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城宝藏 绝峰三魔
 
2020-06-13 17:06:02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屋的外表,相当简陋。
  石屋的里面,更是光线暗淡。
  阴森森的像是一座坟墓。
  时九公带龙城璧来到了石屋的后园。
  这园子里没有花,只有草。
  这些草,竟然是紫红色的,而且形状也极怪异。
  龙城璧一怔,忍不住问时九公:
  “这是不是碧血灵芝草?”
  时九公捋一下胡子,道:“你的眼光很不错,这些的确是碧血灵芝草。”
  龙城璧道:“这里能种灵芝草?”
  时九公嘿嘿一笑:“别人不能,但老夫能。”
  龙城璧道:“你带我来这里,就是看灵芝草?”
  时九公摇摇头道:“我要你看的,并不是这些灵芝草,而是灵芝人。”
  “灵芝人?”
  龙城璧为之一楞。
  “不错,是灵芝人。”
  龙城璧目光闪动,正想再问下去,但忽然间,他的背后响起了一阵微弱的声音,缓缓的道:“我就是灵芝人。”
  龙城璧转身望去,又是一楞。
  他的背后是一道砖墙。
  砖墙下居然有一道深坑。
  深坑里躺着一个人,他脸色像条鱼。
  而且像一条腐烂发白的鱼。
  龙城璧皱眉道:“你是谁?”
  躺在深坑里的人用孱弱的声音回答:
  “我姓强。”
  龙城璧的眼睛陡地睁大。
  “难道你就是大漠鹰王强大鹰?”
  那人轻声回答:“你猜对了。”

