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霸武林 只成空话
 
2020-06-13 16:54:17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把李多宝平平稳稳在半空中托住的并非别人,正是他的师父东方展梅。
  李多宝一看见东方展梅,登时为之精神大振,连忙对东方展梅说道:“徒儿遇上了这个疯子,好不狼狈!”
  东方展梅向万无术一指,道:“你说他是个疯子?”
  李多宝道:“他若不是疯子,就不会要徒儿踢他。”
  东方展梅摇摇头,道:“你错啦,这位是万大侠,可不是什么疯子,万大侠说要传授你武功,那是你的造化,又岂可推辞?”
  李多宝吃了一惊,道:“师父,只有你才是我的师父,别人传授武功,徒儿是决计不学的。”
  东方展梅道:“你若不肯跟他练武功,那也容易得很,只要把脑袋瓜子砍下来便是。”
  李多宝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道:“师父,这个玩笑开不得。”
  东方展梅冷冷道:“谁跟你开玩笑了?有如此明师肯指点你武功,你居然不肯去学,足证脑袋瓜子锈渍斑斑,有如废物一样,既是废物,自当砍将下来,又有何不可了?”
  李多宝忙道:“师父息怒,要是师父非要徒儿顾万老兄练武不可,徒儿自然是照练可也……”
  忽听万无术冷冷一笑,道:“我几时说过要把武功传授给这个小子?”
  东方展梅呵呵一笑,道:“万大侠用心明显,到这时候又何必做作?”
  万无术道:“东方老儿,你真的要我好好整治一下这个小子?”
  东方展梅道:“玉不琢不成器,你最好把这小子大大折腾一番,将来得到最大好处的,还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万无术嘿嘿一笑,目注着李多宝道:“小兄弟,你听见师父的话吗?”
  李多宝苦着脸,道:“都听见了。”
  万无术道:“你放心好了,我决不会把你弄得半死不活的,若要死便死得透透彻彻,死得不能再死,若要活就得活得神龙活现,龙马精神。”
  李多宝道:“如此说来,当然是活得龙马精神最好。”
  万无术道:“这个容易得很,你以后跟着我,勤练武功便是!”
  东方展梅哈哈一笑,对李多宝说道:“这是你的福气,能够跟着万大侠练武,真是羡煞不知几许旁人!”
  就这样,李多宝跟随着万无术练武,但东方展梅也一直紧紧跟随着,无论这两人跑到什么地方,他也一定会在左右。

×      ×      ×

  李薄刀没有死,他仍然活着,而且气色看来十分不错。
  是柳大夫把他从濒死边缘抢救回来的。
  柳大夫嫉恶如仇,是个医术高明,杀人手段也同样高明的大夫。
  但近年.来他已很少杀人,他甚至不杀生,到后来索性吃素菜,不沾腥荤,就像个出家人一样。
  他不杀人,是因为他讨厌用自己的手去杀人。李薄刀的伤势极其严重,但到了柳大夫手里,这一点点伤势就变得微不足道。
  柳大夫肯出手救李薄刀,全然是因为上官莹莹送给他两个人的脑袋。
  “该杀的人,早就要杀了,怎么等到今天才动手?”柳大夫一方面在埋怨,但却又高兴地在微笑。
  这是一位武林怪杰,心思与行事手段之怪异,决非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李薄刀却很了解他。
  他不但了解柳大夫也同样了解上官莹莹,所以他这一次的赌注总算是押对了。
  他不能押错,不然的话,这一次赌博输掉的并非金钱,而是他自己的性命。
  这一天,天色灰黯,不断下着毛毛细雨。
  上官莹莹在一座碧绿的小湖旁边,手里撑着雨伞,身子却依偎在李薄刀的胸膛上。
  两人呼吸声都很柔细,上官莹莹更是呵气如兰,令人心醉。
  李薄刀轻轻搂着她的纤腰,又拨着她乌亮的秀发。
  上官莹莹忽然抬起头,问:“你恨不恨我?”
  李薄刀悠然地笑了一笑:“我为什么要恨你?”
  上官莹莹道:“若不是我,你应该拥有一个愉快的家,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  孩子。”
  李薄刀道:“但我若没有了你,就算拥有世间上所有一切,都会变得很不愉快。”
  上官莹莹道:“我真的那末重要?”
  李薄刀道:“对别人是否如此重要,我是不知道的,但最少有两个人把你看得很重要很重要。”
  “甚至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重要得多。”
  “这两个人,一个当然是你自己,而另一个又是谁?”上官莹莹眨眨眼问。
  李薄刀道;“你是知道的。”
  上官莹莹叹了一口气,道:“你是说万无术?”
  李薄刀道:“除了万无术之外,还有谁配得上在我眼内?”
  上官莹莹道:“你一直都很妒忌这个人?”
  李薄刀道:“凡是比我高明的人,我都可以妒忌。”
  上官莹莹道:“会不会因妒成恨?”
  李薄刀道:“对万无术来说,他妒忌我必然比我妒忌他更多,因为你一直都在我身边。”
  上官莹莹道:“但有一点也许是你们这些男人永违都不会明白的。”
  李薄刀进:“是哪一点?”
  上官莹莹道:“就算我肯陪一万个男人,万无术也不会是其中一个。”
  李薄刀目露诧异之色,道:“万无术有什么不好?”
  上官莹莹道:“他什么都好,但我偏偏不喜欢这种男人。”
  李薄刀不由叹了一口气,道:“万无术若听见你这样说,他一定会很伤心。”
  上官莹莹无言,但在她背后却有人冷冷的说道:“我已听见她所说的每一个字,但我没有伤心。”
  上官莹莹和李薄刀同时回头,两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人的脸上。
  那人脸色很憔悴,彷佛三四天没有睡觉似的,又像是刚从湖水里捞起来的一条狗。
  他正是万无术。

