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江湖落魄人
 
2021-04-08 11:55:2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剑震武林卫涛回到万象镖局后,立刻召集全局镖师进入一间秘室密谈,一直谈到夜幕垂落时,方才开门一一走出来。
  吃过晚饭,一剑震武林卫涛与龚师爷进入自己卧房,龚师爷默默在一张椅子坐下,而一剑震武林卫涛则走到洗脸盆前,拿出一小瓶装着白色粉末的东西,倒入洗脸盆少许,然后开始用洗脸巾蘸水擦脸。
  转眼工夫,他的面貌和面色全变了!
  原来,所谓“一剑震武林卫涛”的那张容貌,乃是用易容膏化装的,这时恢复过来的庐山真面目,竟是一个年纪不到二十的俊美少年!
  他洗好脸后,接着脱下外衣和鞋子,再由衣箱中取出一套蓝色服装,慢慢换穿改扮起来。
  这时,那坐在椅子上的“龚师爷”开口了,他以忧郁的眼光看着“一剑震武林卫涛”,说道:“立忠贤侄,你不要把那口宝剑带去么?”
  被改称为“立忠”的一剑震武林卫涛摇头道:“不,我们黄山一派就因太热衷于剑术,所以才发生那场悲剧,从今以后,小侄将尽量弃剑不用,以一双肉拳应付一切!”
  龚师爷感叹道:“这是十分不容易的,你应该知道!”
  立忠以坚定的语气道:“不错,但小侄要让他们知道,黄山一派不需用剑,照样可以在武林中抬头!”
  穿戴一毕,他正对龚师爷岸然一笑道:“师叔,小侄走了!”
  龚师爷起立道:“好吧,我会马上派人去通知你师父,你放心去就是!”
  立忠打开床右的一座壁柜门,再拉开柜中一片木板,将身缩入,瞬即不见……
  约莫盏茶工夫之后,一个蓝衣少年由万象镖局隔壁第三家的“长春药铺”走出,混入街行人中,向南城门走去。
  长安街头,灯火如星,行人如织,但一出南城门,行人立见稀少,除了天上一钩眉月之外,举目看不见一点灯光,因为眼前是一条宽阔平坦的大道,它笔直没入黑暗中!
  蓝衣少年走出南城门,立即闪入道旁树林中,施展绝顶轻功,沿着树林向前飞奔。
  转眼奔出三四里,来到一片广大的坟场上。
  黑夜下的坟场,一眼看去,有的层层叠叠像高楼大厦,有的密密麻麻像排在地上的馒头,到处野草丛生,景象颇为阴森恐怖!
  蓝衣少年一个箭步窜入丛冢,弯身蛇行而入,走到一座高大的坟墓前,摆头四望一眼,然后拾级而上。
  这座坟墓高达七八丈,恰似一座孤立的小山,四周围着石栏杆,墓前竖立一对石旗杆,瞧那气派,就知死者生前是个做过大官的人物。
  蓝衣少年登上墓前平台,举目望望夜空上的眉月,含笑轻声自语道:“现在才是一更天,我还可以睡一觉!”
  说着,将那块高大的墓碣石扳开,先脚后头,钻进墓中,再将墓碣石扳回原状,一切便归于寂静!
  眉月,慢慢西斜。
  凉风,习习而过。
  时光在沉静中流逝,大约将近四更天的时候,蓦地里,一条黑影从天而降,落地无声,飘落于墓前平台上!
  月光下,可以看清这人身穿一袭金衣,背插一柄宝剑,是个面貌英俊的中年人!
  他,正是“四海同心盟”的第八号金衣特使——流浪天使卢仪南!
  他轻轻撤出背上的宝剑,缓步走到墓碣石前,开口沉声道:“俞立忠,你出来!”
  “砰!”
  一声巨响,墓碣石迸飞而起!
  蓝衣少年纵身欲出,但流浪天使卢仪南动作比他更快,疾然一剑架到他后颈上,沉喝道:“别动!”
  蓝衣少年身躯还有一半留在墓中,无法施展身手,但其实他也并非真想脱逃,当下慢慢抬起头道:“你是谁?”
  流浪天使卢仪南含笑道:“你不认识我?”
  蓝衣少年故意惊“啊”一声道:“你是四海同心盟的第八号金衣特使!”
  流浪天使卢仪南颔首道:“不错,明白我的来意了吧?”
