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2021-03-20 20:23:5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百毒魔君姬鹏,是几十年前名震天下的一个大魔头,是天下首屈一指的用毒大家,他用毒千奇百怪,无色无味,据说当他要杀某一个人时,只要从那人的身边走过,其人立刻倒地气绝,端的厉害无比。
  此魔已于十多年前逝世,承其衣钵的便是如今这位“百毒公主姬飞飞”,有人说她用毒的方法更在其父之上,也许就因这缘故而使得所有男人对她退避三舍,以致至今仍然小姑独处,虚度了青春。
  可是,她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徐娘半老,一直认为自己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呢!
  林歌当然也听过此女的名头,心头暗暗一懔,情知这趟长白山之行要增加许多麻烦了。
  朱五绝忽然笑道:“姬姑娘,十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嘛!”
  百毒公主羞笑道:“真的吗?”
  朱五绝道:“真的!真的!不但没老一点点,而且更加美丽,更加艳光照人!”
  百毒公主忽然幽幽一叹道:“既然如此,当年你为何一见奴家就撒腿跑了?”
  朱五绝呆了呆道:“那……那是因为当时我有急事啊!”
  百毒公主道:“你成家了没有?”
  朱五绝有些尶尬道:“没有,像我这样的人,成天只知吃喝,胖得像一头猪,而且又不爱洗澡,又穷得要当裤子,谁要嫁给我,谁就倒霉。”
  他似乎唯恐被她看上,接着又道:“我的毛病实在不少,不只不爱洗澡,就连漱口都不喜欢,因此我的嘴巴是臭的,讲起话来臭气薰天!”
  百毒公主掩口轻笑道:“难怪你讨不到老婆,你该把这些毛病改掉才是。”
  朱五绝摇头道:“改不掉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把我刴成肉酱,再把我重新揑好,我还是不爱洗澡,不爱漱口,只爱吃喝!”
  百毒公主道:“不要说了,你这些话奴家听了恶心欲吐。”
  朱五绝释然一笑道:“是,我不说了。”
  百毒公主转顾林歌,扭扭怩怩的笑道:“你……你就是林歌林大侠?”
  林歌赶紧声明道:“我是有妇之夫。”
  百毒公主道:“奴家知道,听说你的妻子是武林第一美女水蜜桃?”
  林歌道:“不敢当,略具姿色罢了。”
  百毒公主再转顾金糊涂道:“你,金剑葫芦客,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看奴家荡鞦韆,你是读过书诗的人,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及非礼勿视的格言吗?”
  金糊涂忙道:“不对,我没读过诗书,我目不识字,不识之无;我的眼睛只认得酒,除了酒之外,我什么都不喜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有三百天都在烂醉中,我——”
  “住口!”
  “真的,我比五绝还糟,他只不爱洗澡,我则连脚都不洗——”
  “住口!”
  “我睡觉会打鼾,磨牙,有时还会梦游,常常掉到毛坑里——”
  “住口!”
  金糊涂住口了。
  百毒公主走过去,仰脸打量着他,含情脉脉地道:“奴家不相信你有这许多毛病,依奴家看来,你很聪明,很爱干净,你的身体也很健康,你的那头白发更白得可爱。”
  金糊涂身子一软,好像昏死过去了。
  百毒公主道:“刚才你偷看奴家荡秋千,你说你该当何罪?”
  金糊涂道:“该斩。”
  百毒公主道:“胡说,没这么严重。”
  金糊涂道:“给我一颗穿肠毒药吃吧。”
  百毒公主道:“你罪不致死,奴家不会杀死你的,不过……”
  她沉吟半晌,便向一个侍女道:“玉生香,把他放下来!”
  “我自己来!”
  金糊涂金剑一挥,斩断了绳子,空中一个斛斗,飘然翻落地上。
  “别动!”
  那叫“玉生香”的侍女一抬手中的鸟嘴铳,紧紧指着他,不让他走。
  金糊涂不敢动,只嘻嘻笑道:“姬姑娘,你若是来长白山找丈夫的,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百毒公主转身向林中走去,道:“你跟奴家来,奴家有话要跟你讲。”
  金糊涂忙道:“不,不要到别处去,有话就在这里讲也是一样啊。”
  百毒公主道:“别怕,奴家不会伤害你的,除非你不听话——快跟奴家来吧!”
  说到这里,人已走出好几步了。
  玉生香挥挥鸟嘴铳,冷喝道:“走!不走就轰你一个大窟窿!”
  朱五绝笑道:“去吧!金糊涂,人家姬姑娘已表明了不伤害你,你还怕什么呀!”
  金糊涂瞪了他一眼,才很不情愿的在玉生香的控制之下,跟着百毒公主入林而去。
  其余五个侍女仍紧握着鸟嘴铳,对准林歌和朱五绝,严密的监视他们的行动。
  林歌很替金糊涂担心,他看着站在对面的五个侍女,觅机欲动,口中说道:“五绝,你猜姬姑娘要和金糊涂说些什么话?”
