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家双绝 千变万变
 
2020-06-13 17:04:17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泽城,并不算是一个小城镇。
  这里有十二间酒家,八间客栈,还有两间规模很大的绸缎庄。
  但最能吸引男人的,还是城北的泽香阁。
  泽香阁有最华丽的赌场,更有最动人的少女。
  不过龙城璧巴巴的赶到泽城,并不是要去泽香阁。
  他要找一个朋友,而且这个朋友已快陷入一个危险的陷阱。
  这人就是卫空空。

×      ×      ×

  狗最喜欢啃骨头。
  狗状元用的骨头棒,形状就像一根粗大的骨头。
  但这根骨头上没有肉,只有早已干透了的血。
  那是人血。
  无数人的血。
  狗状元最擅长使用的一招棒法,名为“九凿追命杀”。
  一招九式。
  每一式都是凿向别人的天灵盖。
  天灵盖再坚硬的人,也捱受不起骨头棒的任何一凿。
  曾经有一个练过铁头功夫的教头,据说他的铁头已可以撞破了城池的大门。
  但三年前他被狗状元的骨头棒一凿,骨头棒竟然从天灵盖插入,再从咽喉里穿出。
  所以,无论是谁,都一定捱不住狗状元的一棒。
  卫空空没有练过铁头功。
  但当狗状元用骨头棒向他的天灵盖凿下去之际,他居然向上迎顶过去。
  狗状元莫名其妙。
  这人难道活腻了?
  可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卫空空的身子突然左闪两尺。
  卫空空闪得真快。
  骨头棒已凿下,却没有击中卫空空的天灵盖,而是击了个空。
  狗状元心知不妙,抽身急退。
  他退得急!
  但卫空空的剑更急。
  刷!
  剑光骤闪,血花飞溅如雨。
  狗状元惨叫了一声,一颗脑袋已经搬家。
  这颗脑袋飞滚而出,不偏不倚,居然给狼君子双手接着。
  狼君子捧着狗状元的脑袋,两张脸的表情还是惊愕到了极点。
  他们显然不敢相信事实。
  狼君子一声怒吼,把狗状元的脑袋向后一抛,然后挥动一根八尺的精钢铸造的狼牙棒,七七四十九招连续地向卫空空进攻。
  狼君子这四十九招棒法,的确很有霸气。
  卫空空竟然被迫退八九步。
  猪神魔面色阴冷,手里早已扣着一撮毒针,伺机待发。
  卫空空被狼君子这四十九招棒法逼得连续后退,但猪神魔的举动,早已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蓦地,猪神魔大喝一声:“狼老大,攻他上三路。”
  狼君子会意。
  猪神魔叫他攻卫空空的上路,其实是叫他攻卫空空的下路。
  狼君子作势攻卫空空的肩、胸、咽喉。但忽然间,狼君子身子一矮,棒势急转,变成地堂刀法般的去势,横扫卫空空的足踝。
  狼君子身子一矮,猪神魔手里的毒针就向卫空空的脸上射去。
  这一着,的确很阴损,也令人防不胜防。
  可惜他们今次的对手,是偷脑袋大侠卫空空。
  他们的手法可以瞒得过别人,但却瞒不过卫空空。
  卫空空不但眼利,而且身形之快,更是令他们无法想象。
  狼君子身子一矮,猪神魔手里的毒针向卫空空激射,这本是天衣无缝的杀人诡计。
  可是,卫空空却在这个时候,施展出魅影迷踪步法。
  魅影迷踪步法,是风雪老祖临终前传授给龙城璧的一套轻功。
  龙城璧没有挟秘自珍,除了自己不停苦练之外,又把这套轻功的心诀,送给卫空空。
  虽然现在卫空空只练成了一半,但由于他本身的轻功已极高明,一经施展,狼君子竟然连衣角都碰他不着。
  猪神魔更是大吃一惊。
  分明在面对面的卫空空,却突然不见了。
  他只看到一株柳树。
  卫空空呢?
  卫空空在哪里?

