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对马天龙
2021-09-28 16:24:06   作者:江上鸥   来源:江上鸥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对马城堡的校场设在城堡西墙脚下。
  翩翩少年长身而立,双手拄着一柄长剑。
  这是日本时下最有名的剑术大师武藏铃之的起势式。
  1425年——1435年(室町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明代宣宗至英宗年间)日本最有名的剑术大师除了东部的武藏铃之外,还有中部九州地区的北条信一,以及南部地区的飞鸟羽。武藏铃之的明剑、闪电剑、无极剑、夺魄转轮剑都是冠盖绝伦的名剑法,北条信一的浮鱼剑、海魂剑、断肠剑,飞鸟羽的海鹰剑、龙王剑、巡海夜叉剑也都是名扬海内外的独门绝艺。
  通译提醒徐玉郎道:“看对马天龙的起式像是师承武藏铃之,难道说对马天龙学得了他的全部家学,这个起式便是夺魄转轮剑的起式,夺魂转轮剑是武藏铃之的最高绝的一门剑法,而他起势便是它,师父倒是要小心才是。”
  通译这样说,徐玉郎却并不放在心上。他心中盘算的是另一件事,那就是面前这个少年是不是自己的龙儿,要说不是,为何在海上会有如此表现,要说是,何以父子天性会一点儿也没有,通常有血亲关系的人即使陌路也会有一种亲近感,认同感。然而,自已与这少年交往时间已经不短,何以一点这方面的情波微澜都不起呢?
  这少年要说刁蛮够刁蛮的了,面上笑嘻嘻,暗底施毒计,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一点全然不像自己,也许返祖?像他爷爷汉王朱高煦?这少年要说单纯也够单纯的了,高兴的时候心里不设防的时候,一切就全反射在脸面上,那时脸面就是心灵的镜子。
  徐玉郎拿定了主意。他走上前去,把手一拱道:“少将军,我们中土大明的武士比武有个规矩!”
  “什么规矩?请讲!”
  “不知少将军能不能做得到?”
  “这有什么做不到的!用你们大明的话来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大丈夫一言九鼎!这个规矩就是比武时不能携带暗器!”
  对马天龙一听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本将军从来明人不做暗事,身上从不带宵小之徒所带的暗器。”
  徐玉郎故作不信道:“不见得罢!少将军腰间……”
  对马天龙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了摸腰带。
  “……这这,这决不是什么暗器!……是……”
  “是什么呀?能不能让我们大家见识见识?”
  对马天龙神色有些紧张,似乎怕失去什么。
  “那一定是件厉害无比的暗器啰!”
  “什么暗器,这是一颗珠子,给!你来摸摸!”
  徐玉郎道:“如果真是珠子,摸不摸也就无妨了。不过,我这里倒真的有一件暗器。是中土带来的。”
  “是中土带来的?”对马天龙听了有些惊讶,也有些好奇,似乎急于想见到那物,“能不能给我看一看?”
  徐玉郎道:“我这件暗器可是件烫手的玩艺儿,只能撂在地下看,否则是要烧死人的。”
  “我不怕!”对马天龙拍拍胸脯说。
  徐玉郎见他这般自信,便探手取出了三丸“琉火珠”,撒手一撂,三丸“琉火珠”成品形滴溜溜围着对马天龙转了一圈。
  对马天龙觉得十分好玩,有心想拾起仔细观看。
  徐玉郎知道这“琉火珠”的厉害,他开始后悔了,他想制止对马天龙,但哪里还来得及,弯腰触手的同时,三颗“琉火珠”同时燃烧起来。
  然而,说来也奇,对马天龙竟将炽烈燃烧的琉火珠捧在手中,任他在手中发出烨烨的火光。
  这一下把众人都看呆了。
  徐玉郎由担心转而为开心。因为这一切说明对马天龙身上藏有南宫雁所说的避火珠,由此也证明了对马天龙是他和南宫雁的骨血——龙儿无疑。
  这一场面还看呆了一个人,那就是藏身在附近树丛间的一个妇人,她不过二十六七年纪,身穿绛色和服,挽着高高发髻,斜插一支宽大骨簪,兰姿蕙质,丰容雪肤、柳眉星眼,娟好静秀,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对马天龙的养母,她望着这场面竟然像傻了一样,呆呆地落下了一串珠泪。
  “琉火珠”在对马天龙手上燃烧净尽,他这才不无遗憾地问:“还有吗?再来……”
  徐玉郎摇了摇头,即使有他也不会再行施放了。面前之人就是自己这么些日子来飘洋过海,吃尽千辛万苦为之寻找的骨肉,怎么还可能向他下手呢!
