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秘的年轻人
 
2020-01-31 15:32:34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是一个已有历史的卖艺班子,那面代表班子的布旗已经经不住风霜侵蚀,不但褪了色,也看不清上面的刺绣了,但是这面旗子仍是具有它的吸引力。
  二十年来,大江南北、省城大邑一个个地转下去,每个地方只耽三天,既不多,也不少,更不管生意的好坏,每年每地只演三天,每天一场,绝不更改。那怕刮风下雨,他们也是固定的演出。
  就是在下着倾盆大雨的日子,他们也能卖个满座,因为他们演出的场子不是在露天,有戏园子的城市,就是在戏园子里,没戏园子的地方,他们就在当地最大的茶楼中。而且要瞧他们的玩意儿还真不简单。
  起三更,赶半夜,午后未正演出,大清早就得去排队占位子不算,不论大口小口,每人三钱银子,那怕是抱在手中吃奶的孩子,也照样算一口。
  三钱银子可实在不低,一个普通的长工,干足一个月,也不过才赚那么多,瞧一个下午的把式就要那么多钱,这会有人瞧吗?
  没人会为这个担心。
  很多人算计着他们前来演出的日子,早几个月就开始攒钱。因为他们的玩艺儿实在是好,地道、精釆、紧张、刺激、热闹、新鲜、玄奇。大家宁可饿上三天不吃饭,也不愿意漏掉看一场表演。
  二十年来,翠云班在那儿,那个城就轰动起来了。
  最绝的一件事,翠云班收费那么多,该只有富贵人家才会去光顾吧,其实却又不然,去参观欣赏的,大都是些小户人家以及苦哈哈,有钱的人不是没有,却少得可怜。
  这也不是有钱人家不欣赏他们的玩意儿,而是有钱的阔佬们养尊处优,没精神跟着大伙儿一起去挤。
  翠云班就有一点硬的地方,缴了三钱银子进场,占到什么位子就是什么位子,座位一满还可以放进三、五十个站位,如不满位子,那怕出再多的钱也无法通融,客满了就停止进客,大门口有他们的班主自己把守,准出不准进。
  所以有人预先派人去占了位子也不行,后来的根本不让进,万贯家财的大富翁与身无片瓦的穷小子完全同样待遇,一切照规矩来。
  因此,每年到了这时候,许多苦哈哈们存心跟有钱的大老爷们别劲儿,也要赶早挤满位子,把那些大阔佬屏诸门外。
  有没有人逞势想强占位子呢,早几年是有的,有回当地县太爷公子想在客满后硬插进去,把门的班主云振天就是不卖账,那位少爷下不了台,动手想揍人,结果反叫云班主一巴掌打落了满口大牙。
  县太爷自然大为震怒,派了公差一根链子把云班主锁到县衙,结果还不到一炷香时间,又鞠躬如也的送了出来,没到一个月,抚台大人立刻撤了那位七品父母官。
  据说云班主在县衙上亮了两封信,县太爷立刻面如土色,连声拱手道歉却已迟了,云班主是狠狠地训斥了他一顿才出来的。
  因此大家都猜测云班主有几个做大官的朋友,足可吃得住地方官儿,也有人说他本身就是微服私访的大官儿。
  有人问过云振天,他笑而不答,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翠云班仍是年复一年的穿城过县走江湖,所不同的是他班子里的人手,三、五年总得换一些人,因为他的班子里全是女弟子,一个个都是年轻貌美、技艺出众,刀枪棍棒,十八般武艺精通不说,更兼能说能唱、会吹会弹。
  “女儿家大了,不宜再抛头露面,总得找婆家求归宿,所以不带她们出来了,换些小徒弟出来见见世面。”
  这是云班主对人的解释,倒也过得去,而且他换的新手只是面目新,玩艺儿却不会逊色,脸模子身材更不会差,经常换些新面孔瞧瞧,谁都会欢迎的。
  登场献技的固然是女孩子,但打杂的、带腔敲锣打鼓的却还是男的,翠云班拉拉杂杂一共有三十来个人,二十名女弟子是足额不能少的,因为最后的压轴好戏,罗汉闹观音,必须要有二十一个人才能凑齐。
  二十年来,扮观音的一直是云振天的浑家凌翠仙,善才龙女以及十八罗汉则由全体女弟子一起登场,十八罗汉各显神通,观音宝相庄严,善才足登风火轮,龙女翩翩起舞,足踏莲花,美妙无匹,令人目为之迷,单看这一场就觉得三钱银子不冤。
