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护送 凶煞追来
 
2020-06-13 16:46:59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宝钏在跳上枣红马鞍之前,又把那折得方方正正的黄纸打开,很仔细地再念了一遍。
  黄纸上有几行字是这样写的:“初八午时,峰顶再决高下,不见不散,不来的是龟爷爷的孙子。”
  还有四个小字:“知名不具”。
  唐宝钏念完之后,看看天色,知道时候差不多了,便跳上马鞍,策马冲出鸿门镖局。
  鸿门镖局是扬州最大的一间镖局,镖局总镖头“铁锏金面侠”向群,既是名侠,也是盛名卓著的老镖师,只要镖车上插着绣金线的向字旗,这一枝镖就会九成九平安大吉,安然送到目的地。
  二十年来,鸿门镖局只失过三枝镖,但有两枝镖都在一个月之内找回来。
  所以鸿门镖局在二十年来只失掉一枝镖,而且向群也已照数赔偿,不欠顾客分文。
  这已经是十七年前的事,自此之后,鸿门镖局就再也没有失过一枝镖。
  对于鸿门镖局这些历史,唐宝钏是不太关心的,就正如向群不太关心这个宝贝徒儿平时会溜到什么地方去一样。

×      ×      ×

  唐宝钏骑术不错,那是她的大师兄“寒星一闪”上官烨所教的。
  上官烨是向群门下为人最老实的弟子,而最不老实的一个,也许就是唐宝钏。
  唐宝钏在八岁那一年拜师在向群门下,她本是太原人氏,但自此之后就住在扬州,跟随着师父习艺练武。
  向群是镖局总镖头,又是扬州名侠,空闲的时间实在不多,所以,唐宝钏所练的武功,最少有一大半是由上官烨代为传授的。
  上官烨对这个年纪最小的师妹很好,可说是照顾周全,但唐宝钏却经常整他,直到现在还是不时向大师兄偷袭,不是从后一脚飞来,便是装设古怪机关,往往把这个老实的大师兄弄得啼笑皆非。
  昨天晚上,土官烨曾经这样地说过:“你已经十三岁啦,做事可得稳重一点.别老是跟那些流氓厮混在一起。”
  唐宝钏立刻满口答应了。
  但答应归答应,能否依言照办,自然又是另一回事。
  从鸿门镖局往北策骑飞奔,不到一顿饭时光,便来到了“峰顶”。
  所谓“峰顶”,其实只是扬州城外的一座小山丘,这山丘下遍植修竹,环境倒是相当恬静雅致。
  唐宝钏把马儿拴在竹林里,神气十足地直登“峰顶”。
  “峰顶”无人,却有一只木盆子。
  木盆里有水,水里有一只正在爬来血去的乌龟。
  唐宝钏鼓起了腮,一双灵活的眼睛倏地充满着怒意。
  她当然知道这是谁的把戏,不管怎样,这人准是存心想戏弄自己的。
  “小李子!你快给我爬出来!”唐宝钏在叫。
  “小李子”就是约她到此再决高下的每人,也就是上官烨眼中的流氓。
  流氓要分大小,那么小李子自然是个小流氓。
  他甚至比唐宝钏还要小半岁。
  小李子的父亲本是个军官,但却在十年前突然神秘失踪,有人说他给番兵宰了,也有人说他找到了一个宝藏,继而变成逃兵,躲到某地大享风流快活的日子,更有人说他给番邦那公主缠住,如今已成为番邦驸马爷,连“小番人”也生了好几个云云……
  有关于小李子父亲的传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但哪一种才是真的,却是谁也没法子确定。
  也许,所有的传说都是假的,总而言之,小李子的父亲失踪了,而他的娘亲也在数年之后郁郁而终。
  有人说,小李子一直都不懂事,但也有人说,小李子懂的事太多了,所以还不到十三岁就已经变成一个妖怪。
  妖怪本来是很可怕的,但小李子这个小妖怪却很特别,他除了有时候很可恶之外,有时候也很能讨人欢喜。
  最少,他的样子很好看,他牙齿整齐洁白,偷东西吃的时候会在事前预先洗净双手。
  说到偷的本领,唐宝钏是及不上小李子的。
  唐宝钏经常偷袭上官烨得手,但小李子却往往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唐宝钏也尝试一下给人偷袭的滋味。
  所以,唐宝钏每次会见小李子,都一定小心翼翼的,绝对不敢稍为大意。
  但她这种“小心翼翼”,通常都会在很短暂的时间后就消失了。
  因为小李子既是她的敌人,也是她的朋友。
  盆子里的乌龟虽然很用力地爬来爬去,但它永远不可能自己爬出这个木盆子。
  “这盆乌龟一定是小李子的杰作。”唐宝钏心里这样想。
  她发誓马上要找到小李子,然后狠狠的把他教训一顿。
  但小李子没有出现,一直都没有出现。
  唐宝钏很愤怒,她决定回扬州城内把小李子抓出来。
  但就在这时候,她忽然看见自己的马儿上,正坐着一个人。
  这人并不是小李子,而是一个头发灰白的灰衣老者。
  唐宝钏本已心头冒火,蓦然看见有人骑着自己的马儿,自是按捺不住,立刻冲下山丘,同时叫道:“快下来!这是我的马!”