  蓝衣少年眼皮一垂,冷漠地道:“我俞立忠并无任何过错,卢特使捉我干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有人在四海同心盟控告你杀害很多人,所以盟主派我来捉你!”
  俞立忠愤然道:“那是冤枉,我到现在一个人也没杀过!”
  流浪天使卢仪南冷笑道:“你与少林、武当、崆崛、昆仑、华山五派有杀父之仇,而惨遭杀害的又都是那五派中人,不是你会是谁?”
  俞立忠也冷笑道:“有人亲眼看见我俞立忠杀人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他们看见的只是一个黑衫蒙面少年,但如果那少年不是你,又何必蒙着脸孔?”
  俞立忠冷“哼”一声道:“你卢特使一向以办事精明著称于世,应该想到‘嫁祸他人’这句成语才对!”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这当然也有可能,但据他们五派人称,他们从来未与一少年树仇,因此你俞立忠的嫌疑最大!”
  俞立忠抗声道:“也许嫌疑最大的是他们五派之人,他们杀了我父亲,现在又使计策来陷害我,这无疑是他们一种斩草除根的恶毒阴谋!”
  流浪天使卢仪南轻笑道:“我想天下不会有这种事,他们五派人纵有‘斩草除根’之心,也绝不会杀死许多自己人来换取你一人之命!”
  俞立忠沉默半晌,冷冷问道:“到了四海同心盟,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假如你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你不是凶手,据我猜想,由于你是为父报仇,情有可原,因此可能会被处以终生监禁!”
  俞立忠又问道:“在四海同心盟,有没有我说话的余地?”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有,你也可以提出有力的证据来为你自己洗脱!”
  俞立忠道:“好,我跟你去!”
  流浪天使卢仪南并无欣喜之色,仍沉着地道:“我对你毫无偏见,希望你老老实实跟着我走,别逼我伤害你!”
  俞立忠怒道:“我俞立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说一不二!”
  流浪天使卢仪南立刻收起架在他后颈上的宝剑,退后一步道:“很好,你出来!”
  俞立忠爬出坟墓,立起了整整衣衫,然后问道:“现在就去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点头道:“是的,此时正是四海同心盟开会的时候,二帮三教及九门派的代表均已齐集庐山五老峰!”
  俞立忠道:“那么,小可有一要求!”
  流浪天使卢仪南注目问道:“何事?”
  俞立忠道:“从此地到庐山五老峰的四海同心盟,小可不愿让人看见!”
  流浪天使卢仪南不解其意,又问道:“为何不愿让人见到你?”
  俞立忠微笑道:“这是小可赖以为自己洗脱罪嫌的有力证据之一,假如卢特使能够秘密将小可带到四海同心盟而不让人知道,说不定在这期间,那黑衫蒙面少年正好又去五派杀人,不就可以证明小可不是凶手了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哦,点头笑道:“好的,咱们可以雇车而行,现在咱们就回城去租一辆马车吧!”
  于是,两人跳下坟墓,走出坟场,并肩朝长安城奔回来。
  转眼回到长安城,流浪天使卢仪南连夜走问了三家车店,结果车店里的人都说庐山太远而回绝,流浪天使卢仪南大感伤脑筋,想了一会,忽地拍手笑道:“有了,咱们去找万象镖局设法!”
  俞立忠心中一惊,忙道:“万象镖局好像不做保人的镖吧?”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我知道,那家万象镖局的卫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是我的好朋友,他会替我想办法——走!”
  说罢,电步便走。
  俞立忠只好硬着头皮相随,这是意外的发展,他暗自埋怨事先疏忽了这一层,他很担心龚师叔和局中的镖师乍见自己随卢特使回局时,会误以为自已被卢特使拆穿身份而冒然对他采取行动,那一来,误会可大了!
  他边走边想,不觉已回到万象镖局的门口!
  流浪天使卢仪南向他低声笑道:“这家万象镖局的卫总镖头是个只想赚钱而不管任何闲事的怪镖客,所以即使他知道你是俞立忠,他也不会宣扬出去,你放心跟我进去!”
  说后,便上前敲开万象镖局的大门,对那个揉眼打哈欠前来开门的伙计说道:“进去通报你们卫总镖头,说卢仪南有事求见!”
  那伙计虽受雇于万象镖局,却还不知道总镖头“一剑震武林卫涛”竟是黄山派故掌门人俞云阳的儿子俞立忠,也还不知道“总镖头”早已不在局中,当下只看了俞立忠一看,便应声转入屋后而去。
  俄顷,龚师爷和一位老镖师走出来了!
