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0:20:06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林歌和朱五绝随着赵虹离开山洞之后,金糊涂也带了一些干粮在身,将两瓮酒移入洞中隐蔽处,然后拿起金剑和金葫芦,举步走出山洞,口中喃喃道:“那两个混球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要是不赶去暗中支援,他们非死不可!”
  来到洞外,赫然发现眼前站着两个人——天山二叟!
  野鹤叟张杰笑道:“唉,真是冤家路窄,又碰上啦!”
  金糊涂从他们的眼光中发现了一些东西、不禁心头一懔道:“张老,不要像骆驼放屁弯鸳曲曲,你们所为何来?”
  野鹤叟笑呵呵道:“真的,我们发现这里有火光,因此赶过来瞧瞧,不想又是你们。”
  闲云叟常胜旗笑道:“金糊涂,天寒地冻,请我们喝两杯如何?”
  金糊涂道:“要是不呢?”
  闲云叟道:“你不是个小气的人,老夫相信你不会拒绝。”
  金糊涂哈哈笑道:“正好相反,我是个小气的人,我决定拒绝你们。”
  野鹤叟诡笑道:“这不大好吧?”
  金糊涂道:“我知道。”
  野鹤叟道:“既知后果不好,为何不慷慨大方的请我们喝几杯?”
  金糊涂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们不是来喝酒的,我即使把两瓮酒通统送给你们,你们也不会走。”
  闲云叟含笑道:“这话什么意思呀?”
  金糊涂道:“林歌和朱五绝刚刚一走,你们立刻就到,这使我想到一句成语:趁火打劫!”
  闲云叟大笑道:“金糊涂,你名糊涂其实不糊涂,你比谁都聪明!”
  金糊涂欠身道:“承蒙夸奖,不胜荣幸之至。”
  野鹤叟道:“怎么样,给不给酒喝?”
  金糊涂道:“算啦,我看你们要的是我的命,你们和赵虹勾搭上了,叫他来骗走林歌和朱五绝,然后进行各个击破,是也不是?”
  闲云叟笑道:“不对,我们并不知你不打算跟他走。”
  金糊涂一怔道:“哦,那么……”
  闲云叟道:“不过你猜对了一半,有你们三人在,老夫二人确实很难得到那批人参貂皮,眼前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们为什么要放弃?”
  他说的“机会”,即是杀死金糊涂,除去一个争夺的对手。
  金糊涂笑道:“张老,你太瞧得起我了,其实别说除掉我没用,就是把我们三人全杀了,你们也一样带不走那批东西。”
  闲云叟道:“赵虹那小子,老夫二人不把他放在眼里!”
  金糊涂道:“我说的是百毒公主姬飞飞。”
  闲云叟脸色一变道:“哦,她也赶来凑热闹了?”
  金糊涂道:“不错,天龙神鞭骆万邦和雪上飞苏嫂已被她毒毙,我也吃了她一颗‘百毒夺命丸’,再过四天就要完蛋啦!”
  野鹤叟面上闪过一抹惊疑之色,问道:“你吃了她一颗‘百毒夺命丸’?你为什么要吃?”
  金糊涂道:“我为什么要吃?呸!我金糊涂再怎么糊涂也不会吃毒药,她是用鸟嘴铳逼着我服下的,我要是不吃,她就要打死我——”
  闲云叟插口问道:“她要你们去找狼人,把那批东西抢来给她?”
  金糊涂道:“猜对了。”
  野鹤叟骂道:“那个泼妇,她专门干这种不费力气的买卖!”
  闲云叟问道:“她现在何处?”
  金糊涂道:“不知道。”
  闲云叟沉思有顷,忽然冷笑道:“老夫不大相信你的话,你怕老夫二人杀了你,便抬出百毒公主来吓唬我们,是不是?”
  金糊涂笑道:“张老,你有一点没有搞清楚,你们认为可趁我落单的时候下手杀死我,其贡我金糊涂一向就是独来独往,见过的风浪太多了。”
  语声一顿,继道:“换句话说,我还没把你们天山二叟放在眼里,再退一步说,纵使你们两个都有宋七刀那样的能耐,我也不怕,因为我再过四天便要死了,早几天死或晚几天死并无多大差别!”
  说到这里,右手拇指一按剑卡,让剑鞘落地上,随即振剑刺出。
  天山二叟虽非“十大”之人,但确实都是赫赫有名的武林高手,各有一身出类拔萃的功夫,他们二人联手对敌,可以击败任何一个“十大”中的人物。
  但金糊涂毫无畏怯之心,因为他自知再过四天便将毒发而死,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面对千军万马,他也不会惧怕,此谓破釜沉舟,同归于尽也!
