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敌儆妻 脱离邪派
 
2020-06-13 16:52:42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人抬轿,说话多多。
  他们的说话,都给两个人听见了,这两个人就是东方展梅和李多宝。
  李多宝听得津津有味,东方展梅却是为之摇头不已。
  李多宝望着师父,道:“这四个人并不笨。”
  东方展梅道:“不错,他们并不是愚笨,而是白痴。”
  李多宝笑了笑,道:“不管这四个人是愚笨也好,白痴也好,他们说的故事实在不错。”
  “还说不错?”东方展梅嘿嘿一笑,道:“你到底有没有问题?”
  李多宝道:“说故事,本来就是越出神入化越妙,那个穿破衣的老兄,他如此解说‘时务’二字,确是别出心裁,令人拍案叫绝!”
  东方展梅道:“放屁之言,自然是又臭又绝。”
  李多宝道:“但最少听来并不沉闷,对徒儿来说,这便是很动听的故事。”
  东方展梅道:“但这样的故事听得多了,你也会变成白痴。”
  李多宝道:“幸好徒儿听得并不多,而且他们往南行,咱们向北走,可说是后会无期……”
  “这倒非也!”东方展梅道:“为师本来再也不会回泽城去了,但如今却得改变主意。”
  李多宝一怔:“为什么要改变主意?”
  东方展梅道:“为师离开泽城,是因为要避开一个人。”
  李多宝道:“是不是那一个木牌的主人?”
  东方展梅道:“不错,你可知道,那木牌的主人是谁?”
  李多宝摇摇头道,道:“徒儿不知道。”
  东方展梅道:“那块木牌,是神木宫的神木令,它的主人,也就是神木宫主‘神木天王’梅典。”
  李多宝道;“梅典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
  东方展梅道:“是个婆娘李。”
  李多宝道:“这婆娘漂亮不漂亮?”
  东方展梅道:“她已快六十岁了,漂亮个屁!”
  李多宝道:“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位梅宫主如今人老珠黄,自然是再也不漂亮的,但她在年轻时候,说不定是个美人胚子。”
  东方展梅干咳一声,没有答话。
  李多宝想了一想,又道:“那个梅典号称‘神木天王’,但却是个女流之辈,真不简单,师父若不说明,徒儿还以为那是一个粗眉大汉。”
  东方展梅道:“所以,也有人称之为‘神木女天王’。”
  李多宝道:“是不是梅典已在泽城之中?”
  东方展梅道:“这可不一定,但她的神木令既然已出现了,神木宫中高手必己就在附近。”
  李多宝道:“要包起那间臭客栈的,必然就是神木宫的人,但神木宫何以要包起那间臭客栈?”
  东方展梅道:“其中自然是大有原因的,说不定就是为了要和刚才那个原帮主决一死战。”
  李多宝道:“那个什么原帮主,武功怎样?”
  东方展梅道:“不在为师之下。”
  李多宝干咳一声,道;“这就真的不简单了。”
  东方展梅道:“这个原孤情为人有点古怪,但抬着轿子那四个家伙,更是古怪得多。”
  李多宝点点头,道:“他们是谁?”
  东方展梅道:“这四个人,都是陇中武林名宿‘天霞叟’穆半梁的徒儿,穿破衣的是老大‘拳头吓坏人’鲁千沙,穿绸袍的是老二‘铁掌不得了’禤常乐,穿白袍的是老三‘轻功快如电’方青玉,还有一个青衣汉子便是老四‘飞镖十分多’司徒荣。”
  李多宝听得津津有味,道:“这四师兄弟为人古怪,绰号也是别有一格的。”
  东方展梅道:“这四个活宝贝,合称为‘陇中四奇’,数年前不知如何认识了原孤情,而且成为了极要好的朋友。”
  李多宝道:“这原帮主带着陇中四奇前往泽城.,一旦遇上了神木宫的人,不知情况将会怎样?”
  东方展梅道:“这就很难说了,所以,为师打算折回客栈,瞧瞧热闹。”
  李多宝道:“神木宫的混蛋,不是很不好惹的吗?”
  东方展梅冷笑道:“你师父也同样不好惹!”
  李多宝嘻嘻一笑,他正是要师父说出这么一句话?

