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人皮披体走单骑
2022-05-02 10:08:4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洛阳,自周以降,历汉、曹魏、晋、元魏、隋、唐、梁、后唐及宋朝等,均尝建都于此,城中建筑之宏伟,不下于长安,商业极为发达,故尔虽是大清早,城中酒楼已在营业,一剑震武林卫涛登上二楼,拣了一张临街座头坐下,点过酒菜后,便取出老山主写给艾南村艾北村的令书拆开来。
  笺上字体一入目,一剑震武林卫涛就已看出“老山主”绝非“云梦水茅主人”其人,但由书法上看,“老山主”和“云梦水茅主人”显系出自一家,所不同的是:“老山主”的书法造诣较之“云梦水茅主人”更为高绝!
  但使一剑震武林卫涛大吃一惊的并非“老山主”的书法,而是文中所传达给艾南村艾北村的一项命令:“字谕南村北村:
  顷接东村西村飞鸽传书称:彼等己一切准备就绪,定于八月中秋夜下手刺杀蓬来仙翁葛怀侠,尔等接字后,须火速驰赴同心盟应援,不得有误。
  又:司空英已为少林十八罗汉押解至同心盟,现在禁锢于正心牢中,据东村西村称,此番司空英之失手,系伪长安万象镖局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所出之计谋,其人现行踪不明,可能桑苎茶庄之秘密已为其俱悉,尔等宜须注意,如有发现,应不惜任何牺牲将之捕下,并即刻解来总坛为要。”
  一剑震武林卫涛看完后,把令书收入怀中,大大的抽了一口冷气,惊忖道:“好家伙,他们居然敢动同心盟主葛怀侠的脑筋,这不是天胆妄为么?”
  他原先以为艾家四兄弟便是指使黑衫蒙面少年司空英做乱的主谋人,现在方才明白,原来艾家四兄弟的头上还有一位号称“老山主”的可怕人物,他显然是个野心勃勃的老魔头,此番指派艾家四兄弟刺杀蓬莱仙翁葛怀侠,目的正在瓦解四海同心盟,进而征服整个武林!
  这是一次可怕的行动,如果他们在八月中秋夜的刺杀行动成功的话,整个武林势必陷入一场不可收拾的浩劫,但是使一剑震武林卫涛深感惊惑不解的是:为甚么艾东村和艾西村会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呢?
  四海同心盟创立迄今,谁都知道只有十二位武林奇人就任金衣特使,他们是第一号金衣特使“不倒翁”尉迟必胜,第二号金衣特使“老顽童”高三歌,第三号金衣特使“八臂金猿”段云平,第四号金衣特使“铁面阎罗”靳正伦,第五号金衣特使“南大王”佟阳,第六号金衣特使“木剑仙”关士扬,第七号金衣特使“千手剑客”上官威,第八号金衣特使“流浪天使”卢仪南,第九号金衣特使铁灯和尚,第十号金衣特使南海散人,第十一号金衣特使“独眼神丐”东方月,第十二号金衣特使“冷面西施”朱云仪——这十二人都是品行端正的当今武林奇侠,除了这十二人外,如果蓬莱仙翁已接受自己的毛遂自荐,是则同心盟一共只有十三位金衣特使,何以刚才那位桑苎茶庄的总管赖永魁竟说艾东村和艾西村正在同心盟就任金衣特使呢?难道说,他们是新近受聘为金衣特使的?
  不,纵使艾东村和艾西村的武功够资格就任金衣特使,但他们两人的姓名过去不为人所知,更无侠誉可言,四海同心盟绝不会冒冒失失的聘请他们两人就任金衣特使!
  一剑震武林卫涛想到这里,忽然想起“活剥人皮”正是对方一帮人的惯用伎俩,不禁心头大大一震,猛然抬头大呼道:“伙计!”
  “来啦!”
  一名伙计应声而至,打躬陪笑道:“客官还要甚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摇头道:“今天是八月初几?”
  那伙计笑道:“初三,客官可是打算赶回家去过中秋?”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道:“正是,我家在庐山,还有十二天就是中秋,不知能不能在中秋前赶到家门?”
  伙计哈哈笑道:“庐山距此约有一千多里,客官但能一天换一匹马,再日夜连程赶路,大概可以赶到!”