  对马天龙拍拍手,对徐玉郎道:“怎么样,我们开始吧!”
  “孩子!”徐玉郎脱口而出。
  对马天龙没有在意,他身后的武士可就喝起威来了,那种嘈嘈如同一群闹槽的叫驴。等有人向对马天龙禀明时,他立时拧眉竖眼:“呔!敢讨小爷的便宜!快亮兵器,小爷同你战个三百回合!”他的剑向着阳光,晃动出了一片金辉。而剑尖正冲着徐玉郎的咽喉。
  徐玉郎不得不应战了。
  徐玉郎轻轻地掸了掸衣服,不像是应战,倒像是赴宴。
  对马天龙抖了抖手中的剑道:“阁下请亮兵刃!”
  徐玉郎微微一笑,答非所问地向对马天龙说道:“在下此来是为了寻找犬子龙儿。”
  对马天龙奇怪地问道:“说这些废话做什么?”
  徐玉郎自然有他的深意,然而,二人之间情感指向相距太远。这种试探无疑是不合时宜的。于是他转回到正题上来,说道:“比武非为喋血,要兵刃何用?”
  对马天龙揉了一下鼻子,这是一股稚气的自然流露。“你是没有兵器?”
  “非也,在下有一柄名剑,也许你没有听说过,这是东海五龙忍者赠给我的斩蛇剑。”说这话时从他背上抽出了那柄貌不惊人,但名气震人的斩蛇剑。迎风一亮,用手在上面轻轻一抚,发出皇皇啸鸣。这斩蛇剑同日本长剑有几分相似之处,也可以这样说,日本长剑是受中土古剑的影响。斩蛇剑剑柄甚长,剑身较宽,为何剑柄要长,那是由于剑身较重,又是双手握剑,剑柄短了无法发挥。对马天龙手中的日本长剑就是仿秦汉之式而制造的。
  徐玉郎将剑交给了随从。
  “我与人比武只为较艺,绝不用兵刃!”
  “那好!你仁我不能不义!”说毕将手日本长剑一抛,晃胳膊撂腿,像相扑一样作好了准备。
  徐玉郎不敢小视,在海船上已经领教了这孩子的内力,如果不加防范是要吃亏的。于是他暗暗地提气运至两掌。
  对马天龙歇手又问道:“谁先动手?”
  徐玉郎在心中叹这孩子毕竟年轻,良知犹存,要是一般杀手早就偷袭上来了。他道:“我是长辈,你是晚辈,就托大让你先动手。”
  对马天龙道:“那好!先吃我两拳!”