  灰衣老者却摇摇头,道:“我不能下来,万万不能!”语气居然甚是坚决。
  唐宝钏人虽小,胆气却是不弱:“怎么了?你想打架?”
  灰衣老者又摇了摇头,道:“我不会打架,你若动手,我只好投降,然后上吊自杀。”
  唐宝钏怔住了,她怔怔地看着这个古怪的老人,半晌才道:“你是不是个盗马贼?”
  灰衣老者道:“我不盗马,马儿又不值钱。”
  唐宝钏道:“谁说马儿不值钱?要是一匹千里良驹,就算是万两黄金也未必能够买得着。”
  灰衣老者道:“这是迂腐之见,庸俗者的看法。”
  唐宝钏瞪着他,道:“我如何庸俗法?”
  灰衣老者道:“只要一提起黄金,不管是万两也好,一钱也好,便已庸俗腥臭,令人头昏眼花。”
  唐宝钏哦一声,道:“如此说来,你是不吃人间烟火的老神仙了?”
  灰衣老者道:“非也!我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乌龟。”
  唐宝钏跳了起来:“什么?那一只乌龟是你放的?”
  灰衣老者道:“当然不是,乌龟又不是狗肉,我才不会把这种笨东西带到这里。”
  唐宝钏目光一闪,道:“你见过小李子了?”
  灰衣老者淡淡一笑,速:“怎么?你没看见他?”
  唐宝钏道:“他在哪里?”
  灰衣老者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能下马?”
  唐宝钏道:“谁晓得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灰衣老者道:“这和我的心无关,问题在于我的一双脚。”
  唐宝钏道:“你的脚有什么毛病?”
  灰衣老者道:“我的脚若有毛病,那就好了,坏就坏在这对脚不但没有任何毛病,而且还劲力十足,只要随随便便一踩,就可以踩碎很坚硬的石头。”
  唐宝钏道:“这和你能否下马又有什么相干?”
  灰衣老者道:“怎会没相干?我这两只脚若踩在地上,小李子的脸庞还能保持完整吗?”
  唐宝钏越听越胡涂了,她“唉”的一声:“小李子的脸又不在地上——”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已忽然呆住了。
  因为她忽然看见地上有个鼻子,人的鼻子。
  灰衣老者淡淡一笑,目注着唐宝钏说道:“你看清楚了没有?这是小李子的鼻子,他的鼻子在地上,人却被埋藏在泥土下。”
  唐宝钏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她惊怒地叫了起来:“你把他怎样了?”
  灰衣老者微笑道:“别紧张,他只是给埋藏着,可不是给埋葬掉,这一只鼻子是有呼吸的。”
  唐宝钏本来正在生小李子的气,但这时候却为了他而大为担忧。
  她怒瞪着灰衣老者,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对付小李子?”
  灰衣老者干笑连声,隔了良久才缓缓道:“这是惩罚。”
  唐宝钏道:“他犯了什么罪?”
  灰衣老者道:“偷窃。”
  唐宝钏:“他偷了你什么东西?”
  灰衣老者道:“洗脚木盆。”
  唐宝钏“呸”一声,道:“一只用来洗脚的臭盆,只有疯子才会去盗取!”
  灰衣老者哈哈一笑,道:“小李子也许就是这种疯子,他偷走我的洗脚木盆,又把一只乌龟放在木盆里,想必是另有用心的。但他有什么重大图谋,我老人家是管不着的,总之,他偷东西就不是好东西,既不是好东西,就得惩戒惩戒,你说对不对?”
  唐宝钏道:“惩戒惩戒是很对的,但万一弄出人命怎办?”