  两人一见俞立忠随流浪天使卢仪南回来,都是满脸惊愕和困惑,望望流浪天使卢仪南又望望俞立忠,一副不知所措之态。
  流浪天使卢仪南上前一步,拱手笑道:“抱歉,卢某深夜来打扰,贵局卫总镖头不在么?”
  龚师爷看见他身后的俞立忠在使眼色,心下若有所悟,当即拱手还礼道:“是的,敝局总镖师出去办一件事,卢大侠有何贵干?”
  俞立忠心头大宽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有件事,想麻烦卫总镖头,他几时可以回来?”
  龚师爷沉思道:“只怕要三五天,卢大侠有事只管吩咐,只要敝局能力所及,自当为卢大侠效劳!”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卢某欲雇一辆马车带身后这名少年去庐山,那想城中车店都嫌路远不肯去,不知贵局能否为卢某设法雇到一辆马车?”
  龚师爷看了俞立忠一眼,便颔首答道:“好,敝局为卢大侠保这一趟镖好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身武功已到超凡入圣之境,并不怕在路上出岔子,但既然万象镖局自愿保镖,那是最好不过,因之大喜道:“多谢贵局破例帮忙,卢某衷心感激!”
  龚师爷微笑道:“敝局一向不保人镖,但因卢大侠欠敝局五千两银子,所以敝局愿派出一名镖头护送卢大侠等去四海同心盟,可顺便取回五千两银子!”
  流浪天使卢仪南失声一啊,连连点头笑道:“对!对!到了四海同心盟,卢某一定把五千两银子交给贵局镖师便了!”
  龚师爷接口道:“不是五千两,是七千两!”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呆道:“怎么又多出二千两来了?”
  龚师爷微微一笑道:“此地距庐山遥遥数千里,敝局派出一名镖师和一辆马车,这代价不值二千两银子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想不错,又点头道:“好,就算七千两,龚师爷请快去张罗吧!”
  龚师爷手臂引向身边的那位老镖师,笑道:“老夫先替你们二位介绍一下,这是敝局莫镖师‘追魂手莫若宾’,是敝局镖师中最干练的一个,他可以护送你们安全到达庐山四海同心盟……”
  一刻时辰之后,一辆灰蓬马车开到万象镖局门外!
  驾车的是“追魂手莫若宾”老镖师化装的,他撩开车厢门的帘布,请流浪天使卢仪南和俞立忠上了车,立即跨上驾车座,抓起马缰一抖,一声吆喝,顿时开动马车,驰离了万象镖局。
  这时,天刚亮,马车驰出了南城门,朝官道上一路疾进!
  车厢中,流浪天使卢仪南和俞立忠虽均一夜未睡,但两人毫无半点困倦之色,相对默坐了一会,前者首先开腔道:“老弟,你可以躺下睡一觉!”
  俞立忠摇头道:“睡不着!”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那么,咱们不妨来聊聊天?”
  俞立忠默然无语,未表可否。
  流浪天使卢仪南摸了摸下巴,缓缓道:“愿意跟我谈谈令尊的事么?”
  俞立忠淡淡答道:“那事卢特使已知道得很清楚,何必多谈?”
  流浪天使卢仪南轻喟一声道:“不然,我卢仪南只是执行‘四海同心盟’交付任务的一个人物,有许多事情,我几乎只知道梗概而已,所以关于令尊之事,较详内情,我实在不太清楚——”
  微一停顿,目注俞立忠又道:“我无意使你难堪,其实我对当今十大门派的掌门人,独对令尊最具好感,却不料他会做出那种事来,这与他平日的为人似乎极不相称,故尔很想知道那件事的详细情形,你愿意告诉我么?”
  听见有人同情父亲的遭遇,俞立忠不禁十分激动,星目中顿时涌出泪光,咬了咬嘴唇,长叹一声道:“事情须得由‘五绝神魔濮阳鸿飞’这个人开始说起,卢特使对‘濮阳鸿飞’知道得很清楚吧?”
