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鹰城 神秘歌声
 
2020-06-13 17:02:2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沙漠,八月。
  正午,骄阳暴射进老刀王的眼里。

×      ×      ×

  在这个无情的大漠上,风沙无情,阳光更无情。
  风沙可以埋葬整队骆驼。
  阳光可以烤热任何人的皮肤,更可以抽干任何人身上的每一滴血。
  每年,死在大漠上的人有多少?
  没有人知道。
  也没有人愿意知道。
  天地无情,岁月也无情。
  但更无情的,还是沙漠里的风,和那烘炉般的烈日。
  老刀王的刀断折了。
  他的水袋也爆裂了。
  还有他那匹老骆驼,也已被人砍断了四条腿。这里除了无尽的黄沙之外,他唯一能够看见的,就是碧蓝的天空,和那火红的烈日。
  六十八岁的老刀王,他还不想死。
  就算要死,他也要找一个人垫棺。
  骄阳虽烈。
  但又怎比得上老刀王胸膛里正在燃烧的愤怒之火。
  虽然,老刀王已在垂死边缘,但他并不感到悲哀,只是感到愤怒。
  无比的仇恨。
  无比的愤怒。
  仇恨、愤怒,使他在绝望中仍然支撑着。
  他要留下自己的一条老命,去找一个人算帐。
  日渐西移。
  老刀王突然双膝一软,倒了下去。
  他已经整整三天,并未喝过一滴水。
  在沙漠里,能够三天不喝水而不死的人,并不多见。
  水。
  老刀王需要水。
  但他倒下来的时候,却没有看见水。
  他只看见蓝蓝的天空。
  还有一只兀鹰。
  黑色的,性格残酷的黑兀鹰。
  这种鹰专门吃人身上的肉。
  老刀王喃喃道:“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绝不能死在这里。”
  黑兀鹰在半空盘旋。
  而且已飞得越来越低。

×      ×      ×

  老刀王在中原武林,成名四十年,从未用过暗器。
  他一向都只用金鳞鱼背刀。
  江湖中人,最少有一半以上,认为老刀王根本不懂得怎样用暗器。
  然而,了解老刀王的人都知道,老刀王并非不懂使用暗器,而是不喜欢使用暗器伤人而已。
  老刀王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
  他性子硬朗,作风豪爽。
  他要杀人,用刀已足够有余,又何必用暗器?
  但现在,老刀王已把暗器扣在手中。
  他要用金鳞镖,对付这一只想吃他身上血肉的黑兀鹰。
  他尽量忍耐。
  他要等待这只扁毛畜牲越飞越低的时候,鼓尽全身气力,一镖杀死它。
  它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现在,老刀王也有这种想法。
  ——不是你吃了我,便是我吃了你。
  ——现实本来就是残酷的,尤其是在这种充满死亡陷阱的地方上,连一颗沙那样微小的东西,都是残酷可怕的武器。
  一颗沙,可以弄瞎一个人的眼睛。
  这句说话,也许有人不相信。
  但如果你在沙漠里长大,你就会知道这句说话,实在半点也不夸大。
  黑兀鹰越飞越低了。
  老刀王只觉得自己的手心在沁汗。
  如果不能击落这一只兀鹰,他就完全绝望了。
  陡地一阵风吹过,黑兀鹰飞得更低。
  老刀王觑得真切,手里扣着的金鳞镖突向半空激射,直刺黑兀鹰的颈下。
  这一镖很准。
  力道也比老刀王想象中刚劲有力。
  老刀王心头一喜,他肯定这一镖必可命中,把这头巨大的黑兀鹰击落。
  可是,半空中突然冒出一块黑影。
  黑影飞处,刚好击落金鳞镖。
  黑兀鹰一声嘶鸣,振翅冲天飞去。
  老刀王又惊又怒。
  但他惊怒的时间并不长久。
  原来击落金鳞镖的,竟是一个装满了水的皮袋壶。
  皮袋壶没有爆裂,而且刚好落在老刀王的面前。
  对于老刀王来说,这简直就像是梦境一般。
  他还没有去拿那袋水,就听得一个人平静地说道:“在我的地盘里,你可以杀人,也可以杀了自己,但绝不能杀鹰。”
  老刀王侧着脸,仰首向左上方望去。
  他看见了一个很年轻的少年。
  这少年身上,最少悬挂着八九把长短不一的剑。
  老刀王吃了一惊。
  就在这一霎眼间,他已认出其中三把剑的来历。
  这三把剑的名字是:
  落霞。
  无影。
  赤电。
  无论任何人,只要他拥有这三把剑的其中之一,都势非大受别人注意不可。
  江湖中风云险恶,别人注意你,并不是一件好事。
  越多人注意的东西,越是危险。
  象齿焚身。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少年年纪轻轻,居然拥有这几把名剑,实在并不值得羡慕。
  老刀王看着少年身上悬挂着的剑,真个目瞪口呆。
  少年似是看穿了他的心事,淡淡一笑道:“你看中了我的剑?”
  老刀王却摇头。
  “老夫不惯用剑,对老夫来说都毫无用处。”
  少年笑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杀人的武器,而是救你自己性命的水,是吗?”
  老刀王不再客气,连忙把水袋壶拿过,一口气就已把水喝了一半。
  在沙漠里,水就等于是人的血。
  没有血的人不能活,没有水喝,时间一长,连骆驼都可能被渴死!

