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使蒙尘抱膝石
2021-04-08 12:02:0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是第十天的入夜时分——
  在襄阳县城一家菜馆楼上的一个临街座头上,流浪天使卢仪南正在一面吃食一面偷听着身后座头两个劲装汉子的窃窃私语。
  这是无意的窃听,他因是同心盟十二金衣特使之一,经常要受命办理武林中许多奇奇怪怪的事,对江湖上发生的各种事情了解得愈多愈好,因此当他发现身后那两个劲装汉子一上菜馆来就开始窃窃私语时,他便暗中凝神倾听起来。
  “老温,你到底碰见了什么?”丨
  “可怕!可怕!我姓温的闯荡江湖也有七八年了,可从来没有碰到过像那样可怕的事!”
  “你碰见鬼了?”
  “鬼?哼哼,若把那件事和鬼相比,老子宁愿碰见鬼!”
  “好了,到底是什么事儿?”
  “昨天半夜,老子在樊城做了一笔,连夜赶到这里来,经过隆中山边时,忽然听见一声声痛苦的呻吟由山腰上传下来。嘿!老子从未听过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呻吟,那好像是一个人正在受着惨酷的毒刑,想发出凄厉的惨叫而又发不出来,我听得奇怪,便循声寻上山,大约爬到十七八丈高,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发出呻吟的人!”
  “那家伙怎么了?”
  “别急,让我喝一杯再说……”
  “咦,老温,你的手怎么发抖了?”
  一声咕噜之后,那老温长长吐出一大口闷气,接着冷笑道:“发抖?嘿嘿,要是让你老孙看见那情景,你不吓破胆子才怪呢!”
  老孙笑道:“我不怕,说来听听吧!”
  老温声调一沉,缓缓道:“我问你,你见过没有皮的人没有?”
  老孙诧声道:“没有皮的人?”
  老温道:“不错,从头到脚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皮!”
  老孙道:“人没有皮怎么能活?”
  老温道:“当然不能活,所以我见到那家伙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老孙吃惊道:“那家伙被人剥了皮?”
  老温颤声道:“是的,浑身红兮兮,血淋淋,他倒在一堆草丛上,一面呻吟一面慢慢辗转着,全身每一块肉都在跳动,抽搐!”
  老孙抽了口寒气,道:“那是怎么剥的?”
  老温道:“我不知道,那时我吓得浑身发抖,躲在附近看了很久,见那家伙已快断气,又见四处无人,就鼓起勇气走过去问他:‘喂,老兄,你是何人?’……”
  老孙紧张地道:“那家伙能不能回答?”
  老温道:“能,但只说了一句就死了!”
  老孙急问道:“他说什么?”
  老温又喝了一杯酒,余悸犹存地道:“他抬起血淋淋的脸,大声说:‘血……胆……杀……杀……’——然后,似是力气已尽,身躯往地上一扑,就那样死了!”
  流浪天使卢仪南偷听,至此,心头大大一震,暗中骇忖道:“血胆杀……杀杀
  ?这是什么意思?莫非那个被剥皮的人是‘血胆豪客沙仁’?而眼下这个老温把‘沙’字听成‘杀’字了?”
  由于“血胆豪客沙仁”可能是与黑衫蒙面少年极有关系的人物,而且同心盟派出两位金衣特使竟未找到他,因此这时的流浪天使卢仪南听到“血胆”两字后,很自然的便想到了“血胆豪客沙仁”!
  也因此,流浪天使卢仪南感到事态严重了!
  凝神再听,只听那老温重重的透了一口气,又道:“好容易惊魂落定,我在附近搜索了一遍,发现那家伙竟是从更高的山腰上跌下来的,由于跌到草丛里,故一时没有断气……”
  老孙紧接着问道:“你有没有爬上去看?”
  老温道:“爬了,我晓得那上面有座石叫‘抱膝石’距那像伙摔落的地点只有五六丈高,我听不出那上面有人声,就决定爬上去一看究竟,嘿!”
  老孙道:“怎么了?”
  老孙道:“快爬上抱膝石时,经过一株树下,我头上碰着了一样东西,抬头一看,啊呀我的妈!”
  老孙惊道“又是一个剥了皮的人?”
  老温道:“不,是一张从头到脚完整无缺的人皮!”
  老孙低声叫道:“就是那家伙的皮?”
  老温道:“正是,它已用清水洗过,正挂在树上吹风!”
  老孙道:“我的天,那太惨无人道了!”
