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2021-12-10 18:36:0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走了之后,丁婉卿折向里间,张玉朗与谭意哥都在里面,见她来了忙站起来,张玉朗笑道:“婉姨!我的计划不错吧,杨大年已经入壳了。”
  丁婉卿却叹了一口气道:“我倒觉得很惭愧,这个胖子不像是个黑心肠的人。”
  张玉朗道:“所以才薄惩了他一下,否则他受的报复就不会是无形的了,至少也要割掉他两只耳朵。”
  丁婉卿道:“少爷!他并不知道会造成那种后果的。”
  张玉朗道:“多年缠讼,他已经把人家扰得山穷水尽,只此一点已不可恕,到了后来,对方一个个地先后弃世,他却大兴土木,迁葬祖茔,拆了人家的旧屋,焉有不知之理,假如他是真的不知,你说出那家人的遭遇后,他就不会承认了。”
  “至少他不是存心如此的。”
  张玉朗道:“他只是不存心杀人而已,伤人却在所难免,而且事先不闻不问,直到出了事,在你这儿听说是出于冥谴,他才有悔悟之心。”
  丁婉卿无以为辩,只有道:“无论如何,他总比那些至死不悟的人好一点。”
  张玉朗道:“这倒是,所以我准备帮他一点小忙。”
  丁婉卿微愕道:“帮他一点小忙?张少爷,你把手串还给他,就是帮他大忙了。”
  张玉朗上笑道:“手串是一定会还给他的,那只是东岳大帝为儆其贪鄙,给他的惩罚而已、,我如果昧下了,东岳大帝也不会饶恕我,我是说另外帮他一点小忙。”
  “张少爷,你要怎么帮他?”
  “从他的谈话中,可以听出他的家庭生活很不美满,照理说一个人进万金,家有妻妾成群,更难得的是妻贤妾不妒,应该是很幸福的,可是我看他对家中的情形吞吞吐吐,似有难言之隐。”
  丁婉卿道:“是的,以前他从来不谈他的家事,有人说他惧内,他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可是一般人说,他的妻子很贤慧,他在外面结交一个女子,他的妻子就会主动地替他接回家去,而且相处极佳。”
  张玉朗道:“那他为什么对家中不满呢?”
  丁婉卿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似乎没人知道,不过我隐约之间,可以想像得到他对回家视为畏途,每天都是熬到很晚才回去,有时根本就不回家。”
  “如果他家有贤妻美妾而不思归,这实在是耐人寻味的事,他即不肯对人说起,而外人也无由得知,其中必有隐情,我想深入了解一点。”
  丁婉卿道:“玉少爷,你准备在这上面帮助他?”
  张玉朗点点头道:“是的,不过我先要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非曲直,弄清楚了才能着手,如果其曲在他自己,那就无能为力啊。”
  丁婉卿忙道:“谢谢你,玉少爷。”
  张玉朗笑道:“婉姨,这又不是你的事,你谢什么?”
  丁婉卿道:“不知怎的、我心中对杨胖子总还有着一分歉意,因此,若能为他做些什么,我总是感谢的。”
  张玉朗看看谭意哥笑道:“是的,婉姨,这个杨大年的为人有些地方还真不错。”
  丁婉卿正色道:“玉少爷,你别以为他说了要迎娶我的话,我才这样的,我不知听多少人说那种话,但是我都拒绝了,这一辈子,我已经立定心愿,绝不作适人之想了。”
  谭意哥道:“但是杨大年不同,他说话的诚意是十分坚定的,而且他也是个很懂得爱的人,深体爱人以德的道理,所以一定要在他能给你幸福的时候娶你。”
  丁婉卿道:“我知道,但是我只为他这份心意感激而已,却不会感动了,意哥,你知道我的,我不是矫情,我所持的理由绝不会错的!”
