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密云不雨
 
2020-01-31 15:50:29   执笔人:卧龙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云素素望望父母,又望望方豪,她是传统的女孩子,有一份温婉、贤淑的性格,不论她内心中有多么坚强,但却一直保持了那种传统文化孕育出来的形诸于外的温柔。
  她不能回答什么?这必须要方豪决定,她和方豪之间,没有名分,也没有正式约定,但她却对这个心目中的男人,保持了绝对的尊重。
  事实上,云振天和凌翠仙,也无法决定什么。
  方豪已经很明显的表露出了他的身分,在反清复明的义军大组合中,他好似具有了很高的领导权威。
  “施施,别为我担心,我相信我有很充分的自保能力。”
  “玉琪的人多,天子脚下,是大内好手的集中所在,他如若存了杀你之心,以证血誓,他有很多理由交代。”
  “玉琪真要杀了我,他用不着向任何人交代,连云方家的人,也不会去找他拚命,方家的人只有公愤,不存私怨,除非大局上需要,非杀玉琪不可,方家的人才会高手尽出。”
  “撇开方老爷子不谈,我不相信方家下一代中,还有比你更能干的人,你是方家的希望所寄也是义军组合中的重要领导人物,我不希望你受到什么伤害。”
  “谢谢你,施施,但我不能不去。”
  云施施仍然没有转过身子,举手理一下飘动的散发,缓缓的说道:“方豪,为了大局,也为素素,云家三姐妹,已经牺牲了两个,我希望素素能过几年快乐的日子,那怕是短短一年也好,今年不要去……”
  方豪很感动,回头看素素,素素正低头抹泪。
  这是姐妹之间的挚深情意,施施个性爽朗,素素外形娇弱。
  平时实在瞧不出她对素素有什么关心的地方,而且,她一向对素素大呼小叫,看上去,还有点欺侮妹妹。
  但此刻,云施施真情流露,对素素的爱护,竟然是如此的深刻。
  云素素抹去泪痕道:“二姐,我不怕……”
  “我知道,你不怕打击,也不愿让两个姐姐专美于前,不过,素素,每个人的际遇不同,你有机会能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你爱方豪,他也爱你,我请求方豪和你,过一年属于自己的生活天地,不算过分,爹、娘不会反对,方豪也应该有个气度。三妹,只有一年,好好把握住,甜蜜快乐的一年,以后要如何,你们自己决定了。”
  “二姐,我不能拖累到他,也不能因儿女之私,误了大事……”
  “你没有拖累,这一年,是二姐我拿自己的一切去换的,没有方豪到京城里去搅和,我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得更好,我保证,让设祭的义军首领,平安的离开京师,方豪,这一点,你能不能相信我?”
  方豪叹一口气道:“施施,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不过,我却不能不到场……”
  云施施道:“方豪,你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了?”
  方豪正容说道:“施施,这里面别有原因,不过,我无法解说得很清楚。”
  云施施没有再说什么,举步向外行去。
  她一直没有回头看过方豪和素素一眼。
  但素素知道,云施施很伤心,她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云振天、凌翠仙相互望了一眼,站起身子道:“咱们一切都听命行事。”
  两个人进去了。
  此时此刻,他们觉得留在这里,不如离开的好,素素一向害羞,有二老在旁边,她有很多的话,反而不便开口。
  厅中,只剩下了素素和方豪。
  方豪笑一笑道:“素素,是不是很不满意我的决定?”
  “我不愿因为我消去了你的英雄志气,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你应言语间缓和一些,那样太伤二姐的心。”
  “素素,你应该了解施施,我不能骗她,因为她很信任我,我告诉她不去,她就会认定我不会去……”
  “可是,我们……”
  “事后,不论有多少理由,都很难解说得清楚。”
  云素素道:“是不是玉琪也知道你一定会去?”
  “不错,玉琪知道我一定会去,而且,他会安排下天罗地网,必欲杀我而后甘心。”
  云素素有些担心了,但她强行压制下内心的激动,温柔的笑一笑道:“大内高手,齐聚京畿重地,你至少应该选一个和他决战的地方……”
  “素素,玉琪他是不会让我来选择的,我们兄弟这一次会面之后,玉琪已下定了非杀我不可的决心。”
  “你是他的劲敌,也是他的心腹大患,不论谁,在玉琪的那个位置上,都会存有必杀你的念头。”
  方豪苦笑了一下道:“素素,骨肉相残是人间最大的悲剧,何况我们都对自己的一切,了解得很清楚……”
  “就像大姐、二姐一样,她们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民族的志节,却不得不嫁给她们心中最恨的仇人!”