  灰衣老者呵呵一笑,道:“这就难说得很了,有时候,就算是给蚂蚁咬一口,也会两腿一伸就此呜呼哀哉去也,正是各有各的命数,说是说不来的。”
  唐宝钏吸一口气,道:“你要怎样才肯放人?”
  灰衣老者道:“这个容易,只要他拜我老人家为师,我这个做师父的马上就弄他上来。”
  唐宝钏忙道:“对,这是很容易的,他一定会答应。”
  灰衣老者叹了口气,道:“但你错啦,他不但不肯答应,还骂我是个老乌龟,所以我老人家一气之下,才把他埋藏在地底里。”
  唐宝钏“唉”的一声,叫道:“他真是个蠢蛋,若换上是我,早就做了你老人家的徒儿。但这不要紧,我有办法可以劝服他,一定叫他向你老人家乖乖的叩  头,一来算是认错,二来算是向你老人家正式拜师。”
  灰衣老者面露喜色,道:“你真的有这个本事?”
  唐宝钏道:“当然有这个本事,小李子是最听我的话的。”
  灰衣老者欣然点头,笑道“这好极了,嗯,不妙!”
  他前一句“好极了”,但不到转眼间却又说“不妙”,不禁使唐宝钏大感奇怪。
  只听见灰衣老者干咳两声,才接着道:“我老人家酒瘾来了,但这里滴酒全无,当真不妙之极。道样罢,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小李子,我现在去买酒,一买到酒马上便回来。”
  唐宝钏听得为之楞住,灰衣老者又道:“你要给我看守着小李子,千万不能让他溜掉,懂不懂?”
  唐宝钏颔首道:“我知道了,你老人家速去速回,这里一切有我。”
  灰衣老者道:“一言为定,我老人家买酒去也!”语声甫落,人已凌空自马背跃起,才一两个飞纵,便消失在竹林之外。
  唐宝钏舌头一伸,暗道:“好厉害的轻功。”但她也无暇再去细想,现在最要紧的,是快点把小李子挖掘出来。
  唐宝钏马上用手去挖,尚幸盖在小李子身上的泥土颇松,他很快就可以重见天日。
  原来小李子不但被埋藏在地下,而且还给缚住了手脚,所以连挣扎也挣扎不来。
  只见小李子脸色苍白,两眼朝天,连气息也甚是微弱,唐宝钏看得有点心慌,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叫唤道:“小李子,你怎么啦?”
  小李子还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唐宝钏立刻为他松解绳索,然后又再叫唤:“小李子,你醒一醒,那个老人家买酒去了,他很快就会回来,你还是改变初衷,拜他老人家为师罢。”
  小李子终于眨了眨眼,叹道:“宝钏,你现在一定很痛快了。”
  唐宝钏一楞,道:“有什么事值得我感到痛快的?”
  小李子道:“你能够有机会瞧见我现在这副窝囊相,难道还不过瘾万分吗?”
  唐宝钏跺了跺脚,道:“你真不是人,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小李子哈哈一笑,道:“才说两句话,就已前后矛盾,错误百出。”
  唐宝钏道:“这又有什么予盾了?”
  小李子道:“小人也是人,我若真不是人,那么就连小人也不配做了,再说,你的肚子,只是丫头之腹,和君子之腹最少相差十万八千里。”
  唐宝钏也不吃亏,反驳道:“就算你都说对了,我也只是错误两出,而不是错误百出。”
  小李子又是哈哈一笑,道:“女儿家也学得油腔滑调,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嗯,东方大侠呢?”
  唐宝钏一愕,道:“什么东方大侠?”
  小李子道:“当然是那个把我埋在地下的人。”
  唐宝钏道:“你是说那个穿灰衣的老人家?”
  小李子道:“对了,他在哪里?”
  唐宝钏道:“我刚才不是对你说过了?”
  小李子道:“刚才我的耳朵还塞满着泥土,你说的话我听不见。”
  唐宝钏道:“那么,老人家和我的谈话,你也是听不见了?”
  小李子道:“老子只听见沙虱在耳朵边打动斗的声音。”
  唐宝剑道:“他老人家说——”当下便把刚才灰衣老者的说话详细地重复了一遍。
  小李子听完之后,忽然跳了起来,直指着唐宝钏的鼻尖叫道:“你真是当今武林中最笨的女笨蛋,雌乌龟,实在蠢得太不象话了!”
  唐宝钏给他骂得脸儿胀红,不禁扁着嘴道:“你为什么骂人?”
