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马莹儿
2021-09-28 16:24:39   作者:江上鸥   来源:江上鸥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个个泉眼,一处处水涌,那水似箭,四处彪射。
  一寸寸暴涨,一步步灭顶。那水似天倾地倒,旋转着、浑搅着……
  难以想象石壁铁墙似的地方,突然之间会像筛子似的到处是窟窿。
  魔君樱内的机关确实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当初他在汉王府当差,深受汉王的信赖,建造乐安汉王府他是督造之一。没想到看起来那么一个粗人,竟会那么用心,那么仔细地学,又会那么认真地用,竟然在这对马岛上建起了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暗道机关。
  魔君樱内就在某个可以看见地室内情景的地方。不时可以听见他那桀桀怪笑和讥讽声。
  “雪无垠,还是快交出你那幻衣吧!如果不交出幻衣,我就放满这一洞子,叫你们来个水葬。"
  雪无垠毫不理会,孙三山也不搭腔。
  眼看着水已没过了他们二人的头顶,他们二人既不做反抗,也不呼救,一派大义凛然,毅然赴死的神色。
  然而,怪事出现了,雪无垠和孙三山二人身上竟然像罩上了一层光环,任你大水汤汤,竟滴水难沾其身。却原来,当雪无垠用尽内力掰弯铁栅为孙三山扯开一条空隙,使孙三山施展缩骨功从中脱逃以后,二人敲打石壁,以求寻找一条秘密出路,就在这时忽然听见了徐玉郎呼唤孙三山的声音,接着传来的是徐玉郎在那瞭望孔前发出的一声咳嗽声,雪无垠蓦觉眼前异彩一闪,接觉听见了瞭望孔中传来的异物滚动声,一颗莹光闪闪的珠儿落进了地室。
  不管是什么珠子,这毕竟是同外界的联系,这颗珠儿是外界发来的信号,告诉他们徐玉郎会来搭救的。她欣喜地紧握在手。
  雪无垠得到了这颗珠子并不知道它能够避水,因为先前徐玉郎没有讲起过有这样的宝贝。当水漫过孙三山的脚时,她自觉水并不能侵。看见孙三山被水激荡冲腾得几乎稳不住身子,她情急之下伸出手去援救。她伸出的是那只紧握珠子的手,本来只想搭手拉他一把,然而,手刚被孙三山抓住,忽觉水被逼退尺许,这才猛然省悟手中这珠儿是“避水珠”。
  “你真是救命王菩萨!我们命不该绝!”孙三山顾不了许多,紧紧地往雪无垠身上贴。
  雪无垠被孙三山这么一贴,浑身上下发出了一阵战栗。
  她从来没有和男人贴这么近过,她本能地猛推了一把,生把孙三山又推进了水流之中。
  这一下孙三山可真的没顶了,手中无处可抓,脚下无了根基,时沉时浮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这水可不是什么泉水,有滋有味的,这水是海水又咸又苦又涩,呛得他如一只落水的猴子,双手乱抓、双脚乱蹬。一副垂死挣扎的模样。
  雪无垠看他那模样,倒又心生恻隐,她只好上前几步,重又把免孙三山拉到自己跟前。
  孙三山这下如同在地狱门前捞到了符箓,哪怕是根稻草他也不会再松手。
  那避水珠法力毕竟有限,尺把远的水还能避得,再远了就无能为力了。雪无垠不想和孙三山靠近,双手力拒,这样,孙三山半个身子在内,半个身子在外,也就是说半个身子被淹,半个身子避水。
  “雪姐姐!你就这样捉弄我吗!”孙三山不无凄惶地说。
  “孙猴子,我救你可以,你可得老实一点,记着男女戒授受不亲,这是古之明训。”
  孙三山应道:“好姐姐,你放心,我人长得瘦,心可不瘦……”
  “什么?”
  “不!不!我是说,我人长得瘦,心地可好,不会使歪心眼的,不信你走着瞧。”说着还是朝雪无垠那边靠了过去。
  雪无垠心中老大不愿。双手总是推着孙三山不让他靠得过近。
  “哎呀!雪姐姐,你当真看着我给水灌死?”孙三山说着装作站立不稳的样子,身子一晃,又咕咚咚喝了几口。
  雪无垠见状也就不再坚持了,“孙猴子,告诉你,救你可以,那双爪子可要老实点儿!不许乱动!”
  “遵命!”