  谭意哥轻叹了一声道:“娘!我相信总有一个人会为你的德行心性而爱上你,而忽视于那些地方的。”
  丁婉卿一笑道:“我也相信或许会有那么一个人,但这人绝不会是杨胖子,所以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却不会成为我的归宿的,意哥,关于我的归宿,你不必操心了,我自己有我的分寸,你倒是为自己操操心吧。”
  说完她又出去了,屋中的谭意哥与张玉朗却两相对视,而后相互一笑。
  谭意哥的将来也不必操心了,她已把自己的一生系定在张玉朗的身上了。
  并不因为张玉朗曾经救过她,替她换过衣服,看她的身体。
  谭意哥虽然坚持着臂上的一点贞砂,但是对于某些贞操的观念,却不像一般女子那么执着,身体上任何部位,都只有一个男人才能接触-那个跟她守终身的男人。
  谭意哥虽然不以色相来媚众,但是她这份行业,总是难免跟一些男人耳鬓磨的,却使那些男人年纪都很大,把她当作小妹妹或女儿一般地爱抚,但是那些男人毕竟不是她的父兄。
  每一个在曲巷的女子都有她们的贞操感,她们的贞操是存在于内心的感情上的,她们绝不轻易对一个男人动情,但是如若变了,就会十分地坚贞,很难有力量去改变。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一辈子只守定这一次爱情,那也是由于她们的职业,很不容易维持、一次坚贞不移的爱情,除非是那个男人为她们出了籍,把她们娶走了。否则她们这份感情在良人远行,日久无音讯时,慢慢地就淡了下去,暗自伤叹一阵,想得开的,或许又开始另一次新的爱情,想不开的,或许就此郁郁一生,甚至于厌世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谭意哥是比较幸运的一个,她始终还保持她的童贞,可是她的感情,却是比较理智的。
  她要爱一个人时,也是很理智的。
  因此,她决定了张玉朗,并不纯粹是为了感情。
  那是很多理智的抉择。
  他温柔、英俊、多才、任侠、正直……这些是谭意哥本人所取中的条件,其中没包括财富及家世两项,在恋爱中的女孩子,她们抉取对象时,倒不太注重这雨点,但是丁婉卿却较为注意。
  她是谭意哥的身主,也就是所谓的家娘,循例是有权决定谭意哥的终身的。只不过谭意哥是那样的出色,如果她们母女之间感情不睦,谭意哥早就积满了自己的身价,赎回自己的自由了。但是丁婉卿把谭意哥不但是视如己出,而且还有以过之,母女俩自然谈不上什么缴付身价的事,正因为如此,谭意哥对自己终身的托付,仍然是尊重丁婉卿的意见,虽然丁婉卿也不会十分干涉,但是谭意哥仍然希望能取得丁婉卿的首肯。
  张玉朗是使她们母女都满意的对象。
  丁婉卿认可的条件不是感情的,她知道那一部份既不要她担心,也担不上心。
  张玉朗家产不少,生活可以无虞。
  张玉朗是个商人,虽然中过举,但是无意于功名,这很好,他娶妇可以不必计较家世,身份,如果是官宦子弟,谭意哥的行业很难能取得家庭的同意的。
  看来张玉朗是很理想的对象了,但是他们母女俩还有点挂虑,那就是张玉朗在他师门中所未了的责任。
  那是一项很沉重的责任,杨大年这一案已经是将近完成了,但是还有两桩呢。
  张玉朗还没有说出那两个人的名字,她们无由得知将要对付什么人,虽然她们已经了解到张玉朗的武功非凡,也知道张玉朗的心性可敬。
  母女俩都没有劝阻张玉朗罢手!尤其是谭意哥,更是热切地赞同张玉朗的行为。
  她不是为了喜欢行侠,但是喜欢一个男人守信。
  一个守信的男人自然也不会辜负她的,因为张玉朗已经向她作过暗示了,而她对张玉朗的亲,也超过了一般的男人。