×      ×      ×

  万无术在江湖上并没有太大的名气,因为他不喜欢招摇过市,甚至经常以张三李四之类的名字游戏人间。
  不少黑道巨擘,元凶巨寇给万无术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之后,直至十年八年后还查不出真相。
  万无术的武功有多高,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怎么清楚。
  他只知道一件事——自出道江湖以来,身经大小三百余仗,只败过一次。
  他败在上官莹莹剑下!
  但是否上官莹莹武功比他更高?
  当然不,但那一次,万无术真的败在上官莹莹剑下,而自此之后,万无术就再也忘记不了她的脸孔。
  其实,那一次万无术要对付的并不是上官莹莹,而是梅典。
  但他还没有接近梅典,上官莹莹就已拔剑代为挡驾。
  结果,万无术败了,差点赔上了一条性命。
  他到底是如何败阵的?
  事后,万无术一直无法明白,而且也没法子可以明白,为什么自此之后,就再也忘记不掉上官莹莹的脸孔。
  这是多情?痴情?还是多情的白痴?

×      ×      ×

  万无术又再出现在上官莹莹眼前。
  他的眼神还是那样地痴。
  只有痴情的人,才会有这种痴痴的眼神。
  上官莹莹没有逃避他这种痴痴的眼光,是问:“你为什么找到这里来?”
  万无术道:“因为你俩已陷入势孤力薄的险境,我若还不赶上来,你们就很危险了。”
  上官莹莹道:“我们危险不危险,跟你又有什么相干?”
  万无术道:“别人危险不危险,自然是跟我这个局外人毫不相干的,但你并不是别人,你是上官莹莹。”
  上官莹莹道:“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
  万无术道:“我从没说过你有什么特别,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总之,你有危险,我就永远不能置身事外。”
  上官莹莹冷冷一笑,道:“万先生,你恐怕弄错了,我一直都很安全,谁也不会欺负我。”
  万无术道:“从前也许是的,最少,那时候你仍然是神木宫的圣姑,但如今,你已成为神木宫的叛徒,梅典若把你抓回去,最轻的惩罚也许就是把你煮熟来吃。”
  上官莹莹摇摇头:“你一定是弄错了,梅宫主对我很好,就算我做错了什么事,她老人家都不会对我怎样。”
  万无术道:“自欺欺人的话,还是少说为妙。”
  上官莹莹道:“自以为是的话,也是少说为妙的。”
  万无术叹了一口气,道:“难道我这个人真的那么讨厌吗?”
  上官莹莹道:“在别人的眼里你,又怎会是个讨厌的家伙?”
  万无术道:“别人怎样看我,我是半点也不在意的,我想知道,你是否真的把我看得比一条狗还更不如?”
  上官莹莹毫不迟疑,立刻就说道:“不错,在我的眼中,你的确是一个比狗还更不如的东西。”
  万无术神情木然,良久才道:“我知道,你是要我伤心,彻彻底底的伤心,但我不会,真的不会,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想伤害我,结果都是注定失败的。”
  上官莹莹道:“早就有人说过,你是个铁石心肠的家伙,如今看来,果然不错。”
  万无术道:“是对也好,是错也好,从此刻开始,我会跟在你背后。”
  上官莹莹道:“但我并不需要跟班。”
  万无术道:“你早已有了一个很好的跟班。”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直视着李薄刀。
  李薄刀却连眼睛也没眨动一下,别人对他的看法怎样,他早已全不在意。
