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钟鼓敲碎恶敌梦
2021-04-08 12:04:4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约莫顿饭工夫之后,少林掌教一恕上入手持禅杖,独自来到了静心精舍门前。
  他遵循礼貌,在门前停住脚步,单掌打讯,开声道:“阿弥陀佛,老衲一恕问候夫人晚安!”
  只听客厅中的御史夫人脆声答道:“上人勿客气,请进来!”
  一恕上人举步而入,转过屏风,只见那位御史夫人居中坐在一张椅上,正盈盈起立,朝一恕上人敛衽一福,含笑脆声道:“上人请坐!”
  她的身左身右各有一张椅子,但身右那张椅子前正站着她的女儿菁儿,一恕上人便向左边那张背后近布幔的椅子走去,缓缓落坐,游目一瞥全厅,仅见那四个丫鬟一排侍立于御史夫人身后,而那位武官业已不见人影,因故作诧异问道:“夫人的随身武官何处去了?”
  御史夫人一面坐下一面答道:“大概是去巡察他那三十名部下,少时即可回来。”
  一恕上人轻声一哦,遂即把话转入正题,含笑道:“夫人对佛理必有精深之研究,老衲如对答不好盼勿见笑!”
  御史夫人道:“不敢,弟子笃信佛教,然对佛理却未窥门径,今晚约上人来,实是诚心请教!”
  一恕上人道:“佛学博大深奥,仰之弥高,俯之弥深,不知夫人欲从何谈起?”
  御史夫人略一沉吟,随即含笑问道:“请问上人,何谓如来?”
  一恕上人肃容答道:“如来为佛十号之一,梵语云多陀阿伽陀,解释可分为三:一为遍一切处而无有异为之如不动而至为之来,亦即金刚所云无所从来亦无所从去,故名如来。二为从理名如,从智名来,此就知解义而名如来,即智度论所云如法相解,故名如来,三为乘真如道来,成正觉曰如来,处处小理成道,为众生转妙法轮,此就说法义而名如来,即智度论所云如法相说故名如来!”
  御史夫人轻点螓首又问道:“统而言之呢?”
  一恕上人道:“寂照不二为如,悲愿不舍为来,凡夫来而不如,小乘如而不来,唯有佛乘如而能来!”
  御史夫人微笑道:“如何是真出家?”
  一恕上人道:“不住五蕴宅,是为真出家!”
  御史夫人追击似的,又问道:“如何是五蕴皆空?”
  一恕上人对答如流,不疾不徐地道:“见仗根色蕴空,对境无心受蕴空,知而无知想蕴空,心心无染行蕴空,真心常住识蕴空,谓之五蕴皆空!”
  御史夫人沉思半晌,再问道:“如何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一恕上人道:“见空住空空即是色,见色不住色即是空。”
  御史夫人抿唇一笑道:“常闻人言,女色为色相,通否?”
  一恕上人颔首道:“可如是说,盖女色亦为色相之一!”
  御史夫人凝眸而笑道:“无色岂有人?”
  一恕上人垂目答道:“夫人错了,色乃指淫,非指夫妇正道!”
  御史夫人螓首微俯,略现羞色道:“上人说得是——请问如何是降魔法?”
  一恕上人垂目答道:“卑下慈忍降世间魔,一心不二降伏心魔,不用妙术灵方,群魔自退!”
  御史夫人道:“多谢上人为弟子大开茅塞,弟子最后想请教上人的是,前日偶读金刚经,其中有一句百思不得其解,希望上人能为我释疑。”
  一恕上人蔼然道:“夫人请说,老衲领悟所及,绝不敢自珍。”
  御史夫人立即转身后一名丫鬟说道:“春兰,把那金刚经取来!”
  一名丫鬟应声后退,走去桌上拿来一部经书,双手递给一恕上人,御史夫人适时说:“上人请翻开第八页!”
  一恕上人依言翻至第八页,赫然发现经书上夹着一张字帖,上面写着:“群魔已至,上人如何为自身求真解脱乎?”
  刚刚看完,突觉经书上冲起一段醉人的芳香,登时上身一幌,向前扑倒!
  同一时间,他身后的布幔波动了一下,倏然出现一个手仗利剑的黑衫蒙面少年!
