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一举轻过两重关
2022-05-02 17:03:1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静静躺了一个多时辰,估计二更已过,于是起床打开衣箱,取出司空英的一套衣服和一方头巾折好塞入怀中,悄然开门走出。
  万花宫内静谧异常,看上去所有的“花”均已进入梦乡之中。俞立忠提轻脚步穿过十几面镜屏风时,蓦闻身后有人开声道:“司空英,你还没睡觉?”
  俞立忠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武怪褚一民由一面镜屏风探出脑袋,正含笑望着自己,心中暗“吁”了一口气,笑道:“原来是褚老前辈,吓了我一跳!”
  武怪褚一民诡笑道:“你上哪儿去?”
  俞立忠道:“睡不着,想到外面去走走。”
  武怪褚一民由镜屏风内爬出,道:“老夫也睡不着,咱们一起出去走走好了。”
  俞立忠思念电转,笑笑道:“褚老前辈这是在逼晚辈说真话了?”
  武怪褚一民笑道:“那么,从实招来!”
  俞立忠返回到他面前,低声道:“晚辈实说不妨,但褚老前辈可得替晚辈保守秘密!”
  武怪褚一民道:“你说说看,应该守密的,老夫自然不会乱说。”
  俞立忠把声音压得更低,道:“实不相瞒,晚辈跟敝师妹有个约会……”
  武怪褚一民笑“哦”一声道:“既是与令师妹约会,那老夫确不该打扰,好好,你去吧!”
  俞立忠拱手一揖,转身迈着从容的步履往宫外走来。
  一路走出石屋门外,均未遇到任何阻扰!
  这时,月已偏西,整个石堡静悄悄的如沉海底,堡还不见一个人影,只有那几只黑犬,不时在堡中四处奔窜。
  俞立忠站在石屋门口伫立一会,未见武怪褚一民跟出,心知他已相信了自己的话,于是举步往凉亭走来。
  他尽量沿着屋影而行,故没有被那些黑犬发现,但才走到凉亭前时,忽听附近的黑暗中有人发话道:“是哪一位?”
  俞立忠心弦一震,力持镇静的转头答道:“是我!”
  人影一闪,一个黑衣人蓦地出现在他面前!
  这黑衣老人非别,正是在洛阳桑苎茶庄担任总管之职的赖永魁!
  俞立忠一见是他,放心不少,含笑道:“赖总管今夜轮值?”
  赖永魁木无表情地道:“是的,少庄主三更半夜来此何为?”
  俞立忠四顾无人,便走近他跟前轻声道:“赖总管可听到那消息?”
  赖永魁目光一凝,问道:“听说火琉岛主聂卫公今夜要——”
  话说至此,右手骈指疾出,一下便点中赖永魁的腰上章门穴!章门穴虽非死穴,但俞立忠是运聚十成真力点出的,所以实际上,俞立忠这一指已将赖永魁的肚肠点断,赖永魁哼都未哼一声,登时倒地毙命!
  俞立忠急又俯身出掌,推开凉亭,然后揽起赖永魁的尸体,弯身钻入凉亭下的地道内。
  进入地道,他举起另一只手将凉亭推回原状,这才移步走下石级。
  地道上,只挂着一盏油灯,所以光线仍极阴黯,但俞立忠曾在此被禁锢了半个月,而且他已知道火琉岛主聂卫公的傻孙女“燕儿”是被关禁在以前自己被关禁的那间铁牢。
  他走下石级,把赖永魁的尸腮放进一个角落,便即大步直入。
  “谁?”地道内又有个入企出声发问!
  俞立忠边走边答道:“是我!”
  临近一瞧,站在地道上的是曾在桑苎茶庄担任掌柜的梅春奎!
  他一见来者是少庄主司空英,注目一噢道:“三更半夜,少庄主何事来此?”
  俞立忠道:“本命来看火琉岛主聂卫公的孙女!”
  梅春奎转身随入,又问道:“来看她干吗?”
