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0:22:1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林歌、金糊涂和朱五绝合力掩埋了粉红豹喻美黛的尸体,三人随即离开当地,寻得一处可挡寒风的地方,再架起帐篷来。
  林歌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朱五绝道:“过午啦。”
  林歌道:“我有一种感觉,咱们好像是来长白山烤火取暖的。”
  金糊涂道:“别急,捕捉狼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事。”
  林歌道:“但总不能在此等待他上门啊!”
  金糊涂道:“眼下在山上寻找狼人的武林高手少说也有十来个,这么多人在山上横冲直撞,不把他吓跑才怪。”
  林歌道:“咱们不去寻找,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那岂不白跑一趟?”
  金糊涂道:“我看,有能力和狼人斗一斗的只有天山二叟,余者只怕只有送死的份儿。”
  林歌道:“你要等那些人死了后才下手?”
  金糊涂摇头道:“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他们碍手碍脚,最好等他们知难而退之后,咱们再来捕杀那狼人。”
  林歌道:“现在呢?”
  金糊涂道:“现在咱们来喝酒。”
  他拔去金葫芦的木栓,正要灌个痛快的时候,忽见有两个人从远远的雪地上走来,不禁一怔道:“咦,那不是长白四虎吗?”
  不错,谭福贵和谭福辉手上各抱着老二和老幺的遗体,从一座山峰下转出,大概他们也发现了林歌三人的帐篷,因此朝帐篷走过来。
  林歌一见他们手上抱着人,面容一凝道:“有人受伤了!”
  金糊涂道:“只怕是死啦!”
  俄顷,谭福贵和谭福辉已来到帐篷外面,他们见是林歌三人,便将两具尸体放在雪地上,谭福贵满面悲伤道:“三位,我们老二和老幺死……死了……”
  林歌连忙请他们进入帐篷,倒了两碗给他们喝,然后问起谭福恩和谭福祥死亡的原因。
  谭福贵将经过情形说了一遍,忍不住落泪道:“那狼人实在可怕,我们长白四虎在山上行猎多年,想不到……”
  说到这里,哽咽不能尽言。
  林歌只好以言语安慰一番,然后说道:“那狼人腿上中了我们一剑,你们兄弟在循其足迹追踪时,可曾见到血迹?”
  谭福贵道:“有的,我们在树林边发现一些血迹,后来又发现足迹,便循足迹一路追踪到那雪洞。”
  林歌道:“雪洞里有无血迹?”
  谭福贵道:“没有。”
  林歌道:“雪地上呢?”
  谭福贵道:“也没有。”
  林歌道:“这倒奇怪,就算他已止住了流血,但仍会有一些血迹留下才对,尤其在雪洞里爬行时,一定会有血迹留下。”
  谭福贵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们一直挖掘到我们老二和老幺时,才见到血,但那是我们老二和老幺的血。”
  林歌道:“那么,你能确定你的两个弟弟是被狼人所杀的吗?”
  谭福贵一怔道:“除了狼人之外,还会有谁?”
  林歌转对金糊涂问道:“金糊涂你对狼人的了解比我多,你认为狼人会设下这个‘陷阱’诱杀人吗?”
  金糊涂沉吟有顷,才道:“狼人虽然狡黠,毕竟没有读过孙子兵法,他这个陷阱设得十分高明,如果他有这样聪明的头脑,他怎么还留在山上?”
  朱五绝接口道:“对,他若是如此聪明,早该下山去谋个一官半职啦。”
  林歌回对谭福贵说道:“谭村长,你不以为杀你二弟的是另有其人?”
  谭福贵面色一变道:“可是,我们兄弟与人无冤无仇……”
  朱五绝哈哈笑道:“这件事与冤仇无关,而是有人想独吞那批人参貂皮,他不希望有太多的人跟他竞争,因此才设此计策杀害你们兄弟,也幸好你们两个没爬入洞去,否则也完了。”
  谭福贵面上突露狂怒之色道:“是这样吗?”
  “不错,正是这样!”
  帐篷外面,突然有人接口说了这样一句话!
  林歌眉毛一扬道:“哪一位?”
  “是我!”
  一阵衣袂带风之声,从上方降落,帐篷外面出现了一个人,竟是老赖皮赖道镝!
  他神色仓皇的冲入帐篷内,急急的问道:“你们三位可是林大侠金大侠和朱大侠?”
  林歌淡淡一笑道:“不敢当,我们三人武不足以称雄,德不足以服众,怎敢当得‘大侠’二字。”
  老赖皮倒身便拜道:“林大侠,你们要救救我的命,天山二叟要杀我,他们快追上来了!”
  林歌诧异道:“他们要杀你?为什么?”
