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绝峰 平息乱局
 
2020-06-13 17:07:45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战,异常凶险,生死胜负,谁都未能预料。
  正当三绝宫上打得天翻地覆之际,峰下的那座古寺门外,却静悄悄的出现了一群神秘的红袍金枪客。这一群神秘的红袍金枪客,人数总共二十三个。
  二十三个红袍人。二十三杆金光灿烂的长枪。他们静悄悄的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有所图谋。
  过了片刻,山道之上,又来了四个紫袍金刀客。
  这四个紫袍人,年龄比那二十三个红袍人都要大得多。
  他们的紫袍之上,都刺绣着无数栩栩如生的鹰。
  鹰!
  他们并非空手上山,而是抬着一口很阔大的棺木。
  这一口棺木,最小比普通的棺木大上一倍。
  棺木上也刻着鹰!
  鹰!
  神秘的队伍。
  诡秘的棺木。
  抬着大棺木的四个紫袍金刀客,他们脚步很慢,好像每走一步,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才踏出一脚似的。
  过了好一会,大棺木终于被抬到古寺的门前。
  然后,在山峰下又再出现了三个金衣人。
  这三个金衣人,其中两个的年纪很轻,脸上还稚气未除,大约只有十四五岁。
  而另外一个,却已白发苍苍,年纪好像已六旬开外,但细看他的容貌,又似是个只有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而已。
  金衣中年人神色阴沉,手里提着一个大灯笼。
  这个大灯笼,居然也是金色的。

×      ×      ×

  原本荒芜人迹的古寺,忽然间就聚集了这一批神秘的不速之客。
  金衣中年人缓缓地来到了古寺,然后恭恭敬敬的在那口棺木前跪拜下去。
  他的身子才弯下,所有的人也跟着他,围绕着那口棺木跪拜。
  棺木没有移动。
  但一把低沉,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却从棺木里传了出来。
  “劳勒,这是你唯一可以替萧尔铮报仇的机会,你明白吗?”
  金衣中年人咬牙叩头,连声道:“属下明白。”
  棺中人干咳一声:“那很好,当年龙城璧初出道,凭一柄风雪之刀,连毁了江北十二大寨,连你的师兄,也不是他的敌手。”
  劳勒满面悲愤之色,显然,他与萧尔铮的感情,十分之深厚。
  棺中人又干咳了两声,然后淡淡的道:“三绝峰上,现在必已打得天翻地覆,云万变虽然剑法厉害,但要对付那三个小子,只怕还大不容易。”
  劳勒道:“凭三绝老魔武功,纵使未能杀掉雪刀浪子,最少也能保持不败之局,况且……”
  棺中人冷冷一笑。
  劳勒连忙住口。
  只听得棺木中人道:“你以为三绝宫那几个老骨头,可以应付得了龙城璧?”
  劳勒无言。
  棺中人忽然叹了一口气,然后才道:“如果本王预料得不差,此刻,三绝老魔最少已经损折了两个。”
  劳勒一怔:“损折两个?”
  棺中人道:“不错,唯一可以勉强支持的,只有沈独枭。”
  劳勒的额上忽然冒汗。
  棺中人道:“你不必害怕,也毋须紧张,本王既然答应为你报仇雪恨,当然有极大把握。”
  劳勒连连叩头:“王爷洪恩,属下没齿难忘。”
  棺中人淡淡道:“不必言谢,令师与本王曾是生死之交,你的事,也就是本王的事。”
  棺中人又续道:“三绝峰上既已闹得天翻地覆,咱们现在就上去,杀龙城璧,斩司马血,活剥唐竹权的皮!”
  棺中人此言一出,二十三个红袍金枪客首先向峰上冲去。
  然后,那四个紫袍金刀客,就抬起了那副巨大的棺木,紧随其后。
  劳勒手提灯笼,与两个金衣少年,最后登上山峰。
  荒芜无人的古寺,又再陷入一片死寂中。
  古寺内外,似乎已再无人迹。
  但当这一大批神秘人物登上山峰之后,古寺内一尊佛像旁,却传出了一个人叹息之声。
  只听得这人喃喃地说道:“果然是鬼王爷从中作祟,但鬼王爷又是什么人?”
  然后,佛像背后,冒出了一个灰袍老人。
  灰袍老人已白发苍苍,但他手里的一杆松木红缨枪,却是使天下黑道群邪,为之心寒胆战。
  这个灰袍老人,竟然就是唐竹权的父亲唐老人!