  俞立忠靠近他身边,道:“有很重要的事——”
  说到此,又是骈指疾点而出!
  梅春奎也是做梦都没想到少庄主会对自己下毒手,闷哼一声,便即倒地而亡!俞立忠将他的身体移到不被人注意的地方,然后继续走入。
  原来,整个地下室只有梅春奎一人在看守,因此俞立忠很顺利的来到关禁“燕儿”的铁牢前。
  燕儿,她真的专心在练内功,只见她闭口盘膝坐在铁牢中,如老僧之入定!
  俞立忠轻咳一声,开口道:“聂姑娘!”
  燕儿端坐不动,似是浑然不觉。
  俞立忠取出火琉岛主聂卫公写的信,又道:“聂姑娘,你爷爷有信给你!”
  这次,燕儿“醒”了,她两眼一睁,看见铁牢外站着的是一个面貌酰恶的少年,不由吃了一惊,失声道:“啊哎,你好丑啊!”
  俞立忠笑了笑,把信递进去,道:“这是你爷爷给你的信!”
  燕儿伸手接过,惊诧的喃喃道:“我爷爷给我的信?”
  俞立忠道:“是的,你快看吧!”
  燕儿拆开信,转身对着牢外的一盏油灯,看完了信,不禁吃惊的回望俞立忠道:“嗄,他们为甚么要杀我?”
  俞立忠道:“因为他们怕你练成功夫后敌不过你,所以要在你功夫未成之前杀了你!”
  燕儿问道:“他们甚么时候要来?”
  俞立忠道:“等下就要来了,所以你必须赶快随我逃出去!”
  燕儿又问道:“我爷爷为甚么不亲自来救我呢?”
  俞立忠道:“你爷爷暂时不能进来,有人看守着他!”
  燕儿颦眉道:“你长得太丑,我不大喜欢跟你出去!”
  俞立忠着急道:“但是你如不跟我走,马上你就会被他们杀死了!”
  燕儿轻叹一声道:“我只好跟你出去了。”
  俞立忠大喜,忙把怀中衣服递给她,说道:“你快穿上这套衣服!”
  燕儿拿过衣服看了看,往旁一摔道:“这是臭男人的衣服,我才不穿臭男人的衣服呢!”
  俞立忠又着急起来,忙解释道:“你一定要穿,你不穿就逃不出去!”
  燕儿发愕道:“为甚么?”
  俞立忠道:“你穿男人的衣服,包上男人的头巾,跟我走出去就没有人会看出来,否则他们一看就看出是你了!”
  燕儿似觉有理,点了点头,凝眸问道:“这套衣服是你的么?”
  俞立忠摇头道:“不是,是一个很英俊的少年的!”
  燕儿色喜道:“哦,那个很英俊的少年是谁?”
  俞立忠想了想,道:“那少年你曾见过,他曾去过火琉岛。”
  燕儿眼睛一亮,大样道:“啊,原来是他!好好,我穿!我穿!”
  说着,拾起那套衣服,兴冲冲的穿起来。
  俞立忠伸出双手,右手握住铁牢门的第三支铁杆,左手握住第七支铁杆,同时向里面转,转到第十匝,只听“拍!”的一声,铁牢门倒下来了!
  这是艾北村教给他的!
  数月前,他被关禁在这间铁牢中,那时他只知道转动铁杆就可启开铁牢门,却不知要转动几下,他一连试了十多天,都没有打开铁牢门,后来艾北村为了“揶揄”他,就当面转给他看,不想今天却派上了用场!他把铁牢门打开后,便转身背对燕儿,因为他发觉她必须先脱下身上一袭罗襦后,才能穿上那套衣裤。
  不久,燕儿穿好衣服由铁牢走出,说道:“喂,你看这样行不行?”
  俞立忠转身一看,觉得在黑夜里可勉强混过,因点头道:“行,把头巾戴上!”
  燕儿噘嘴道:“我不会戴头巾!”
  俞立忠道:“我替你戴!”
