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洒芦沟
 
2020-01-31 15:51:47   执笔人:诸葛青云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里刚摆好,后头的人已陆续来到,自动分左右而立,中间留下一条五尺宽窄的走道。
  不到一盏茶工夫,海棠树前已站满黑压压两片。
  人,约莫有百来个,但却肃穆寂静,鸦雀无声。
  人,约莫有百来个,但却个个垂手挺立,一动不动。
  昏暗的月光下看,恍若一尊尊泥塑木雕的人像。
  蓦地里,梆折声响动,山下遥遥传上来打三更声。
  五条人影,一前四后,踏着轻捷的步履来到。
  方豪、云振天、凌翠仙、云素素,还有焦大。
  两片黑压压的人影恭谨躬身,声如雷动:“恭迎令主!”
  云振天、凌翠仙、素素、焦大为之一怔,旋即心神震动。
  五个人里,令主应该只有一个人——方豪。
  方豪竟然是领导天下义军的令主——日月令主。
  方豪肃穆、庄严,不答礼,未点头,直向前行。
  其实,方豪不是来得最晚,他比任何人来得都早。
  在这遥祭前明先帝大典的前夕,他作了不少重大的事!
  首先,他作了与玉贝勒决斗的准备——从内到外,从战斗精神,到战斗技能,每一样所能准备的都准备。
  其次,他结了缡,和云素素圆了房,这不是方豪的意思,这是云素素的意思,云振天、凌翠仙夫妇的意思,也是全体义军的公意。
  因为这场玉贝勒和方豪兄弟相残的“谁应芦沟血誓”之斗,玉贝勒得地利,拥人和,委实有太大便宜。
  方豪则充其量也不过在“天时”二字之上,勉强有点想头。
  万一,方豪有个三长两短,这位优秀门士的血胤,不应由此而斩,江湖、义军,甚至整个复兴大业,都需要他的优秀血胤作种,继续开花、结果——结出更多更丰硕更坚强的武林奇葩,民族异果。
  于是,他不单匆匆和云素素结缡,圆房,夫妇并双双服下由前明太医院掌院供奉所虔诚炼制的“种玉神丹”,以求就凭这花烛之夕,便与云素素豆蔻含胎,蓝田种玉!
  喜悦中,带有凄惨,他们的“合卺杯”内,不是美酒,而是鲜血。
  云素素以新娘子的身分,竟当着爹娘、义军首领,暨一干江湖长辈,在花烛宴上,喝了血酒立了血誓,即令方豪果有不测,她也淡于夫仇,重于育抚子女,把这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留到二十年后。
  还算好,这双新人,男的是绝代国士,女的也是巾帼奇英,他们不厌恶有任何不祥,他们默默承受,相互关怀。
  明晨芦沟生死决,今宵侬我尽关怀,红烛高烧,巫山春好,在凄惨之中仍然有几分喜悦。
  可怜,为了芦沟决斗,为了煤山大祭,方豪那里敢贪枕席之欢,在一般新人好梦方浓之际,他和云素素便起床结束停当,双双携手到了清宫大内的“神武门”后。
  由于各路义军首领,即将齐集煤山,方豪身为“日月令主”,他必须把玉贝勒的埋伏情况,完全了解,设法对抗,绝不能把这点民族精英,任对方一网打尽。
  但说也奇怪,方豪、云素素施展绝顶轻功身法,搜遍整座煤山,以及煤山周围,竟未发现玉贝勒于血冠羽士暨九格格死后,所集权统率大内高手的半点踪影。
  云素素咦了一声:“方豪,玉琪新统事权,指挥起大内武士,更应得心应手,他……他的人呢?”
  方豪脸上神色,毫不轻松,剑眉深蹙说道:“小玉儿居然完全撤防,给了我一个莫大面子,他总算还念在兄弟之情,让我平平安安地,再作最后一次的‘日月令主’。”
  云素素与方豪两心已同,自然听得出来他的言外之意,闻言瞿然道:“你是说他在煤山给你面子,却在芦沟桥上,对你痛下杀手?”
