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伤五妖 老尼要人
 
2020-06-13 16:49:0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月朗星稀,小李子躺在一张神案上,两眼直往上瞧。
  他瞧见了星星。
  他这样子躺在一间庙宇里,居然能够看见天上的星星,那是因为这庙宇实在残破得太厉害,连上盖也已塌了一半。
  东方展梅就在这破庙神案旁边泡制叫化鸡。
  鸡是偷回来的,泡制叫化鸡的手法,也是他在丐帮作客时偷学的。
  叫化鸡很香,东方展梅忽然嘻嘻一笑,道:“想当年,老夫跟丐帮的叫化子混在一起,别人都以为老夫也是丐帮子弟,真是有趣。”
  说完,忽然在地上抓起一枚石子,向半空高高抛去。
  当这枚石子落下来的时候,不偏不倚就落在小李子的哑穴上。
  小李子的哑穴立刻就解开了,他首先咳嗽两声,然后才道:“给别人当作叫化子,又有什么好玩了?简直是没有任何趣味可言。”
  东方展梅把叫化鸡在小李子面前晃了一晃,笑道:“怎么啦,还在怪责师父吗?”
  小李子叹了口气,道:“经过这几个时辰冷静细想,徒儿总算明白了师父的心意。”
  东方展梅把一只鸡翼撕了下来,咬了一口才道:“你明白了什么?”
  小李子道:“师父是不想咱们受到连累,所以只好把唐宝钏这个烫手山芋抛给那个老尼姑!”
  “呸!放屁!放屁!为师是那样不济的人吗?”东方展梅怫然不悦。
  小李子眨了眨眼,道:“当然,师父还另有深意的,那个老尼姑,对宝钏似乎不坏,而且好像是存心要来救她出险境的。”
  东方展梅这才面容稍宽,道:“你能够明白到这一点就好了,你以为烈火师太是什么人?她会随随便便把一个黄毛丫头带着走吗?”
  小李子道:“老尼姑和宝钏之间有什么渊源?”
  东方展梅道:“详细情况为师也不大清楚,但为师可以保证,唐宝钏跟着烈火师太,只会有好处而决不会有坏处。”
  小李子道;“但鸿门镖局的事又怎样?”
  东方展梅道:“那是鸿门摞局的劫数,唉,这件事为师管不了,烈火师太也同样管不了。”
  小李子道:“鸿门镖局到底惹上了怎样的仇家?”
  东方展梅道:“当然是厉害之极的江湖人物,否则又怎会在太岁头上动土?”
  小李子道:“师父一定知道他们是何方神圣的,何以总是不肯对徒儿直说?”
  东方展梅道:“对你直说又怎样了?难道你有本领可以扭转乾坤不成?”
  小李子叹了口气,道:“连师父和老尼姑都不敢对付的人物,徒儿又还能有什么法宝可以改变大局,但徒儿若知道他们是哪条路上的人物,以后就会当心一点。”
  东方展梅沉吟半晌,道:“这些事,你还是知道得越少就越妙。”
  小李子眨着眼,道:“师父真的不肯说?”
  东方展梅道:“为师想过了,你既拜我为师,就得潜心苦练为师传授给你的武功,既要练功,就不能心有旁惊,须知稍一分神,就很容易走火入魔,未见其利先见其害,这些窍门,你懂不懂?”
  小李子道:“徒儿似炉非懂。”
  东方展梅皱了皱眉,道;“你以后慢慢就会明白的,对了,这叫化鸡滋味不错,你来试试罢。”说着,伸手把小李子所有被点住的穴道都解开了。
  小李子恢复自由,猛然记起铁猴儿,连忙问:“师父,铁猴儿怎样了?”
  东方展梅道:“他也给烈火师太带走了,有烈火师太看顾着,他的伤势很快就会复原过来。
  小李子道:“那个老尼姑脾气不太好,铁猴儿跟着她,只怕会大吃苦头。”
  东方展梅道:“吃苦头也许是免不了的,但除了吃苦头之外,铁猴儿也一定为到不少好处。”
  小李子道:“老尼姑还能给他什么好处?”
  东方展梅道:“别的不说,只要烈火师太肯指点他一两招武功,就已足够铁猴儿举生受用不尽。”
  小李子道:“但徒儿宁愿跟着师父,那个老尼姑怪里怪气的,一瞧见她就头  昏脑胀。”
  东方展梅莞尔一笑,道:“少废话,还是先城饱了肚子再说。”