  老温道:“是呀!当时我吓得差点尿屎皆流,知道附近一定有人在,不敢再上去,赶紧连跑带滚的逃下山……”
  流浪天使卢仪南不想再听下去,起身会帐,看了那老温老孙一眼后,随即匆匆下楼,连夜向隆中山赶来。
  虽然那老温讲的“活剥人皮”惨事已过了一天,但卢仪南仍希望能在“抱膝石”上找到一些线索,他知道把人皮挂在树上风干后的用途,他觉得那些“活剥人皮”的歹徒,其行为远较黑衫蒙面少年的杀人更为可恶,他要插手管这件事!
  襄阳距隆中山仅二十余里,山畔为草庐,即三国武侯的住址,半山即是抱膝石,隆起如墩,可坐十数人,下有躬耕田,风景虽非绝佳,因是诸葛亮的故居,是以远近皆知,亦常有游学之士去那里凭吊一番。
  夜色黑暗,行人绝途,流浪天使卢仪南施展绝顶飞行术,疾若风驰电掣,不消半个时辰便赶到了隆中山麓。
  他知道“抱膝石”的所在地,顺着蜿蜒山径往上飞登,举目抱膝石业已在望,他于是先在山腰的斜坡地带搜索起来,但遍寻不着那具被剥了皮的尸体,也没发现一些血迹,不由暗忖道:“哼,收拾得真干净!”
  他侧耳倾听一阵,听不出抱膝石上有人藏匿,便将身一纵,飞上了抱膝石!
  这座抱膝石约有一丈四五宽阔,平坦如削,卢仪南神目一扫,立刻发现抱膝石边有一个土坑!
  不错,那正是用来活剥人皮的土坑!
  卢仪南心中一凛,一个箭步跳过去,但视线刚触及土坑,蓦闻脚下“拍!”的一响,左脚踝已被某种东西夹住!
  “哗!”
  又一声怪响,立见四下飞起一大片黑密密的东西,以无比迅捷的飞势朝他围拢过来!
  这两种变故,都在一刹那间发生,卢仪南尽管有一身无敌奇学,但在刚刚警觉不妙时,全身已被一袭大鱼网网住了!
  他大喝一声,掌随声发,双掌一分,猛然向罩到身上的黑网分劈过去!
  这两掌,有石破天惊之力,即就是铜墙铁壁,也要被他打出两个大洞,然而掌势过处,黑网竟然完好无损,仔细一看,原来黑网是用干牛筋编结成的!
  卢仪南这一惊非同小可,他知道这是可怕的陷阱,如不赶快脱出黑网,自己一世英名将就此完蛋,因而他暴吼连连,双掌如狂风暴雨般劈去!
  但是没有用,他倾出了毕生修为,黑网依然分毫无伤,并且紧紧的收缩起来,一转哏就将他拖到地上,像捆大猪一样!
  “哈哈哈……”
  一片震耳的大笑声中,人影一闪,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
  是黑衫蒙面少年么?
  不,流浪天使卢仪南虽未见过黑衫蒙面少年,但他从对方的声音和体格上观察,知道眼前这个黑衣蒙面人年纪至少在四十以上,绝不是一个少年人。
  黑衣蒙面人大笑着闪身来到卢仪南身边,骈伸两指隔空点落,正在奋力挣扎的卢仪南顿感浑身一麻,刹时动弹不得了!
  与此同时,又从前后左右跳出四名黑衣大汉,他们没有蒙面,可是卢仪南一个也不认识。
  黑衣蒙面人挥手示意,四名黑衣大汉立刻上前解开黑网,将卢仪南抱出网外,黑衣蒙面人这才俯身打开夹住卢仪南左脚踝的一副铁器,拿在手里摇得“叮叮当当”响,怪笑道:“这是捕狼器,今天用来捕捉举世无敌的金衣特使,真是绝妙透顶,哈哈哈……”
  流浪天使卢仪南麻穴受制,嘴巴还可说话,他定了定心神,开口冷笑道:“襄阳城那两个劲装汉子,是你的人吧?”
  黑衣蒙面人点头笑道:“不错,卢大侠对于他们表演之逼真,是否很欣赏?”
  卢仪南冷冷一笑道:“正是,今天是卢某成名以来第一次阴沟里翻船,尊驾着实该犒赏他们……”
  黑衣蒙面人笑道:“我会的,卢大侠不想知道我的姓名么?”
  卢仪南轻哼一声道:“对于一个不敢以面目示人的宵小,问他的姓名是多余的!”
  黑衣蒙面人笑了笑,道:“卢大侠说的是,但你别失望,等下你快要死时,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的!”
  卢仪南道:“随你的便,你是为了报仇?”