×      ×      ×

  棺中人,就是鬼王爷。
  鬼王爷神出鬼没,近十年来,江湖上死在鬼王爷手下的英雄豪杰,可谓不计其数。
  但没有人见过鬼王爷的庐山真面目。
  因为,鬼王爷的一张脸,是一片空白的。
  他的脸没有耳朵,没有眼睛,也没有鼻子和嘴巴。
  当然,这是他的假面具。
  鬼王爷曾出现江湖多次,每次都从棺中冒出。
  他每一次出棺,例必有人死在他的手下。
  唐老人侦查鬼王爷的行踪,已经有多年。
  他不断地侦查鬼王爷,因为杭州最著名的满云阁,曾被鬼王爷的手下一把火烧成焦炭。
  满云阁的老板吕静,曾学过十七招枪法。
  而这十七招枪法,是唐老人传授给他的。
  所以,虽然吕静和唐老人之间,并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唐老人性格孤傲,不喜欢收录弟子。
  吕静能够获得唐老人传授十七招枪法,的确难能可贵。
  唐老人很喜欢吕静。
  虽然吕静并不是一块练武的上好材料,但却非常勤力,性格沉实,绝不夸浮。
  他这个人,就像是一条忠实而勤力的牛。
  他不懂得投机取巧,但却懂得规规矩矩,一步一步发展他的事业。
  他做的生意,是卖酒。
  他卖最好的酒,更聘请最能烧好菜的厨子,把满云阁变成杭州最著名的一间酒家。
  但吕静千不该万不该,他居然杀了一个红袍金枪客。
  这一个红袍金枪客,原来就是鬼王爷麾下二十四杀手之一。
  这一个杀手在满云阁里喝了几斤满云香。
  满云香是满云阁最著名的佳酿,入口香醇,而且也不会容易令人喝醉。
  可是,这个杀手未免喝得多了一点,而且他本来的酒量也很差。
  偏偏吕静也喝醉了。
  他是个卖酒的人。
  他平时很少喝酒。
  他的酒量,也许比这个杀手更差。
  两个喝醉了的人,不知何故,居然顶撞起来。
  杀手的金枪,耀人眼目。
  吕静不服气,他也有一杆枪。
  于是,这两人就在满云阁前,大打出手。
  苦战三百七十二招之后,杀手终于死在吕静的枪下。
  但吕静却因此惹来了鬼王爷的报复。
  鬼王爷的报复手段,非常凶残。
  他把满云阁的厨子、小二,全都用金枪钉死在桌子之上,还把他们的舌头都割去。
  十五个死人,都被割下舌头。
  鬼王爷把这十五根舌头,吩咐劳勒用刀切成肉酱,然后强逼吕静吞下。
  鬼王爷对吕静说:“你若肯吞下这十五根舌头,本王就放你一条生路。”
  吕静不肯。
  他宁愿死,也不肯吃别人的舌头。
  结果,鬼王爷下令放火,把满云阁烧成焦炭,而吕静也在烈火之中化成飞灰。
  那时候,唐老人父子都不在杭州。
  他们正在西域,与西域的羊皮商人做生意。
  当唐老人回到中原,知道这件事之后,大为震怒。
  但他并不愚蠢。
  他知道鬼王爷十分厉害,若贸贸然进行报复,必会失败。
  所以,他一直都在等待。
  他在等待一个宰掉鬼王爷的机会。
  现在,他终于找到鬼王爷了。
  鬼王爷固然神出鬼没。
  但唐老人又何尝不是个来去无踪,手段高强的老江湖?
  吕静被杀,他一定要为他报仇雪恨。
  同时,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正在三绝峰上,与三绝老魔展开一幕惊天动地的决斗。
  鬼王爷插手其中,当然对唐竹权十分不利。