  雪无垠这一下犹如防线上开了一道缺口。
  孙三山靠过去,进入了避水珠的避水区域,他们两人紧靠着,只差鼻子对鼻子了。
  雪无垠感到了孙三山在蠕动,“你又想干什么?”
  孙三山答道:“你不冷?”
  雪无垠听他这么一说立时觉得身上有了寒意,不由得往孙三山跟前靠了靠。
  他们二人胸对胸地站着,雪无垠感觉到了孙三山在不停地移动自己的身子,借着上面射下来的火光,她第一次得以这么近地观察孙三山,发现他其实长得并不丑,只是精瘦的原因,显得尖嘴猴腮。
  “你干吗又不老实!”雪无垠这一回的愠怒,减了几分威。她自己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孙三山涎着脸道:“雪姐姐,这可不是我在动!”
  “那是谁在动?难道是我不成?”
  “是那水,冲击我的后背,再让我进来一点就不会动了!”
  “你真是得寸进尺!”嘴里这么讲,雪无垠还是让了步。她的恼怒不是出自真心,她不过是掩饰一下内心的慌乱罢了。当孙三山的胸脯碰到她那雾中春山时,春闺深锁的情锁顿时被打开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如同点中了麻筋的感觉通达全身,令她血脉贲涨,她不由得嘤咛一声瘫软了下去。
  孙三山忙接住了她,惊问:“雪姐姐,你怎么啦?”
  “你……你……抱紧我……”
  孙三山用力抱住了她。
  “你……你……你敢欺负我……”她用梦幻一般的音声说。
  孙三山这才明白老处女已经在瞬间坠入了情网,他连声说不敢,手却开始在雪无垠身上抚动。
  此情此景中他俩仿佛愿意一同沉入水龙宫。
  魔君樱内眼瞅着水中出现了一个水胆,人像被这水胆包裹着的一般,仿佛日本的清酒瓶,透明的瓶内装着那对宝货,他们哪像是遭到了厄运,像是追寻到了一个谈情说爱的天堂。
  他百思不得其解,何以会出现这种现象?难道他们有水遁之功?避水之法?直到看见雪无垠手中那颗灿然明珠时,这才蓦然想起徐玉郎在瞭望孔前弹射过什么东西,原来就是这。
  他气得暴跳如雷,料定是徐玉郎给了他们什么宝贝,才使他们能够躲过这一劫。他这才意识到中国古话所说的擒贼先擒王,是多么地富有生活哲理,是多么具有战术指导意义。
  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
  雪无垠虽然功夫高绝,又仗着幻衣隐身独来独往,如入无人之境。但现在陷身绝境,不怕她插翅飞上天去。什么收候收拾都可以,其余人等都是见识过的,武功平平,远不是自己对手。惟一有可能使网中之鱼脱网而去的是徐玉郎,只有他的护天大法有可能摧毁密室。本来按他的如意算盘是想先得到雪无垠的幻衣,那样他就如虎添翼,幻衣可以隐身,那么接近和消灭徐玉郎也就是等闲之事了。又谁知,徐玉郎竟会暗中施救,使他们获得避水之宝。
  直到此刻他才真正醒悟,解决危机的关键还在于首先解决徐玉郎。

×      ×      ×

  鹊飞鹰扬,三起三落,那女人好轻功,使得徐玉郎身不由己随她飞行,转眼落在楼窗阴影之中,釜底游鱼、砧上活肉总算被拖离了险境。
  那人揭去了面纱。
  “解晶儿!你……”徐玉郎不由得惊呼起来。
  “十三郎!我一直以为你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想到你不仅活着,而且还来到了这里,这多年我一直盼着大明有人能来日本,或者我能把龙儿送回大明,送到南宫姐姐的手里。”
  “你……你是人还是鬼?”徐玉郎只以为她是解晶儿。
  “十三郎!我是马莹儿啊!”
  “马莹儿?马莹儿!”徐玉郎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
  “你忘记了,在洞庭湖……”那女人提起了往事。
  怎么能忘呢!