  所以,他首先发动攻势,手中金剑一振,金光电闪间,分别攻击天山二叟,出招凌厉至极。
  天山二叟同时抡起藜杖格挡,他们的确想趁火打劫,先除去一个强劲对手,以便于夺取人参貂皮,故出手也不留情,登时就与金糊涂展开了激战。
  他们联手对敌,默契之佳天下无双,两柄藜杖展动间,杖声呼呼,杖影如幕,刹那间便将金糊涂笼罩在其攻击范围之内。
  金糊涂毫不在乎,右手金剑左手金葫芦,绝招绵绵,勇若天神。
  他的剑法在林歌未出现之前,可说打遍天下无敌手,端的是第一流的顶尖人物,如今再加上怀着一颗不要命的决心,出手更无顾忌,只攻不守,凶得似拚命三郎,杀得天山二叟有些招架不住。
  野鹤叟见他只攻不守,完全是拚命的打法,不禁大为光火道:“姓金的,你当真不要命了?”
  “是啊!”
  “呼呼呼”一招三式,剑似大刀濶斧,逼得野鹤叟一连三跳才躲过他的猛攻。
  闲云叟大喝一声,藜杖奋力一招“天山崩雪”自上横扫而下,这一杖他是运聚了十成功力,而且攻击范围极大,可视敌人躲避的情形而改变其攻击部位,也即是说金糊涂的前身上下都在他的藜杖威力之下,心想:“看你还敢不躲?”
  谁知金糊涂真的不躲,左手金葫芦迎着他的藜杖撞去,便听“砰!”的一声巨响,两人同时受到巨震,各颠退一大步。
  原来他们天山二叟的藜杖都是铁打的,双方这一重击之下,金糊涂的金葫芦便凹下一大块,这金葫芦原是他的心上人凌波仙子赠送的,一向视得比自己的性命还宝贵,这时一见被打坏,又是痛惜又是愤怒,不禁破口大骂道:“我操你奶奶的!”
  不顾野鹤叟正从另一侧挥杖攻至,金剑猛吐,疯狂的攻了上去。
  虽在盛怒之中,但出剑仍极奇妙,刺出的金剑恰似灵蛇吐信,倏忽便是五剑!
  这五剑分取闲云叟天突、膻中、巨阙、气海、丹田五处大穴,出剑虽有先后,却在一瞬间完成。
  闲云叟大吃一惊,慌忙顿足暴退。
  就在此时,野鹤叟已一杖打到金糊涂的后腰上,但金糊涂打定主意要闲云叟的命,理都不理,继续向前冲刺,于是野鹤叟的一杖便“蓬!”的击中了他的后腰,打得他狂叫一声,身子向前直飞过去。
  这一杖力道十分之大,所幸金糊涂的身子本来正在向前进扑,因此卸去了大半力道,不但未使他受到重伤,反形成“推波助浪”之势,使他前进的速度更快。
  而正在后退的闲云叟一见他被打中,只道他要倒下了,后退的身子一刹,挥杖向他胸口点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拍!”的一声,金糊涂在百忙中以金葫芦磕开了闲云叟迎面点到的一杖,金剑便在这一瞬间刺中他的左胸口!
  “哎呀!”
  闲云叟大叫一声,仰身纵开,但左胸口已鲜血飞溅,受伤不轻。
  金糊涂挨了一杖,只觉腰骨似已断了一般,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使得他冷汗如雨而下,他的身子继续向前飞出一丈开外才落地,但他没有摔倒,很硬朗的站住了脚步,大骂道:“你奶奶的,今天咱们同归于尽吧!”
  挥剑跨出一步,却突感眼前一黑,口中“哇!”的呕出一口血,顿时倒地不起。
  野鹤叟一个箭步跳到闲云叟跟前,急问道:“常兄,你怎么样了?”
  闲云叟一手按住胸上伤口,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道:“不要紧,再深入一寸就完了。”
  野鹤叟一听他死不了,立刻转身走到金糊涂身边,藜杖一举,便要把金糊涂砸个稀烂。
  便在此际,忽见黑影一闪,一物飞上野鹤叟的面门,野鹤叟狂叫一声,急忙用手乱抓,一面抓一面惊叫道:“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那东西被他三抓两抓之下落到地上,敢情竟是一只貂!