  上官莹莹也看了李薄刀一眼,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从前,他也许真的是我的跟班,但这已是从前的事。”
  万无术道:“如今又怎样了?”
  上官莹莹道:“我现在已不再是神木宫的圣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万无术道:“所以,你认为自己已不配再拥有李薄刀这么一个跟班?”
  上官莹莹道:“事实确是如此。”
  万无术道:“但你可以把他当作是一个护花使者。”
  上官莹莹默然,只是瞄了李薄刀一眼。
  李薄刀淡淡道:“我若是个护花使者,恐怕将会护花无力。”
  万无术点点头,道:“不错,单凭李薄刀的力量,的确不足以保护上官小姐,所以,我必须跟随在两位的背后。”
  上官莹莹道:“这又是何苦?听说你已娶了妻子,你如此胡作妄为,只怕不是一件好事。”
  万无术道:“是好是坏,该由我自己来判断,别人怎样想怎样看,我只会一笑置之。”
  李薄刀道:“你若要跟咱们在一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最少,梅典再凶恶对你也是大有顾忌的。”
  万无术哈哈大笑,道:“还是老李眼光远大,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客气了。”

×      ×      ×

  斜阳渐渐消失在西山下,长街一片肃杀。
  “灰蜻蜓”莫十一、“火蚁”褚天恒、“冷面蜘蛛”卓庭山早已把长街两边店铺清理得干干净净,此刻别说是人,就连黄狗也不敢跑到街上。
  如有人敢踏足长街,一律杀无赦!
  莫十一、褚天恒、卓庭山都是神木宫的杀手。
  莫十一在神木宫,素以轻功卓绝、暗器狠辣见称,褚天恒擅使火器,他自制的“夺魂五毒火筒”,就连“霹雳堂”中的火器工匠也大感惊叹。
  至于卓庭山,为人深沉冷静,在神木宫中,只有一个人才了解他的底细,那是梅典。
  梅典不敢小觑卓庭山,因为梅典见过他怎样杀人。
  连梅典都不敢小觑的人,莫十一和褚天恒自然也不敢等闲视之。
  夜色已临,长街渐渐一片漆黑。
  褚天恒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叫声一响起,不久之后,这条一片漆黑的长街就变得如同白昼般光亮。
  最少有五百盏灯同时亮着!
  “火蚁”擅用火,而且喜欢在火光之下杀人。
  褚天恒有多少手下,这一直是个秘密,除了梅典和他自己之外,谁也不晓得。
  但如今他随随便便一声令下,就可以使这条静寂的长街照亮得有如白昼,显见在他手底下做事的人,决不会少到什么地方去。
  这是一种潜力,一种足以令敌人胆颤心惊的潜力。
  在灯光照耀下,褚天恒的脸色看来一片火红,莫十一却不住的在冷笑。
  褚天恒盯了莫十一两眼,最后忍不住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俺点灯干你什么事?”
  莫十一又冷笑两声,道:“咱们若有弱点,恐怕都会给你这几百盏灯照得完全暴露出来,如此策略,也许只有你这样聪明的人才会想得出来。”
  褚天恒道:“咱们的确有一个很大的弱点。”
  莫十一道:“是哪一点?”
  褚天恒道:“咱们三人之中,有一个对自己毫无信心,对咱们也是全无半点信心。”
  莫十一道:“这个人就是我?”
  褚天恒道:“我没有这样说,是你自己怀疑自己的。”
  莫十一的脸色早已变得不好看,看样子,他立刻就要发作出来。
  但就在这时候,他们等待的人来了。
  那是李薄刀!

相关热词搜索:铁骑震武林

上一篇:纵敌儆妻 脱离邪派
下一篇:最后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