  这黑衫蒙面少年一闪出布幔,立即扬起利剑,对准一恕上人的颈项砍落——
  “啪!”
  一声轻响,黑衫蒙面少年的长剑突然被拍开数寸,但见地上的一恕上人紧接着腾身跃起,暴喝声中,右掌疾出,再往黑衫蒙面少年拍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出黑衫蒙面少年意料之外,因此他刚想闪避时,胸部已然“砰!”的挨了一掌,一个身子应声离地飞起,跌出寻丈开外!
  一恕上人贵为一派之尊,掌力自是雄厚异常,黑衫蒙面少年又全无防备,故而伤得极重,身躯跌落厅地后,口吐鲜血昏死过去了。
  御史夫人玉容遽变,急忙隔空拍出一掌,击向一恕上人左腰,一面娇喝道:“菁儿,速带四婢冲出精舍!”
  一恕上人闪身避开她打到的一股阴寒掌风,同时手中禅杖横扫而出,厉笑道:“夫人,太迟啦!”
  神杖破空生啸,凌厉无匹!
  与此同时,大厅门上“哗!”的一响,飞罩下二扉铁门,跟着由厅中横梁上飘下两条人影,正是监寺一怀大师和护法一愚大师!
  这叫做关起门来捉贼,一怀大师双足落地,立即向御史夫人合掌道:“阿弥陀佛,女施主请勿动手,免遭杀身之祸!”
  御史夫人一见出路已被封死,不由杏眼迸射狠毒光芒,嘴里吐出荡人心弦的“格格”娇笑道:“要老娘俯首就擒,你们三个老秃驴还不够资格!”
  语毕,玉掌突然后挥,竟向那四名丫鬟打去!
  那四名丫鬟做梦也没想到女主人会在此时此地反向自己人遽下毒手,因此无一幸免,叫都没有叫一声,登时中掌倒地,气绝而亡!
  一恕、一怀、一愚三位少林高僧见对方竟出手打杀自己随身四婢,神色均是一楞,等到领悟对方所以要打死四婢的心意之后,不禁怒火直冲而起,一恕上人禅杖再度猛劈而出,厉声道:“女施主你好残忍,吃老衲一杖!”
  声到杖到,迅若奔雷!
  御史夫人脸上毫无惧色,一声娇笑,不退反进,抢身欺近数尺,左掌侧击一恕上人打到的禅杖,右掌飞劈其腰间章门穴,掌法奇快绝伦!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监寺僧一怀大师一见对方一介女流,竟敢空手反击掌门的攻势,心知对方必有制胜信心方敢如此施为,当下不敢怠慢,一声暴喝,袍袖扬处,由御史夫人身左打出一记少林百步神拳!
  那护法僧一愚大师亦同时出手,探手抓向那个名叫“菁儿”的少女,喝道:“女施主请动手!”
  他们三人不愧是少林一代高僧,虽然派中弟子迭遭黑衫蒙面少年杀害,对黑衫蒙面少年一方人已痛恨入骨,但出手仍按规矩先打招呼,且毫无乖戾之气。
  那菁儿则颇有乃母之风,看见一愚大师掌到,神色竟然笑嘻嘻的,玉掌一扬一沉,骈伸两指点向一愚大师的丹田大穴,一开始就下杀手!
  刹那间,静心精舍的客厅上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搏斗,但见满厅杖风虎虎,掌影翻飞,人影兔起鹘落,厅上的家具亦满天飞舞……
  这一边正在打得天昏地暗,而寺中东厢第一、二间禅房,也爆发了一场激战!
  原来,少林掌教一恕上人进入静心精舍时,名震武林的少林十八罗汉亦同时来到那十个老轿夫住宿的禅房外,暗中将两间禅房团团围住。
  少林寺的寺院虽甚广大,但夜晚大地岑静,声音容易听见,当静心精舍搏斗展开时,双方的暴叱声便很清晰的传到东厢来,也许那位“御史夫人”和这边的十个老轿夫已商量好行动步骤,是以他们听到暴叱声时,立知事败,急忙一齐冲出禅房。
  适时,十八罗汉由暗处一一走出,为首的心镜禅师手仗一柄蛟龙宝剑,越前沉声发话道:“施主们请安静,妄动者死!”