×      ×      ×

  老刀王虽然肚子还饿得很厉害,但在这个时候,食物的重要性,还远不如水。
  当老刀王喝够了水之后,他的眼睛看得更清楚,这个少年的眼睛很大,两条眉毛很浓,虽然脸庞看来瘦削一点,但配上挺直的鼻子使他看来更加英俊几分。
  老刀王看了片刻,突然大声笑道:“好俊美的小子!”
  俊少年沉默着。
  老刀王皱了皱眉,忽然又道:“你为什么要救老夫?”
  俊少年叹了口气:“因为如果我不救你,恐怕那只鹰就会死在你的镖下,何况我只不过给你一点水喝,又算得上怎么一回事?”
  老刀王道:“在沙漠里,水的重要性就算是你体内的血。”
  俊少年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来?”
  老刀王沉下了脸,怒道:“老夫不见了一批红货。”
  俊少年道:“八十六颗夜明珠,再加上一对玉龙金印,自然难免令人眼见心谋了。”
  老刀王面色更是一变。
  “你如何会知道?”
  俊少年淡淡一笑:“你说得真妙,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老刀王道:“你究竟是谁?”
  俊少年道:“你替人运送这批红货,难道连送给谁都不知道?”
  老刀王一怔,过了半晌,才道:“难道你就是大漠鹰王强大鹰的儿子?”
  俊少年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大漠鹰王的儿子,我叫小鹰。”
  老刀王怔住了。
  他觉得自己的耳根在发热。
  因为他不见了的那批红货,原本是属于强大鹰的。

×      ×      ×

  老刀王并不是镖师。
  但他有八个弟子,其中有七个都已分别成为了镖局的总镖头。
  这七个总镖头的年纪都并不老。
  他们在江湖上的声望,当然远远比不上老刀王。
  两个月前,这七间镖局的总镖头,接到一批红货,声明是要他们七间镖局联保运送,目的地就是送去鹰城。
  鹰城!
  大漠鹰城!
  那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
  七个总镖头经过一番讨论之后,终于把这趟镖接下,还把师父老刀王请了出来,亲自主持这一宗买卖。
  运送这一趟镖,何等兴师动众,阵容鼎盛。
  然而,这一趟镖居然丢了。
  七个总镖头,三十二个镖师,六十八个趟子手,全部都在一个晚上被人宰掉。
  那时候,镖队已来到了大漠。
  当事情发生之前,每一个人都听到一种他们听不懂的歌。
  歌声充满诡秘,也充满苍凉的味道。
  三个总镖头立刻亲自从帐篷里钻出去,看个究竟。
  但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见到刀光一闪。
  三个总镖头立刻只剩下半个。
  ——其中两个咽了气。
  ——而最后一个,却剩下了半条性命,连跑带跌的回到阵营里。
  老刀王心都绞碎了。
  他只是听到这个重伤的弟子,在断断续续的说道:“雪……刀……浪子……杀我……”
  说完这六个字之后,他连半条性命都保留不住,也倒下去。
  老刀王听了这六个字,却一点也不相信。
  “胡说!龙城璧怎会杀你!”
  “雪刀浪子怎会在这种连鬼都不到的地方?”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红鹰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云家双绝 千变万变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