪客”是个灌不醉的酒坛子,也是个填不满的钱窟窿。“虎头鲨”王陵基不把最好的珍宝拿出来他是不会走的。
  事出凑巧,也是歪打正着,众英雄来袭,让“昆嵛怪客”碰上。
  沙滩上血战,他视而不见,震天的杀声,他听而不闻,好像除了喝酒,别无他物存在。
  “虎头鲨”王陵基杀出重围,奔进大厅,要他出面援救,他可是稳坐白熊皮椅,只顾喝酒。直到“虎头鲨”王陵基答应献出重金,他才打个唿哨,召来巨鹫,驾鹫出战。
  “喂!喂!小的们,停手停手,看在贫道的面上你们退去,不要扫了贫道的酒兴。”“昆嵛怪客”声如洪钟,震得人耳鼓作痛,足见内功之精深。
  众英雄正杀得性起,哪里还听得进“昆嵛怪客”的话,海鲨门徒众见祖师叔驾鹫来战,士气暴涨,也不想收兵。于是双方越战越烈。
  “昆嵛怪客”道:“你们不听我的话,都想找死?”说毕双手抱球,宽袖大袍一展,一下推出先天混元圈,圈发处,霹雳一声,功力肤浅的人竟被震得神魄皆散。
  这先天混元圈乃“昆嵛怪客”的独门兵器,不仅仅招狠力沉,难以封架,而且金光刺眼,叫人难以睁目,更其厉害的是那双圈对搓造成的怪声,会造成人神志迷乱。此外圈中藏有各种暗器。争战之时突出奇招,令人防不胜防。
  “没羽鹞”蓝丁一和鲁西三豹舍开当面之敌,一齐来战“昆嵛怪客”,哪知他用先天混元圈横扫,众人躲避得快,也还是着了他的圈风,“昆嵛怪客”那股罡力将众人震得血气翻涌。蓝丁一功力稍深,也被震得心头一热。
  “昆嵛怪客”桀桀怪笑一声道:“贫道从来说话算话,三十年前出道时就说过一句话,顺我者生,逆我者死,今日,你们都不听我的话,那好一起死得了。”
  “昆嵛怪客”平地猱升,人在空中一边盘旋,一边发动内功,抱圆合一,双圈对搓,那声音犹如地狱夜叉抖动拘人的铁索,既瘆人又摄魄,蓦地向下一压,只听见又一声霹雳,似九天落雷,带着排山倒海的劲气从半天空中压下来。如此气势和怪异功力哪里能抵挡得住,蓝丁一首先捧住脑袋叫疼,敌人阵中也无不喊头疼,凡是有点内功的人都支持不住,相反无内功之人,对声音不那么敏感的人,却感觉不很明显。鲁西三豹就属于后者,惟有他们几个还能凭蛮力斗几个回合。
  毕竟技不如人,势单力薄,眼看回天乏力要功亏一篑。冷丁海边飞来一艘快船,未等船身靠岸,大鹏也似的身影翔飞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血色樱花令

下一篇:第四章 东渡樱花国
上一篇:
第二章 崆峒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