  貂为长白山产物,它怎么“凑趣”来了?
  只见它落地之后,一溜烟似的疾窜而去,然后跳上一个站在数丈之外的女人身上。
  那女人,正是百毒公主姬飞飞!
  天山二叟这才发现百毒公主在场,他们以前都曾见过姬飞飞,一见是她,不禁大吃一惊道:“姬姑娘,是你!”
  百毒公主姬飞飞吃吃轻笑道:“天山二叟,你们干么要杀他呀?”
  野鹤叟突然颤声道:“糟了!”
  原来他面上被貂咬了一口,这时感到面部麻痺发胀,情知中了毒,因此叫了起来。
  百毒公主笑道:“别怕,奴家这只‘百毒貂’毒性不强,一刻时内不致于死!”
  野鹤叟一听这话,反而吓得呆了。
  闲云叟骇然道:“姬姑娘,你这……这是什么意思?”
  他胸口中了一剑,虽然不致于死,却已无力再战,这时得知野鹤叟中了毒,登时凉了半截,有一败涂地之感。
  百毒公主抱着那只“百毒貂”,轻轻抚摸着它的毛,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道:“没什么,那金糊涂已是奴家的人,奴家不希望他死而已。”
  野鹤叟厉声道:“快拿解药来!”
  百毒公主把头一偏,娇声娇气地道:“张老,你吼什么嘛?奴家当然会给你解药,只要你听话,奴家绝无不给解药之理!”
  野鹤叟呆了呆道:“你说什么?”
  百毒公主故意不回答,抱着那只“百毒貂”直亲,好像心肝宝贝似的。
  野鹤叟觉得麻痹正在沿颈部而下,若不赶快服下解药,不出一刻时毒必侵入全身四肢,他可不想这样死去,忙道:“你说吧,你要怎样?”
  三人正在悠闲的品茗之际,忽听后头人语声响,旋见四个人从下游那边走来。
  这四人均是一身劲装,头戴狐皮风帽,年龄从三十几岁到五十几岁,个个生相骠悍,携带的武器有刀、枪、钢叉,软鞭和长管吹箭。
  他们沿溪岸一路走过来,自然就发现了陈尸岸边的汤一贵和林歌三人,看到有人死了,他们当然很吃惊,一齐趋前围观。
  朱五绝低声道:“这四人我在镇集上见过,他们果然来了。”
  林歌道:“五绝,这茶叶好不好?”
  朱五绝见他问出风牛马不相及的话,不禁一怔道:“林歌,你不怕他们会误认汤一贵是——”
  林歌截口道:“告诉你,这种茶叶相当名贵,名叫碧萝青,是皇帝喝的呢!”
  朱五绝眨了眼道:“你耳朵有毛病是不是?”
  金糊涂微微一笑道:“他耳朵没毛病,倒是你头脑有毛病。”
  朱五绝呆了呆,正要再开口时,那四人已向他们走过来,当中那个年纪最大,有一只酒糟鼻的老者满面敌意的打量着他们,冷冷道:“那汤一贵是怎么死的?”
  林歌道:“不知道。”
  酒糟鼻的老者冷笑道:“不知道?”
  林歌道:“我们发现他躺在水里,就把他拖上来,我看他是被扼毙的,阁下以为呢?”
  酒糟鼻的老者道:“不错,他是被人扼毙的!”
  林歌道:“昨天晚上,他遭到狼群的攻击,我们还救了他一条命。”
  他抬目望定对方,反问道:“阁下能一口叫出他的姓名,想必认识他?”
  酒糟鼻的老者沉容道:“他是我表弟!”
  林歌“哦”了一声道:“这真不幸,不过他既是你表弟,你对他应该很了解,为何不劝阻他入山呢?”
  老者神色严峻的注视着他,沉声道:“你们是干什么来的?”
  林歌道:“打猎。”
  老者道:“长白山的猎人,我无一不识!”
  林歌道:“我们是中原来的。”
  “老远跑来长白山打猎?”
  “是。”
  “你们没有听说过山上出现一个可怕的狼人?”
  “听说过了,我们就是为他而来的。”
  “哦,你们要找他?”
  “是的,一来为民除害,二来带些人参貂皮回家去。”
  “你们报上名来!”
  “我叫林歌,这个胖子叫朱五绝,那个白头发的叫金糊涂。”
  老者听了他们的姓名,居然没有一点惊色,反而一脸冷峻道:“那汤一贵不是你们杀的吗?”