  黑衣蒙面人摇头道:“不,我和卢大侠毫无仇恨!”
  卢仪南心头一动,注目问道:“你和同心盟为仇?”
  黑衣蒙面人点头笑道:“卢大侠果然是聪明人!”
  卢仪南“嗤!”的冷笑一声道:“同心盟有十二金衣特使,少了卢某一人,并不影响大局!”
  黑衣蒙面人诡笑道:“那当然,所以我们要一个一个来,而且不瞒你说,当同心盟的十二金衣特使全部消灭后,我们会有十二个面貌与你们相同的金衣特使出现在同心盟上!”
  卢仪南心中暗惊,但仍力持镇静地道:“好计谋,你一连说了两次‘我们’,这表示除了你一人外,还有许多人和你同谋,是么?”
  黑衣蒙面人目光闪过一抹阴沉之色,默注卢仪南半晌,然后耸耸肩笑道:“有人警告我不可和金衣特使说话太多,果然不错!”
  卢仪南又问道:“那黑衫蒙面少年也是‘你们’中的一个吧?”
  黑衣蒙面人不再回答,他命一名大汉把卢仪南抱到一边靠山壁坐下,再向另一名黑衣大汉道:“把他带出来吧!”
  那名黑衣大汉应声走去,自左方附近的一片野草中,俯身抱出一个浑身赤裸的中年彪形大汉来。
  当黑衣大汉将那个显然也被点住麻穴的中年彪形大汉放入土坑中时,卢仪南看清了他的面貌,那是一个满脸虬胡神态威武的汉子,充满愤怒的脸庞上,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
  卢仪南觉得似曾相识,一时又想不起他是谁,心中既惊且疑,不禁脱口问道:“朋友,你贵姓?”
  那虬胡大汉没有开口回答,他的下半身已被埋入土坑中了!
  黑衣蒙面人回头对卢仪南笑道:“这位朋友的声音有若焦雷,因此我把他的哑穴点住了!”
  卢仪南目射锐芒厉声道:“你打算把他怎样?”
  黑衣蒙面人笑道:“别问,你有眼睛可以看!”
  说罢,回对一名黑衣大汉使了个眼色,那黑衣大汉立即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举步走到虬胡大汉的身后站立。
  又一名黑衣大汉则手抱一只瓷瓶,只见瓶口上银光闪闪,耀目欲眩,他小心翼翼的也走到虬胡大汉身边立定。
  卢仪南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不由得胸口怒涛汹涌,双目迸射怒焰,厉喝道:“好残忍的狗贼!他跟你们有何仇恨,你要这样对待他?”
  黑衣蒙面人掉头轻笑道:“就像我们与你卢大侠一样,我们与他一点仇恨也没有,我们只想要他身上那张皮而已!”
  卢仪南嗔目怒叱道:“他名不见经传,你们要他的皮何用?”
  黑衣蒙面人哈哈笑道:“卢大侠有所不知,这位朋友的武功和名气虽远不及你们十二金衣特使,但他对我们来说,好处却在你们十二金衣特使之上!”
  话锋一顿,接着沉下声调,阴侧侧地道:“卢大侠请静静观赏,否则我只好点你哑穴了!”
  卢仪南听到点穴,一颗心往下直沉,他一身功力已练到极境,刚才麻穴受制后,他就开始暗中运气冲穴,企图将麻穴冲开,这在往常,至多只要一袋烟工夫即可完成,可是今天,他已暗中运气冲击了许久,竟无法冲开被闭住的穴道,显然的,眼前这个黑衣蒙面人的点穴手法,是武林中最奇特最罕见的一种!
  因此,在这种情形之下,卢仪南已知自己将继虬胡大汉之后惨遭剥皮,既然不能说逃,只有等死的份儿,再穷嚷有什么用呢?
  他暗中深深一叹,闭嘴不再怒骂了。
  这时,那名手执匕首的黑衣大汉已在黑衣蒙面人的示意下开始动手,他举起匕首涌虬胡大汉脑门上猛力一划,虬胡大汉虎目一瞪,面上肌肉痛苦的抽搐着,头上鲜血迸出而下,刹那间染红了一张脸!
  接着,那名手抱瓷瓶的黑衣大汉,将瓶中银液徐徐注入虬胡大汉裂开的天灵盖上!
  虬胡大汉浑身一震,两颗眼睛直往上吊,面肉抽搐得更厉害,虽然哑穴受制,不能开口喊叫,仍不禁“荷荷荷”惨哼起来!