  每年,他们都要从每个地方捞足上千两银子,东止滨海的连云港,西止秦中的酒泉郡,这是他们活动的范围,总计有五十余城,每个地方三天,外加一天的赶路,一个圈子兜下来,总计是九个月。
  可是还有三个月他们在那里呢?每年他们赚进的银子总在五、六万之谱,这些钱用到那儿去了时?没人去想这个问题,也没人追究,因为他们在每个地方都只留三天,而且足迹太远,绵延数万里,谁也没这么长的性子与耐心去探究。
  二十年过去了,少年英俊的班主云振天已经须发花白进入中年了,他的浑家凌翠仙却依然乌发朱颜,明眸皓齿,如霜赛雪。
  云振天的人虽然老了些,他的精神却愈见矍铄,目光更是锐利,神态也更为凝练了。
  只是,今夜,他却显得有点忧虑,郁郁寡欢。
  班子已经从茶园子里表演回来了,他们住在一家大客栈里,靠近河边,介于江桥与枫桥间,夜色渐浓,远处传来寒山寺的晚课钟声,益增秋意。
  这是秋天的江南,姑苏城外。
  云振天对着一壶冷酒,闷闷地独饮着,下酒的是一碟花生米和几块酱豆干,他吃得很细心,很认真,一大口酒后,摸起一粒花生,搓掉外皮,剥掉那一粒胚芽,而后才小心地放进口中,再咬一小口豆干,仔细地咀嚼着。
  有时,胚芽上多带了一点花生仁肉,他都会再用手剥下来,放进口中。
  凌翠仙与他的小女儿云素素坐于对面,就着同一盏油灯,母亲在补衣服,女儿在拉鞋底。
  云素素看了父亲好几眼,见他又在剥胚上带落的花生,忍不住笑道:“爹——您今天是第十四次失手了。”
  云振天苦笑一声:“你都记下了!”
  “嗯,您剥乱一粒花生,我就拉一针,这鞋底都拉了小半圈了,您是怎么回事?”
  云振天讪然一笑:“没有什么,今天的花生不好,炒得太脆了,我一推胚头,总是要带下一点来。”
  这解释太勉强,云素素更是一付不轻易罢休的执着性子,所以她一摇头:“爹!花生越炒得脆,胚头掉下也越容易干净。再说在您手中,也不该出现这种现象,您的内力修为,那怕是剥一粒铁豆,想扳下多大一块就是多大,从不会拖泥带水,这么不干不净的,您是心不在焉!”
  “我?我会心不在焉?多少年的大风大浪闯了下来,还有什么事叫我心神不宁的!”
  “有!我知道,您是为了二姐。”
  “你二姐怎么样?”
  “她跟那个姓方的小伙子的事,使您心中不安!”
  云振天一声轻叹,显然是被幼女说中了心事,云素素偏着头,笑笑又说:“爹,您这是白操心,二姐跟着您出来已经四年了,她不会有问题的。”
  “这我知道,我也不是怕她出问题,而是我觉得那姓方的家伙有问题。你想,他从连云就开始,一直盯着我们,每一场,他都是起早排在头里,赶第一个进场,然后我们住进那一家客栈,他也一定跟着住进来……”
  “或许他是特别欣赏我们的玩意儿!”
  “再欣赏也没有这么个迷法的,整天无所事事,就跟着我们不放了。”
  云素素笑了一下:“他迷的是二姐,只要二姐一出场,他就像头呆鹅似的,目不转睛地直望着,二姐一下场,他就没了精神,对谁都懒得再看一眼!”
  云振天又灌了一大口酒:“就是这使我担心,我简直就摸不透他这个人!”
  凌翠仙放下手中的衣服,温柔地看了丈夫一眼:“振天,你不是已经调查过那孩子的底细,的确是个世家子弟,再说那孩子长得也不错,品行更好。我看了他一阵子,发觉他对二丫头的确是真心的,除了二丫头,他对别的女孩子连一句话都不敢说,我还故意叫惠芳、惠仙姐儿俩去逗他一下,他竟涨红了脸,差点没哭出来,这绝不是装的。”
  “唉!你们女人知道什么!”
  凌翠仙轻叹一声:“振天,我别的都不懂,但是我却能体会出,他看二丫头时的那种神情,是发自内心的真情,一个女人能够得一个男人如此望一眼,这一辈子就算没白活了。”
  神情中略见幽怨,使得云振天也有点惭愧,低下了头:“翠仙,我知道你怪我对你不怎么关心,而且这些年来,你跟着我也受了不少委屈,可是你要知道,我……”
  凌翠仙轻轻一叹:“我知道,你是为了一个远大的理想,我也没有埋怨,而且我们结缡已经二十多年了,彼此都有了深刻的了解,我也明白了你所肩负的责任与工作的重要,可是我们的孩子……”
  云振天摇手止住了她的话,沉声说道:“不行!”