  方豪道:“大是大非之下,总是有很多无奈和可悲,素素,这壮丽的山河,总要爱它的人,用鲜血灌溉,民族的志节,也都是以血泪编织成的。”
  云素素忽然抬起双目,望着方豪,神情坚毅的说道:“方豪,我以你为荣,想一想,我比大姐和二姐幸运多了,她们委身侍敌,我却能和一个真正相爱的人相处一起,方豪,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
  云素素道:“我去求爹娘,答应我们的婚事。”
  方豪怔了一怔道:“素素,不能晚一点么,过了京师祭日……”
  “不!我就是要在此事之前,办成这件事情,方豪,你以身殉国的时候,我也要以身殉夫。”
  方豪苦笑了一下道:“素素,不会那么坏,我的机会不会比玉琪小,至少,我们是五对五的局面。”
  “方豪,你也许可以和玉琪分庭抗礼,但你不能对抗那样多的大内高手围攻,我也许不够了解玉琪,但我的想法,他不会和你硬拚。”
  方豪笑道:“玉琪的富贵极品,对权势和富贵,自然会心生留恋,也许,缺少我具有的一份拚命的狠劲,我也相信,他会有严密的安排。”
  “玉琪的安排越严密,你的机会越少。”
  “问题在玉琪不太了解我,素素,我挑明了到京里,不是个人的英雄主义……”
  “你本来可以不去的,至少,不要在他计算的时间中去。至少,那会胜算大些。”
  方豪道:“素素,在家里我不能找玉琪,必须要他找我,只有在他有绝对的自信时,他才会见我,才会跟我放手一拚。”
  云素素道:“你是挑战去的?”
  方豪道:“玉琪这些年都按兵不动,那是因为他一直在暗中调查义军的实力,你们云家班大概是他调查的最后一个地方,他心中早已有了把握,你认为他答应杀血冠和九格格,真的是为了表现出一种爱情至上,讨好施施……”
  云素素接道:“难道那也是别有用心不成?”
  “不错,他的确很喜欢施施,但玉琪这个人,不是个被爱情困住的人,他杀血冠,震慑九格格,这都是早已经安排好了,那是因为他对消灭各地义军组合,已经有了绝对的把握。杀血冠树威,使九格格知难而退,只是他统一权势的一个步骤,对施施,不过是个顺水人情罢了,明挑了你们云家班,那是一个先兆,玉琪已经决心要对义军下手了,这次设祭,先捕杀各与祭的义军首脑……”
  云素素愣住了,有点黯然的说道:“你早已经知道了玉琪的阴谋,为什么你不阻止这次的聚会?”
  “那更糟,玉琪心中早有了一笔账,如若各地义军首脑不去,他会展开个别的围剿、捕杀,那时,各地义军首尾不能相顾,势必被玉琪逐个击破……”
  云素素道:“这一次聚会京师,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至少,可以奋力一拚,我洞悉了玉琪的用心,也调集了各地的高手,准备在京师和玉琪决一死战。”
  “可是,我们……”
  “我们很吃亏,那只是表面的看法,我要让玉琪先有几次小胜,让胜利冲昏了他的冷静,然后,再选一个隐秘地方,和他放手一战。”
  “你一个人,我想玉琪不会一个对一个和你作一场公平决斗。”
  “我知道,所以我也有一些安排,连云方家很隐密的训练了七个高手,都已经早到了京师,而且各地义军首脑,也都会选择高手同往。”
  云素素终于吁了一口长气,多情的望着方豪,对这个年轻、英俊,满怀正气的高手,不但更为敬爱,也多了一份佩服。
  “方豪,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分享一些你的荣耀。”
  “素素,我的意思……”
  “我知道,你希望我不要和你同往京师,对么?”