  这两天,她除了例行的应酬,出去转一转,能推的都推掉了,早早地同来,陪着张玉朗。
  他们的晤面大半是在可人小中,谭意哥的绣楼,那是一般客人的禁地,但禁地不禁张玉朗。
  他可以不经通报,登堂入室,这也可以使他跟其他的客人隔开,所以张玉朗在她的香闺中待了五六天,每天早出晚归,有时晚上都歇在客房里,却没有人知道。
  谭意哥出去应堂差时,丁婉卿会来陪陪他聊聊,聊天的内容,自然是海阔天空,无所不及,但谈得最多的,仍然是商量着应付杨大年的计划。
  杨大年已经把退还徐家祖产的册券写好了,也在杨大富那儿支出了一万两银子,作为对徐家孤儿的赔偿,以及帮助他重建家园之资。
  杨大年自己没出面,由丁婉卿全权代表出面的,因此丁婉卿很忙,足足忙了四天,才大致有了个头绪。
  对杨大年而言,这却是最难过的两天了,因为这是他限期的最后两天。
  这一夜傍晚,他仍在可人小,丁婉卿弄了几个菜。他喝得有六分酒意,然后恳求道:
  “婉娘,今天晚上,我准备上东岳庙里求告去,我什么人都没通知,只求你帮个忙,陪我去一趟。”
  丁婉卿并不吃惊,这是张玉朗预料的发展,但口头上却推辞道:“胖子,不是说好要你一个人去的吗?这种事谁也代替不了你的。”
  杨大年可怜兮兮地道:“我不要你代替我。只求你陪我去,我一个人实在很害怕。”
  丁婉卿道:“你害怕,我也害怕呀,到那个黑不隆咚的地方,白天都是阴沉沉的,更别说是夜晚了。”
  杨大年道:“求求你,婉娘,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陪我去一趟吧,因为你是这件事的见证人,神明如若要追问我悔悟的情形,你可以作个证。”
  丁婉卿道:“神明是无所不在的,你做的什么,神明自然知道,任何秘密都无法瞒过神灵的。”
  杨大年仍是苦求不休,丁婉卿终于答应了。
  酬神的三牲香烛,都是杨大年托丁婉卿代办的,雇了一辆车子,一迳到了东岳庙。
  这是一个无月有云的晚上,天浓如墨,只有偶尔雨点星光由云际中透出闪两下。
  车子在山下面停着,那个车夫替他们把香烛三牲提着送上了庙里,杨大年掏出一块二两重的银子道:“老大,这给你买瓶酒喝,还要麻烦你在下面等一等,回头送我们回去。”
  那个车夫接了银子道:“二位可是要烧香还愿?怎么选了这么一间破庙呢,城里香火盛的大庙多得很。”
  丁婉卿道:“我们在东岳大帝前许的愿,所以一定要到此地来还愿,而且还要在这儿耽误一下,乞求神明的梦示。”
  车老大立刻道:“还要求梦呀?”
  杨大年道:“不为求梦,我们也不会选半夜来了。,”车老大道:“那要等多久呀,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山脚下我也有点害怕,你们还是另外叫车好了,这银子我可赚不起。”
  他取出那块银子要还给杨大年,丁婉卿忙又如了一块银子道:“老大,我们可是老主顾了,一直都是叫你的车,你就多辛苦一点吧,改天我再好好请你。”
  车老大道:“丁泵娘,要不是老主顾的话,连这趟生意我都不接了,忙了一整天,连夜里都没休息……”
  丁婉卿把银子揣在他的怀里,直说好话,车老大才勉为其难地答应着下去了。
  杨大年叹道:“婉娘,又要害你破费了,我身上就带着那么一块银子,只有等以后补你了。”
  丁婉卿笑道:“那倒没关系,可是你大掌柜出门,身边带二两银子呀!”
  杨大年道:“我身边向来不带钱的,这还是出门时想到可能会要打赏,才信手抓了一块。”
  丁婉卿道:“难道你出门都不花钱的?”