×      ×      ×

  一只叫化鸡,总算填饱了两个人的肚子。
  小李子吃得津津有味,一面吃一面赞不绝口。
  “师父,叫化鸡已吃完了,咱们该怎办?”
  “还有什么怎办的,当然是先睡一觉,等到明天才再作打算。”
  “就在这里睡?”
  “你嫌这里不够舒服?”
  “不,只要今晚老天爷不下雨,在这破庙里睡觉也是十分写意的。”小李子悠然一笑。
  东方展梅道:“知足常乐,你能够明白就好了。”
  小李子道:“但徒儿有一件事,直至如今还是不大明白。”
  东方展梅道:“是什么事?”
  小李子道:“师父在还没有收我为徒之前,何以给我金子,而且还说是您老人家欠下我的?”
  东方展梅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
  小李子道:“我不就是叫小李子吗?”
  东方展梅道:“难道你娘亲从来没对你说过,你是姓李名多宝的吗?”
  “什么,我叫李多宝?”小李子楞住。
  “多宝这个名字,是你爸爸想出来的,你娘亲怎会连你的名字都不跟你说?”
  小李子道:“徒儿也是奇怪万分的,但娘亲生前既不肯说,徒儿又有什么办法?”
  东方展梅叹了口气,道:“这其中必然是大有缘故的,为师虽然不敢肯定真相如何,但你娘亲对你爸爸不满,那是不必怀疑的。”
  小李子摇摇头,道:“不,我妈生前,常常都在想念着我爹,但她总不肯说出我爹的名字。”
  东方展梅道:“那是酸风醋雨在作怪。”
  小李子道:“你是说我妈吃醋?她吃谁的醋?”
  东方展梅道:“当然是为了你爹而吃醋,你可知道,你父亲是个怎样的人物?”
  小李子摇摇头,道:“徒儿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对徒儿说过。”
  东方展梅哼一声,道:“江湖上总有人知道你爹是何许人也,只是从没有人  对你提起过而已。”
  小李子忙道:“我爹叫什么名字?”
  东方展梅道:“他叫李薄刀,是个参将。”
  小李子道:“我爹是个武官?”
  东方展梅道:“曾经是的,但后来却不是了。”
  小李丑道:“为什么?是不是他这个参将干得不够意思?”
  东方展梅道:“够不够意思,那是很难说的,有人每天吃两餐就已经很满足,但有人一天、五餐,每一餐都吃珍馐美食,但仍然是他妈的不满足。”
  小李子道:“你是不是说我爹人心不足蛇吞象,做了参将还嫌不够味儿,想做三军大元帅?”
  东方展梅道:“那倒不是,其实,你爹不干那劳什子参将,主要是为了一个女人。”
  小李子一呆,半晌才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很漂亮的?”
  东方展梅道:“当然漂亮,否则又怎会使你爹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小李子奇道:“你怎知道我爹为了这个女人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东方展梅道:“因为你师父神通广大,消息灵通,所以连皇带在什么时候放屁,什么时候撒尿,都很难瞒得过我老人家。”
  小李子“哦”的一声,笑道;“小李子有一个这样的师父,别人想欺负小李子就难乎其难了。”
  “别再称呼自己是小李子,”东方展梅脸色一沉,道:“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记着,你叫李多宝,是大侠兼冤大头李薄刀的儿子,懂不懂?”
  李多宝干咳一声,道:“徒儿明白了。”
  东方展梅这才展颜一笑,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以后做事,决不可效法那些笨蛋,懂不懂?”
  李多宝点头道:“徒儿也明白了,嗯,你老人家这样说,是否暗示我爹是个笨蛋?”
  东方展梅道:“你爹本来就是个笨蛋,又何须暗示?”
  李多宝道:“常言有道:‘虎父无犬子’,我爹若真的是个笨蛋,只怕徒儿也聪明不到什么地方去。”
  东方展梅道:“话虽如此,但你拜了我为师,就算真的比牛还笨,也会渐渐变得聪明起来的。”
  李多宝狡狯地一笑,道:“想来,师父必定深谙对牛弹琴的功夫!”