×      ×      ×

  鬼王爷的预料,丝毫无误。
  当他们登上三绝峰的时候,三绝老魔只剩下了沈独枭一个。
  樊如火死在唐竹权的指下。
  而轩辕百机,却因为找到了一个偷袭龙城璧的机会,结果暗算不成,反而被龙城璧连抽带打,把他的脑袋齐中削开成两半。
  这一刀并不快。
  但轩辕百机却无法抵挡。
  司马血力斗二十青衣人。
  这二十个青衣人的武功,在江湖上已足以称为高手。
  但司马血剑出如电,杀人的经验远比他们丰富。
  经过一番剧战之后,二十个青衣人已倒下了一半。
  而轩辕百机却在这个时候,偷袭龙城璧,结果反而被龙城璧杀死。
  唐竹权虽然受伤,但云万变仍然无法再进一步把他伤害。
  因为龙城璧的刀,处处不求自保,只顾保护着唐竹权。
  沈独枭眼见三绝峰被弄得一塌糊涂,心中大为气忿。
  可是,他与云万变联手之下,仍然奈何不了龙城璧,反而,连轩辕百机的性命,也丢在对方的刀下。
  云万变心中有数。
  他伤了唐竹权之后,招式也不再走险着,处处稳扎稳打。
  他这样的做法,志在消耗龙城璧的体力。
  因为强援将到。
  鬼王爷一出现,龙城璧,唐竹权和司马血又焉还再有活路?

×      ×      ×

  二十三个红袍金枪客,彷似一堆烈火般涌上了三绝峰上。
  接着,又见四个紫袍人,抬着一口巨大的棺木,停放在三绝宫前。
  云万变的剑立刻回鞘。
  沈独枭也自动退开一旁。
  但唐竹权和龙城璧并未感到减轻了压力,因为劳勒已率领着二十三个金枪手,把两人重重包围住了。
  龙城璧不怕。
  但他却担心唐竹权。
  唐竹权明白他的心意,现在他们所面临的敌人,绝对不容易对付。
  这是一个凶险的危局。
  突然间,那一具巨大的棺木,一跳而起。
  唐竹权虽然身受重伤,但仍然怪笑着,道:“他奶奶的,怪事年年有,想不到连棺木也会跳了起来。”
  龙城璧微笑道:“棺木里的是不是僵尸?”
  唐竹权摇头道:“不是僵尸,僵尸虽然凶恶,却不会连棺木也弄得跳起来。”
  龙城璧吸了一口气,道:“然则你认为棺木里的是什么东西?”
  唐竹权大笑,道:“说得好!棺木里的并不是个人,而是一个比猪还不如的东西。”
  龙城璧忍住了笑,道:“究竟那是什么东西呢?”
  唐竹权脸色忽然一沉,冷冷的道:“如果老子没有猜错,棺木里的东西,就是鬼王爷!”
  龙城璧一点也不觉得意外,道:“是不是那个无眼,无耳,无口也无鼻的鬼王爷?”
  唐竹权道:“你不妨把棺木的盖掀开,就可以知道老子说得不假。”
  龙城璧当然没有真的去把棺木盖掀开来。
  但棺木盖却在这个时候,自动“砰”一声,倒了下来。
  棺木里有一个人。
  他穿的衣服很特别,有红、黄、紫、绿、黑、白六种颜色。
  他的头发,每一根都彷如钢针,而脸孔却是一片空白的。
  没有眼睛,没有耳朵,也没有嘴巴和鼻子。
  他的脸色惨白如纸。
  这当然是一副假面具。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      ×      ×

  劳勒手里握着的金灯笼,突然碎裂。
  金灯笼碎裂之后,里面竟然藏着十八条细小的毒蛇。
  十八条毒蛇同时向唐竹权和龙城璧的身上窜去。
  它们的行动很快,而且去势刁钻,的确令人有防不胜防之感。
  但龙城璧却立刻抱起了唐竹权,两人同时翻身,飞冲峰下。
  劳勒怒喝一声:“休想逃走,还我师兄命来!”
  龙城璧没有真的逃走。
  他知道唐竹权受伤极重,无论如何都逃不出去。
  他作势冲下,其实却是诱敌。
  劳勒见龙城璧两人冲下山峰,自然立刻追上。
  龙城璧却出其不意,翻身连发九刀。
  这九刀,使劳勒刚冲过来的身子,立时被逼退九步。
  鬼王爷那一张空白的脸,突然一阵抽搐。
  “上!”
  劳勒立刻又再冲上。
  二十三个红袍金枪客,也同时发动了攻击。
  这种以多欺寡的打法,龙城璧已领教过不少。
  而司马血却在此际,右肩上被一把钢铲插中。
  青衣人气势本已衰弱,其中一个突抱拼命之心,宁愿白捱一剑,也要把司马血打伤。
  击伤司马血之人,已然中剑毕命。
  但其他还能作战的青衣人,却舍死忘生的,对司马血展开无情的攻击。
  天崩地裂的一战。
  血腥已染红了三绝峰!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红鹰

上一篇:鹰城宝藏 绝峰三魔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