  林歌笑道:“我们杀他干吗?”
  老者冷哼一声道:“我听说有不少人进入长白山想夺取狼人那批人参貂皮,这就难免会引起一场明争暗斗!”
  林歌道:“对,但以汤一贵的能耐来说,他连边都沾不上,杀他不浪费力气?”
  老者怒道:“好小子,你好大的口气!”
  林歌微笑道:“你贵姓大名?”
  老者道:“我姓谭!”
  林歌道:“对不起,我们是外地来的,请你详细自我介绍一下好吗?”
  老者道:“我们兄弟人称‘长白四虎’,我是猎虎村的村长,谭福贵!”
  林歌欠身道:“失敬,谭村长请相信我的话,那汤一贵八成是被那狼人扼毙的,我们没有杀他的理由,退一万步说,他若是我们杀的,我们杀了他后,早就把他抛入溪流里去了。”
  谭福贵显然还不相信他的解释。
  金糊涂忽然笑道:“谭村长,我看你老兄有一身不俗的武功,现在我请教你一个问题,像你这样的人,会去杀害一个武功远不及你的人吗?”
  谭福贵冷笑道:“你这样说,是否表示你武功很高?”
  金糊涂笑道:“不敢,说很高,还过得去就是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右掌随意一甩,五尺外的一层积雪突似遇上一阵强劲狂风,地上积雪尽被刮飞,似一条白龙般卷了出去!
  谭福贵面色一变,脱口道:“好俊的功夫!”
  朱五绝道:“再看我的。”
  他用手拨开地上积雪,五指猛然往坚硬的岩石地上一抓,手指深插入地,居然抓起了一块岩石!
  谭福贵傻了眼,呆住了。
  林歌笑道:“假如这样还不够,请看我的。”
  他从地上掬起一把积雪,托在掌心,只一眨眼工夫,手上积雪立告融化成水!
  他们三人,一个露一手劈空掌,一个露一手外家指功,一个则以内功热气逼使冰雪融化,均是最上乘的奇技神功。
  谭福贵活了五十多岁,这是头一次见到这样高明的功夫,心中十分惊骇,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三位身怀绝世奇技,以三位这样的身手,的确犯不着去杀害一个武功平平的人……”
  林歌笑道:“谭村长相信了便好。”
  谭福贵改变了敌视的态度,便介绍三个弟弟给他们认识,原来他们“长白四虎”是亲兄弟,老二叫谭福恩,老三叫谭福辉,老么叫谭福祥,在长白山的名气很大,是打猎的高手,因听说狼人不断出现杀人,今年便决定上山猎“狼”。
  林歌道:“谭村长,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我们打杀了那狼人,我们要带走那批人参貂皮,这你不反对吧?”
  谭福贵沉吟道:“如果你们杀了那狼人,当然有权利带走那批东西,可是我们村上有七个人死在狼人手里,他们都有父母妻儿……”
  林歌道:“你的意思是?”
  谭福贵道:“如果你们肯分出一部送给他们做为安家之用,我姓谭的会很感激你们。”
  林歌想了想,道:“捐出三分之一如何?”
  谭福贵大喜道:“很好,我代表他们七家向你们致谢!”
  说罢,抱拳行了一礼。
  林歌连忙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现在八字还没一撇,我们能不能打杀那狼人尚是未定之数哩。”
  老二谭福恩忽然道:“要是你们三人未能得手,换句话说,如果那狼人不是死在你们手里,你们会不会……”
  林歌哈哈笑道:“放心,那样的话,我们绝不动手抢夺,因为我们不是强盗!”
  老二谭福恩立刻转对大哥道:“大哥,咱们这就走吧!”
  谭福贵道:“别忙,先将汤一贵的遗体掩埋了再走!”
  于是,他们动手挖地掩埋汤一贵的遗体,林歌三人等他们掩埋完毕走了后,才收拾东西随后动身………
  三人走了半天,到达长白山的主峰附近,天又黑下来了,他们在一处空地上架起帐篷,准备过夜了。
  这一带因地势高,寒风凛冽,其冷澈骨,到处是厚厚的积雪,要在这样的地方寻找一个神出鬼没的狼人,是非常困难的。
  但林歌三人都充满信心,虽然他们知道入山猎“狼”的人已有十多人,他们都相信最后胜利将属于自己三人。
  朱五绝道:“林歌,去捡一些树枝来生火,这样的鬼天气,不生火取暖可要冻死人啦!”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