  ——他在与汉王的鹰犬们相搏的过程中,将护天大法发挥得神鬼皆愁。汉王为了破他的护天大法,真是挖空了心思。
  那时马莹儿是汉王妃的近侍,她奉了汉王之命,按军师罗克的诡计,利用自己跟解晶儿模样十分相像的容貌,前去摸清徐玉郎护天大法的气眼所在。没想到马莹儿一见徐玉郎就坠入情网不可自拔。
  徐玉郎见了假解晶儿当成真的去爱,去亲近,那种情愫不能不点燃马莹儿爱的火焰。
  马莹儿深陷在情和律之间,一方是汉王的严厉的律条,要她务必完成任务,一方是徐玉郎喷发出来的火山一般炽烈的情爱,她不忍心去加害自己爱上的人。
  然而,还是律条起了作用,在五行梅花阵中当罗克逼迫她下手时,她还是点了徐玉郎的气眼——下部曲骨穴。追风逐电的神功散了,徐玉郎被青衫道人和黄衫道人联手击倒。徐玉郎当时还以为是解晶儿在存亡绝续的关头背叛了自己,攻瑕蹈隙,破了自己的护天大法。
  后来,当他搞清是汉王妃的近侍琪儿,也就是马莹儿时,他恨得几乎咬碎钢牙,他发誓要撕碎这条美女蛇。
  他求师姐雪无垠替他雪耻。
  雪无垠救下了身负重伤的徐玉郎,并受他之托捉住了马莹儿,寻找到了被马莹儿药翻的真的解晶儿。
  马莹儿当时只以为徐玉郎已经被害,她十分悲痛,因为她打内心里是挚爱着徐玉郎的,她向解晶儿作了良心的忏悔,取出那把银河剑,要解晶儿拿自己开刀,她要以身赎罪。
  解晶儿见她天良未泯,不过是误入歧途,也就谅解了她。
  雪无垠则对她说:“死是十分容易的,不容易的是生!”她给马莹儿指了一条路,马莹儿割发代首谢罪而去。
  这一切徐玉郎事后都听师姐雪无垠说过。他不明白的是她何以会到日本,而且成了大名的人?
  马莹儿告诉他,割发代首以后,她便出家当了尼姑,上了龙虎山。拜龙虎山妙静庵高人脱空师太为师,习练武艺,修身养性!一日,脱空师太把她叫到跟前对她说:“孩子!你凡根未绝,尘世间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去做!”
  她别师下山云游,首先到了山东半岛,当她来到芝罘胜境时,一个意外的机会使她得知一个令她十分震惊的消息,崆峒岛遭到了血洗,徐玉郎、南宫雁的儿子被海盗绑架。
  她雇了一条船,单枪匹马要去追赶那海盗船,夺回徐玉郎的儿子,以慰徐玉郎在天之灵(她一直以为徐玉郎已经不在人世)。
  当她赶上“赤虎丸”时方知自己过于轻率和冲动。“赤虎丸”不是寻常海盗船,不仅高手云集,而且戒备森严,虽然,凭她的修为足以与之对敌,然而,有一点她没有深思熟虑,海上不同于陆上,纵然能劫到人,却又如何将人救回崆峒,因为海盗已经趁她上“赤虎丸”搏杀之际将她雇用的船家杀了个一干二净。
  本来她已经陷入了危境,万万没想到船主竟是汉王府的熟人“东洋魔”樱内明一。
  “东洋魔”问她:“此来为何?”
  她灵机一动随口答道:“汉王已经死了,自己无处投身,只好出家当了尼姑,在芝罘听说‘赤虎丸’从东洋来,听人形容船主像是你,所以雇了船赶来投奔,谁知你的手下不问青红皂白便砍便杀……”
  “也许他们听不懂你的大明话,你应该早些通报我的姓名!”
  “我哪知道你如今叫什么头衔!”