  “素素,有些工作比拚命还要重要,你的精细,更适合那些工作。”
  “我知道,但我选择的是你,我要和你福祸与共,方豪,你可以不喜欢我,也可以不需要我作你的妻子,连云方家的少爷,也许早已经有了心目中的情侣。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你活的时候,可以不娶我,我不会很重视名分,我也可以作妾、为婢,方家只要肯要我,不论什么身分都行,但我要求的是‘生可不同帏,死要同穴’,一个像你这样的英雄人物,如若战死了,没有一个可以愿以身殉的女人,那岂不是红花虽好,少了衬托的绿叶。”
  本是一件很苍凉、悲壮的事情,但云素素娓娓道来,却把它美化了。
  方豪内心中很感动,美女垂青,生死相从,是何等至美的境界,但他却故意板起脸色道:“素素,我可以告诉你,你是我的红粉知己,也是信任的朋友,我方豪能够不死,我们也是一对很好的情侣,但我借重你的是……”
  “好了,方大哥,我的武功,虽然不如你和玉琪,但我自信也可以担当一些工作,我不会误你的事,答应我,不然,我……”
  方豪知道无法拒绝了,苦笑一下道:“素素,我也有条件?”
  “好,你说吧!”
  “听话,很严厉的令谕,我不允许儿女私情,破坏了令谕的尊严。”
  “是!方豪,难道你一直没有感觉,我是很温柔听话的女孩子。”
  缓缓向方豪的怀中偎去。
  方豪的回答,紧紧拥住了素素娇小、玲珑的躯体。

×      ×      ×

  京师,东直门内,王家老栈。
  这不是一家很好的客栈,在北京那样大地方,也没有什么名气。
  但这里有两样好处,地方很好,又清静。
  方豪和素素要了一座跨院,云振天和凌翠仙也住了进来。
  他们一路的行程很小心,忽车忽马,尽量隐密行踪。
  云振天派了焦大断后,保持了四、五里的距离,一直没有发现跟踪的人。
  素素穿着男装,一路紧随方豪,笑一笑道:“怎么咱们在这里等下去呢?还是——”
  方豪道:“明天,如若没有什么变化,我带你到几个地方逛逛。”
  “变化?什么变化?爹、娘、焦大叔,都很小心,以他们的江湖阅历,难道连有没有人跟踪他们,也不会发觉?”
  “素素,不要低估玉琪,这两天,我沿途观察,发觉有几批人,都很可疑……”
  “你是说,他们是大内密探?”
  “这个,我倒不能肯定,不过,我发现有几拨商人,是义军所扮的,素素,我能发觉,玉琪也会发觉。”
  “他们是不是也发现了我们?”
  “这倒瞧不出来,看样子,他们没有发觉。”
  “这证明了爹的设计很有效。”
  方豪笑一笑道:“素素,我对老伯的安排,也很有信心,我怕的是楼台失火,殃及鱼池,他们只要被发觉了,就会波及到我们。”
  云素素道:“对!好像有一批皮货商人,也跟着我们住了进来。”
  方豪笑一笑道:“不错,素素,你可记得他们有几个人?”
  云素素沉吟了一下道:“六个人,两个老板、四个伙计……”
  方豪道:“你少算了一个,他们一共是七个人,有一个人一直躲在一匹骡子驼着的大木箱里面。”
  云素素不服气道:“那是为什么?他们六个人,都可以明目张胆的赶路,却把另外一个人装在大木箱里,这不是掩耳盗铃,就是故弄玄虚。”
  方豪笑一笑道:“素素,如若那个人,有一种很明显的缺陷,不是易容的方法所能掩去,躲在驼骡的大木箱中,是不是好一些。”
  云素素道:“好像我总是说不过你,你看到他没有?他有些什么缺陷?”
  “我没有看到木箱中那个人,这说明了他们也很小心,但我能肯定,那个木箱中是人,素素那人可能有缺陷,也可能是一支伏兵。”
  云素素道:“对了,他们为什么一直和我们同行了两天,而且也跟我们住进了王家客栈。”
  方豪道:“他们可能发觉了我们有些可疑,想摸摸我们的底,也可能是有意的和我们结伴而行,总之,这不是巧合!”
  云素素道:“他们和我们一道住进了王家客栈,是否别有用心呢?”
  方豪道:“目前,我无法回答,所以我说等一天才行。”
  “我明白了,如若他们是义军,会和我们连络;不是义军,他们也会表现出他们的用心和行动了。”
  方豪笑着道:“对了,就是这个意思,最重要的一点修正是,他们会想办法,摆出连络的暗记。”
  云素素点点头道:“原来如此,过去我只知道,我们云家班的组织很神秘,那么多事情,同时都在进行,想不到整个的义军,一直生活在一种紧密的行动中。”
  第一夜,过得很平静,晚上除去了有一点很神秘的戒备之外,一夜无事。
  “我去跟他谈谈?”