  话音未落对马天龙已经发起了进攻,单拳一旋鼓起一股瞒天封海劲风向徐玉郎刮去,徐玉郎眼睛眨也未眨,抬手只甩了下袖子,就消去了对马天龙的一拳。不等对马天龙身子欺近,脚下轻点身形只一晃便到了对马天龙的侧后。此时他只要疾出一指,点其要穴,对马天龙便立成木鸡。但他没有点,只是轻拍一掌,让他好知难而退。
  对马天龙似乎不理解这一切,你不动他,他并不以为是忍让。
  论徐玉郎的见地功力,这一掌是能拍到的,也一定能给他以这样的警告。
  然而,偏偏就会失手,对马天龙竟然灵活得像水中游鱼,使得徐玉郎的掌风拍了个空。不光如此,他身形一提一转,竟能在半空中折转,一招金蝉脱壳,人随劲风已经扫到了他的身边。
  徐玉郎不由大大吃惊。料不到对马天龙的身手会如此矫捷伶快,当下哼了一声,双手一翻,接住了对马天龙袭来的这一掌。
  对马天龙右掌一亮,又击出一招。
  徐玉郎不容分神,出手接了这一掌。
  奇事在双手四掌相接之后出现,他们竟然粘在了一起,分不开来。外行人看不出什么门道,内行人一看便知二人以内力相搏。双方的随从一时竟都看得呆了。围成一个圈子看起热闹来了,哪里还想得到什么比武不比武的。
  对马天龙和徐玉郎掌力相接,心中立即有了分寸,知道对方功力比自己估计的要高明。
  徐玉郎又一次体会对马天龙的掌力,觉得他的年龄和内力是绝不相称的,内力宏毅而威猛,浑沉而刚挺。如果不是自己早有警觉,那么直接上手必然被他的内力震得五脏碎裂,那样性命也就呜呼了。
  对马天龙虽然说不出徐玉郎的内力是何种路数,却感觉出了他的内力如海涛滚滚,无尽无了,既有冲力又有抽力,如同潮涨潮落一般,一有不慎便会将自己的内力吸个一干二净,那样死伤便难料了。
  二人拼上了内力,体表冒出白气,足下渐渐下陷。论徐玉郎的本意是决不会愿意同对马天龙如此拼争的,他一直想避免掌力相接,但是,机遇不凑巧,偏叫他无法摆脱。高手相搏,一旦接上手,两掌相吸就难以分开,到了这份儿上谁要是先收手,那么,都会被对方在瞬间涌出的内力震伤甚至震死,所以眼下二人是不伤不死,难以收场了。
  对马天龙有意击败徐玉郎,如能击毙那是极大的胜利,也是父亲对马大名的愿望。如果只是击伤,那也是不小的战绩。
  徐玉郎则无此恶念,他根本无意伤害对马天龙,即使他不是自己的孩子,也无意去伤害他。他只求验证面前的少年是不是自己的龙儿。
  徐玉郎暗忖对马天龙内力虽然雄浑,但经验不足。而自己原本足以克敌制胜,由于在海船上中了暗算,虽然紧急服用了“三清避瘟丸”起到了固毒不扩散的作用,但毕竟造成了内气的紊乱,虽然护天大法足以遏制对手,他却不敢使用,因为他怕将毒力驱散。只是用本门心法,一面用手太阴小肠经固毒,一面用通过奇经八脉之冲脉调血海之气走旁路,催之于穴,使力达于掌指,以对抗对马天龙的内力反冲。二人相持了四个时辰,不得已只好挑灯夜战,虽然十分饥饿困倦,二人却都没有不支的现象出现。
  谁也不敢上前,谁也不想上前,因为除非暗害了一方,才能解救另一方。双方都像木鸡似地呆立着。
  正在这时,警号大作。别院方向传来了刀剑相击的金铁交鸣声,仿佛是有人来袭击对马大名城堡。
  立时校场上产生了一片混乱,观比武的人纷纷乱乱地跑散,大都是护城武士,赶去增援。
  有个浪人似乎昏了头,脚下一绊一头竟向徐玉郎和对马天龙二人撞去。
  二人原本全神贯注在掌上,因为稍一分神就会给对方以可乘之隙,不是被对方内力震击而死,也会因自己体内的内力突然脱失而震殛。
  那浪人一撞,使得二人双掌轰然一声爆响,这一来竟然使得二人的内力都撞回了体内,这内力犹如长江大河,如不阻挡,那么就会震碎自己的内脏。徐玉郎连忙将固毒的手少阴小肠经络的内力调出,一股悠然之力把撞回体内的力道冲消大半。再看对马天龙,竟然像无事之人一般。
