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沉沙谷 正文

第一章
2022-01-02 09:24:3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马蹄得得,陆介把缰绳交在左手上,右手在车座旁拿出一顶风帽,斜斜戴在头上。
  她一直没作声,他也一直没有讲话,只心中盘算着:“神拳金刚?神拳金刚是什么人?他和这姑娘有什么关连?”
  “这小姑娘一个人在江湖上跑,也不知是什么路数?”
  马车在土路上奔着,颠簸着。
  忽然,他的耳朵里发现了一阵马蹄声,虽然那还远得很,但是他已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了。
  “喂,姑娘!”
  车内没有回音。
  他回头轻轻掀开门幕又叫了声:“喂,姑娘。”
  那小姑娘不知在想什么心事,惊了一跳道:“什么?”
  他沉吟了一下道:“可是有人要追赶你?”
  小姑娘瞪着眼点了点头。
  陆介哦了一声道:“那就是了。”
  他回身勒了勒缰,顿时马奔得更快了。
  两匹马都是上选之驹,这时放开蹄来,只觉路旁的景物飞快地向后倒去,然而马车上,陆介的脸色却愈来愈凝重了,他的听觉告诉他,后面的马愈来愈近了。
  “哼,这厮的马好快。”
  前面路转出,出现分岔两道,陆介知道左面的是通水口,右面的却是经过一个荒岗直达临汾。
  陆介冷静地盘算着:“虽说这姑娘是要到水口去,但是这路上一路平坦,无处躲藏,只怕不到一半路程就会被后面的赶上,倒不如……”
  想到这里,猛可回身道:“姑娘,后面追的已近,若是直奔水口,非让人家追上不可,咱们先往临汾方面跑去再说——”
  这时马车已奔到分岔路上,陆介猛然一抖缰绳,马匹一声长鸣,带着庞大的车辆一个急转弯,走上右面道路。
  陆介偏着头倾听了一会,后面的马蹄声又近了一些,他忽然有点烦躁地猛抖一鞭,发出轻脆的一响。
  他想是实在拗不住了,终于回头问道:“姑娘,你可知道神拳金刚是什么人?”
  他心中暗暗解释:“我可不是怕他才问的。”
  车中传出温柔的声音:“他——是我师哥。”
  陆介愕了一愕,手中的缰绳不觉松了一些,马行也缓了下来。
  “得得得”,背后的蹄声终于清晰了,这回连车上的小姑娘也听真了,她恐惶地从车厢中往后望去,却也看不见什么。
  陆介忽然镇定起来,他沉声道:“姑娘,抓紧座椅,咱们要加速了。”
  “噼啪”,“噼啪”,皮鞭抖在空中,马儿展开全速奔驰,陆介弓着腰,全神贯注着,迎面而来的风把他的衣襟吹向后方,在空中猎猎作响。
  那个小姑娘坐在车中,紧抓住椅靠,她感到十分紧张,但是那紧张中却夹着一丝说不出的兴奋,这使得她的心不住地跳着。
  “他,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帮我?”她开始想到这奇怪的马夫。
  “他不怕么?他并不是不知道神拳金刚呀——他方才还问我的。”
  她拂了拂鬓边的散发,肯定地,结论地暗道:“不过,他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
  她悄悄掀开一角幕帘,偷偷注意这奇怪的马夫——
  只见雄伟的背躯挡住她的视线,褛褴的衣角飘动着,却增加了几分粗犷之美,她斜着头,从侧面望去,歪斜的风帽下,瘦削的脸庞构成动人的线条。
  她头一次发现这赶车的竟是如此秀俊,她的心扉中忽然生出了无限的好感。
  “他也会武艺么?不然怎么他不怕?”
  “不会的,一个赶车的怎可能会武艺。”
  陡然,她听到更清晰的蹄声传自车后,她往后一望,顿时大叫起来:“喂,赶车的大哥,是我师哥……神拳金刚……”
  陆介听她喊得惶恐,不自觉地单眉一扬,暗中冷笑道:“神拳金刚是什么东西?”
  不过他可没出声,只用力抖出一鞭。
  忽然,他回头道:“你会不会骑马?”
  小姑娘答道:“会。”
  陆介沉吟了一会道:“你坐到前面来。”说着自己往右移了移,让出座位。
  那姑娘依言上前,和陆介并肩坐在车前轼木上。
  陆介道:“咱们的马虽不差,可是拖着车就跑不快,所以——你先骑到马上去。”
  那姑娘应了一声,轻轻一跃,身形就跨在马背上,大风把她的秀发吹得在空中飘扬,那姿态真美极了。
  陆介怔了一怔,暗道:“这姑娘既是那什么神拳金刚的师妹,自然是会武功的啦。”
  他猛然一抖马鞭,一来把马上的辕木放开,一手扯着皮带,大喝一声,那皮带啪地被扯断,他身形却如一只大雁飞上另一匹马的马背!
  小姑娘见他一跃而至,大喜叫道:“大……大哥,好本事。”
  陆介猛然觉得一股甜香直往鼻孔里钻,心中一阵子迷糊。
  那车虽然脱离马匹,但是速度不减,仍然紧跟在马后面疾滚,但是车滚愈来愈慢,马行愈来逾速,霎时就远落背后。
  两匹马脱离拖车,果然轻松得多,那小姑娘回头看了看,叫道:“师哥已赶近了——”
  陆介不答,抖手两鞭抽在两匹马臀上,两匹马长嘶一声,拼命前奔。
  呼一声,转过一个小弯,前面一座小山兀立,陆介叫道:“往山上跑。”
  两人纵马上山,那山虽是不高,形势却甚险绝,陆介从小径中一拉马,猛然跳上一块大岩,他抬头一看,只见一块虎形巨石巍然当头斜出,正罩在底下惟一的山径之上,不禁心中一动,转身道:“姑娘,你先行一步,我马上就来。”
  小姑娘怔了一怔,但仍是依言纵马前行。
  正行间,忽然耳边一声巨响,她吃了一惊,回首一看,只见方才所经处烟尘弥漫,她拉马跳上一块高石,俯望之下,不由大大惊奇,方才所经狭径,这时竟然被一块巨石封死。
  正奇怪间,耳后蹄声响处,陆介悄然而来。
  她惊喜地问道:“是你弄的么?”
  陆介不答,挥鞭道:“我们快到那边林子里去。”