×      ×      ×

  “陇中四奇”抬着轿子,一直来到了那间客栈门前。
  司徒荣道:“是这一间客栈了。”
  方青玉道:“地方不错,但怎么店堂内不见一人?”
  司徒荣道:“店堂内没有人,说不定房子里挤满了大大小小的混蛋。”
  “什么大大小小的混蛋?该说是老老嫩嫩的混蛋才对!”禤常乐怪笑着说。
  方青玉道:“你们这些灰孙子,别以为老子是蠢蛋,老子一眼就已看出,这客栈太有他妈的古怪!”
  “何古怪之有?”司徒荣问。
  方青玉道:“有古怪就是有古怪,别再噜噜苏苏,你自己不会瞧吗?”
  司徒荣莫名其妙地笑了笑,继而问禤常乐:“你知道老方在说些什么吗?”
  禤常乐冷冷一笑:“这家伙老是不正不经的,这种人每天最少有三十六次语无伦次,谁理睬他都会倒霉得不能再倒楣。”
  司徒荣大笑。
  就在这时,轿子里的原孤情突然大喝一声,掀开轿门走了出来。
  原孤情目光横扫四周上眼,忽然冷冷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店堂内没有人,可以进去瞧瞧!”
  司徒荣道:“属下本想进去瞧瞧,但却有点顾虑。”
  原孤情眉头一皱:“你顾虑些什么?”
  司徒荣道:“我顾虑的,是里面会不会有机关埋伏着?”
  “机关?”原孤情“呸”一声:“就算真的内有机关,有个万重陷阱那又怎样?难道咱们还对付不了吗?”
  司徒荣点点头,道:“对,咱们神拳、铁尺两帮的好汉,除了蚊子之外,什么都不怕。”
  禤常乐一呆,道:“蚊子又有什么可怕了?”
  司徒荣道:“蚊子是咬人的家伙,给这些讨厌的东西咬一口,可不好玩!”
  禤常乐冷笑道:“老子揍你两拳,更不好受。”
  司徒荣道:“你若揍我两拳,我大可以回敬你十拳、二十拳、他妈的三五十拳,但给蚊子咬了一口,又如何能回咬过去?”
  禤常乐想了一想,不由点点头,说道:“他妈的言之成理,老子这一次输啦……”
  忽听客栈店堂内一人冷冷笑道:“各位朋友既已来了,何以老是呆在门外?难道是过其门而不入吗?”
  “非也非也!”方青玉道:“这一个龙潭虎穴,咱们是非入不可的,不然的话,恐怕天下英雄、英雌都会见笑!”
  这时候,原孤情已大步进入客栈店堂之中。

×      ×      ×

  杀机四伏!
  阵阵逼人杀气,笼罩着整间客栈!
  原孤情虽然脾性古怪,但他毕竟是江湖上有头有脸,威震一方的武林大豪,所以,他站在店堂内的时候,仍然有着一种凛然不可欺侮的风范。
  “梅典,你出来罢!”原孤情发出了一声冷笑。
  他早已知道,这客栈大有古怪,是“神木天王”梅典在故弄玄虚。
  忽听先前冷笑之人又再开口,道:“本宫宫主并没有到此,正是杀鸡焉用牛刀,凭你这几块材料,在下已足够收拾有余!”
  未几,一个中年汉子缓缓地从一间房子里走了出来。
  原孤情一看见这中年汉子,不由脸色骤变,道:“怎么是你?”
  中年汉子道:“是我又怎样?你害怕了?”
  “怕?我会怕你才怪!”原孤情哈哈大笑,随即动手。
  他一动手,就是一双黑铁尺!
  铁尺漆黑,中年汉子亮出的一把刀却闪亮照人,有如白雪。
  刀很薄,薄如纸。
  这是中原最薄的刀,刀招的变化全然不像是刀法,只是像鹅毛、飘雪。
  薄薄的刀,鹅毛般的刀法。
  刀招柔细中有杀着,那是李薄刀的刀法。
  这中年汉子并非别人,正是李薄刀!