×      ×      ×

  强大鹰!
  大漠鹰王强大鹰,竟然会变成了一个躺在深坑里的怪人。
  其实,他并不是怪人,而是病人。
  时九公叹了口气,道:“他躺在这条深坑里,已经足足两年。”
  龙城璧已明白了这是什么一回事。
  这条深坑,刚好可以把强大鹰的身子藏下去,这样他每天都可以嗅到碧血灵芝草的气味。
  时九公道:“他中了一种奇毒,只有碧血灵芝草可以把毒消解。”
  龙城璧道:“既然如此,何不把碧血灵芝草给他服下?”
  时九公哼了一声,道:“如果事情真的这样简单,老夫也不必头疼这样久了。”
  龙城璧不敢再说下去。
  时九公是当代绝世神医,医术堪称下天无双,他不把碧血灵芝草给强大鹰服下,当然是有理由的。
  “碧血灵芝草虽然能够解去他身上的毒,可是这种灵芝草不比七色灵芝草,它本身亦同样含有剧毒。”
  龙城璧听得一怔。
  这种事,如果不是时九公亲口说出来,恐怕谁也不会轻易相信。
  既能解毒的碧血灵芝草,原来它本身也同样含有剧毒。
  龙城璧沉吟半晌,道:“依前辈的意思,又有什么办法能让强城主复原?”
  时九公道:“躺在这条深坑里,朝夕与碧血灵芝草相伴,嗅着灵芝草的香气,可暂时遏止他体内剧毒的蔓延,但长此下去,当然亦非善法,唯一可以救他一命的办法,就是三绝峰上的金虹五毒果。”
  “金虹五毒果乃极毒之物,如何能治强城主的伤毒?”
  “此乃生生相克之法,老夫敢以人头保证,金虹五毒果再加上碧血灵芝草,能解天下百毒,强大鹰身上的毒虽然厉害,亦无足虑。”
  龙城璧目中精光一闪,道:“据在下所知,鲁东三绝峰顶那三个老魔头,他们最少拥有八颗金虹五毒果。”
  时九公哼一声,指一指大腿:“老夫一条腿,就是给那三个老魔头打成这样子的。”
  龙城璧道:“你找过三绝峰顶的那三个老魔头?”
  时九公道:“不错,目的就是为了向他们索取金虹五毒果。”
  龙城璧道:“他们不肯?”
  时九公脸上露出忿然之色:“他们不但不肯给我毒果,而且还把老夫的腿打伤,这三个老龟蛋真不是人。”
  龙城璧接口问道:“如果在下能够把金虹五毒果取到,是否就能够把强城主的性命救回来?”
  “废话!”时九公冷冷道:“你简直是多此一问,到时如果不能救回强大鹰,老夫愿以一颗人头赎罪。”
  龙城璧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道:“凭在下与杀手之王的力量,相信会有机会把金虹五毒果取到手。”
  时九公冷笑一声,道:“你别把事情看得太轻易,三绝峰上那三个老王八,绝不是好惹的。”
  龙城璧毅然拍了拍胸膛,作出保证:“若在下不能把金虹五毒果取到,愿意以人头赎罪!”
  时九公双目厉芒暴射,说:“此话当真?”
  龙城璧傲然道:“龙某虽然是个放荡不羁的浪子,但讲过的说话从不反悔。”
  时九公怪笑一声:“好!他妈的有种!强大鹰果然没有看错人!”
  龙城璧早已想找强大鹰。
  因为他查出了一件事。
  ——强大鹰在两年前离开鹰城,是为了一个约会。
  ——这一个约会,是十年前早就订下来的生死决斗。
  ——相约与他决斗的人,是强大鹰的师弟。
  ——但强大鹰离开鹰城之后,鹰城的情况就起了变化,三个位高权势重的护城长老,竟共同密谋叛变。
  ——然而,这三个护城长老欠缺叛变的本钱,他们最希望得到的东西,就是鹰城宝藏。
  ——鹰城宝藏是一个已经埋藏了二百年的宝藏,除了城主之外,谁都不知道这个宝藏藏在什么地方。
  ——强大鹰是鹰城的城主,他拥有一张藏宝图,只要得到这张图,大局定矣。
  ——强大鹰的师弟,是一个心狠手辣,行事不择手段的凶徒,十年前强大鹰把他打败,念在同门之谊,放过了他。
  ——谁知道这个师弟并没有领情,反而继续处处与强大鹰作对,半年之内杀了鹰城七十八人。
  ——强大鹰忍无可忍,终于与师弟约订了一个日子,决一死战。
  ——这一战的日期,订得很远,为期十年。
  ——强大鹰希望自己的师弟能在这十年内,好好的反省,别再与自己作对。
  ——但他的师弟没有变,仍然和十年前一样凶狠暴戾,行事不择手段。
  ——当强大鹰离开鹰城之后,就一直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在中原出现过。
  ——直到不久之前,强大鹰出现了,他把八十六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和一对玉龙金印交到中原七大镖局的七位总镖头手上,要他们把这些东西送到鹰城。
  ——但有人却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其中大有跷蹊。
  ——这个强大鹰是冒牌的,他原来就是强大鹰的师弟。
  ——真的强大鹰不知去向,而他的师弟却冒充大漠鹰王,要把八十六颗夜明珠和一对玉龙金印送去鹰城。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强大鹰的师弟,叫薛班。薛班并不是汉人,而是藏人,他与强大鹰是师兄弟,却也是情敌。
  ——强大鹰的妻子,是美多。
  ——美多是藏女之神,美丽绝伦。
  ——薛班一向都极力追求美多,但美多钟情强大鹰。
  ——为了美多,薛班与强大鹰不惜一战。
  ——结果,胜利的人还是强大鹰。
  ——薛班恨之入骨,行事作风比以前更乖戾,也更凶残。
  ——他誓言永远不再踏足大漠。
  ——他虽然不再踏足大漠,但是他仍然与鹰城护城长老保持着密切的联络。
  ——他决定要帮助这三个护城长老,进行叛变。
  ——当强大鹰赴约与他决战的时候,他不惜埋伏了三个厉害的帮手,这三个人就是三绝宫的三个老魔头。
  ——结果,强大鹰身中奇毒,藏宝图也落入在他们的手中。
  ——薛班没有下手杀死强大鹰。
  ——因为强大鹰已身中奇毒,这种毒,是绝对无法可以治好的。
  ——薛班要他受苦,以报昔日被夺爱之仇。
  ——强大鹰身受奇毒,性命已无法可保,他只是在等待,等待死神的降临。
  ——然而,生死有命,强大鹰没有等到死神,却碰到了时九公。
  ——强大鹰对时九公说,别费神了,这种毒无法可治。
  ——时九公听见了这句话之后,大发脾气,他不相信救不了强大鹰。
  ——结果,时九公秘密的把强大鹰带到医谷那间石屋里,秘密替他治疗!
  ——强大鹰中了毒之后,只做了一件事。
  ——他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写在一封信上,要求丐帮的一个长老把信交给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雪刀浪子龙城璧!

×      ×      ×

  强大鹰从未见过龙城璧。
  龙城璧也从从未见过强大鹰。
  但他们都敬仰对方的为人,可谓神交已久。
  当龙城璧接到强大鹰的信之后,他毫不犹疑的,就决定替强大鹰出头。
  那时候,强大鹰还未碰见时九公。
  龙城璧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他却无法找到强大鹰这个人!
  想不到强大鹰原来竟然已在医谷里。
  强大鹰在医谷,知道的人就只有时九公和强大鹰自己。
  薛班要七间镖局的总镖头运送八十六颗夜明珠和一对玉龙金印,这两种东西无疑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但真正最重要的东西,还是那张藏宝地图!
  薛班并不富有。
  但他也绝不在乎任何财富和宝藏。
  他决定把这个宝藏送给鹰城的三个护城长老。
  他要帮助这三个阴谋叛变的长老,把强大鹰父子作最无情,最彻底的打击。
  他要报复。
  虽然他已誓言永远不再重回大漠,但他仍然处心积虑,要把强大鹰的家摧毁。
  狠毒的人。
  狠毒的心。
  狠毒的手段!
  无论是谁,得罪了薛班这种人,都会惹来一辈子的麻烦。
  现在,麻烦已降临到大漠鹰王的家族身上。
  可是,薛班还是算漏了一点。
  然而这一点,也就是他无法计算得到的事情,因为,雪刀浪子龙城璧竟然会插手来理会这一件事情。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雪刀浪子的刀,就是打抱不平的刀!