×      ×      ×

  雨濛濛。
  卫空空整个人,好像就在秋雨中不见了。
  直等到猪神魔再次看见卫空空的时候,卫空空的剑已砍在他的脖子上!

×      ×      ×

  狼君子现在一点都不像个君子。
  他只像个呆子。
  他被吓呆了。
  卫空空的剑,就像是刑场上刽子手的砍头大刀。一剑砍下,谁的脑袋都休想保得住。
  砍脑袋剑法,也许是天下间最残酷的一种剑法。
  用最残酷的剑法,去对付天下间最残酷的人,这就是卫空空一向的作风。
  狼君子想逃。
  但卫空空杀性已起,如何容他逃得出剑锋之下?
  刷!
  又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
  好凶狠的一招法场斩首。
  狼君子的锐气消失了,他的信心也已被摧毁于无形。
  血飞溅。
  丑陋的人头应声落地。
  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但鲜血的颜色仍然刺人眼目。
  直到现在,卖茶的老伯才把头钻出来,原来他躲在一堆枯黄了的矮树之后。
  中州三秀死在中州三兽的暗算之下。
  天理循环,中州三兽并无善终,结果都死在卫空空的剑下,落得个身首异处的惨淡收场。
  卖茶老伯脸都青了。
  看他的表情,既不像哭,又不像笑。
  那正好套上一句,这叫做哭笑不得。
  雪桃儿仍然晕迷在地上。
  卫空空救人要紧,也不顾得什么男女避嫌,连忙扶起她,把一颗解毒灵丹放进她的口中。
  卖茶老伯叹了口气,道:“这个小妮子真可怜,自幼就没了爹娘,长大了还要给这些猪猪狗狗欺负。”
  卫空空道:“你认识她?”
  卖茶老伯点点头,说道:“她是泽城一个破落户的小女儿,她父亲姓秦,叫秦浊。”
  卫空空耸耸肩,秦浊这个名字,他陌生得很。
  过了片刻,雪桃儿醒了一点。
  突然间,雪桃儿破口惊叫道:“小心,这卖茶的老伯就是秦浊,是魔煞团的老大!”
  卫空空一凛。
  秦浊这个名字他没有听过。
  但魔煞团的名号,他却是听过的。
  魔煞团是一个杀手组成的神秘组织,据说这一个组织自创立以来,已暗杀过十二个人。
  暗杀十二人,本来并不是一件怎么样的大事。
  但魔煞团所暗杀的十二人,全是江湖上名气极大,武功也极高的厉害人物。
  难道这个卖茶的老伯,竟然真的就是魔煞团的老大?

×      ×      ×

  卖茶老伯的脸,还是那样地苍白。
  可是,比他脸色更苍白的,还是他的一双手。
  他的手,白得就像是严冬里的皓雪,哪里还像是一双属于人类的手?
  卫空空眉头一皱,冷冷道:“难道这就是白手功?”
  卖茶老伯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意:“卫大侠果然见多识广,白手功在江湖上已失传了近百年,想不到还是一眼给你瞧了出来。”
  卫空空缓缓道:“你的名字真的是秦浊?”
  卖茶老伯笑了笑,笑声很淡漠:“不错,老夫才是秦浊,至于这个女娃娃的父亲是谁,恐怕连她的母亲也弄不清楚。”
  雪桃儿面色涨红,红得像是一团火球:“老匹夫,本姑娘今天跟你拼了!”
  她说拼就拼,一点也不含糊。
  她的手里还有剑。
  剑光一闪,瞬即点到了秦浊的咽喉。
  这一剑看来很快。
  但在卫空空看来,却还是太慢了。
  这种剑法,只能对付江湖上二三流的脚色。
  但秦浊既已练成了白手功,他的武功当然是一流的。
  雪桃儿这一剑就算再快一倍,恐怕也杀不到秦浊。
  卫空空的看法,一点都没有错。
  雪桃儿的剑快,秦浊的手比她的剑更快。
  只见秦浊白森森的一双怪手,已触及到雪桃儿的粉颈,只要一捏下去,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立刻就要变成一个被捏断了颈的死尸。
  卫空空当然不会让雪桃儿就此死在秦浊的手里。
  剑气纵横,砍脑袋剑法已经展开。
  卫空空的剑,看来不比雪桃儿的剑快得了多少。
  但他的剑一挥出,浓厚的杀气就已逼到秦浊的眉睫。
  天下间各门各派的剑法,不下千种。
  但能够比砍脑袋剑法更具杀气的剑法,恐怕连一种都找不出来。
  秦浊现在面对着两柄剑。
  但他仍然很镇静,镇静得好像完全未受到任何威胁。
  卫空空正全意的去替雪桃儿解危。
  但一件令他意想不到,绝对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
  雪桃儿的剑,本来并不很快,但在突然间,却变得快逾流星。
  可是她这一剑,并不是刺向秦浊,而竟是刺向卫空空。
  卫空空的脸色变了。
  雪桃儿的脸色也变了。
  原本清清秀秀的一张脸,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变得狡猾,目光有如雾夜里的猫头鹰一样。
  她的眼睛是明亮的。
  但却明亮得令人感到可怕。
  卫空空直到这一刹那间,才蓦然惊觉,自己已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陷阱!