  流浪天使卢仪南颔首道:“不错,五绝神魔濮阳鸿飞是二十多年前使天下武林陷入浩劫的一代巨魔,据说他的武功不但已练到金刚不坏之身,在文事方面,诸如琴、棋、书法等,无不冠绝天下,诚可谓文武兼优的一位奇士,可惜他还有一绝是‘色’,使他无法自拔。又据说他开始为害武林的起因是:那年当他五十大寿时,发帖邀请少林、武当、崆峒、昆仑、华山、黄山六派掌门人去喝酒,但六派掌门人因不齿于他‘色’的一绝,均未亲往道贺,仅派门中人前往敷衍致意,这使濮阳鸿飞大为震怒,从那时,他就开始找六派的麻烦。六派不甘受辱,群起反抗,可是濮阳鸿飞武功奇绝,六派中人无一能敌,先后被他杀死了三百多人,后来六派掌门人连手攻他一个,才将他制服于五台山。当时,六派掌门人原想将他杀掉,不料正要动手时,忽然来了一位前辈异人,他是‘蓬莱仙翁葛怀侠’,其人武功据说更在濮阳鸿飞之上,素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他向六派掌门人求情,说濮阳鸿飞是百年来罕见的奇才,他的琴、棋、书三绝应该让它留传后世,要求六派掌门人饶他一命,只毁去他一身武功,让他的“三绝”有留传后世的机会,六派掌门人碍于“蓬莱仙翁”的情面,只得答允其请,只将濮阳鸿飞的武功毁去,限他住在五台山下的“韬光山庄”,并选派六人监视他的生活行动,只准他将琴、棋、书三艺传给他收的三名徒弟,其余的“武、色”二绝应随同他本人“死”去——我说得对么?”
  俞立忠点头道:“对,后来呢?”
  流浪天使卢仪南继续道:“六派掌门人制服‘五绝神魔濮阳鸿飞’的当天下午,他们就在五台山上欢酒庆贺,席间,大家都深感联合力量之强大。因此有人倡议创立‘四海同心盟’,并选举一位德高望重的‘盟主’主持解决武林中发生的各种纠纷,六派掌门人一致同意,此即‘四海同心盟’成立之由来。”
  俞立忠道:“这我知道,我问的是‘濮阳鸿飞’后来怎样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他就在‘韬光山庄’接受软禁生活,日常以教授三名徒弟练习琴、棋、书为乐,如是过了二十年,就在三年前他七十岁的时候,他自感已不久人世,于是修书分致六派掌门人说明他的一身武学实得自一部武林传说已久的‘天竺圣经’,如今大限将届,愿将那部‘天竺圣经’分录给六派掌门人以赎前衍,请他们于重九之日同去‘韬光山庄’一趟,六派掌门人接信后,均为之心动,因为那‘天竺圣经’实乃一部旷古绝今的奇学,任何人得之,即能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这在目前各门各派武功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对他们的诱惑太大了!
  于是重九那天,到达‘韬光山庄’的有少林派掌门一恕上人,武当派掌门古月道长,崆峒派徐公姜,昆仑派掌门虚无大师、华山派掌门闵中五,只有令尊黄山派掌门俞云阳未到,五绝神魔濮阳鸿飞本欲先将五部录好的‘天竺圣经’送给五派掌门,但为少林掌门一恕上人所阻,他认为等黄山派掌门人俞云阳到达后再同时分发比较妥当,于是五派掌门就在‘韬光山庄’等候。到了黄昏时,一名服侍濮阳鸿飞的庄丁忽然进入客厅向濮阳鸿飞附耳说了几句话,濮阳鸿飞面色一变,立即起立向五派掌门告罪,说庄外有一位朋友来访,请五派掌门稍坐片刻,说完即匆匆出厅,过了一会,五派掌门听到庄外传来两声惨叫,大家奔出庄外一看,濮阳鸿飞和那名庄丁已双双倒在地上,气绝死了!少林一恕上人由他们两人的心房上起出两支细如牛毛的金针——老弟,那是令尊的独门暗器‘亡魂金针’啊!”
  俞立忠面肉抽搐着,点头道:“不错,之后呢?”
  流浪天使卢仪南轻叹一声道:“之后,五派掌门人又发现放在濮阳鸿飞身上的六部‘天竺圣经’录本已全部不翼而飞,他们认为令尊还没跑出多远,立即向前追赶,果然才追出四五里路,就发现令尊站在一座山坡上的一株冬青树下,五派掌门迅速将令尊包围起来,责问他为何要杀死濮阳鸿飞,是否欲独占那部‘天竺圣经’?令尊不肯承认,他说他在那里等候一个朋友,五派掌门自然不相信,逼令尊交出那六部录本,令尊不肯,双方一言不合,于是打了起来,结果令尊便惨死于五派掌门人的手下……”
  俞立忠冷笑道:“结果他们在家父身上找到那六部‘天竺圣经’录本没有?”