  方豪点头道:“小玉儿官居显职,位极人臣,尤其血冠与九格格已灭,他不需要争功,他如今最需要的,就是个人英雄声誉!我太了解他了,他越是在此表现得如此大方,便越是显示了他对芦沟一战,有了十成十的充分把握。”
  云素素娇躯一颤道:“煤山撤防,显他气量,芦沟杀你,成他威名?”
  方豪道:“不错,这是小玉儿等待已久的日子,也是他悉心布置,刻意完成的最高心愿!”
  云素素心中一酸,忍不住握住方豪的手儿,凄声叫道:“方豪……”
  方豪也握着他的手儿,稍加安慰道:“素素,不要怕,我们先前不是在瞻仰文山圣像时,读过他的‘正气歌’么?愿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鼎镬甘如饴,阴阳不能贼!成、败,尚在未可知之间,时辰到了,擦干眼泪,不要伤感,陪我去主祭先皇,看我担任最后一任的‘日月令主’吧!”
  方豪一再重复这“最后一任”之语,自然使云素素听在耳中,不是滋味,但辛酸滋味,才化泪水,幢幢人影已到煤山。

×      ×      ×

  极简单、极隆重的祭礼一毕,方豪向各地义军首领,作了两点极重大的宣布:
  第一、从今后不再举行煤山大祭。
  第二、从今后不设“日月令主”名位。
  这两点决定,都听来有点慑人,震骇得那些江湖义士、民族英杰,都鸦雀无声,静等他们最敬佩最服从的“日月令主”方豪,作进一步的解释。
  方豪道:“不忘先朝,心存汉室,重意识,不重形式,与其每年甘冒奇险,来此祭灵,不如各安其分,各尽其能,分散在群众之中,灌输民族气节,培育复国力量,反能使先皇先烈,告慰九泉,免得只要有一次不慎,被敌方一网打尽,则元气之伤,便几乎无法弥补!”
  这是正理,这是名言,但从来无人敢说,因为畏难苟安,似乎不是英雄本色!
  但如今方豪说了,却不单不使巍立在煤山夜色以下的济济群豪觉得他贪生怕死不是英雄,反而加重了大家的信服,越发敬佩他是敢作敢为有承当的真正英雄好汉!
  方豪又说:“既然不再举行甚么每年一次的煤山大祭,则‘日月令主’一位,也无须再设,昭昭日月,各在心头,良知良能,即为令主……”
  说至此处,各地义军领袖们,立刻表示了意见,他们认为反清复明大业,不能没有统一指挥的人,故而群请方豪,勉为其难,煤山大祭可以改在各地,小规模的举行,但“日月令主”之职位,却坚求方豪继续担任。
  方豪笑了:“诸位一定要方某留任令主之位,方某也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我在这大家最后一次齐集煤山的机会中,要提出两句似为打破传统的新口号,看看诸位有无反对意见?”
  各地义军领袖一致表示恭聆令主高论。
  方豪一字一字,郑重的说道:“排……贼……不……排……满,兴……汉……亦……兴……华……”
  乖乖,这十个字儿中的“不排满”三字,不单打破传统,简直可以说反叛传统,听得一干义军领袖,全都默无反响。
  方豪笑道:“同文同种,四海一家,从小的区域划分,生活习惯略微有异上看来,固然可以分为‘满、汉、蒙、回、藏、苗’,但以炎黄世胄,统一源流而言,却均是中华民族!忽必烈、成吉思汗的丰功伟业,固使中国声威,远及异方,清帝入关主政,也照样颇有贤能之主,尤以汉族文化,博大精深,其他少数民族,均渐渐在潜移默化之中,暗暗合并为一以汉为主的综合整体民族,故而我提出‘排贼不排满’的新颖口号,凡属民贼国贼,虽汉亦排,凡属德行良好、功业卓著,爱国爱民之士,虽满亦戴,真能共昌汉化,举戴贤能,则十年、百年之后,将无汉满蒙回藏苗之分,只见中华民族的灿烂光辉,天下大同,照耀世界!”