  两人藏妥身形不多时,但闻马嘶之声,敢情是神拳金刚被巨石阻住,但是不一会,只见一条人影腾跃而起,跃上巨石。
  原来神拳金刚舍马施展轻功而上,他站在巨石上四周望了望,大声喝道:“那赶车的汉子听着,再不滚出来,可莫怪小爷手辣心黑。”
  这神拳金刚年纪虽轻,内功却似极为高强,他的声音凝聚不散地直送出去,近处树木被震得簌簌而动。
  然而四周却是毫无动静。
  他再次大喝道:“师妹,出来!”
  藏身林中的陆介忽觉身边的姑娘全身震了一下,他转首一看,只见她脸色苍白,似乎极是害怕。
  那神拳金刚见无人理睬,一跃而下,往左边搜了过去。
  “喂!你究竟会不会武艺?”
  她忽然带着迷惑地低声问。
  陆介也不知听真没有,茫然摇了摇头。
  他心中口心相商地想着:“他老人家一再说不许我显露,我隐藏了两年另三百五十三天,没有一个人发觉,难道还有十二天就忍不住么?”
  “可是——他老人家也曾一再地说,扶弱抑强,应该当仁不让于师,那么这两者冲突的时候我该选择那一样呢?”
  “我若贸然出手,要是给他老人家惹来麻烦,那……真是不堪设想。”
  “不过,我看着这小姑娘让那厮捉去么?”
  他皱着眉,心中虽下决定,忽然他自私地想道:“对了,这可是人家派门中的私事,我若硬插一手,倒是犯了武林大忌,嘿,我何不——”
  这时,忽然那两匹马高声长嘶,在右面搜索的神拳金刚立刻扑了过来。
  他的手心淌着冷汗,不过他知道,这不是因害怕出的汗,而是为他方才那一番思想而大感尴尬。
  忽然,身边的小姑娘凑近来悄声道:“你,你快走,我出去——”
  陆介只觉秀发拂面,如身置兰芷之中,他凛然而惊,暗忖道:“陆介啊,你还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哩,虽说你是怕替师父惹上麻烦,可是……你若是真有此意的话,师父要你这种徒弟干么?”
  神拳金刚愈来愈近了。
  忽然,一条人影如鬼魅一般跃上岩石,正在搜索的神拳金刚吃了一惊,抬头一看,只见那人叉腰站在石上,一块破布蒙着脸,身上衣衫也褴褛得紧,但是却令人有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
  神拳金刚正思索此人是谁,忽然心念一动,大声喝叫道:“你是那赶车的小子么?”
  蒙面人不答,吸了一口气大声道:“神拳金刚报上名儿来。”
  他声音隔着布传来,辨不出他真实的口声。
  神拳金刚哈哈大笑,似乎无限诧异地道:“你不知我名么?”
  蒙面人双目一翻,宛如未闻,大声道:“神拳金刚报上名来!”
  神拳金刚仰天狂笑,忽地面色一沉,厉声道:“黄方伦,听过吗?”
  蒙面人用力摇了摇头道:“没听过!”
  他心中暗暗得意:“看看是你狂还是我狂。”
  神拳金刚四处望了一眼,道:“你是有意架梁的了?”
  蒙面人想了想,用力点了点头。
  “呔,不知死活的小子——”
  神拳金刚黄方伦怒骂着,身形已如一阵旋风般扑了过来,他左手如戟,右手如扇,由外向内一齐攻到。
  蒙面人正在故作狂态逗怒神拳金刚,这时见他来得异常惊人,心中竟是一慌:“我该用那一招呢?躲闪还是还攻?……‘凌霄干云’?‘横飞渡江’?还是‘白挂袋’?……对,‘三分拂扬’!”
  只见他双足钉立地面,上身前后一晃,猛然往左一折,神拳金刚左手的二指,右手的一掌全都落了空,呼一声,也落在岩石上。
  黄方伦惊诧地盯着他面上的蒙巾,心中暗忖:“这厮是谁,我先还怀疑他是赶车的小子呢。”
  蒙面客一闪而卸敌势,双目射出异样的光辉,他仰首,暗暗盘算:“然后,我该用那一招呢?师父说不知敌人底细时,要先逼出他是哪一派的,再想法致胜,我且试他一招。”
  只见他左手一拳挥出,身形滴溜溜一转,右掌横抹过去,姿势怪异已极,神拳金刚陡然一惊,一招“荷蒲飞驾”斜退半步。
  蒙面人并不追击,却垂下双手暗中思索:“这厮既用‘荷蒲飞驾’避我这式,大概不出华山、嵩莱、元江三派的了,我再试一招。”
  只见他身子猛然前跌,十指如爪抓向敌人,却是最普通的“大鹏展翅”之式,神拳金刚何等老练,大喝一声,一连三拳掏出,蒙面怪客连退三步,才勉强躲过,但是他心中暗喜道:“他既用‘云龙三现’来破我这招,必是华山派或嵩莱派的了,我再试一招——”
  他手臂不动,猛然跨出两步,左脚飞起直踢对方“公孙”穴,右掌忽然一翻按下,势若闪电。
  神拳金刚左掌一撩,欺身而进,蒙面人退了两步大声叫道:“你是华山派的!”
  神拳金刚既占先着,岂容罢手,厉声道:“是便怎样?”
  手中连施杀着,他内功果真不弱,掌活之间虎虎风生,蒙面人却连施怪招,极其美妙的一一闪过,但是显而易见地,蒙面人身法窒滞,并不十分流利连贯。
  十招一过,蒙面人却是愈来愈顺手,举手投足莫不妙绝,神拳金刚暗道:“这厮是什么人?瞧他身法分明是个雏儿,可是招式恁的了得,我黄方伦威名满江湖,难道连个雏儿也收拾不了?”
  他急怒之下,掌上愈来愈重,风啸之声也愈来愈紧,哪知蒙面人的掌力也愈来愈强,招式也愈来愈快,神拳金刚大喝一声,十成功力施出!
  蒙面人虽觉对方掌力陡然大增,但他身手之间仍如毫无影响一般,愈来愈是顺手,但是他心中却是愈来愈不想打下去,他暗急道:“再打下去收不了手怎办?难道我第一次与人动手就要闹出人命?”
  只见他招式愈出愈快,掌力却越收越弱,蓦然大声道:“喂,停手,咱们不要打了。”
  黄方伦恼怒头上,哪肯放手,一连三拳猛攻而至,蒙面人退了三步,退到岩石的边缘。
  他忽然带着央求的声音道:“神拳金刚,你走吧,咱们不打啦——”
  黄方伦怒哼了一声,鼓足十成功力一推而至。
  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忽然闭上双眼,也是双掌推出——
  “砰”一声,夹着女人的惊呼声,黄方伦惨叫一声,整个身躯被打出丈余,死在地上。