  “素素,你去跟他谈什么?走吧,我们到前厅去吃东西,如若没有什么事情,咱们顺便出去逛逛了。”
  云素素扮成了一个游方学子,方豪也经过了一番刻意的修饰,完全掩去了本来面目。
  他们经过了另一座跨院门口时,方豪突然间停了下来。
  这座王家老栈的生意并不太好。
  快近中午了,这里还是一片静。
  云素素目光转动,庭院中除了方豪和她之外,没有见到别人。
  但方豪突然停了下来,为什么?
  云素素没有问,却用眼睛看。
  顺着方豪的目光,落在跨院门口处一片杂草和落叶上。
  骤然间看上去并不起眼,仔细的看了一阵,会发觉这些落叶、青草是经人刻意摆出来的。
  方豪瞧了一阵,转身向前厅上行去。
  云素素紧迫上一步,低声道:“那记号是什么意思?”
  方豪道:“找人,他们希望有人能帮助他们。”
  云素素道:“他们是不是义军的人?”
  方豪道:“是。”
  “那你为什么不去见见他们?”
  方豪苦笑一下道:“因为,他们摆出来的记号,是义军中高度的机密,我不知令尊是否能认得出来……”
  “那就对了,他们既然需要帮助,我们应该过去问问。”
  “素素,那记号中,有一片叶子的位置,摆的角度太大,和原设计不同。”
  云素素吃了一惊,她真的对方豪佩服了,在如此局面之上,他还能注意到那记号上一个摆设的角度。
  两个人行入了大厅上。
  前厅中有不少人,这座王家老栈还经营着酒饭的生意。
  方豪带云素素在东北方一处角落上坐下。
  素素心中一直在奇怪着,方豪为什么跑到这个角落中来。
  大厅上的客人并不太多,有很多空着的座位。
  但坐下之后,素素才发觉了奥妙,除了有两个座位需要回头去看看外,整个大厅,都在两位的目光自然监视之下。
  处处留心皆学问,方豪就是个处处留心的人,素素感觉到跟着他,随时随地,都能学到很多的东西。
  店小二送上酒菜,方豪替素素加了一杯酒,说道:“能喝你就喝一口,不能喝,也摆个样子吧。”
  方豪叫了不少的菜,似乎是要准备坐一阵子。
  素素对方豪已心生敬服,她觉得方豪举止都有用心,所以,她没有多问,只是不停的用眼睛在看。
  忽然,发觉一个人行了出来。
  他缓缓在一处较暗的桌位上坐了下来。
  他是由里面行出来,那是说,他是住在这座客栈中的人了。
  这座客栈住的人不多,除了方豪等一行分成两批住入店中之外,只有那一批皮货商人。
  云素素很仔细的看了那人一眼,才发觉那是云素素心目中的两个老板之一——周大掌柜。
  他换了一身衣服,而且,脸上的连腮大胡子也剃干净了,这就像完全改头换面,变了一个人似的,素素竟然一下子未认出来。
  先摆出了求救的信号,又经过了一番易容改扮,这就显得情形有些不对了。
  方豪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低声道:“你看得太过分了,已经引起了他的怀疑。”
  果然,素素发觉,那人的两道眼神,也投注过来。
  方豪的从容,自然,慢慢的化去了那人的怀疑,那人才把桌上的茶杯、筷子,移动了一下,摆出一个简单的图案。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蓝衫的客人,行了进来,在周大掌柜的对面坐下。
  两个人很亲热的低声交谈一阵。
  周大掌柜由身上取出一个白布袋子交给了蓝衫人。
  这一下,素素也看得很清楚。
  但方豪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没有一点表示。
  蓝衫人站起身子,告辞而去,那位周大掌柜又足坐了半个时辰,才结账离去。
  他没有离开客栈,又退回客栈中去。
  云素素都看在眼里,心里也很急,低声道:“他们已传出去一种重要东西,我们难道就不闻不问了?”
  方豪笑一笑道:“走——咱们出去逛逛。”
  结过酒账,站起身子,缓步行出客栈。
  云素素心中虽很急,但她仍然跟在方豪的身后。

相关热词搜索:龙虎风云

上一篇:第十七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下一篇:第十九章 风雨欲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