  小李子道:“你可知道东方大侠是何方神圣?你可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
  唐宝钏道:“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盗走了他老人家的洗脚盆子,又知道他老人家很想收你为徒,但是这头蠢驴却不肯答应。”
  小李子“呸”一声,道:“你懂个屁!那个盆子不错是他的,但乌龟也是他放下去的,自始至终,峰顶那一个盆子,那一只乌龟都不干我的事!”
  唐宝钏呆住,好一会才道:“难道这都是那个东……东方大侠干的?但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无聊的事?”
  小李子瞪着她,道:“你以为这世间上只有你自己才最无聊?你喜欢戏弄别人,东方大侠为什么不可以?他现在就是要把我弄得七上八落,团团乱转。”
  唐宝钏摇摇头,道:“不,东方大侠并不是无聊,他做这些事,也许只是为了要收你为徒。”
  小李子挥了挥手,埋怨道:“真是妇孺之见,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撞在你的手里,就一定会化黑为白,完全颠倒了是非。”
  唐宝钏叫了起来,“我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小李子哼一声,道:“你以为东方大侠想收我为徒,而我又偏偏不肯答应吗?”
  唐宝钏一呆,道:“难道事情不是这样吗?”
  小李子道:“当然不是,而是刚好完全相反!”
  唐宝钏目光一闪,道:“这么说,并不是你不肯拜他为师,而是他老人家不肯收你为徒了?”
  小李子道:“正是这样,我已跟着他两天,既陪尽了小心,又说尽了好话,但他怎么说也不肯收我为徒,到后来,我气他不过,便把一些酸醋渗在他的酒壶里,结果……唉……”
  唐宝钏一面听一面渐露笑容,等到小李子唉声叹气的时候,她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有什么好笑!”小李子怒道:“你以为自己的师父是天下第一高手?我若拜了东方大侠为师,你以后休想能够接得住老子三招!”
  唐宝钏笑声倏敛,道:“我现在不打算跟你逞强争胜,再见!”
  小李子一怔,道:“你要走了?咱们不是说好不见不散的?”
  唐宝钏道:“咱们不是已经见过了?”
  小李子道:“这算是什么见面?还没有谈上几句正经话,你就嚷着回去!”
  唐宝钏微微昂起了脸,道:“不回去又怎样?你又不是请我吃饭。”
  小李子道:“请吃反又有什么大不了?咱们马上到金叶楼去,由我来做东,保证你吃得连耳朵都会左摇右摆。”
  唐宝钏瞪着他;“你敢骂我是个猪?”
  小李子笑道:“别以为只有猪吃东西的时候才会耳朵捅来摆去,大象也是一样的。”
  唐宝钏道:“你几时见过大象了?”
  小李子道:“我没见过,但东方大侠见过。”
  唐宝钏道:“他在扬州见过大象?”
  小李子道:“当然不是在扬州,而是在天……天什么地方的。”
  唐宝钏想了想,道:“是不是在天边?又或者是在天涯海角?”
  小李子摇摇头,道;“都不是,是……是……噢,我记起来了,他是在天竺见过大象的。”
  唐宝钏道:“天竺在什么地方?”
  小李子道:“不很远,但也不很近。”
  唐宝钏皱了皱眉,道:“那么究竟是很远还是很近?”
  小李子恼气地挥着手,道:“你又不是要嫁到天竺去,管它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你现在最好什么也不要问,先填饱肚子再说。”
  唐宝钏横了他一眼:“金叶楼可不是路边饭店,你身上有多少银子?”
  小李子一拍胸膛,道:“你一千一万个放心,老子决不会带着你去白吃白喝,丢人现眼!”说完,一个翻身便跳上马背。
  唐宝钏嚷道:“这是我的马。”
  小李子道:“现在是赶着医肚子的时候,还分什么你的马我的马?总之,有马大家骑,有饭大家吃。”
  唐宝钏眼珠子骨碌地一转,道:“但话得说在前头,若是要坐牢,我唐姐姐可不奉陪。”
  小李子点点头,道:“好的,若真的要我坐牢,你可以不必陪着坐,但说不定要拉去斩首,那便与老子无关!”
  唐宝钏“呸”一声;“胡说八道!”正想跳上马背,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道:“你等一等,我马上便来。”
  只见她匆匆跑上“峰顶”,然后真的很快便冲将回来。
  她“霍”声跳上马背,坐在小李子后面。
  小李子倏地回头,道:“你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唐宝钏抿嘴一笑,道:“是你的宝贝儿子。”
  小李子一看,只见她手里捧着的原来是只乌龟。

相关热词搜索:铁骑震武林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杀伤五妖 老尼要人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