  这又是至理!一般人所不敢出口的至理——
  传统的力量,太强大、太深刻了。
  明明方豪说的是至理,但因他违背传统,甚至于反叛传统,以至虽在济济群豪的心头上,激起了一阵敬佩性的波涛,却未能博得任何明显性的承诺。
  方豪叹了一口气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不合理的制度,必须推翻,贤明的领袖,则不分畛域,我若在芦沟决斗一役上,侥幸生还,则后半生的工作重点,将是在江湖廊庙之间,尽量灌输这种新的革命认识!”
  一挥手,群雄尽散。
  连方家所苦心训练的那七名高手,也被方豪强硬遣回。
  他调来这批精英,主要是为了保护煤山大祭的赴会各路义军首领,不愿把他们投入自己与玉贝勒的私斗,而有任何损折之虞。
  转眼间,煤山之下,空荡荡的,只剩下了云振天、凌翠仙、焦大、云素素和方豪五人。
  云素素的心湖,怎能平静?
  她望望未透曙色的东方暗空,向方豪凄然说道:“你要去芦沟桥了?”
  方豪点点头,缓缓说道:“我和小玉儿约好了的,这场‘芦沟洒血之战’,由旭日东升开始大概到日正当中,可以结束……”
  云素素道:“你……你……不带我去?”
  方豪叹口气儿,虽然当着云振天夫妇和焦大,也毫不避忌地,握着云素素的柔嫩玉手,目射深情说道:“素素,你喝过血酒,立了血誓,应该识得大体,不必再去经历那种场面,反正在日正当中之前,我和小玉儿,总有一人,会沉尸于芦沟桥下的无定河中。”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此情,此景,是多凄楚的调子?云素素忍不住了,两行晶莹珠泪,扑簌簌夺眶而出!
  但绝代侠女,毕竟不凡,泪珠没流多少,云素素便倔强抬头,两只妙目中,泪光模糊地,凝望方豪说道:“好,我不去,有妻在场,或消壮志?但你一人赴约,我们却怎么晓得你的凶吉与否?”
  方豪想了一想道:“从时间上来看吧,这里是大内禁地,对方不能久撤岗哨,你和岳父母焦大叔等,仍去‘文丞相祠’等我,侥幸无恙,‘未末’必归,否则,赶紧快马离京,因为我纵陈尸于无定河中,小玉儿也必遍体鳞伤,绝不好受,我担心他因怒成恨,会起斩草除根之心,对你们有甚酷烈手段……”
  云素素咬牙、挥手道:“好,一切都遵从你的安排,你去吧,你志壮山河,气如渤海,无定河中,恐怕容不下你……”
  方豪先拜云振天、凌翠仙,又向焦大叔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
  这不是“令主”拜僚属,这是子侄之礼,并隐有“寄妻托子,生离死别”之意,云振天、凌翠仙夫妇,和焦大,毫不客气,坦然受之。
  但谁的心内均在发酸,谁都尽力忍住了盈眶潸潸的英雄珠泪!
  夫妻之间,不必多礼,略一执手欷歔,方豪便轩眉撒手,飘身而去。

×      ×      ×

  “芦沟晓月”,是京师八景之一,长桥卧波,当然绝美,而在这桥上决斗,以桥下滚滚东流河水,作为葬身之地的想法,也着实相当洒脱。
  方豪认为玉贝勒定会比他到得更早,以逸待劳,但却完全想错。
  他到了!
  桥上无人……
  倾耳细听,展目四顾,周围一片寂寞,绝没有任何埋伏。
  方豪侠胆如天,但如今也不禁略微兴起了那么一丝毫的怯惧。
  因为,他弄不懂玉贝勒到底玩的是甚么花样?敌不可测,总是最最可怕的事。
  长桥望明月,明月渐西沉……
  换句话说,迟迟钟鼓,耿耿星河,业已天光欲曙。
  方豪等了很久,决斗的时刻,快要到了,玉贝勒的人呢?