  这不由徐玉郎不惊惧,那天在海船上已经领略了他非凡的内力,今天的较量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判断,天龙身禀异质,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达到了这样高的境界,内力收放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这起码要一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达到这种修为,更不是一个如许年纪的少年可以掌握得了的。但是实实在在对马天龙已经掌握了而且掌握得很完美。
  尽管城堡门口杀声震天,对马天龙丝毫没有转移目标之意,他依然连施杀着。他没有忘记他接受的魔君的指令。
  徐玉郎忘记了一着,他忘记了固守的毒物。
  必需应战,只能应战。他还了一掌,右手腕一捣,砸向对马天龙的面门。
  他微咦了一声,将头一偏,脚下扫击,勾住了徐玉郎的足尖。
  对马天龙的身手确实快多了,接招、让招、出招几乎是一气呵成,分不出什么间隙,手脚之利落,根本不容徐玉郎多想。他只得踅身飘退一步,二人一争一夺一攻一守,互不相让。
  对马天龙不让,是因为他想赢,魔君樱内交代给他的任务就是要战胜眼前这个人。
  徐玉郎不让不是为了赢,他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尽管他知道很难很难。
  无论交过多少险招,徐玉郎都不过是虚晃而已,他未用上全力,也不会用上真力去拼杀。
  “天龙!难道你就这样的草包!这样的酒囊饭袋吗?”这是魔君樱内的声音,他人虽不在校场上出现,声音却犹如在咫尺。
  对马天龙浑身一振,当即旋身飞转,如同一只陀罗一般,掌出影中,拳随旋飞。
  徐玉郎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凌厉杀气,他估计那便是德康弘二说到过的,“夺魄转轮”剑法,不过是手中没有剑罢了。此刻正是对方气最盛之时,如果以护天大法反旋之气去化解,只怕力刚而强劲,化解了他这夺魄转轮剑法倒也罢了,摧折了龙儿多年的内力修为,岂不是天大的罪过?将来相认之后,龙儿怎么会原谅自己呢!
  也就是因为这分神动念,反击不成,防守也不能凝聚力量。
  也因为毒气的散发,使得他无法调整紊乱的内气。而就在此时,冷不防对马天龙旋影中突出一掌,杀气已经袭到了背上。
  徐玉郎要避已晚,要运内气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结结实实地挨他一掌。
  好力道,徐玉郎五内涨满,血气翻涌,喉头一甜差点吐出血来。虽还未达创巨痛深,却也一踉跄跌出三四步去。
  他知道随之而来的将是什么,必然是连续的凌厉无匹的打击。
  已经来不及调息,已经来不及运功,他想只能以九成宫法见招化招来解厄了,他不用骋目流盼就感觉到了那股掌风,对马天龙的掌已经到了后背。
  他不再抵御,知道必死无疑。
  所幸的是他知道是自己的儿子杀了自己。
  他因此而愤怒,因为魔君樱内的阴谋终于得了逞,没有比造成骨肉相残的悲剧更毒辣的了。
  他并不因此而悲哀,因为他的儿子竟长成如此身具异质的雄才,日后知道了真相,不会不替父除害。
  他闭目待死。

×      ×      ×

  城堡门楼下,喊杀之声不是来自别人,而是来自徐玉郎的随从。他们是“独角彪”路天青、鲁西三豹和平武津三等人。他们这一路到了北方陆奥、出羽,一直到了虾夷国,也没有打听到“赤虎丸”的消息,于是按约定的时间返回登陆出发地,与坚守在这里保护船只的“黑鼋龙”路灵风等人会合。