  这两个字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凌翠仙却似还不死心:“振天,我们这一家投进去的已经够多了,你我不说,老大远适于京师,现在二丫头好容易才找到一个……”
  云振天毅然抬起头,断然地一挥手:“不行,我云家的女儿绝不为情而婚嫁,她们若不情愿也只好认了,谁叫她们投胎时选错了门户。”
  凌翠仙终于不开心了,目中微有泪光盈然,云素素更是低下了头不敢作声,云振天自己也有点伤感,他喝了口闷酒之后,眼光转到女儿的身上:“素素,你是否对爹的这种决定感到太冷酷而不近人情?”
  “不!爹!女儿深以做您的女儿为荣!”
  云振天这才露出了一丝苦笑,轻轻地拍拍她的头:“孩子!你要多忍耐,生当斯世,固然是我们的不幸,但也是我们的大幸,神仙眷属,白首终老,似水绮情,固为人世之乐事,但人生苦短,转眼间青丝成雪,白骨与黄土同朽,没没无闻了,若能以英烈振我国魂,碧血染芳青史,不但更有意义,而且也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机会的。”
  “我明白的,爹!”
  无限慈祥的拍拍女儿的头顶:“乖女儿,你能明白就好,你现在还年青,还没有涉及情爱,爹才告诉你一声,将来自己要坚强一点,别使自己坠入情网,因为你日后的终身归宿,必将是一个你最讨厌的男人!”
  云素素的神色微黯,但咬咬牙道:“爹!我知道。”
  凌翠仙忽又抬起头道:“振天,我不明白,我们家的女儿为什么一定要嫁给她们最讨厌的男人呢?”
  “那是为了大局,为了匡复大业。”
  “我知道,但是我们的同志中同样也不乏忠贞可信的青年人,为什么非要在敌对中去找婚嫁的对象呢?”
  “因为她们不是嫁过去,而是潜伏在敌人的阵营里卧底做掩护同志,破坏敌阵的工作,为什么我们每年都要把最美最聪明的女孩儿带出来抛头露面,就是因为她们的条件佳,容易打入对方的圈子里而展开工作。”
  “但又为什么一定要她们最讨厌憎恨的男人才能嫁呢?”
  “这样才不容易因日久生情,误却自己的使命,进而危及全局,当初定策时,我们就把一切可能导致失败的原因都考虑过了,也尽量地把预防的方法做得更完善。”
  凌翠仙轻轻一叹:“振天,我并不是说你们的策划不周,但是你们却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哦!是什么?”
  “人心,人性!你们从事工作的人员因时而代,新起的这一代可不像你们老一辈的,本身就抱着一个崇高的理想来投身其中,可以不计任何牺牲。这些年轻人……”
  “他们从小就受着熏陶,应该比我们更坚强。”
  “振天,你不是一个固执的人,因此不能说这种骗自己的话,你也明白,他们虽是从小就被教育着,但未必就是他们的自愿,你更明白,这批年轻人越来越不容易驾驭,也越来越不够热衷了!”
  云振天长长一叹,低头无语。
  凌翠仙又轻声地:“我是个女人,比较细心,我觉得在祁连山中,年轻的一代已经不安了,你应该特别小心!”
  云振天默默地点点头,这个问题他不是没发现,也不是没考虑过,但只是放在心中而已,他也知道妻子所说的都是事实。
  虽然,他们所从事的目标是神圣的,但是在新生的一代心中,却缺少一股自动激发的力量去推动他们,光靠父兄长辈的教训与驱策,那是绝对不够的。
  有什么方法可以改变这种劣势呢,云振天实在不知道,他只知道必须要设法加以补救,否则就将不可收拾了。
  新的闯入者,打断了他的沉思,那是一个健美、爽朗的女孩,劲装外罩了一件披风,显得明艳照人,由于她的进来,那盏油灯都像是有了新生的源力,显得明亮起来。
  “爹!娘!小妹,你们都在这儿啊,那敢情好,有一件事情,我正想提出来,大家好好商量一下!”