  一剑震武林卫涛笑骂道:“去你的蛋,一天换一匹马,那要花多少银子你想想看!”
  伙计歪头想了想笑道:“也不多,大约只要二十两银子就行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见他说得煞有介事,不由心动一动,注目问道:“你倒说说看,花二十两银子怎能在十二天之内赶到庐山?”
  伙计微笑道:“客官有所不知,本地有一家四通马车行,他们出租马匹的路线遍布大江南北,各地都设有驿站,您客官要回庐山,只要肯花几十两银子,绝对没有问题!”
  一剑震武林卫涛大喜道:“好极了,那家‘四通马车行’在城中何处?”
  伙计靠近横栏边,手指北面街头道:“客官一这条大街走过去,那边有一家‘桑苎茶庄’,茶庄的左邻便是‘四通马车行’!”
  一剑震武林卫涛心中一惊,冲口问道:“那家‘四通马车行’的主人是谁?”
  伙计道:“听说是‘桑苎茶庄’主人艾北村老先生经营的,小的也不大清楚,反正您客官只要有马可骑就行,管他主人是谁!”
  一剑震武林卫涛口里“哦哦”应着,心里不禁苦笑起来,暗忖道:“开玩笑,我刚由艾北村的桑苎茶庄逃出性命,现在反要去租用他的马匹,这不等于自投罗网么?”
  当下挥挥手道:“好,谢谢你,待会我去看看,要是可以少一点——”
  话刚说到一半,蓦然街上传来了一片惊呼声“失火了!”
  “失火了!”
  “桑苎茶庄失火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心头一震,探头往街头一望,果见远处一片屋顶上浓烟蔽天,火星己熊熊冒起,敢情已起火多时,只不过南城门这边才刚刚得到消息罢了。
  刹那间,许多居民纷纷由屋内奔出,乱閧閧的朝桑苎茶庄赶去。
  一剑震武林卫涛颇为吃惊,但他立刻猜想到桑苎茶庄这场大火是艾南村和艾北村自已放的,显然他们已因秘密被侦破而决定放弃洛阳这个根据地!
  突地,一个念头闪入他脑际,他立时起身道:“伙计,看账!”
  那伙计惊讶道:“怎地,您客官的酒菜还没动过呀!”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面掏银子一面笑道:“不吃了,我要去看看——多少钱?”
  那伙计道:“六钱,那么小的替您客官留着,待会您客官可以再回来吃!”
  一剑震武林卫涛含混“嗯”了一声,丢下六钱碎银,然后脱下身上的蓝衫,把它翻转过来,变成了灰色长衫,又复穿上,再由怀中掏出一顶方士巾戴上,冲着那看得发呆的伙计挤眼一笑,便即负手施施然步下酒楼,朝桑苎茶庄缓缓行来。
  走近桑苎茶庄一看,整座庭院已陷入火海中,火势异常猛烈,已非人力所能扑灭。
  这时,街上已有数百人在围观,左邻右舍则忙着把自家的东西搬到街上,呼啸叫嚷,乱成一团!
  一剑震武林卫涛混入人群中远远站着眺望,他已知桑苎茶庄左边那家“四通马车行”也是艾家的产业,故此暗中注意“四通马车行”的动静,果然不久之后,突见马车场的木栅倏地大开,由里面冲出十多匹健马来。
  为首一人正是艾南村,其次是艾北村,接下来是艾菁、总管赖永魁、掌柜梅春奎、五位武士及四位彪形大汉,最后是二辆马车,一看就知车内载着妇女和许多东西。
  这十多骑冲出马车场时,站在街上围观的人连忙让开一条路,艾南村一马当先,猛抖马索,一路喝叱着朝南城门驰去,后面十多人一个接一个紧紧跟进。
  一剑震武林卫涛容得前面十多人驰过后,立即挤身向前,暗中摸出一枚铜钱,看准四名彪形大汉之一—一云中雁薛子亮——即将驰过时,暗运真力向他坐骑打去。
  铜钱出如闪电,正中马后脚!
  那马遽受惊痛,前蹄一扬,希聿聿的叫了起来。
  云中雁薛子亮不知坐骑遭受暗算,以为街上人多,马受了惊,只拚命控住马索,一面破口大骂道:“畜牲,你不走老子把你丢到火里去!”