  这十个老轿夫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虽然知道情况不妙,却不肯认败服输,其中一个面貌威武的老轿夫宏声大笑道:“哈哈哈,老夫们是玩命来的,老秃驴你接招吧!”
  话声中,身子飞扑向前,双掌箕张如爪,直朝心镜禅师面门抓过来。
  心镜禅师一声冷笑,手中宝剑抡起一展,势如孔雀展屏,向对方双腕削去。
  双方一上来就互抢先机,出招均极迅捷诡异,霎时便斗成一团,打得难分难解了。
  其余的九个老轿夫和十七个罗汉亦随之打了起来,但不消盏茶工夫,十个老轿夫几乎全部落了下风。
  原来少林十八罗汉各有一套精湛的绝艺,也各有不同的兵器,而人数又几乎多出对方一倍,因而十起拼斗中,就有八起是二打一的局面,十个老轿夫纵有一流身手,无奈各人的兵器均藏于花轿内,在空手和人数不足两种劣势下,自然不是十八罗汉之敌。
  不过,他们虽然落了下风,可并非全无还手之力,其中那个面貌威武的老轿夫,他以一双肉掌独斗心镜禅师的一柄宝剑,更是打得有声有色,隐隐有占优之势!
  激战又过盏茶光景,一个老轿夫在两位罗汉的两件兵刃围攻下,首传惨号,伤中要害,倒地毙命了!
  这一来,其余的十六位罗汉人人精神大振,他们虽是扬名武林的人物,毕竟身为出家人,尽管有歼敌之心,却又极不愿妄开杀戒,如今一见同伴有人杀了人,似乎认为已经有“例”可循,于是心中再无顾忌,顿时杀手连施了起来。
  刹那间,又有两个老轿夫横尸场上!
  那面貌威武的老轿夫一瞧情况不妙,顿萌退志,奋力攻出一掌,将心镜禅师迫退一步,立即纵身跃上屋脊,高声道:“兄弟们,扯活!”
  一声令下,六个正在奋勇拼战的老轿夫纷纷仰身纵起,齐向寺外如飞急逃。
  十八罗汉岂肯放手,一片暴喝声中,纷纷施展八步赶蝉的绝顶轻功,衔尾疾追。
  就在此时,静心精舍的战事也有了结果,那名叫“菁儿”的少女虽有一身诡谲奇学,无奈功力远逊一愚大师,被一愚大师一轮猛攻之下,剑脱遭擒!
  但御史夫人的武功却高得出人意外,她一看大势已去,猛可一掌震破一堵厅壁,一恕上人和一怀大师均以为她要由破壁逃出,双双抢前拦截,那知御史夫人却乘机掠上楼梯,奔上二楼,等到一恕一怀赶上二楼时,御史夫人早已发掌震碎屋脊,如脱笼之鸟,飞得无影无踪了!
  不,当她破屋逃出之际,有一人看得清清楚楚,一剑震武林卫涛,他一直藏身于静心精舍对面的藏经楼上,居高临下悠闲的看两边的拼斗,他知道十八罗汉对付那十个老轿夫必胜无疑,也已听到黑衫蒙面人受伤昏死于静心精舍的客厅上,因此他又断定以一恕、一怀、一愚三人的力量,要生擒御史夫人母女绝无问题,故索性伏在藏经楼的窗树上欣赏月色,以是当御史夫人突然破屋飞出,使他大吃一惊,想飞出追赶时,御史夫人业已越过几重寺院的屋顶,消失于夜色中了。
  这时,他见一恕、一怀、一愚三人已由破壁钻出,便即飘身落地,迎上前低声笑道:“抱歉,卫某措手不及,让那御史夫人逃掉了。”
  一恕上人面有愧色,摇摇头道:“老衲等没能擒住她,才是最惭愧的事。”
  一剑震武林卫涛反手遥指东厢那边,含笑轻声道:“那边的敌人死了三个,其余的也逃去了。”
  一恕上人凝容低喧一声佛号,立刻转对一怀一愚两位大师说道:“一怀师弟,你快赶去东厢那边看看,如敌人已逃出寺,可鸣钟召回十八罗汉,一愚师弟搜查全寺,并提防敌人反扑!”