  东方展梅哈哈一笑:“好说!好说!”
  李多宝道:“师父还没有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要给我金子?”
  东方展梅道:“理由太简单了,那是因为我曾经向你爹借过三两银子。”
  李多宝一怔,道:“师父向我爹借三两银子有什么用?”
  东方展梅道:“吃牛肉面。”
  李多宝又是一愕:“一碗牛肉面值三两银子吗?”
  东方展梅道:“一碗牛肉面当然是用不着三两银子的,但再加上十斤女儿红,那就他妈的差不多了。”
  李多宝道:“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东方展梅道:“太久了,那时候你还没有出世。”
  李多宝道:“到现在你老人家还记得这笔帐?”
  东方展梅冷笑一声,道:“你以为师父是什么东西?借了钱会赖着不还的吗?”
  李多宝说:“但你老人家给我的金子,最少可以用来买十条牛,买二百担面。”
  东方展梅道:“那是利息。”
  李多宝“哗”的一声:“这么重的利息,咱们李家岂不是大占便宜吗?”
  东方展梅道:“但为师可没有这种感觉。”
  李多宝笑道:“师父是武林奇人,想法自然跟徒儿大不相同。”
  东方展梅道:“从前的事,还是别再提了——”
  “怎么别再提了?徒儿很想知道我爹的事,你老人家继续说罢。”
  “你爹是个怪物,有时候滴酒不沾唇,有时候整天泡在酒海里,他高兴的时候一言不发,不高兴的时候反而手舞足蹈,大笑大叫……”
  “这倒怪哉。”
  “但为师可不知道,你爹如今在什么地方,他说不定已娶了那个女人,也说不定给那个女人当作奴隶一般牵着鼻子到处走。”
  “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我爹倒算不笨。”
  “嘿嘿,真是有这样的老子,便有这样的宝贝儿子,你爹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得一言不发。”
  “高兴的时候反而不说话,这也可算是别创一格之至。”李多宝嘻嘻一笑。
  东方展梅淡淡道:“你若要学你爹,肯定就得苦练武功。”
  李多宝倏地目光大亮,道:“我爹的武功很高明?”
  东方展梅道:“当然高明,高明得根本不像个参将。”
  “什么意思?”
  “天下间大大小小的参将,又有谁身负绝顶武功的?你爹功力深厚,轻功更是武林一绝,像他那样的人,居然去干什么参将,简直是他妈的笑话。”东方展梅嘿嘿一笑说。
  李多宝道:“但我爹终究还是没有再做参将了。”
  东方展梅道:“为师已经对你说过,他是为了一个女人。”
  李多宝道:“这女人叫什么名字?”
  东方展梅道:“上官莹莹。”
  李多宝想了想,道:“她又是何方神圣?”
  东方展梅道:“是江南上官家族的大小姐。”
  “上官大小姐?”
  “不错,上官大小姐才华绝高,在十六岁那年,已经名动江南武林。”
  “是她看上我爹?还是我爹看上了她?”
  “这个为师就不大清楚了,反正你爹喜欢她,她对你爹也很不错,这就是了。”
  “你不是说过,我爹可能给这个女人当作奴隶般牵着鼻子到处走吗?”
  “上官莹莹若肯牵着你爹的鼻子到处走,便是对你爹十分不错的明证。”
  李多宝苦笑了一下;道:“如此说来,男人都是作贱的,连我爹那样的英雄人物也不例外。”
  “说的对。”东方展梅点头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真是没话说的。”
  李多宝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见我的老子?”
  东方展梅道:“这就得看看机缘了。”
  李多宝道:“师父神通广大,消息灵通,大概可以给徒儿一点指示罢?”
  东方展梅道:“为师现在只能给你一个最重要的指示——努力练功。”
  李多宝一呆,继而大声说道:“徒儿遵命。”

相关热词搜索:铁骑震武林

上一篇:马车护送 凶煞追来
下一篇:纵敌儆妻 脱离邪派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