  老赖皮道:“我和曹晟撞见他们在山坡上的雪洞里杀害了谭家兄弟,他们便想杀人灭口,曹晟逃避不及,已被他们打死了。”
  林歌目光一盛道:“有这种事?”
  谭福贵听了又露又怒道:“真的?你们看清楚当真是他们干的?”
  老赖皮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我们发现他们钻入山坡上的大雪里,起初以为他们在搜索那狼人,后来才知他们要诱杀入山之人。”
  他说到这里,两眼一挤,挤下了两行泪水,又道:“我们指责他们不该使用这卑鄙的手段杀人,他们就跟我们动上手,可怜曹晟在树林中不能施展他的狼牙锤,没多久就被姓常的一杖活活打死,我要不是跑得快,一定也会惨死在他们的杖下——林大侠,他们快要追上来了,你们得救救我!”
  金糊涂冷冷瞪着他问道:“老赖皮,你是撒谎耍赖的高手,说的都是事实吗?”
  老赖皮神情激动已极,立刻指天发誓道:“绝对是事实!我要是说谎骗人,我就不是人,我就是乌龟王八蛋!我还可以拿我们全家人的性命作赌咒,我要是有一句谎言,我们全家人就让天打雷劈劈,打入十八层地狱都没话说!”
  金糊涂冷笑道:“我听说你常常赌先发誓,有人说你老赖皮要是有一百个儿子,他们老早死光了。”
  老赖皮忽然痛哭失声道:“对!我以前是不太正经,可是这回我真的没说谎,曹晟真的被他们天山二叟打死了,你们要是不信……”
  语至此,突然面色大变道:“糟了,他们追上来了!”
  他的耳朵真尖,来人才到十几丈外,他就听见了,他急忙往林歌身后躲,惶声道:“林大侠,你要主持公道,他们天山二叟干的坏事比我们多,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我还听见他们在商量要暗算你们三位,所以等下你们出手不要客气!”
  话声甫落,天山二叟已然赶到帐篷外面,野鹤叟一顿藜杖,大喝道:“老赖皮,你给老夫滚出来!”
  林歌三人走出帐篷,问道:“张老前辈,是怎么回事呀?”
  野鹤叟满面杀气道:“林歌,你们想袒护他吗?”
  林歌道:“不,我们只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据他说你们暗算了长白四虎的老二和老幺,因被他们发现,你们便想杀人灭口,已经把七步夺命曹晟杀了,有这回事没有?”
  野鹤叟一听之下,气得暴跳起来,吼道:“胡说!是他和曹晟躲在雪洞里暗算了谭家二兄弟,他们还打算把我们这些人通通干掉,老夫二人一气之下才动手的,他竟颠倒黑白……”
  说到此处,气得便要冲入帐篷。
  林歌拦住他道:“慢着,他人在里面,跑不掉的,大家先把事情弄清楚再来。”
  老赖皮在帐篷里大叫道:“林大侠,你别听他胡说,我和曹晟若是暗算谭家兄弟的凶手,怎么还敢来找你们求助?这老贼头老奸巨猾,居然倒打一把,你千万别信他的!”
  野鹤叟一听更是怒气狂涌,厉声道:“老赖皮,今天老夫不活活把你捣成肉酱,老夫就不姓张!”
  说着,又要冲入帐篷。
  金糊涂冷冷道:“张老,难怪人家称你为‘野鹤’,你就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把话说清楚再打不好吗?”
  野鹤叟举杖指着瑟缩在帐篷里的老赖皮,怒冲冲道:“这老赖皮含血喷人,叫老夫怎能不生气!”
  金糊涂道:“说吧!究竟是他们杀了谭家兄弟还是你们?”
  野鹤叟沉声道:“当然是他们,我们天山二叟才不干这卑鄙下流的勾当!”
  老赖皮大叫道:“姓张的,我赖道镝自知不是好东西,可是今天我才知道你们比我更坏更可恶!明明是你们杀了谭家兄弟,你居然还想倒咬我一口——谭村长,我告诉你,你的两个弟弟是他们杀害的绝对不错,我可以发誓!”
  谭福贵看看他又看看天山二叟,面呈迷惑之色,被他们搞糊涂了。
  老赖皮又道:“我告诉你,我亲眼看见他们从雪里钻出,你要是不信,可到那山坡后面去看看,那里还留着两个雪洞呢!”
  林歌突然道:“老赖皮,把你的剑给我看看如何?”
  老赖皮一呆道:“干什么?”