  朱五绝道:“大概是悄悄话吧。”
  林歌道:“金糊涂消受得了吗?”
  朱五绝道:“放心,人家姬姑娘可不像粉红豹喻美黛那样放荡,她不会霸王硬上弓的,她是个害羞的姑娘,一向讲究明媒正嫁。”
  林歌道:“少风凉了。”
  朱五绝道:“真的,姬姑娘品行端庄,绝不会有越轨行为,她把金糊涂带走,大概只想跟他谈谈,要是他不愿意,姬姑娘一定不会用强。”
  林歌道:“你这样了解她?”
  朱五绝笑道:“是的,别认为她是‘百毒魔君’的女儿就一定是个坏女人,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看得很正经,就跟一般大家闺秀一样!”
  说到此处,转对五侍女笑道:“诸位姑娘,我说的对不对?”
  五侍女没有答腔,不过脸上都有了一些微笑。
  朱五绝又笑道:“说真的,金糊涂实在也该讨个老婆了,虽然姬姑娘大他几岁,不过这有什么关系,一个大姐整十七,嫁个女婿才十一的例子多得很,何况姬姑娘是个很好的姑娘,我倒希望金糊涂娶了她,咱们也好喝他们一杯喜酒。”
  林歌不悦道:“五绝,金糊涂是咱们的好朋友,你少疯言疯语!”
  朱五绝又哈哈笑道:“绝对不是疯言疯语,我真的赞成这门亲事——诸位姑娘,你们也赞成吧?”
  五侍女含笑不语。
  朱五绝道:“金糊涂只要不太糊涂,就该接受姬姑娘的美意,因为——哈!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五女一齐回头望去。
  “扯话!”
  朱五绝大叫一声,身形一幌,躲到一棵大树后面去了。
  林歌反应亦快,一溜烟似的纵入另一棵大树后面。
  “轰!”
  “轰!”
  两支鸟嘴铳吐出了火焰,打得林、朱二人原来立足后面的两棵树皮破见肉!
  这两次击发当然没有打中朱、林二人,朱五绝从树后探出脑袋,向她们扮了个鬼脸,叫道:“姑娘们,我在这里!”
  “轰!”
  一股细铁珠打上了他藏身的那棵树身。
  林歌也探头大叫道:“我在此!”
  “轰!”
  一股细铁珠也打上了他藏身的那棵大树。
  朱五绝跳到另一棵大树旁边,大笑道:“没打中,再来一次!”
  “轰!”
  烟火迸飞,响声如雷,但朱五绝早有准备,在那侍女击发之前,早已躲到树后去了。
  林歌跟着跳了出来,向她们扑了过去,大喝道:“现在看我的了!”
  朱五绝也疾扑而上。
  原来,鸟嘴铳虽是血肉之躯难以抵挡的火器,却有个缺点,即是它在击发之后。必须重新装入火药和细铁珠才能再用,而装注火药和细铁珠却不是瞬间可成之事,故林、朱二人便乘她们的鸟嘴铳击发而还来不及装入细铁珠的时候,饿虎扑羊似的猛扑上去。
  林歌挥剑攻上两个正在装注火药和细铁珠的侍女,长剑一招二式,两点寒星几乎在同一时间飞向她们的面门。
  那二侍女不及装弹,被迫还手应战。
  朱五绝则以一对肉掌攻击另外三女,双掌连扬,打出几道劈空掌,迫使她们无暇装弹。
  林歌一边挥剑攻击,一边问道:“五绝,要不要杀人?”
  朱五绝答道:“不要,一定要抓活的,否则金糊涂就死定啦!”
  林歌原有把握在几招之内杀死二女,听了朱五绝的话,便扔掉长剑,探掌便抓,打算抓活的了。
  五侍女身手虽然不俗,却远非他们二人之敌,没几个照面已被攻得手忙脚乱,其中一个急得大叫:“姑娘!姑娘!你快来!”
  “别急,奴家来了。”
  百毒公主好像就在附近,一声“奴家来了”,人便从林中踩着细步奔了出来,手上还拉着个金糊涂!
  林歌看见金糊涂被她乖乖的牵着,不禁一呆道:“金糊涂,你没事吧?”
  百毒公主笑道:“没事,没事,大家不要打了。”
  朱五绝打得性起,一掌向她劈去,大喝道:“这位大娘,你吃我一掌!”
  他的劈空掌非常厉害,百毒公主不敢硬接,赶忙松手放开金糊涂,往旁跳开一大步,羞愤交迸地道:“朱大侠,你叫奴家什么?你……你……你不怕烂了舌头?”
  朱五绝一把拉过金糊涂,急问道:“金糊涂,你怎么样?”
  金糊涂嘻嘻一笑道:“没事,没事。”
  朱五绝道:“她跟你谈些什么?”