  那马似极温驯,听到喝叱,立时放落前蹄,复向前进,但是左后脚走起来已是一跛一跛,无力奔跑了。
  随在云中雁薛子亮后面的一名彪形大汉发现那马的左后脚在流血,忙嚷道:“喂,老薛,你的马受了伤,快回去换一匹!”
  云中雁薛子亮掉头下望,果见马后脚正在流血,不禁咆哮道:“好家伙,一定是你的马前蹄踢中我的马后脚!”
  那彪形大汉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大声道:“你嚷个甚么劲,快回去换一匹啊!”
  云中雁薛子亮“哼”了一声,只得跃身落地,将马牵到一旁,等到最后那辆马车驰过后,急忙拉着坐骑转回马车场去。
  一剑震武林卫涛乘乱随后跟入,举目四顾,见马车场上除了还有几匹马外,已别无人迹,心中大喜,立即闪步欺到薛子亮身后,一把扣住他的左腕脉门,轻笑道:“老薛,咱们到马厩里说句话儿!”
  云中雁薛子亮大吃一惊,只叫了一个“你!”字,全身便已酸麻无力,他也是个老江湖,心知已落入敌人手中,若然开口喊叫,必无生理,因此立刻就“乖”下来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拉着他走入最里面一间马厩,笑道:“我知道你是黄山派的弟子,但你绝对不是云中雁薛子亮,现在我要借你身上这张人皮穿一穿!”
  说罢,左掌往他太阳穴上击去,云中雁薛子亮闷哼一声,登时瘫痪蹲下,昏死过去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迅捷脱下他身上衣服,翻过他的身躯,见他背上有五颗贴连在“皮”上的钮扣,当下打开钮扣,将他身上所穿的人皮——云中雁薛子亮的皮一一小心翼翼的脱下,再把他赤条条的身躯翻成仰躺,一看他面貌,认得他是被黄山派逐出门墙的败类“玉面虎”宫大成,不由得怒从心上起,面露杀气冷笑道:“哼!原来“云中雁薛子亮’是你害死的,如今你也别想活啦!”
  他本着除恶务尽的看法,毫不犹豫,骈指便向玉面虎宫大成的心窝点落!
  然后,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把云中雁薛子亮的皮穿上,反手扣好钮扣,再把玉面虎宫大成的衣服穿起来。
  一切装束停当,他立即走出马厩,把那匹受伤的马鞍取下,挂上另一匹健马背上,随之一跃而起,纵马驰出马车场来。
  这时,街上仍是乱閧閧的,一剑震武林卫涛纵出马车场时,许多人都嚷了起来:“喂,这场大火你们艾家要负责,怎么可以一走了之呀!”
  “别让他溜掉,把他拉下来!把他拉下来!”
  但是,嚷归嚷,那些人见一剑震武林卫涛(他现在已是云中雁薛子亮))来势甚凶,均不敢轻攫其锋芒,一见他纵驰过来,都纷纷退避不迭。
  因此,一剑震武林卫涛很顺利的冲出人群,催骑猛进,朝南城门赶来,一出南城门,举目已不见艾南村等十多骑,但一剑震武林卫涛知道艾南村必是取道庐山追赶自己,故仍顺着官道往南疾下。
  他最大目的在于先艾南村等赶抵庐山四海同心盟,因为艾南村和艾北村目前虽不知“老山主”命令他们应援八月中秋夜艾东村和艾西村刺杀同心盟主葛怀侠的行动,但显然艾南村和艾北村已认定自己会“逃”往四海同心盟,因此自己如不赶在他们之前抵达庐山,他们正好可以赶上而配合艾东村和艾西村的行刺,以目前的情况而论,救蓬莱仙翁葛怀侠一命,远较跟踪敌人重要多了。
  职是之故,一剑震武林卫涛也不管坐骑是否支持得了,拚命催骑猛驰,真个是疾如风驰电掣!
  转眼驰过十几里路,遥见那二辆马车正在道上前进,一剑震武林卫涛见没有快捷方式可以绕道赶过他们,只得硬着头皮赶上去。
  马车速度较慢,未几便已追上,只见那三名彪形大汉正控骑跟随着马车,而艾南村等十人业已不见踪影,显系领先追赶“自己”去了。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见只是那三名彪形大汉,心下稍安,当下模仿“玉面虎宫大成”的声音大叫道:“嗨,二庄主他们先走了么?”