×      ×      ×

  在客栈另一角,东方展梅正在和李多宝谈话。
  “这个人就是你的老子李薄刀!”
  “是我爹?真的是他?”
  “是的!我老眼未昏花,决不会看错!”东方展梅的语气十分肯定。
  李多宝傻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地方遇见自己的亲生父亲!
  “师父,徒儿该怎办?”李多宝问。
  东方展梅眉头紧皱,道:“道是你们父子间的事,我这个老头儿似乎是不宜加上一把嘴的,但要是为师真的什么都不说,恐怕又会嘴痒痒的,十分难受。”
  李多宝嘻嘻一笑,但随即又苦着脸,道:“师父,徒儿的事,非要师父多加指点不可,不然的话,徒儿真是不知道该怎办才对。”
  东方展梅叹了口气,道:“你不必担心,谁叫我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儿?但你老子是个十分古怪的家伙,应该如何对付他,真是非要从长计议不可。”
  “是的!是的!”李多宝连连点头。

×      ×      ×

  原孤情决战李薄刀,战况十分激烈。
  但时候一长,原孤情就支持不下去,李薄刀很明显地占到了优势。
  李薄刀刀招奇幻,原孤情已无法可以抵挡。
  眼看原孤情不出三五招之内,就得死在李薄对的刀下,但就在这时候,李薄刀却把刀收回,没有再紧逼原孤情。
  原孤情额上有汗,而且汗流如注,一张脸煞白得十分可怕。
  他喃喃地在叫:“我败了!”
  “不错,你已经败了,但你仍然活着。”李薄刀的语气冷得像是冰,“你走罢,以后再也不要找我。”
  原孤情目中突然射出了毒蛇般的光芒:“连找你报一箭之仇也不可以吗?”
  李薄刀道:“你根本没有机会可以击败我。”
  原孤情道:“你是太高估了自己,还是永远都是瞧不起别人?”
  李薄刀冷冷一笑,道:“也许两者都是,所以,我才会是李薄刀。”
  原孤情的神情立刻萎顿下来,就像是一只给戳了一刀的公鸡。
  他已无话可说。
  不久,原孤情就走了,他来的时候很快,走的时候却很慢很慢。
  他彷佛不舍得离开这个决战李薄刀的地方。

×      ×      ×

  原孤情走了,“陇中四奇”也走了,李薄刀独自站在那里,脸上看来似是罩着一层厚厚的霜。
  忽然间,焦温又出现了,他脸上没有霜,却有一种狐狸般的笑容。
  这种笑容,是天下间最可恶的,所以李薄刀根本不去看这个人。
  但焦温却走了上来:“老李,你的刀法果然越来越精进了,但做人却似乎越来越胡涂。”
  李薄刀不理睬他。
  焦温却又缠了上来:“老李,原孤情这种不知好歹的混蛋,你何必刀不留情?换上是我,决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李薄刀还是不作声,甚至用背对着他。
  焦温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老李,你也不是初出道的雏儿了,要在神木宫里混,决不可以违背宫主的意旨,不然的话,嘿嘿……”
  直到这时候,李薄刀才缓缓地转过脸,冷笑着问焦温:“你说够了没有?”
  焦温打个哈哈:“当然还没有说够——”
  李薄刀突然叹了一口气:“可惜你此刻已经活够了!”
  焦温脸色骤变,连忙退后两步,同时厉声叫出了两个字:“你敢——”
  他才说出这两个字,李薄刀的刀已在他的脸上轻轻掠过。
  这一刀看来毫不着力,似是一片鹅毛飘过而己。
  但就在这么一刀,焦温已无法可以闪避开去,他的脸在一刹那间被当中劈开,也可以说是在那一刹那间就结束了生命。
  焦温倒下去的时候,李薄刀已走得很远很远。
  李多宝瞧得连眼都直了,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对东方展梅道:“这是什么刀法?”
  东方展梅回答道:“杀人的刀法!”

相关热词搜索:铁骑震武林

上一篇:杀伤五妖 老尼要人
下一篇:独霸武林 只成空话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