  林歌道:“我要看看你的剑上有没有血迹,如果没有,即可证明谭家兄弟不是你杀的。”
  老赖皮道:“好,你看便是,我的剑非常干净,保证没有一点血迹。”
  他很爽快的把长剑抛给林歌,一副“有恃无恐”之态。
  林歌接住长剑,看看两边的剑板,再仔细察看护偃、柄把和云头,看不见一点血迹,便笑道:“老赖皮,你的剑的确很干净……”
  老赖皮道:“当然,我的剑已好久没伤人了。”
  林歌道:“我是说你擦拭得很干净。”
  老赖皮道:“那是前几天擦拭的。”
  林歌微笑道:“你没有说谎吧?”
  老赖皮道:“我若说谎,老天爷叫我绝子绝孙!”
  林歌向他招手道:“你出来。”
  老赖皮有些发慌道:“干什么?”
  林歌指着长剑的护偃,说道:“你来看看,你这里没擦拭干净,还有一点点的血渍。”
  老赖皮面色大变,叫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来看看!”
  他大步跨出帐篷,看似要看剑,却忽然顿足疾起,似一缕轻烟般向西掠去。
  林歌大笑道:“老赖皮,你上当了,你这把剑的确没有一点血迹啊!”
  话声中,扬剑投掷出去。
  长剑去势如电,嗖的一声,贯穿了飞跃在空中的老赖皮的右大腿!
  “哎呀!”
  老赖皮顿如中箭之鸟,从空中栽了下来。
  谭福贵一个箭步赶过去,手中长枪疾刺而出,正中他的心窝,登时刺得他惨叫一声,手脚缩成一团,只挣扎了几下便死了。
  闲云叟哈哈大笑道:“好!好!林老弟智计绝伦,佩服佩服!”
  林歌淡淡一笑道:“二位前辈夸奖了,其实若论心计,晚辈还差得很呢。”
  闲云叟笑道:“你三言两语就吓出他的狐狸尾巴,实在高明。”
  林歌欠身道:“那里,比之二位前辈,晚辈尚是望尘莫及。”
  闻云叟听他话中有刺,不禁一怔道:“林老弟这话怎么说?”
  林歌叹了口气道:“二位前辈既然事先发现他们的诡计,为何不阻止谭家兄弟入洞,而眼看着他们兄弟遇害惨死呢?”
  闲云叟面上一阵胀红,呐呐地道:“这个……林老弟误会了,我们是在事后才发现的呀!”
  林歌又欠身道:“若是如此,那是晚辈错怪您老了,恕罪恕罪。”
  闲云叟表情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转对野鹤叟道:“张老,咱们走吧!”
  野鹤叟道:“林歌,咱们五人合力捕杀狼人,平分那批人参貂皮,如何?”
  林歌摇头道:“不,张前辈盛意心领,咱们双方还是各凭本事和运气吧!”
  野鹤叟道:“你对老夫二人不敢信任?”
  林歌道:“不是这个意思。”
  野鹤叟道:“你想独占那批东西?”
  林歌道:“也不是。”
  野鹤叟道:“要不,咱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能联手来干?”
  林歌耸耸肩道:“只有一个理由——金糊涂,你来告诉这位张前辈如何?”
  金糊涂也耸耸肩,笑道:“好的,张老请别见怪,我们不想与人合伙的理由是,我们带来的两瓮酒只够我们三人半月之需,如果再加上两个,那就……嘻嘻,就是这个意思!”
  野鹤叟嘿然道:“小气鬼!”
  金糊涂笑道:“我们三人都是穷措大,苦哈哈的,不能不小气一点啊。”
  野鹤叟顿足便走,道:“常老,咱们走!老夫不信除咱们两人之外,还有谁能够捕杀那狼人!”两人大步而去,很快便消失在远处的山上。
  那谭福贵和谭福辉杀了老赖皮之后,心里的悲愤总算平息了一些,两兄弟向林歌表过谢意,便带着老二和老幺的尸体下山而去。
  林歌见他们走了后,便向金、朱两人道:“收拾帐篷,咱们去瞧瞧。”
  朱五绝问道:“哪里去?”
  林歌道:“谭家兄弟发现血迹的地方。”
  朱五绝道:“那是老赖皮和曹晟耍的花样,看它干么?”
  林歌道:“未必是他们耍的花样,长白四虎发现的血迹,说不定是狼人留下的。”
  金糊涂道:“对,咱们快去看看。”
  于是,三人收拾了帐篷,动身往长白四虎发现血迹的地方赶去。
  越过两座山峰,来到一处谷地,林歌见前面有一座山坡,便道:“那座山坡可能就是谭家兄弟遇害之处,咱们过去瞧瞧。”
  三人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到山坡下,再沿山坡下向西寻去,行约半里,果然发现一大片被挖掘过的稹雪坑道,中间血迹斑斑,令人触目心惊。
  林歌道:“这是谭家兄弟的血,现在咱们回头循足迹走回去,便可找到留在树林边的那滩血迹。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一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