  “东洋魔”早就对汉王府中的宫女垂涎三尺,只是因为自己相貌丑陋,无人肯委身。只能扔银子进妓院发泄发泄。如今有如此美女,岂不喜上眉梢。再说劫持来的这个孩子也需要有个人照顾,有个大明的女子给他当娘,就容易驯服,于是让她上了“赤虎丸”,准备带往东洋做夫妻。
  “赤虎丸”在路上遇到了凤暴,触礁沉没,龙儿不知生死,她发疯似地逼着“东洋魔”一次次地派人寻找,直找了三个多月,终于在一个无人的荒岛上找到了龙儿,那个岛子人称小龙岛,其实是遍地是蛇的蛇岛,真是天大的奇迹,三个月无粮无淡水,竟然没能把龙儿饿死,相反他竟在那儿有了奇遇……
  徐玉郎听完马莹儿的话真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啥味都有。
  他有四个没想到:一是没想到她会来到这蛮夷之国;二没想到一个曾是美女蛇般的人物竟成了侠女;三没想到她会有如此侠骨柔肠,为了龙儿,当然也是为了他徐玉郎,她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这多年来在异国他乡忍辱负重;四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忠贞……
  徐玉郎道:“莹儿,你忍辱负重这多年,我徐玉郎只要活着,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马莹兀闻听此话泪下如雨。不仅仅是在日本这多年从未曾听过如此亲切的乡音,也不仅仅这声音出自自己此生钟情并为之倾倒过的男人,她是因为自己这多年的苦心得到了理解,孤寂的心得到了抚慰,这是一种崇高的奖赏,尽管是一句话,尽管是一声还不一定得到兑现的誓言,但她满足了,她感到了这一生来前所未有的快慰。
  人啊!就是这般的感情动物。容易为情所累,也容易为情所动。
  “不要说了,马莹儿此身早是郎君的奴仆,为郎君蹈海赴义这是应该的。对了,我看你的武功大不如前,这是为何?”
  “哎!在来对马的班船上中了龙儿的计,误服了五形蚀骨散!”
  “这孩子!怎么能对生身父亲下此毒手呢!这都是魔君樱内那个老贼教的。你且放心,此药不像他所说的那么无药可救,它不过是海中一些毒物炼制而成,我这里有解药一瓶,速速服下。”
  徐玉郎接过解药,仰脖服下。
  解药服后,需要趺坐调息,理顺内气气路,才能打开百穴,通达四骸使一切如常。
  “莹儿,真不知怎么谢你才好!”
  “不要多说了!我给你护法,快快调息吧!”
  “好好!莹儿我还有一个疑问,龙儿今年到底多大?”
  “怎么连你这个当爹爹的也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有多大?”
  “我知道他吃鲸奶长大,身禀异质,但,有一点我不明白,小小年纪的人何以来百年以上内功修为。”
  “此事说来话长,你先调息要紧,要不然那老贼带人赶来就麻烦了。”
  正说着,魔君樱内的人已经赶到了。她要婢女将徐玉郎带进她练功的密室好生护卫他调息。然而,没来得及走,门已经被撞开了,魔君樱内出现在门口忿忿骂道:“贱人我待你不薄,为何要坏我的好事?”
  “樱内明一,做人不能把什么都做绝,他们……”
  魔君樱内不让马莹儿说下去,他一把撕开胸衣朝对马天龙吼道:“龙儿,为父曾被他刺了一剑,差点送命,这手腕也是被这个人断去的,你不是说过要替父报仇吗!”
  “是的!我说过!”
  “那就赶快动手吧!”
  “不!龙儿,大名身上这一剑不是他刺的,是别人……”
  “不要听她胡说,谁刺我一剑,谁断我手,我还认不出仇人?你娘是因为和这个人有私情,为了保护他才这样说的,快快动手。”
  “不!我要问个清楚,母亲,你说!到底是谁刺了父亲这一剑?”
  “是牛震寰,也就是你叔叔!”
  “我叔叔?”
  “对!知道了这些,你就应该问问为什么要刺他,又为什么有人要断他的手!”
  对马天龙回脸问魔君:“为什么?姓牛的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
  “不好说,我来替你说,因为你助纣为虐,因为你帮助叛逆的汉王朱高煦,杀害无辜,阴谋篡位,受到皇家大军的征讨,技不如人,却还要负隅顽抗,为此被你叔叔刺伤,被大明高手断去双手,樱内明一,这是也不是?!”