×      ×      ×

  陆介坐在酒肆中,他一口气喝了五杯烈酒,他的心现在还不住地跳着,他双眼注视着桌上的叉烧肉,红红的,有些像血的颜色,他猛地感到一阵恶心。
  他茫然伸出双手,粗厚的皮肤,宽大的掌心,他下意识地凑近鼻尖上闻闻它有没有血腥味!
  “唉——”他心里面在长叹:“他太脓包了,我没想到……”
  隔座上两个镖师样的粗汉,谈论之声愈来愈高,打断了陆介的思想。
  “……嘿,‘武林三英’的小么给人宰了……”
  “老郝,你瞧是谁有这大能耐?”
  陆介心中一震,他虽不知“武林三英”是那三个人,但是这“武林三英”的名头他可是常常听人谈起,据说这三人乃是武林公认的年轻高手。
  他忍不住上前问道:“敢问老兄武林三英是什么人?”
  那镖师以为他是乡巴佬好奇,就笑道:“那是三个本领极大的人,老大叫做‘铁笔秀士’程绰,老二‘追云狒’罗迪宇,小么是——”
  他喝了一口酒续道:“神拳金刚黄方伦!”
  陆介几乎惊叫出声,他双目中射出奇异的光彩。

相关热词搜索:沉沙谷

下一篇:第二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