  金糊涂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朱五绝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看他又看看百毒公主,再问道:“真的没什么?”
  金糊涂道:“是呀!”
  朱五绝眨着眼皮道:“可以走了?”
  金糊涂道:“当然可以。”
  朱五绝回对百毒公主问道:“姬姑娘,我们三人当真可以走了吗?”
  百毒公主含笑点头。
  朱五绝拉着金糊涂撒腿便跑,大叫道:“林歌!扯话!扯话!”
  林歌怕她们使用鸟嘴铳从后面袭击,不敢掉头跑,面对她们一步一步往后退,一直退出十几步才转身飞奔出林。
  三人跑到峰脚下,由林歌挑起担子,沿着峰脚再往前跑出数里地,钻入另一丛林中,才在林中停了下来。
  朱五绝大大透了口气道:“他妈的,真稀奇,那个老女人今天居然大发慈悲了!”
  林歌觉得内情蹊跷,便向金糊涂问道:“她跟你说了些什么话?”
  金糊涂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
  林歌脸色一正道:“别不正经,快从实说给我们听听!”
  金糊涂嘻嘻笑道:“她要我娶她为妻,愿意送我一大笔财产……”
  林歌道:“你拒绝了?”
  金糊涂道:“是呀!我说我不行,我告诉她我早在十年前就患了肾亏。”
  林歌道:“她怎么说?”
  金糊涂道:“她深表同情,就答应放我走了。”
  林歌道:“就这么简单?”
  金糊涂道:“是呀。”
  林歌道:“我不信。”
  朱五绝接口道:“正是,我也不相信,她怎么肯轻轻易易就相信了你的话?”
  金糊涂笑道:“你们要知道,女人什么都不怕,就怕嫁了一个肾亏的丈夫,当时我说得很诚恳,她沉吟半响,说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叫我滚蛋。”
  朱五绝笑得打跌。
  林歌道:“我不相信她是来长白山找丈夫的,别鬼扯蛋了。”
  金糊涂道:“不错,她也在觊觎狼人那批人参貂皮,不过寻找一个丈夫乃是她的百年大计,不论何时何地,她都不放弃机会。”
  林歌道:“她没有对你弄什么手脚吧?”
  金糊涂道:“没有!没有!这个老女人虽然混身是毒,取人命易如反掌,但心地还不算太坏,她不像其父那样乱杀人,她怕嫁不出去。”
  朱五绝道:“这老女人十分难惹,她今天肯这样放过我们,实在是天大的幸运,该浮一大白!”说着,取碗倒酒,自己先喝了一碗,然后倒一碗递给林歌喝。
  金糊涂道:“我不要,别倒给我。”
  朱五绝道:“为什么?”
  金糊涂道:“酒能乱性,越喝越使人糊涂,从现在开始,我决心戒酒!”
  朱五绝笑道:“你要是能戒酒,太阳便从西边跑出来。”
  金糊涂一本正经地道:“真的,我要重新作人,不想再糊糊涂涂了!”
  朱五绝笑问道:“戒几天?”
  金糊涂道:“初步的计划是戒十天,期满再视情况而定。”
  朱五绝哈哈笑道:“林歌,你听清楚了没有,他说要戒十天酒!”
  林歌微笑道:“凌波仙子若听到这消息,一定很高兴。”
  金糊涂道:“对了,咱们去找她如何?”
  林歌道:“找凌波仙子?”
  金糊涂道:“嗯。”
  林歌道:“你知道芳林园在何处?”
  金糊涂道:“总可打听出来。”
  林歌道:“等解决了狼人再说吧。”
  朱五绝道:“对,咱们跋涉数千里路来到了这长白山上,要是不能收拾那狼人,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要找凌波仙子,等收拾了狼人再去。”
  金糊涂神情怏怏地道:“不知怎么搞的,我忽然渴望立刻与她相见……”
  朱五绝道:“一定是被百毒公主吓坏了,不打紧,我替你收魂。”
  说到这里,闭目合十,口中喃喃念起来。
  林歌道:“五绝,他情绪不佳,少寻他开心,咱们还是来研究研究如何找到那狼人才是正经。”金糊涂突然站起来,神情严肃地道:“用不着研究,咱们找吧!”
  于是,三人继续到处寻找,这一天寻过范围二十里的山林,仍未找到狼人的一点踪迹,三人只好又找个地方架起帐棚过夜。
  金糊涂说不喝酒就真的不喝酒,林歌见他酒瘾发作的痛苦状,就劝他喝,他只是一味摇头。
  朱五绝道:“你若真有决心戒酒,等见到凌波仙子时,再戒也不迟啊。”
  金糊涂道:“不,为了表示我的一片真情,我要先戒!”
  林歌和朱五绝见他意志坚决,便不再相劝,心中也很高兴他能“浪子回头”……

相关热词搜索:一剑染红长白雪

下一篇:十二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