  一怀一愚应声双双纵起,一个掠向东厢禅房,一个奔向前殿,瞬即不见!
  一恕上人这才回望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妖妇虽被逃脱,她女儿和那黑衫蒙面少年却已落网,卫特使,我们进去看看那黑衫蒙面少年的庐山真面目吧!”
  一剑震武林卫涛颔首举步,但才走上两步,忽然想起一事,便住足低声道:“上人,卫某不欲与那少女见面,请先将她移开如何?”
  一恕上人微愕一下道:“卫特使何故不愿见那少女?”
  一剑震武林卫涛耸耸肩笑道:“卫某生平最是见不得美丽姑娘!”
  一恕上人以为他嗜好女色,大感惊奇,但也不便追问,当下便先由破壁洞口钻入静心精舍,将那已被点住穴道的菁儿带上楼阁关入一间布置精致的禅房,然后下楼打开铁门,笑道:“卫特使,你可以进来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欣然步入客厅,俯身把昏死于厅上的黑衫蒙面少年的身子翻转过来,再伸手掀开蒙在他脸上的一方黑巾——
  这个把五大门派闹得天翻地覆,并因而害死俞立忠的凶手,他的面目终于呈现在一恕上人和一剑震武林卫涛的眼前了!
  他是个年约十八九岁的少年,豹头虎目短鼻阔嘴,左唇缺了一角,露出几颗牙齿,相貌竟是丑恶无比!丨
  两人默望黑衫少年良久,一恕上人先开口问道:“卫特使可认识这少年!”
  一剑震武林卫涛摇头道:“不认识,这少年可能是刚出道的。”
  一恕上人诧异道:“既是刚出道的少年,怎会与敝派及武当、华山、昆仑、崆峒四派有仇?
  一剑震武林卫涛微笑道:“上人错了,这少年本人与贵五派并无仇恨,与贵五派有仇恨的,是指派他出来作恶的人!”
  一恕上人点头,长长浩叹一声道:“咳,人性本善,这少年既与敝派无怨无仇,竟肯受人指使而大造杀孽,诚属可恶!”
  一剑震武林卫涛伸手入黑衫少年的怀中搜索,最后搜出一只小布包,解开一看,赫然正是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副完整无缺的人皮,当下将人皮抖直,提在手中笑道:“上人认识这位仁兄吧?
  一恕上人神色一震,骇然道:“阿弥陀佛,这不是那个武官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点头笑道:“不错,这就是刚才那位武官,不过这副人皮的所有人不一定是位武官!”
  一恕上人惊问道:“这张人皮当真是由人的身上剥下来的?”
  一剑震武林卫涛又点头道:“是的,同心盟的第八号金衣特使曾亲眼看见他们在隆中山中活剥人皮,那次他本人也险些惨遭毒手哩!”
  一恕上人惊愕良久,继而摇头嗟叹道:“世间恶人恶事虽多,莫如剥人皮为甚,那些人如此罔顾天理,简直死有余辜!”
  一剑震武林卫涛慢慢将人皮折起来,笑道:“眼下他们正在大量生产这东西,所以我们如不能在短期间内将他们歼灭,后果将不堪想象!”
  一恕上人面容一动,睁目低呼道:“卫特使以为他们会利用人皮去杀人?”
  一剑震武林卫涛冷笑道:“当然,这也正是他们活剥人皮的最大目的,譬如:卫某身上这张皮一旦被他们剥去,他们便可穿起卫某的皮去杀害卫某的朋友!”
  一恕上人双目精光暴射,视线由一剑震武林卫涛的脸上慢慢移到黑衫少年的脸上,突然沉声道:“卫特使,这少年还可救活!”
  一剑震武林卫涛明白他的心意,颔首笑道:“久闻少林‘百露神丹’有起死回生之妙,上人何不赐他一颗?”
  一恕上人立由怀中取出一只小瓷瓶,倒出一颗药丸,捏破蜡壳,将药丸纳入黑衫少年嘴里,这才起身说道:“他一柱香后即可醒来!”