×      ×      ×

  许窍之一直都认为,要时九公亲自替卫空空治疗伤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甚至在担心龙城璧跟时九公会打起来。
  直到时九公和龙城璧并肩而出的时候,他才松一口气!
  龙城璧不但没有和这个脾气古怪猛烈的老人打起来,反而好像谈得很投契。
  但当时九公看见许窍之的时候,脸色又沉了下来。
  许窍之心里有气,但心知时九公脾性如此,却又发作不出来。
  只听得时九公冷冷的道:“那个专门偷别人脑袋的傢伙在什么地方?”
  许窍之和司马血闻言后,精神猛地一振。
  想不到时九公竟然替卫空空治疗伤势,自然令两人喜出望外。
  许窍之不再怠慢,连忙带时九公到万草堂。
  万草堂是医谷庄严肃穆的地方。
  卫空空就躺在万草堂最柔软的一张大床上。
  身边最少有八个医道极为高明的大夫在看守着。
  时九公劈头第一句就问:“咽气了没有?”
  八个大夫一齐摇头。
  时九公哈哈一笑:“好极,好极,只要他还未曾咽气,老夫就有办法!”
  他笑得很起劲。
  据说脾气越大的人,笑起来的时候也会比一般人更加起劲。
  现在看来,倒也不假。

×      ×      ×

  晨。荒凉的古寺,在晨光下看来,仍然是那样地荒凉。
  这里距离三绝峰已不远。
  虽然还未到三绝峰,附近一带的路已经很崎岖。
  这一座古寺,久无人迹到此,只见到处颓垣断壁,野草丛生。
  古寺门外,有两个金刚泥塑像。
  但这两个金刚塑像,已被风雨剥落了凛凛威仪,脸上毫无昔日的光采。
  蓦地,一只怪鸟从野草丛中飞起,这一只怪鸟,形状奇特,长相异常凶猛,一飞起之后,四周的野兔立刻亡命飞奔。
  但怪鸟并不追逐野兔,而是追逐人。
  它看见了两个人,正在登山而上。
  怪鸟一声嗥鸣突然俯冲向人袭击。
  好凶悍的怪鸟。
  它的鸟爪上,竟然镶着锋利的钢片,显然,这一只怪鸟是有人豢养的。
  它的名字,是追命鸟!

×      ×      ×

  如果有人细心地在古寺里找寻,他一定会发现野草丛中,有不少骸骨。
  死人的骸骨。
  这些人,都是路过此地,结果被追命鸟吃掉的。
  没有人能逃得过追命鸟的一双化爪。
  也没有人能逃得过追命鸟一双锐利眼睛的搜索。
  现在,追命鸟又找到目标物了。
  两个不知死活的人,居然来到了这座古寺的门外。
  追命鸟向这两个人袭击的时候,远处一株枯树下,有一个身穿紫袍的老者正在冷眼旁观。
  紫袍老者的左眼已瞎。
  他仅余下来的一只右眼,也好像迷糊不堪。
  但他脸上所流露出来的表情,却是凶狠残酷的。
  只听得紫袍老者冷冷一笑,喃喃道:“追命鸟又有一顿饱餐可吃了。”
  原来追命鸟的主人,就是这个身穿紫袍,脸上笑容残酷的紫袍老者。
  物似主人。
  紫袍老者的容貌,竟和追命鸟最少有七分相像。
  凶残的鸟。
  凶残的人。
  现在,追命鸟的一双利爪,已快抓在其中一个蓝衣人的头发上。
  紫袍老者桀桀怪笑道:“抓得好!”
  这一只怪鸟,气力惊人,这一抓之力,纵然狮虎,恐怕亦难以抵挡得住。
  可是,那紫袍老者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因为追命鸟的爪刚抓下去,那个蓝衣人的手也同时向上一挥。
  但蓝衣人这一挥之势更快。
  蓝衣人的手里有刀。
  而且是无坚不摧,名震江湖南北的风雪之刀。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红鹰

上一篇:云家双绝 千变万变
下一篇:血染绝峰 平息乱局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