  她坐了下来,伸手就抓了个空杯子,从父亲的壶里倒了杯酒,一仰脖子就灌了下去。
  云振天皱皱眉头,这个女儿是他最钟爱的一个,因为她大刀阔斧豪情万丈,简直就像个男孩子,弥补了他私心中没有儿子的缺憾。喝酒就是她平常喝惯,从四、五岁开始,她就坐在云振天的膝上,陪着他喝酒,抢花生米吃。
  大了一点后,仍是坐在膝盖上,却是抢酒喝了。
  云振天心中一直希望能有个儿子,可惜的是凌翠仙只给他生了三个女儿。平时,他对这个有男子气概次女颇为欣赏,但今夜,他却觉得云施施的喝相实在不太雅!
  云施施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露出她洁若编贝的牙齿一笑:“对不起,老爸,我急着要喝口酒解解乏,今天我跟小方干了一架!”
  这个大姑娘连说话都像男人,云振天摇头直叹气,他不知道那个小方是怎么会对她着迷,看他那腼觍可怜的模样儿,该跟素素才是一对,但云施施的话却使他更吃惊:“怎么,你跟方豪打起来了。”
  云施施笑一笑,这一次笑得倒是有点女人味,也很妩媚:“是过手,不是真的拚命,今天我跟他到虎丘上去赏月、数钟、喝秋风!”
  “慢来!慢来!你们去干吗?赏月,现在是初四,那来的月亮?数钟,钟怎么数?喝秋风,怎么喝法?”
  云施施开心地伸直两条腿,把椅子用两条后腿斜跷起坐着,那姿势可实在不文静,可是她的刘海拂在前额,明眸如秋水、如星般闪亮,却又美得令人心悸。
  “那是小方说的,他说初三、四的新月如眉,看起来别具风韵,我们在山顶上静坐,在剑池畔闭目冥想,发思古之幽情,默数寒山寺中晚课的钟声有几响……”
  云振天微微地笑了,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这种诗情画意的情趣,是她绝对受不了的,因此他笑问:“你数了几响?耽了多久?”
  “没等到月出,大概三十几响吧!我已不耐烦了,就向他提议说下去沽壶酒来在剑池的千人石上对酌。”
  云振天又笑了,这位姑奶奶豪情不减,云家的女儿,毕竟是不同凡响的。
  云素素轻轻地摇摇头,看看二姐,好像是看头怪物,她实在想不透,斯时斯景下,二姐怎么俗得想喝酒的。
  只有凌翠仙脸色平静:“他去买了没有?”
  云施施一叹,双手一摊:“没有,所以我只喝了秋风,灌了一肚子气,你们知道他为什么不去沽酒,因为他没钱了,身边连一个钱都没有了!”
  这倒是谁都想不出的原因,连云方家富甲海内,是武林中最有钱的一家,方五少爷居然连一文钱都没有!
  云施施又从父亲的壶中倒了杯酒,这次喝得较慢,却抓起块豆干,整个塞进了嘴,嚼了两下,大概仅仅碎成了七、八块,就用另一口酒吞了下去。
  就是男孩子,吃豆干也没有这么凶法。
  “他那天只是随便出门,身上只带了十几两碎银子,然后一路跟着我们,银子早就化光了,他就开始卖身边的零碎,腰带上的玉坠啊,手上的折扇啊,一直花到这儿,他已经典尽当光,一文不名,幸好店钱是预付了,所以还能住。他跟我打商量,明天能不能招待他白看一场,他付不出三钱银子了!”
  云振天一笑:“你怎么回答他的?”
  “我当然说不行,这个例子不能开,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在翠云班看霸王戏!”
  云振天点点头,才要露出微笑,云施施却又说:“不过我说可以借给他几两银子,给他回家去。”
  云振天更高兴了,女儿这么说,可见对方豪并没有生情,有时下场后,结伴出去玩玩,只是普通的友情,否则怎会撵他回去的?
  凌翠仙却关心地问道:“他接受没有?你们怎么打起来的?你把人家孩子打伤了没有?”
  “他不要,说他还不想回去,我们演一场,他就不肯放过一场,一定要看到底。”
  凌翠仙叹了口气,似乎在为小伙子痴心而叹息,云素素却眼中闪出了亮光。
  云振天笑道:“你有没有告诉他,我们的归程还远呢,一路演下去,要到年底才封箱,而且已遥在秦中,且不管他如何回来,就是这一路上,他又如何度过,总不成拦路打劫去!”
  “我说了,他也彷徨无计,可是他立刻想出了办法,要求加入我们的班子。”
  “什么,他要求加入我们的班子,他难道不知道我们是清一色的女班子没有男角儿登场的吗?”
  “我说了,他却说他不登场,他也不会献技,只要求加入我们的班子里打杂。”
  “他要打杂,他知道我们的杂工干些什么?”