  蓦然间,“辚辚”作响。
  “辚辚”是车声,方豪循声注目,果然看见从京城的来路上,驰来了一辆双驾宫车。
  起初,距离还远,等到车儿走近,方豪不禁暗叫一声:“惭愧!”
  因驾车的人是云施施,方豪觉得玉贝勒能让云施施驾车送行,自己却不能让云素素相偕前来赴约,未免在气势上便已输人一着。
  车到桥下,方豪又是一愕!
  因为,云施施是独自下车,从车厢内取了一具巨大革囊,迳向芦沟桥上,姗姗走来,却仍未见玉贝勒与她同行,或是人在车内?
  方豪忍不住了,云施施尚在十步之外,他就高声问道:“施施,小玉儿呢?他是畏战不来?还是看我不起?”
  云施施淡淡笑道:“你们约的是甚么时刻的呢?”
  方豪道:“从东阳初起,门到日正当中,小玉儿并已说明,在昨日黄昏以后,今日午正前,芦沟桥左近,完全戒严,不许任何局外人加以滋扰!”
  云施施向初透一些蒙蒙曙色的东面天空,看了一眼,扬眉笑道:“时间早得很呢,玉琪说用不了太多时光,约莫十招左右,就足以使你陈尸于这条先叫‘无定河’,后改‘永定河’,又称‘芦沟’的河水之内!”
  方豪怒道:“他不能这样骄傲,这样小看我,我不是血冠羽士。”
  云施施点点头道:“你比血冠,当然强得太多了,但玉琪却练有平素绝不轻易显露出来的四大绝艺!”
  方豪皱眉道:“四大绝艺?这四大绝艺中,大概有一桩便是‘无形剑气’?”
  云施施点头道:“不错,在苏州府衙,搏杀血冠子时,他用了‘无形剑气’,但你知不知道他手儿特别粗糙之故,是从‘白象国供奉’之处,学成了十二成火候,足以刀剑不伤,并能耐极重指力、掌力的‘象皮神功’,更生生拔去满口银牙,换装毒齿,若与强敌近身拚搏,只稍凝聚真气,张口一喷,便连大罗神仙也难逃劫数的‘九毒飞牙’,而蒙古摔交技艺,也到了无以复超地步,一人足敌八条蛮牛极上乘的‘金段’地步。”
  方豪越听越眉锋紧蹙。
  云施施又复笑道:“起先几招,他用‘无形剑气’攻你,即令你能腾挪闪展,甚或蹈隙逆袭时,他再倚仗‘象皮神功’护身,施展蒙古摔交的‘金段技艺’,把你缠住,只要双方纠结分不开,立从口内喷出‘九毒飞牙’,则胜负之数,大概便可以决定。”
  方豪无话可答,看了看芦沟桥下的呜咽流水,和那具放在桥栏上的巨大革囊,突然剑眉一挑目光如电地,凝注云施施道:“施施,谢谢你,你比小玉儿先行赶来,便是告诉我这些虚实?抑或不忍见我葬身鱼腹,要用这具革囊,替我收尸?”
  云施施摇摇头道:“都不对,我是来向你道喜,并有两个问题,要你由衷回答!”
  方豪皱眉道:“道喜?道什么喜?莫非指的是我和素素之事?”
  云施施笑道:“正是,但天下事奇巧无伦,我和玉琪,也和你与素素……”
  方豪道:“你也与小玉儿结过缡,圆过房了?”
  云施施毫不羞涩,点头接道:“就因为我太关心这一场‘芦沟之战’,深恐他一去不回,玉琪才向我吐露他身怀四大绝艺,并在洞房花烛夜之中,亲自演练‘象皮神功’的护体功能,和‘九毒飞牙’的歼敌威力。”
  方豪目光一注京中来路。
  云施施便又笑道:“你放心,在我两项问题未曾经你正式答覆之前,玉琪绝不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方豪如今业已意识到这两个问题,必定相当重要,凝望云施施点头说道:“施施,你问吧,甚么问题?”
  云施施道:“问题不会离开这场龙虎风云的芦沟之战,我先问你,在这一战中,死的若是方豪,后果如何?”