  饶是卢仪南一代奇人,至此也禁不住滚下两行热泪,闭目不敢再看,他对这种“活剥人皮”的酷刑过去还不曾见过,却曾听人说过,他知道注入虬胡大汉脑门上的银液正是水银,水银是无孔不入的,它会将人的皮肉分开,一直往下钻,钻到脚底板皮,而且叫人痒得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咬,于是受刑的人痒得无法忍受时,就想弄命的挣扎出土,由于不住使力挣扎,脑门上的裂口便愈挣愈大,最后人是挣脱出来了,全身的皮却留在土里……
  “荷!荷!荷!荷!……”
  “荷!荷!荷!荷!……”
  虬胡大汉一声声惨哼,由鼻孔和嘴里迸出,有如鬼哭神号,令人毛发根根竖起,骨头根根生寒!
  卢仪南生具侠骨而又心地仁慈,如何忍受得住虬胡大汉的声声悲啼,突地双目一睁,裂帛般厉吼道:“放他出来!放他出来!你们这般恶贼,难道一点人性都没有么?”
  话声甫落,正见虬胡大汉斗然由土坑里纵飞出来!
  但见他浑身鲜血淋漓,脉络暴现,纵出土坑后,奋身前扑,踉踉呛呛奔出数步,忽然一个倒栽葱,由抱膝石上跌落斜坡去了!
  他的一身皮,果然留在土坑中!
  卢仪南惊怒交迸,目眦欲裂,由于所看到的是人间至惨的景象,在震惊和震怒中,一时竟为之呆了!
  黑衣蒙面人对此似乎司空见惯,目睹虬胡大汉跌落山腰斜坡,居然耸耸肩笑了笑,回对卢仪南道:“卢大侠一定觉得很奇怪,那位朋友身上穴道受制,怎么还能挣脱出来,是么?”
  他见卢仪南惊愕不语,似已神魂出窍,因又耸耸肩笑道:“嘿嘿,实不相瞒,我并未点闭他的麻穴,他一身武功,早在受刑之前就被我毁掉了!”
  在他说话间,两名黑衣大汉已不知何处取来两柄铁铲,小心的把土坑中的土挖出,一名黑衣大汉搬来一桶清水,等土坑中的人皮挖出后,便把他放入清水里洗净,然后拿到附近的一株树上张挂起来。
  黑衣蒙面人于是伸手轻轻在卢仪南的肩上拍了两下,愉快的笑道:“卢大侠,现在轮到你了!”
  另一名黑衣大汉便上前剥卢仪南的衣服,黑衣蒙面人接着又笑道:“卢大侠刚才必曾暗中运功冲穴,是不?哈哈,那是没用的,我告诉你,我这门点穴手法与众不同,你想运功冲开穴道,那会越冲越闭紧,只有乖乖静等两个时辰后,它才会自动解开,在这之前,除了我们自己人外,普天之下,敢说没有一人能够为你解开,哈哈哈……”
  笑声中,卢仪南身上衣服已尽被脱下,浑身赤条条一丝不挂了!
  于是乎,他也被抱入土坑中,两名黑衣大汉挥动铁铲,将他下半身埋入土中!
  黑衣蒙面人踱到卢仪南面前,发出残酷笑声道:“很抱歉,现在我要先毁掉你的一身功力,然后解开你的麻穴,不如此,你等下无法挣出土坑!”
  卢仪南一对精眸射出慑人心魂的寒光,以异常冷静的声音问道:“现在你可以说出你是谁了?”
  黑衣蒙面人笑“喔”一声道:“别着急,当你由土坑里挣出时,我会告诉你的!”
  卢仪南冷笑道:“太迟了!”
  黑衣蒙面人摇头道:“不会,你挣出土坑时,并不会马上死掉!”
  卢仪南道:“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说太迟,是说你刚才应该先剥我的皮,然后再剥那位朋友的!”
  黑衣蒙面人一怔道:“这有什么不同呢?”
  卢仪南微微一笑道:“差别很大,不信你掉头看看!”
  黑衣蒙面人心头一震,才把头转过一半,腰上已“砰!”的挨了一掌,一个身子登时应声飞起,摔出一丈多远!
  但是,好家狄,那一掌显然未曾伤了他,只见他空中身形一翻,突如怒矢般向那株吊挂人皮的树上掠去,探掌抢下那套人皮,脚尖顺势一点树枝,身形去如闪电,一闪一幌,投入黑暗中急逃而去!
  那四名黑衣大汉一瞧情形不对,口发一声呐喊,慌忙往四下狂奔!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七章 剑客英风天使折
上一篇:
第五章 快刀如风铸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