  “知道,扫地、清理场地、搬运道具,一切的粗工都干。”
  “他吃得了这个苦吗?”
  “他说他不怕吃苦,我又告诉他说在我们班子里做杂工,必须要有两下子,至少要接下我三十六手霹雳拳、十八式旋风斩月刀、九九八十一颗曳月弹!”
  云素素叫了起来道:“二姐,你在开玩笑,你的那三种绝学任何一样出手都能要了他的命的呀!”
  云施施叹了口气:“我本来只是开开玩笑,想叫他知难而退,我虽然不讨厌他跟在后面,但是觉得一个大男人不干正经,跟在个杂耍班子后面,实在不是回事,正好借机会难他一下,赶他回去算了,那知道他还真行,居然全接了下去。”
  屋中三个人都啊了一声,表情各有不同,云振天是愕然难以相信,云素素是惊喜万状,凌翠仙则神秘难测。
  云振天道:“施施,你全力施展了没有?”
  他知道女儿的能耐,不说独步宇内,但是至少也可以排名在一流高手之列,那个小伙子居然能比她更高明。
  云施施噘起了嘴,这时她才真正像个女孩子:“前五招我倒是留了几分,但他从容化解,我也打出了真火,结果到我施完最后一手暗器手法火树银花,他竟毛发未损,所以我只好把他带回来了。”
  “啊!你已经答应他了?”
  “我可不敢擅专,要等您决定,可是我也没办法再找借口推辞他了!”
  “你不会说我们不缺人手。”
  “没用,爹,他知道,我们在连云时有十四个人工,先后走了九个,现在只剩下五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他也知道我们的人工是雇来的,流动性很大。”
  “他对我们倒是打听得很清楚。”
  “爹!您别忘了,从连云港后,他就一路跟着我们,有时还自动帮我们架场子,对我们的情形很清楚。”
  云振天的脸色很沉重,想了半天才问道:“施施,我们这个班子的目的不是在赚钱,也不为献艺!”
  “我知道,我们还受了朝廷的暗中委托,刺探各地的民情官隐,密报大内,大姐夫在军机处走动,专司此职。”
  “那也只是一种掩护,蔽人耳目,我们真正的目的却是在匡复神州、光我华夏。”
  “爹,我知道,您放心,我的口很稳,绝不会泄漏半个字的。”
  “这点我相信,施施,你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你看看方豪接近我们,是否另有目的?”
  云施施也陷入了沉思,良久才轻叹摇头:“我不知道,我用很多的方法观察他,甚至试探过他,可是他却不露一点声色!”
  “二姐,也许人家是真心为了你呢?”
  云施施苦笑一声:“我也作过这个推想,所以有时单独约他出去走走,或者借故到他的屋子坐坐,有时故意暗示一点对他好感,那知他——他竟跟我装木头!”
  云振天的脸色更加凝重了,急声问道:“是这样吗?”
  “在我的感觉上是如此的,爹!您知道我的脾气和性情,实在不会什么表示柔情的那一套,也许我的暗示不够明确,他还不明白。”
  云素素笑道:“二姐,你当众牵着他的手走来走去,要说他不明白,他就真是一块木头。”
  云施施翻翻她美丽的大眼睛道:“拉拉手有什么关系,我们江湖儿女,那有这些忌讳,我一年不知拉过多少个男人的手,难道都是喜欢了!”
  云素素笑了一笑:“二姐,这个我不知道,一样是拉手,却有几个不同的感情。我说不上你拉他的手时是什么样子,但我却能感觉到与众不同。”
  云施施居然也会红了脸,顿了一顿才道:“我承认是有点喜欢他,但是这个家伙,居然毫无感觉,在你们面前,他好像是对我一往情深,但我们两个人相处时,他却像是有意在躲我,这家伙简直是个大混账!”
  凌翠仙也显出了凝重:“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这又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我好意思逢人就说?”
  凌翠仙叹了口气:“振天,照这样子看,方豪倒是真的有问题了,我看还是把他撇开些。”
  云振天沉思片刻,才凝重地道:“不!我们雇用他,施施,你去告诉他,明天起上工,以后跟我们共起居行止,管膳宿,每天工资一两,做到今年年底,我另外再送他一百两回程盘缠。”
  “这……太高了吧,那有这么高的工钱的?”
  “假如他能接下你的拳、刀、弹子,这价钱就不高!”
  云施施想了一下才道:“留下他也好,我倒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怀着什么鬼胎!”

相关热词搜索:龙虎风云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从天而降的救星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