  魔君樱内无言可对,无可辩驳。
  对马天龙道:“父亲,既然仇人不是他,那又为何要向他寻仇呢,我想母亲说的是对的。”
  魔君樱内一听大失所望,他万没想到盘算了这多年的复仇计划,竟由于徐玉郎的出现,加上马莹儿的利嘴,仅仅三言两语就说得土崩瓦解了,犹如一道长堤决了个口子,接下来全线崩溃。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用武力来解决,但他是知道徐玉郎护天大法的厉害的,除了那身禀异质,内功绝殊的天龙能与之匹敌外,对马岛上的浪人武士无一人能与之战上三十个回合。天龙在船上与徐玉郎交手能略占上风,不能说是他的功力、技能已经超过徐玉郎许多,要不是自己授他五形蚀骨散,恐怕也不那么轻易。他不无后悔,由于顾忌了血色樱花令,顾忌天皇朝臣、幕府将军,才迟迟未对徐玉郎下手,这一下除恶不尽,养痈遗患。
  原先他感到奇异的是徐玉郎有如此御毒能力,中了五形蚀骨散,竟还能同天龙相拼内力,更没想到马莹儿竟会出手救援,看徐玉郎伫立不动,知道是在调息,他明白是马莹儿给他服了解药。他后悔,没看透马莹儿这些年疼爱对马天龙,能在日本立足,不是为了他魔君樱内,不是为了什么爱,全是为徐玉郎的后代才做出如此巨大牺牲的。
  魔君樱内知道事态已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一边打手势下令调兵,一边争取对马天龙道:“为父是当过大明汉王的谋臣武卫,也确实是因为参与王位之争卷入了争战,被牛震寰刺伤,让他们断去了双手,大明皇家的恩怨是他们的一本帐,断了一条手臂是咱们爷们的一本帐,这个人就是牛震寰的亲兄弟,送上门来的报仇机会,难道白白放过吗?”
  马莹儿道:“孩子,断手的帐是要算的,可毕竟只是断手,要是无数条人命呢?”
  “人命?”
  “贱人,我叫你胡说!”魔君拔刀在手。
  对马天龙用身子挡住道:“你得让母亲说清楚!”
  “孩子,当年他为了从大明崆峒岛劫持你,不惜血洗崆峒,杀人无数,你问他有没有此事。”
  魔君樱内无法否认这件血案。他只能答非所问地说:“儿啦!她说你是他的儿子,你就是他的儿子么?你是丢失在小龙岛的孤儿,你是大明的孩子不假,可你不是这个人的孩子。”
  如果魔君樱内说“你是日本国的孩子”他是不会相信的,因为记忆中还有驾长鲸、闹沧海,还有一处热闹海岛的旧忆。人虽小,大明是故土却已有印象,小龙岛历险,马莹儿救下自己,随后一起上对马岛,先前一直讲的是大明话,直到魔君樱内下了禁令,才改学日本话。海难失事丢失在孤岛是比较可信的,自己真正的来历是什么,自然只有大名和母亲说得上来。
  这多年来大名是从来不提身世的,他要的是使他完全忘记自己的过去,淡漠儿时的一切,要不是怕他学不好艺技,他真想用汉王府的那种蛊药使成迷失本性,使他死心塌地地为自己服务。也是因为这孩子太过伶俐了,所以舍不得下手。
  这多年马莹儿也是不提过去的,她怕对马天龙羽未丰,毛未满,过早把崆峒血案告诉他,会使他无法忍受,一旦闹起来,大仇报不成,会反受其害。魔君樱内在对马岛有着极强的势力,他是不会肯轻易放过的。凭她的功力杀个把魔君或是其他什么人是容易的,但如何逃出对马岛却是令她头疼的问题。不会使船又如何飞越这沧海呢。龙儿一天天长大,渐渐地执掌起权柄来了,令她深感欣慰的是,他已经熟悉了航海,她就盼有那么一个机会,有那么一天……
  此刻摆在对马天龙面前的有两种仇恨,一是大名的断臂之仇,要报仇就必须承认大名是自己的父亲,而被母亲称之为生身父亲的人是敌人、是仇人,只有鼓起这种仇恨,才可能下得了杀手铜;另一种是崆峒血洗之恨,要报此仇恨,必须认清大名是血洗崆峒的罪魁祸首,承认眼前的竹笠客是生身父亲。
  然而,他一种仇恨都提不起来,无法把他们说的这种种仇恨种到心底,也无法凝上刀尖。
  “口说无凭!你说天龙是你的孩子,有什么凭证,或者有什么记号吗?”魔君樱内急中生智,因为他曾见天龙纹过身,在右腋纹上了一条赤光闪闪的小龙。
  徐玉郎答道:“凭证是有的。”
  “是什么?”