  他拿过头巾,把她的秀发卷入头巾内包好,退后两步看了看,笑道:“看起来还是不像男人,不过没关系,从这里到堡外只有二十多丈路,一出堡外就不怕了。”
  燕儿问道:“我爷爷在哪里等我?”
  俞立忠道:“在堡中一处隐蔽地点,你快跟我来!”
  便罢,转身便走。
  两人走到地道出口,俞立忠低声道:“上面是一座凉亭,推开凉亭便可出去,你注意,走路不可慌张,也不可开口说话,懂不懂?”
  燕儿点头笑道:“是啦,这个谁不知道,你当我是傻姑娘是不是?”
  俞立忠心中暗笑道:“你正是傻姑娘,你若不傻,今天也不至落到这步田地了。”
  当下举手慢慢移开凉亭,探头向四下的地面瞧瞧,见没有人走来,于是拉起她的手腕,迅捷一跃而出,随即又把凉亭推回原位,拉着她按照原定路线向右边的堡墙走来。
  他在计划出堡时,曾把时间和月光照射的情形计算得很仔细,结果颇为准确,他们现在所走的路线都是没有月光的地方!
  走到将近堡墙之际,蓦然有一条庞大的黑影由一处暗角闪出来!
  燕儿冷不防吃了一惊,但当她定睛一瞧时,不禁喜呼道:“啊,爷爷是您!”
  不错,来者正是火琉岛主聂卫公!
  他惊喜的上前抱住孙女,然后向俞立忠低声问道:“没有人看见吧?”
  俞立忠道:“干掉两个,一切很顺利,这边情形怎样?”
  火琉岛主聂卫公道:“有三只黑犬走经此处,囊老夫发指力点死了!”
  俞立忠仰头望望夜空,轻声道:“三更已到,我们出去吧!”
  说着,向堡疾步奔去。
  堡墙高仅两丈,老少三人很轻易的便越过墙,落到堡墙之外。
  俞立忠立即领路奔下山,到达日间跟何恭山约好的山壁上,探头往下一望,果见何恭山已把渔船驶来,停在山壁下的湖面上,心中大喜,回头对已跟至身后的火琉岛主聂卫公低声道:“渔船就在下面,聂岛主可以下去了!”
  火琉岛主聂卫公颔首一嗯,伸臂揽起孙女燕儿,纵身飘飞下去。
  他果然是一位杰出的武学宗师,其轻功造诣已达神化之境,此刻手中虽是抱着一人,但落势仍极缓慢,像一片树叶那样轻飘飘的落到渔船上!
  那何恭山已得“司空英”的严嘱,虽见来人竟是火琉岛主聂卫公及其孙女,却也不敢发问,当即默默的开动渔船,向黑沉沉的湖上驶去。
  俞立忠看到这裹,一颗心方始轻松下来,也不敢在堡外久留,见渔船已去,立即返身奔回,越过堡墙,循原路回到石屋,拉动玻璃灯,进入万花宫,回到了自己房中。
  解衣上床,回想之下,他不禁默默笑了起来。
  不错,自己终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火琉岛主聂卫公和他孙女救走了!
  哈哈,这可说是自己自入江湖以来最得意的杰作,当老山主等人发觉火琉岛主聂卫公祖孙俩“不翼而飞”时,他们绞脑汁也不会想到是自己放走的,虽然武怪褚一民知道自己曾于半夜离开万花宫,但他也一定相信自己是去会晤艾菁的,还有那个何恭山,当他把火琉岛主聂卫公祖孙载送出巢湖时,他也绝难逃出火琉岛主聂卫公的掌下……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天衣无缝的行动!
  从明天开始,自己就可转向十二武煞星下手了,只要将十二武煞星干掉几个,同心盟的人攻入堡时,定可大获全胜……
  他正想得沾沾自喜之际——
  “笃!笃!笃!”有人敲门了!

相关热词搜索:千乘万骑一剑香

下一篇:第四十七章 妙计成空忧海底
上一篇:
第四十五章 真人相对定妙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