  一名彪形大汉回头答道:“不错,二庄主吩们保护这辆马车去合肥待命,老薛你带路吧!”
  一剑震武林卫涛由马车旁飞驰而过,挥手大声道:“不成,老子有重要消息必须禀告二庄主,你们三人负责保护就行了!”
  那彪形大汉急问道:“老薛,你得到甚么消息啊?”
  一剑震武林卫涛超前疾驰,朗笑道:“天机不可泄漏,下次见面再告诉你吧!”
  说完这话,已将马车和那三名彪形大汉遥遥抛在脑后。
  马不停蹄,一路猛进,中午赶到伊川县城,仍未追上艾南村等一行十人,但在即将经过伊川县的南城门时,一剑震武林卫涛意外的发现了“四通马车行”南下的第一驿站!
  它设置在靠近城门的街尾,一剑震武林卫涛一眼瞥见那里面正有十匹通体流汗的马,更认得那十匹马正是艾南村等十人由洛阳马车场骑出的,于是立即下马,向站在马场边的一名马夫喝道:“嗨,换马!”
  原来,古时每家驿站的马匹都有他们自己的戳记,那马夫一看是“总店”来的人和马,那敢怠慢,连忙牵出一匹棕色骏马,换上马鞍,一面笑嘻嘻道:“二庄主他们刚过去不久,薛大哥要走那条路线?”
  一剑震武林卫涛含笑反问道:“你知道二庄主他们走那条路线?”
  那马夫笑道:“小的好像听说要分三路走,一批走登封,一批走临汝,另一批走伊阳,最后在大姑塘会合,至于二庄主走的是那条路线,小的倒不大清楚。”
  一剑震武林卫涛乘机问道:“临汝那边有马可换吧?”
  那马夫答道:“有,有,都在城边门上一看就知——”
  说到此,忽然面现诧异道:“咦,薛大哥上月不是去过一趟临汝么?”
  一剑震武林卫涛面不改色笑笑道:“正是,有甚么不对?”
  那马夫眨了眨眼问道:“那么薛大哥怎会不知临汝有没有驿站?”
  一剑震武林卫涛把脸一沉道:“你的耳朵大概放在肚囊里,老子是问你临汝有没有马可换,不是问你临汝有没有驿站!”
  那马夫恍然一哦,慌忙拱手陪笑道:“是是,小的听错了,薛大哥你多多包涵!”
  一剑震武林卫涛不再接腔,登铠上马,一抖马索,朝城外埋头疾驰。
  由伊川到临汝,有百里出头,若在中途稍作歇息,大约在午夜之前即可赶到,一剑震武林卫涛希望对方今晚会在临汝投宿,而自己最好能不被他们发现,则拚着一夜不休息,继续向前赶,必可赶到他们前面,先一日抵达庐山四海同心盟。
  然而,他这个希望,在经过白沙镇时,就被一个事实所击溃了。
  白沙镇正好在伊川与临汝的中间,他驰入镇上时,夜幕已垂,为了准备赶夜路,他决定在镇上歇息片刻,因此就在一家简陋的客栈门口跳下马来。
  一名店伙计见有客人到,连忙笑脸迎出,接过一剑震武林卫涛递到的马索,笑咪咪道:“客官你来得好,敝栈只剩下一间空房啦!”
  一剑震武林卫涛一哦,笑问道:“刚才有没有骑马的人在贵栈投宿下来?”
  那店伙计一怔道:“这倒没有。”
  一剑震武林卫涛掏出一小锭银子塞入他手中,笑道:“替我上马料,少时我要继续赶路!”
  那店伙计诧异道:“哦,你客官要赶夜路?”
  一剑震武林卫涛点头笑道:“不错,要是这个时候打尖会影响贵栈的收入,那么你只替我上马料,我去吃一碗面,待会就来。”
  那店伙计眼睛何等锐利,见一剑震武林卫涛出手阔绰,知有油水,忙道:“客官别客气,你只管请进,要吃面小的马上去替你叫来。”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十四章 千里追踪震武林
上一篇:
第十二章 燕瘦环肥迷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