×      ×      ×

  雪桃儿的真实名字,当然并不是雪桃儿。
  她姓云,名字是千变。
  自从十二岁开始,她一直就是魔煞团里最厉害的一个杀手。
  她现在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
  但若论杀人的经验,她无疑已是第一流的老手。
  卫空空已全心全意的去对付秦浊。
  他又怎料得到敌人真正致命的一击,竟然是来自这个“雪桃儿”?
  云千变这一剑,已经悄悄地刺进了卫空空的心窝。
  这是立死无救的一剑。
  卫空空一声哼闷,身形急剧向后跳跃,左手扪胸,而胸前已鲜血笔直外冒。
  卫空空惨笑一声:“好一个雪桃儿,好一个计中计,你……你是谁?”
  秦浊嘿嘿一笑,道:“卫大侠,你听过云家双绝的名号没有?”
  卫空空咬了咬嘴唇,身子突然发抖:“云家双绝,千变万变?”
  秦浊看着他,就像猎人看见了一只中箭的兔子。
  卫空空叹息一声:“卫某人能够死在云万变的剑下又还有什么好说的?”
  云千变的眼睛,忽然变得水汪汪似的,柔声地道:“我不是云万变,我叫云千变。”
  秦浊慢慢的说道:“云万变是男人,是千变的胞兄。”
  不管是云万变也好,云千变也好,这两兄妹杀人的手法,都是层出不穷,千变万化。
  云千变吃吃一笑,晶莹的剑锋又再起扬,直指着卫空空:“刚才那一剑,还差一寸便可以刺破你的心脏。”
  卫空空却在这个时候重重一咳,嘴角同时沁出了鲜红的血。
  云千变媚笑着,第二剑突然发难。

×      ×      ×

  云千变的剑法,也许本来比不上卫空空。
  但无论怎样看法,她的剑法都足以称为一流高手而有余。
  中州三兽,秦浊和云千变,都同是魔煞团的杀手。
  中州三兽牺牲了,他们的死亡,换取了云千变刺向卫空空心脏的那一剑。
  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杀人计划。
  为了要杀卫空空,魔煞团甚至不惜牺牲了中州三兽的性命。
  中州三兽当然料不到,卫空空的砍脑袋剑法竟然如此厉害。
  现在,卫空空已掉进了一个令他无法自救的陷阱。
  江湖上死亡的陷阱,本来就很多!
  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会在陷阱重重的江湖上,活得了多久?
  能活一天便是一天。
  这正是所有江湖人的悲哀。
  云千变毫不保留地再刺一剑,这一剑,百份之一百致命,而且任谁都可以看出,卫空空已无招架之功,甚至连逃避都不可能。
  他已受了重伤。
  他能够站着,已是勉强支撑得很辛苦了。
  卫空空不想倒下去。
  可是,他想再勉强站着也不能了,因为云千变的第二剑,又再刺在他的胸膛上。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红鹰

上一篇:大漠鹰城 神秘歌声
下一篇:鹰城宝藏 绝峰三魔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