  在路灵风处得知徐玉郎等人已上了对马岛,又得知那儿是个倭寇大本营,怕他们人少吃亏,于是赶来增援。没想到从后堡门上了吊桥,就中了机关,一齐落入了陷阱,绳捆索绑押着他们来见大名,也是他们命不该绝,路经后园时,竟有一蒙面人突然出手,援救了他们,并引他们到一个僻静的处所安顿下来,说好等二更时分再来放他们逃出对马。
  徐玉郎等人在堡内究竟怎样,这使他们十分悬心,如何安顿得下来,于是偷偷潜出,寻找徐玉郎他们。打斗声指示了方向,使他们得以顺利找到了决斗场,此来来得正是时候,起码在危急关头分散了对手的注意力,使得对马天龙和徐玉郎之间不至于再拼耗内力落个两败俱伤。
  对马城堡的人自然如临大敌,四大天王一齐奔出来应战。
  路天青和鲁西三豹虽然勇猛非凡,毕竟兵少将寡,要想冲进重重包围救出危难之中的徐玉郎是难乎其难的。
  徐玉郎中毒在先,拼内力又受掌振,内毒迸散,自知性命危殆,干脆闭目等死。
  如果说他还有一丝遗憾的话那就是尚还没有听到儿子叫一声爹爹。孩子长到这么大,是在这种情境下见面,是在生死线上挣扎着看他最后一眼,而且是狰狞的一面。这也许是自己结下的孽冤,要不是为情所牵,万里迢迢前去寻找解晶儿,也就不会不知南官宫雁为他生儿育女,要是自己守在崆峒岛耕田捕鱼度日,也就不会发生“赤虎丸”劫人一幕。
  ——世上后悔药难吃,为情所累,为情所误的事何止这一幕。
  ——解晶儿而尝不是为情所牵,为情所累呢。
  徐玉郎处于生关死劫,千钧系一发,发断人呜呼。
  对马天龙毫不手软,他臂落掌切要结束这场争斗,以结果面前这个手持血色樱花令的人。
  “龙儿!休得无礼!”在这危乎又危的瞬间,传来了一声断喝。那声音不在近旁,似乎从一旁的楼窗中发出。楼窗相距甚远,如果真是从楼窗发出,那么这个人的内力已经相当可观了。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徐玉郎没有动。
  对马天龙的掌也没有下切。
  对马天龙一轩蚕眉,稍稍迟疑了一下,他怕徐玉郎趁此机会逃走,欲再击一掌,使其丧失战斗力。
  那声音再次响起:“龙儿不得造次!那是你生身父亲!”
  说话人电射而至,飘然落地。
  她是从楼窗飘射下来的,身姿轻灵如燕投林。
  “好轻功!”这一招赢得了人们的喝彩。
  对马天龙却呆住了。
  “生身父亲?”他脱口问道。
  这不能不使他惊愕。因为这多年了,他只知道有父名叫魔君樱内。有母名叫汉明良子。这多年来做梦也没有想到过还有一个生身的父亲。
  他不能不惊愕。这多年来魔君樱内从来没有给自己提起过还有个大明人是他的生父,即使自己的母亲也没有透露过半点讯息。这太出乎他的意外了,自己有一个生父竟然会浑然不知,这太不可能了,会不会是母亲为了救眼前这个大明人编出来的故事。
  他直愣愣地站着,两眼直瞪瞪地看着汉明良子。那张嘴微张着,面对这样一件令他惊异却又无法置信的事。他一时竟慌不知措。
  “孩子,听为娘的,他真的是你的生身父亲。”
  “那你……”
  “我也不是你的生身母亲,你的生母在大明,是崆峒岛岛主南宫雁……”
  “我不信!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对马天龙发狂似地大喊着奔跑而去。
  直到这时,徐玉郎也没有弄清面前这个面蒙轻纱的女子是谁。

相关热词搜索:血色樱花令

下一篇:第十七章 马莹儿
上一篇:
第十五章 火魔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