  杨大年道:“怎么不花钱呢,我一天到晚应酬,那天不花上个百儿八十两的,可是都在熟地方,都不必我即时掏钱,今天我是想要坐车,平时我连打赏也都是说一句记在帐上,经常身上是一文不名的。”
  丁婉卿一笑道:“这倒好,日进斗金的杨掌柜,居然是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杨大年道:“你别挖苦我了,长沙市上做大生意的人,谁都是如此,如果吃了饭还要当时掏钱付帐,那是罩不住的小家子气。别看我身上一文不名,可是只要一开口,成千上万,立刻就能送到面前来。”
  丁婉卿笑道:“胖子,你太狂了,不说别的,刚才你就几乎挨了个钉子,二两银子打发车钱,在平时是绰绰有余了,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形却不够,而且人家也不认识你,就算你再有钱,此刻拿不出来,我们就得走路回去,我看你的出手,还以为你是小器舍不得多花钱呢,那知道你身上就只有那一点。”
  杨大年忙道:“婉娘,你看我可是小器的,好了,我们这就上供吧。”
  他用火石打着了艾绒,先点上了蜡烛,然后又点上了香,捧着走进庙里,不禁打了冷战。
  庙里供的东岳大帝,两边是泥塑的鬼卒神将,一个个此刻都像是活的,琉璃珠的眼睛闪出了绿光。
  杨大年头着声音道:。“这儿好怕人!”
  丁婉卿的胆子比他倒似大一点,但也低声道:“可不是,白天里来还好一点,夜晚来竟是阴气沉沉的,真不知道以前那祖孙两个人是怎么住的?”
  这一说,杨大年心中更增畏意与愧疚,他不过才进来,已经感到万分不自在了,想到徐家一家被他陷得只剩一个小孙子,依着孤老无依的外祖母,绻身在这个阴沉的地方,这实在不是人受的滋味。
  因此他连忙将猪头鸡鱼三牲供好,奠上了酒果,而后才跪在地上道:“神明在上,弟子杨大年,不该一时昏蔽,谋夺徐氏祖产以为先人营冢,现在弟子已经反悔,特请婉娘代为将所谋的产业还给徐氏,并赠银万两,以助其重建祖屋,敬告神明鉴之。”
  丁婉卿在旁边也跪下道:“神明在上,前些日子,您把我抓来,责问我帮助杨大年谋夺人产,导致徐氏家破人亡的事,民女只是活动而已,却并不知内情。神明降责后,民女已经把杨大年说得改悔了,对徐家的补报,是由民女一手任之,大概比徐家以前小康时还富有一点,请神明也饶了我们以往的无心之过吧。”
  杨大年忙又诚恳地道:“神明在上,种种都是弟子一心蒙蔽下做出来的,与婉娘无关,她是完全不知情的,请神明施罚,全在弟子一人身上。”
  才祷告完毕,忽地一阵风来,将烛光吹熄了,只有几点香火在黑暗中闪着。
  杨大年只感到头脑一阵昏眩,恍惚中座上的东岳大帝已经换了个样子,而且灯火炬把都发出了绿光,照见那位面貌清奇的东岳大帝,别具一股威严。
  杨大年吓得连连地叩头,再看一边的丁婉卿,也是吓得脸无人色,连声道:“神明恕罪,神明恕罪……”
  东岳大帝开口了:“杨大年,你可知罪?”
  杨大年叩首如捣蒜,碰得咯咯直响:“弟子知罪。”
  东岳大帝愠然道:“你到现在才知罪,不是太晚了一点吗?”
  杨大年只是叩头,不敢说话了,丁婉卿壮着胆子道:“启奏大帝,杨大年虽然曾经起意侵占他人的土地,但是,确实未存害人之心,他也曾先向对方商量过,愿意出高价收买,因为对方不肯让,他才……”
  东岳大帝一拍桌子道:“住口,难道就因为对方不肯让,就可以生谋夺之心吗?”
  丁碗卿也不敢作声了,杨大年只有叩求道:“神明恕罪,神明恕罪……”
  东岳大帝道:“本神专司一方善恶,断然不准辖下有此等欺心妄为之刁民,更因为你恶行重大,不及等待冥报;故而施罚于你生时,本当借手串一案,将尔提将官里,牢狱终身,以为害人欺心之惩……”
  杨大年听得遍体汗如雨水,他自从失去了手串之后,一直以为是人为的,听了丁婉卿的话后,心中虽有所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直到最近一无所获,才姑妄信之,现在一听神明之言,竟是真的出之神罚。
  东岳大帝神色稍霁道:“不过最近看了你托丁婉卿的一番作为,尚有悔改之心,且念汝平时尚无大恶,故而饶恕你一次,今后当知诫勉,努力为善,须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杨大年叩头如同捣蒜,就像小鸡吃米似的,崩额咚咚有声,口中念念有词:“多谢大帝,多谢大帝!”