  方豪毫不思索,应声答道:“死的是我,后果还不太严重,不过是云素素碎心待产,将来抚孤报仇,小玉儿毫无对手,益发飞扬跋扈,以及矢志光复的遗民义士之中,又要煞费苦心,寻找培植一位有守有为的日月令主而已。”
  云施施道:“死的是玉琪呢?”
  方豪苦笑道:“死的是他,后果反而更糟,朝廷必然极为震怒,尽出官家之力,搜杀前民遗臣,连以前再三考虑,才颁布天下的怀柔政策,亦将修改,我们那些气候未成的义师组织,必定大受打击,纵不完全被灭,也告元气难复!”
  云施施从一双妙目之内,闪射出无限敬佩之色,盯在方豪脸上,凝望有顷,点头说道:“方豪,我佩服你,你大概早已自知必败,仍一再强调是五五之局,应邀来此赴约之意,是不是打算以命酬弟,拿血肉换取时间,让玉琪除去最强对手,满足了骄妄之心,安安逸逸地,当他的一品王侯,不再对江湖志士,过分追杀,而使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革命力量,有一些休养滋生机会。”
  方豪也深深看她两眼,点头叹道:“施施,你既是有心人,我便不瞒你了,我早知此战是必死,才和素素结缡圆房,让她在以后的日子里,一意抚孤,精神有个寄托,而我昨夜遣散的七名少年高手,也不是回转连云方家,而是分投七处大荒,苦练绝艺,将来义师长老们,可以选择其中成就最高,品行最好的人,继承革命大业……”
  云施施听到此处,摇摇头,缓缓说道:“方豪,你肯牺牲小我,能够着意安排,虽令人敬,却未令人服,因为你所选择的,并不是一条最完美的路儿。”
  这几句话,听得方豪万分惊诧地,失声问道:“除了兄弟生死,溅血芦沟之外,还有第三条路,并是最完美的路儿?”
  云施施正色道:“有,很简单,只有十个字儿,就是‘你死,他也死,你活,他也活’。”
  方豪苦笑道:“小玉儿身怀那么多绝艺,我死他也死之望,已极渺茫,至于我活他也活的两全妄想,更是谈也休谈,因为不论就僧王血誓,或目前大局,芦沟一战,无法避免。”
  云施施不等方豪话完,便接口苦笑道:“方豪,听我解释,‘你死他也死’之意,你死是名他死的是人,‘你活他也活’之意,是你活的是肉体,他活的是如今的‘贝勒’头衔,和他日继承的‘神力亲王’爵位……”
  方豪有点迷惘了,目光凝注道:“施施,别弄玄虚,请解释得详细一点!”1
  云施施道:“譬如,玉琪血溅芦沟,但对外宣传,却说方豪战死,由你倚仗两人声音容貌,无不相同,以及神力老王已缠绵病榻,疾入膏盲便利,留在大内,供职庙廊,则不单可于庙堂之上,实行你‘光汉化满’上策,照拂江湖草泽之中的志士遗民,互相配合,同光大业,并可娶福晋,育王侯,进一步使得清廷天潢贵胄间,也血脉旁移,渐渐渗入了革命种子……”
  方豪听得始而惊、继而佩,不禁目注云施施,嘴唇欲动。
  云施施不给他中途接话机会,继续说道:“但天下事有一利必有一弊,这条路儿,听来对革命大业虽美,其中却含蕴有莫大痛苦,首先,要你丧失方豪名号,用‘神勇威武玉贝勒’身分,酬酢于铜臭龌龊的富贵场中,放弃心上人,另行婚娶生育,把啸傲山河的风云壮志,收敛为衣冠揖对的宦场傀儡,你拿不拿得出这份勇气?”
  方豪凄然一笑,暂未置答。
  云施施又复说道:“其次,谈到素素,她要有夫等于无夫,眼看自己丈夫怀抱之中,夜夜抱的是别的女孩子,而且,三年五年还拿不准能否与你见上一面半面,这份酷烈相思,够她消受,够她咀嚼!但她是云家的女儿,你应该知道,云家的女儿,无不勇于牺牲,甘心承担痛苦,故而我可以代表素素,作一肯定回答,能不能走这‘你死,他也死,你活,他也活’的第三条路,便全看方豪你了。”
  方豪叹道:“施施,你为何只谈细则,不谈原则?”