  “一颗避火避水珠。”徐玉郎简要讲了来历。
  对马天龙不由自主地用手摸了摸身上所藏多年的宝贝。
  “你知道刚才我打出了三颗琉火珠,为什么你接在手中却不怕燃烧吗,就是那避火珠起了作用。”
  魔君樱内见自己这一问弄巧成拙,反而引出自己不知道的信物来,后悔不迭。不过毕竟老奸巨猾,他稳住心神,思谋了一下道:“既然,避火避水珠可分可合,那么你交出另一半信物来,就承认你们说的是真的,否则就是假的、冒牌货。”
  “这……”
  马莹儿没想到徐玉郎会被问住,她想也许他并没有带上这一信物。
  徐玉郎并不是被问住,也不是拿不出避火避水珠来。而是避火避水珠此刻不在他身上。那么珠儿到哪里去了呢?却原来适才他在大厅之中见到洞穴中的孙三山,又听说雪无垠也被困在洞穴之中,怕魔君樱内真的用水火两法攻击他们,那样无疑要成釜鱼幕燕,为挽危局,他先发内气击穿窥道内的反光之物,使之贯通,接着将宝珠弹射下去,使他们在关键时刻能够自救,这样一来,自然拿不出什么信物来了。
  “儿啦!看见了么,这不是一个冒牌货又是什么。”
  “信物是有的,不过此刻不在身上,容分身取来,再呈上验明。”徐玉郎是绝不能说出宝珠的去向的。
  “分身取来,那不就是放你逃生吗!天龙,你还等什么!”
  马莹儿真的怕魔君樱内的撺掇引起父子大战,于是将徐玉郎一推,对手下的婢女道:“快将他拖走!好生保护。”
  魔君大怒道:“贱人,你吃里爬外,来人!给我绑了!”
  马莹儿见徐玉郎已被手下的几个婢女带走,横剑竖眉怒道:“你这个没心肝的东西,难道你就忍心看他们父子相残。”
  “贱人!不许你胡说!”魔君樱内抬手一巴掌,打得马莹儿眼冒金花。
  她不由流下了两行清泪,这倒不是因为被打疼了流泪,也不是感到了委屈,而是这多年来忍辱负重,泪锁心海,无从涌流。她心中有重重雾障,这多年的同床共枕,似有却无的情愫,被这一击煽起的仇恨火焰化成了灰烬。
  “贱人快把徐玉郎交出来!”魔君吼道。
  “老魔头,你这一巴掌就算把我们这几年的情扯清了,告诉你,快快打消你那凶恶的念头!我们中土大明人讲的就是一个信字,徐玉郎有恩于我,我不会恩将仇报!”马莹儿这话不仅是讲给魔君樱内听的,也是讲给对马天龙听的。
  “哇呀呀!好个贱人,没想这多年来你与我是同床异梦!来人,给我拿下碎尸万段!”
  随着狼嚎般的应声,从魔君身后涌上来四个武士,一个持琵琶,一个执金龙,一个举宝幢,一个扬宝剑,与福町寺里的四大天王一模一样。
  这四位在对马岛的武士中可以称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了,要论技击功夫,单打独斗的武士中没有一个能赶上他们,要是联手设阵则还有魔君训练的“金刚八锤”可以遏制他们。
  这四位虽然接到了魔君樱内的命令,但一看是魔君娘子,倒也不敢贸然动手,因为马莹儿美目圆瞪十分威严。
  魔君樱内见四大天王不动手,有些着急,便道:“谁擒得了她,我就赐给谁作妾!”
  这些浪人倭将,平日视马莹儿为仙女,知道她十分高贵,即使大名也没有资格随便享用,他们这些兵头将尾就不用说了,能看一眼也算是不浅的福分了。如今大名发话,不管真的假的,都是开兽笼的钥匙。锁头一打开,自然放出一群饿狼来,他们一齐朝马莹儿扑去。
  马莹儿也不是吃素的,宝剑一亮,星幕一片,一边应敌,一边对对马天龙道:“天龙,你没有听到吗,自称你亲父的人要把你亲母赐给下人做妾!”
  对马天龙一动也不动,他仿佛呆了似的,他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日日相处的父母一下子变成了仇敌,而且刀剑相向。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外国人,一个要自己认他做生身父亲,一个却要自己亲手去杀了他。孰真孰假无法辨别,要说大名说的是假,为何那人拿不出证据,交不出信物,要说母亲说的是假,为何她要以死力保。别的可以不管,这一点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虽然面前刀光剑影,他却沉浸到自我苦恼之中。真想捧头逃去,他想逃到自己练功的地方,最好是找个对手狠狠地对摔一阵,对打一顿。

相关热词搜索:血色樱花令

下一篇:第十八章 血战大名城堡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对马天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