  大帝道:“一切皆由汝自找自取,不必谢本神,你失落之手串,就在汝园中最高的那棵大松树上树洞之中,回去后,可迅速取下交付来人,至于原先留汝处之手串,则予变卖后,得款修缮此间庙宇。”
  杨大年喜外望外,连连叩头,磕得头上都崩起了一个大包,他也不觉得痛。
  接着又是一阵风过,香烛全都熄了,殿中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杨大年与丁婉卿,也都在一阵昏迷之后,慢慢的苏醒过来。
  丁婉卿抖着声音道:“胖子,你醒来没有?”
  杨大年道:“醒了!婉娘,刚才好怕人。”
  丁婉卿道:“我可被你拖着吓惨了,上次只是在梦中而已,这次我也弄不清是真是梦,但是神明却真的显了灵,你以后可不能再做亏心事了。”
  她取出打火石,再度点上了烛火,也点着了那个带来的小灯笼,但见殿上一切如旧,神像庄严威武,却不是先前活灵活显之状。
  杨大年却仍恭恭敬散地叩了个头,才催着丁婉卿起身出门,丁婉卿道:“我们总得把祭品收了去吧。”
  杨大年道:“不要收了,这是我们献给神明的,怎么又可以收了去呢。”
  丁婉卿道:“胖子,你倒说得轻松,这可都是我……”
  杨大年道:“婉娘,你还跟我算这个帐……”
  丁婉卿道:“胖子,我倒不是要跟你算帐,可是这一切都是我代你办的,如果只是供一供,我收回去还能请人吃上一顿,不必算你的帐,再说那付烛台,那把酒壶,都是的,值好几两银子呢。”
  杨大年道:“我赔你一百两好了!只要我回去找到了手串,再多的银子我都不在乎。”
  丁婉卿道:“可是你如果找不到手串,我可惨了。”
  杨大年一呆道:“那可是神灵亲口说的,你也听见了。我想神灵不会开玩笑吧。”
  丁婉卿道:“我才替你辩了一句,就惹得神灵生那么大的气,我都吓糊涂了,到底神明说了些什么,我一点都没听清楚。”
  杨大年道:“神明说那串手串就留在我家园子里的那棵大松树上,还说要我把那串抵数的手串变卖了,用来修缮庙宇。”
  丁婉卿道:“那你还不回去看看。”
  “是啊!所以找才急着回去,叫你别收东西了。”
  他拖着丁婉卿直向山下奔去,一直跑到车子附近,跳上车子就一个劲儿地道:“快!快!快回城里去。”
  叫了几遍,车子都没有动,杨大年急了道:“车老大,快动身吧,我们要回去。”
  他边说边探头看,车辕上根本没人,连拉车的骡子也不在,不禁大为着急地道:“这个拉车的真不是东西,拿了钱,居然溜掉了。”
  丁婉卿笑道:“也没见你这样子心急的,人家如果要溜,也不会光牵走骡子,留下车子吧。”
  杨大年道:“可是人跟骡子都不见了。”
  丁婉卿道:“那或许是他拉到附近的人家去休息了,你说可能要等到天亮的,谁知道这么快就走呢。”
  杨大年道:“活见大头鬼,这儿附近那有什么人家,这王八旦不知道躲到那儿挺去了。”
  丁婉卿道:“你别咒人好不好,这儿附近是没人,不过前面不远有个渡口,渡头上有个草棚,他许是上那儿歇着去了。”
  杨大年道:“那我去找找看。”
  他又要走,丁婉卿拉住道:“别去,万一不在不是又空跑一趟,反正不太远,这儿又空旷,我们拉大嗓门叫几声,他就能听见的。”
  杨大年鼓足了气力,大声地吆喝了一阵,果然传来了回声:“来了!你们这么快就下来了。”
  没多久,那个车老大拉着骡子摸了过来道:“丁泵娘,这么快就下来了?”