  云施施说道:“甚么原则?”
  方豪道:“你这第三条路儿的原则,是必须小玉儿先死,他精擅‘无形剑气’,练了‘象皮神功’,藏有‘九毒飞牙’,摔交缠摸技艺,又到了‘金段’地步,谁还能杀得了他?”
  云施施道:“我!”
  好简单、好有力的答覆,自然震惊了方豪,但射向云施施的目光之中,总难免略有怀疑难信神色。
  云施施满面神光地,侃然续道:“九格格自尽之前,与我曾作密谈,她认为我肯嫁玉琪,必然恨中有爱,爱中有恨,另具重大图谋,故而送我一样东西,希望我能杀掉玉琪,替她来报仇雪恨!”
  方豪道:“这是甚么东西,小玉儿既练有‘象皮神功’,九格格虽精于暗器,她那‘大内十三红’等,恐怕也……”
  云施施脸色微红接道:“这东西有点下流,叫‘玄牝化血粉’,我自从问明玉琪身怀四大绝艺,确定芦沟一战,死的必然是你以后,才决心对他施为……”
  方豪皱眉道:“小玉儿上当了么?”
  云施施幽幽叹道:“他够精明,够厉害了,但却绝未想孙九格格会在临死之前,传了我这记下流杀手,故而,素素和你圆房,是替你延嗣,我和玉琪圆房,却是要他绝命。”
  方豪惊道:“你是说小玉儿已经……”
  云施施泰然自若地,指着桥栏上巨大革囊,缓缓说道:“他已经死了,一度春风,全身化血被我盛装在这具革囊之中,来应芦沟血誓!”
  她一面侃然说话,一面走到革囊之前,从头上取下一根红色金簪,挑开囊口绳结。
  绳结一开,囊中果然满贮血水,云施施目注方豪,满面神光又道:“方豪,你不用再去‘文丞相祠’找素素了,我来此之前,知道米已成了饭,木已成舟,你这只鸭子,非被抱上架不可,已向爹娘、素素、焦大叔等,飞函详陈经过,如今,他们早已离京,计程当在百里之外……”
  说至此处,忽用那根血红色的金簪,向手背上戮入,划了一道寸许血口。
  方豪惊道:“施施,你这是……”
  云施施笑道:“这也是九格格的东西,我虽杀了玉琪,却并不是不爱玉琪,只是立场不同,重于光复大业而已,他既死去,我应该追随于九泉之下,向他谢罪,作他最忠实的妻子。”
  语音略顿,又神态自然已极地,嫣然一笑说道:“方豪,快去应付一切相当艰难而费力的各种善后,好好作你的‘神勇威武玉贝勒’,明年此日此时,不妨来此一奠你的胞弟弟妇,因为,那时桥上还会有两个人,是素素,和她抱来给你看的麟儿,或是娇女……”
  话尚未完,神情已萎,云施施赶紧地把玉贝勒所化的盈囊血水,倾入无定河中,自己也跟着飞身一跃。
  好厉害的九格格独门剧毒,衣裳飘处,云施施骨肉也化,她的血水,和玉贝勒的血水,连成一片,倾注桥下,逝向东流。
  方豪怎么样呢?鸭子业已上架,他只好孤孤单单,寂寂寞寞,别别扭扭,龌龌龊龊的,去当他的一品王侯,故事也了结了!正是:
  鸳鸯碧血洒芦沟,龙虎风云一旦收;
  跳出英雄儿女外,深情侠骨足千秋!

  (全书完)

  校对说明:2020年3月,zhychina根据1980年金兰版全文重新校对。文中“本分”、“分内”、“身分”、“计画”等不作修改。

相关热词搜索:龙虎风云

上一篇:第十九章 风雨欲来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