  一剑震武林卫涛道:“传闻这少年剑术极高,上人最好在他苏醒之前点他麻穴!”
  正说着,一怀大师和十八罗汉全都走入厅里来了。
  一恕上人见了急问道:“他们都逃脱了?”
  一怀大师点头答道:“对方身手不低,心镜师侄等未能将他们全数截住,除当场毙敌三人外,余者均被其走脱。”
  一恕上人又问道:“那三十个兵士呢?”
  一怀大师道:“他们似乎尚不知情,此刻仍在禅房安睡,掌门人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一恕上人听说那三十个兵士仍在禅房安睡,颇感意外,讶然道:“叹,他们怎会毫无行动?”
  一怀大师道:“一怀亦不知何故,除守轿的两名兵士外,其余二十八个确实都在睡觉!”
  一剑震武林卫涛接口笑道:“上人别为难他们了,如卫某猜测不错,他们都是临时受雇冒充的无业游民!”
  一恕上人恍然一哦,便向一怀大师嘱咐道:“暂勿惊动他们,等天亮后,如无可疑者,就放他们下山!”
  一怀大师答应了一声,游目四顾,接着反问道:“掌门人,那少女何处去了!”
  一恕上人道:“在楼上禅房内!”
  一怀大师惑然道:“何不带她下来问话?”
  一恕上人看了一剑震武林卫涛一眼,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一剑震武林卫涛心中暗笑,当下拱手一揖道:“上人,这两个贼子是贵派捕获的,所以理应由贵派进行拷问,卫某要暂时告退啦!
  一恕上人忙道:“卫特使何必如此,这事根本没有避讳的必要!”
  一剑震武林卫涛面露苦笑道:“卫某不是在避讳甚么,而是卫某骨头软,见不得美丽的姑娘受痛苦!”
  说着,抱拳连拱,转身急步跨出精舍,朝自己的禅房走回来。
  他不愿和那菁儿见面,其实另有用意,并且他也知道少林和尚都是喜欢伪装“慈善”的人,他们见有外人在场,绝不会用残酷的手段拷问那黑衫少年和那少女,反过来说,如不让黑衫少年和那少女吃点苦头,他们是绝不会吐露只字的,所以他决定回避,给少林和尚一个方便。
  回到禅房,他和衣上床假寐,约过半个时辰,听见外面有脚步在房门口停住,连忙翻起身子问道:“那一位?”
  一恕上人的声音答道:“是老衲,卫特使还没有睡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趋前打开房门,拱手道:“上人请进!”
  一恕上人合掌还了一礼,举步入房,在一只鼓凳上坐下,低头长叹一声道:“咳,那少年好倔强的个性……”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问道:“他甚么也不肯供出来,是吧?”
  一恕上人道:“正是,一句话都不说!”
  一剑震武林卫涛对此不感意外,只轻咳一声道:“那御史夫人杀四婢而不杀他,必是知道他经得起考验!那个少女呢?”
  一恕上人道:“老衲不欲对一个姑娘施以酷刑,故她也没有吐露一个字!”
  一剑震武林卫涛沉思有顷,抬目问道:“如今上人打算怎样处置他们?”
  一恕上人道:“老衲决定派十个罗汉押送他们赴同心盟,让盟主去处理,卫特使以为如何?”
  一剑震武林卫涛点头笑道:“正合我意,不过可否留下一个?”
  一恕上人惊讶道:“留下一个?”
  一剑震武林卫涛微微一笑道:“不错,把那少年送去,把那少女留下来!”
  一恕上人惑然不解道:“留下那少女何用?”
  一剑震武林卫涛便凑近他身边附耳低语几句,一恕上人听得满面笑容,连连点头赞道:“好!卫特使满腹机智,真可谓诸葛再世!”
  一剑震武林卫涛退后两步,拱手一揖道:“上人谬奖,成不成还在未定之数——那么卫某就此告辞了!”
  一恕上人起身合掌道:“好的,老衲预祝卫特使马到成功!”
  一剑震武林卫涛俊逸一笑,大步走出禅房,将身一纵,掠上一角飞檐,再一幌身,瞬即不见!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上一篇:第八章 密使禅语惊佛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