  流浪天使卢仪南摇头道:“没有,因此他们断定令尊已将那六部录本转到别人手里,而那人极可能就是你!”
  俞立忠又冷笑道:“正是,他们杀死家父后,又立刻发动五派两百名高手四出寻找我,还好我躲得快,没有被他们找到!”
  流浪天使卢仪南注目问道:“那六部‘天竺圣经’录本果真在你手里?”
  俞立忠垂目反问道:“卢特使亦以为在小可手里?”
  流浪天使卢仪南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我感到奇怪的只是令尊的为人,他一向有老好人之称,为什么竟会干出那种事来?”
  俞立忠泯泯嘴唇,双目射出锐厉光芒,愤恨地道:“家父上五台山以至惨遭五派掌门杀害的那段时间,我正在江湖上行走,所以我不知道家父曾否接到濮阳鸿飞的邀函,但我敢说家父绝对没有杀死濮阳鸿飞,也没有抢夺他那六部‘天竺圣经’录本……”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但那天濮阳鸿飞的确死在‘亡魂金针’之下,以及五派掌门人在那附近找到令尊,这都是铁的事实,虽然令尊辩称他在那里等候一个朋友,可是从黄山跋涉数千里去五台山等候一个朋友,这似乎有点不近情理吧?”
  俞立忠道:“卢特使说得是,这正是我三年来不断在寻求的一个疑问,我已访遍了家父所有的朋友,并无一人承认曾写信约家父去那五台山上唔面……”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照你这样说,令尊是被人陷害的了?”
  俞立忠道:“不错,卢特使不相信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笑笑道:“我相信也没有用,到了‘四海同心盟’的议事厅上,你必须提出有力的证据来,方能为令尊和你脱罪……”
  俞立忠冷笑道:“只要‘四海同心盟’肯给我时间,我相信能够找出来……”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目前四海同心盟,二帮三教及长白、青城、雪山、太极等九方代表对此尚未表示意见,也许里面有同情你们父子的人,可惜你一直不曾派人去疏通,不然或许会在四海同心盟上替你说话。”
  俞立忠道:“我若派人去疏通,岂非表示我们父子确是杀人凶手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话不是这么说,你把详细情形告诉他们,使他们进一步了解令尊和你确非凶手,是则四海同心盟要对你判罪时,他们或会为你辩护,至少可使你判得轻些!”
  俞立忠沉思片刻,忽然“嗤!”的笑了起来。
  流浪天使卢仪南讶道:“有甚么好笑的?”
  俞立忠立现强悍笑容,凝注流浪天使卢仪南笑道:“卢特使,你为人正直无私,小可对你非常敬佩,可惜你是四海同心盟效力的‘金衣特使’之一,将来咱们难免要在兵刃上相见!”
  流浪天使卢仪南哈哈笑道:“这没关系,只要彼此了解就够了,但你如不能在四海同心盟为自己开脱罪嫌,就得被解入‘正心牢’监禁,你恐怕没有机会了吧?”
  俞立忠含笑吐出平静而有力的声调道:“有的,小可绝不承认也不接受四海同心盟给我的处罚!”
  流浪天使卢仪南眉头一皱道:“你要以一人之力与合二帮三教九派的‘四海同心盟’对抗?”
  俞立忠点头笑道:“是的,我们黄山一派已被四海同心盟除名,小可自然不必遵守四海同心盟的一切规矩,卢特使你说是么?”
  流浪天使卢仪南正色道:“你这是自暴自弃!”
  俞立忠笑道:“假如我不自暴自弃,家父和我的冤枉只怕将永沉海底!”
  流浪天使卢仪南一耸剑眉,潇洒一笑道:“这话也许是对的,那么,我得谢谢你的警告,当你不幸被四海同心盟判罪而必须入牢时,我可要关照他们防备你逃脱,否则我又有得忙了!”
  “正是,请多提防,莫谓言之不预也,哈哈哈!”
  “放心,我会把你看得牢牢的,哈哈哈哈……”
  两人说到这里,不禁相对大笑起来。
  蓦地,马车在他们大笑声中,忽然停住了!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上一篇:第一章 天使与镖师
下一篇:第三章 四海同心盟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