  杨大年道:“是!是!快回城去。”
  车老大道:“这会儿进城?那怎么成,城门早就关了,要等天亮城门开了才能进去呢?”
  杨大年急得跳脚道:“要等天亮,不行,我可等不及,你往回赶好了,我们叫城门去。”
  车老大道:“叫城门,除非是太守大人亲自下条子,否则谁也没这个胆子,敢开门。”
  丁婉卿道:“这倒也是,胖子,我看就在城外挨一夜吧,我们怎么也进不了城去。”
  杨大年道:“不行,我心里急得像有把火在烧,要我等到天明,我非发疯不可,婉娘,你想想办法……”
  他像个没头苍蝇,四处乱钻,丁婉卿想想道:“守城门的谢头兄我倒是很熟,跟他说说好话,破费几两银子人情,他可以作主,开一边的边门放人进去,要他开大门,他可没这个胆子。”
  杨大年忙道:“只要人能进去,我倒不在乎,走路回去都行!车老大,麻烦你快点吧。”
  车老大套上了骡子,赶着走了,在车上,杨大年忽然叫道:“不好!神明在跟我开玩笑,我家里那儿有松树呀,我家的园子里只有些花草。根本就没有树。”
  丁婉卿一怔道:“那怎么会呢,我想神明是不会乱说的,他真是这么说的吗?”
  “是啊,他说就是我上次躺在地上的那棵松树……”
  丁婉卿道:“那不就得了,是指你的恒富当铺,那也是你的产业,自然也是你的家呀。”
  杨大年这才吁了口气道:“回去后,我还得把牛炳叫了来,那棵树很高;我可跳不上去。”
  丁婉卿道:“你又准备怎么样去向他解说呢。”
  杨大年道:“自然是实话实说。”
  丁婉卿道:“那可不行,这样一来,你就得牵出谋夺人家产业的事,甚至于还会牵连到那一任的太守,人家虽然受了你的人情,可并不知道真正内情,才把土地断给你,要是一翻起来,可不害了人家吗?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但是你还是心存厚道一点的好,如果害得那位太守丢了官,你的罪过又大了,这姑且不说,你行贿谋产,也是有罪的。”
  “这……可该怎么办呢?”
  “悄悄地去,要是你自己不方便,叫个小孩子,帮你爬上去看看,绝不能再叫人家知道了。”
  杨大年道:“说得也是,可是我那个当铺里,一个私人都没有,除非是叫牛炳的徒弟,那……”
  丁婉卿想了一下道:“这样吧,干脆再麻烦这位车老大,他倒是我的熟人,可以相信的,事后叫他别说话,再许他一点好处就是了。”
  杨大年道:“也好,一切都麻烦你了。”
  来到城门口,丁婉卿果然又花钱买通了人,由边门上进去了,再跟车老大说了半天好话,总算他答应了,一迳走到了桓富当铺。
  杨大富在睡梦中被叫了起来,杨大年却道:“大富,你别管,现在你叫人都退出园子,绝对不能留下一个。”
  杨大富见他说得很严重,只得答应了,杨大年把他们两个人带进了园子,先到那棵大树下,叫车老大爬上去,然后道:“你找找看,上面是不是有个树洞。”
  车老大道:“黑鸟鸟的,啥也看不见!”
  杨大年忙又递了个灯笼给他,瞧他在上面找了半天才道:“枝叉上有个洞,大概有碗口大小。”
  杨大年忙道:“没错,你快去摸摸看,有个盒子,放着一件重要的东西。”
  车老大伸手到洞里去掏了一阵道:“没有盒子。”
  杨大年的一颗心几乎沉在脚底下,丁婉卿却道:“你仔细摸摸看,不一定是盒子,有样东西就是了。”
  车老大道:“有个纸包,里面沉甸甸的。”
  杨大年忙道:“就是它,快扔下来。”
  丁婉卿却道:“你揣在怀里带下来吧,黑暗中要是一个接不好,跌坏了可怎么办。”
  一言提醒了杨大年,忙道:“是的,你揣好,可千万小心,那东西娇贵得很。”

相关热词搜索:潇湘月

下一篇:第七章
上一篇: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