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2021-12-10 18:31:36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说着、走着,倒是十分投机,谭意哥心里老着一个问题,就是他与胡天广之间究竟有着什么关系,可是这句话又觉得问来唐突。
  如果说他舆胡天广之间完全没关系,则在席上,正要说到胡天广时,他捏了自己一下手掌,叫自己别说下去,又是什么意思呢?
  张玉朗像是已经了解到她的心意,笑笑道:“姑娘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是……是的,只不过又觉得太冒昧了。”
  张玉朗笑道:“没关系,姑娘尽避说好了,我这个人最不爱虚伪,事无不可对人言。”
  谭意哥顿了一顿才道:“在席间公子也听到奴家为了狩猎而差点失足落下山涧的事。”
  张玉朗道:“听说了,那真是好险,若非那位胡老兄及时现身相救,姑娘从绳桥上坠下,可真没命了,即使姑娘会水吧,那绳桥下面,水深不过才过腰而已,姑娘由将近三十丈的高处坠下,那点水深可挡不住的,水下又是尖硬的岩石,撞上一下,很难再有活命的。”
  “公子对那里很熟吗?”
  “很熟,我的家乡就在这儿,再加上我又爱动好玩,远处的名山大泽,我都要去瞻仰一番,就近的山水自然更为熟悉了,那儿有一个最深的地方,可以跳水,我想那位胡老兄,那天就是在那儿跳入水中以避追逻者的。”
  “公子对这位胡侠很熟吗?”
  张玉朗笑道:“熟得不能再熟了,他是我的师兄,我们一起在湘江老人门下学武的。”
  “原来他是公子的同门。”
  张玉朗道:“不但是同门,而且还有点亲戚关系,他的祖母跟家祖母是同胞姊妹。”
  “难怪他的脸看起来跟公子有点相像了。”
  张玉朗一笑道:“在师门学艺时,也有人说我们是兄弟,不过他的身世比较苦,幼失怙恃,家业又被豪族所占,自小甭苦伶仃。”
  谭意哥道:“所以他有点愤世嫉俗?”
  张玉朗叹道:“他艺成出师之后,就开始劫富济贫,专门跟一些豪门过不去,自然得罪一些人,于是就有人买动了江湖人来对付他,有次被人围堵在君山上,身上被刺中了十几剑,最后奋力拼战,突围出来,仇家穷追不舍,好在他的水性很好,跳入洞庭……”
  谭意哥忍不住惊啊了一声,张玉朗道:“意娘,你可是很怕听这种打打杀杀的故事?”
  谭意哥忙道:“没有,我只是替那位胡侠士担心,他身受重伤,纵使突围跳进湖里,只怕也很危险吧?”
  张玉朗道:“是的,他的仇家也认为他必无幸理,所以没有下水追杀,说也凑巧,我刚好为了收茶,舟过洞庭,把他救上来后,已经奄奄一息了。”
  谭意哥叹道:“可惜了一条铁铮铮的汉子。”
  张玉朗道:“意娘!你好像也认为他死了。”
  谭意哥道:“我固然希望他能长命百岁,可是我知道他大概已经不在人世了。”
  “哦!这是根据什么呢?”
  谭意哥停下了脚步道:“张公子既然跟那位胡壮士是同门,又兼知己好友,情谊深厚,我才可以这么说,因为我见过那位胡天广胡侠士,他还救过我的命,只不过我看他身上没有一点伤痕,而公子说他曾受十多处剑伤。”
  张玉朗一笑道:“姑娘很细心。”
  谭意哥道:“因为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很深刻,所以很注意他的事情,自然要听得仔细一点。”
  张玉朗笑道:“听姑娘说起你们见面的情形,你们跟本没有通过姓名,姑娘也不知他是什么人的。”
  “是的,是他走了后,我从李大叔口中才知道的。”
  “这就是了,你既然不知道他是谁,又怎么确定他是胡天广呢?”
  谭意哥狡黠地一笑道:“我并没有确定他是胡天广,而且现在我确定他不是胡天广,正因为我确定他不是胡天广,所以才认定胡侠士凶多吉少了。”
  张玉朗笑道:“姑娘只能确定那人不是胡天广,却不能证明胡天广已然身死呀。”
  谭意哥道:“李大叔说过那人的形貌都与传说中的胡天广一般无二,想来也不会错的,只是我已经知道他不是胡天广,就一定是别人冒名顶替的了。”
  张玉朗笑笑道:“是谁去冒名顶替这个身份呢?”
  谭意哥笑道:“自然是一个跟他相像的,否则以前见过他的人,立刻就会知道胡天广换了人,可是那两个公人都是来找胡天广,而且还是为了不久前的案子,所以我知道大家都还认为那是从前的胡天广,当然,那个冒名顶替的人自己是不知道的,他更知道胡天广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冒名才不怕被拆穿。”
  张玉朗一叹道:“意娘,你的心思不但细,而且分析事情条理分明,幸好你是个女的,而且不会武功,否则你若是进了公门,胡天广早就落网了。”
  谭意哥道:“那位真正的胡侠士如何了?”
  张玉朗道:“姑娘猜错了,他并没有死。”
  谭意哥双手合什拜了两下道:“阿弥陀佛,上天有眼,那样一位仁人侠士,总有好报的。”
  忽又一睁眼道:“胡侠士虽然没有死,但绝不是那天救我的那一位,对吗?”
  张玉朗道:“姑娘何以会如此想呢,你以前又没有见过他,何以就能肯定见到的不是他呢?”
  谭意哥笑道:“一个人的脸貌可以很相像,但是一个人的眼神却绝无相同的。”
  “哦!泵娘以前见过胡师兄吗?”
  “没有,但是我却在席间见到公子眼中的精光一闪,就是那天救我的人,所以找敢认定那不是胡天广……”
  张玉朗一怔道:“我会留下这么一个大破绽?”
  这句话等于已经承认了,谭意哥虽有惊喜之感,却又难禁好奇地问道:“张公子,你为什么要用两个身份呢?”
  张玉朗笑笑道:“我总不能以这付面目去劫富济贫呀。”
  谭意哥道:“那公子为什么又要以胡大侠的面目去做案子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张玉朗微笑道:“他原来就是做那个的,受伤被我救起后,幸好我会点医道,总算保全了他的生命,不过他的伤势太重,有几处已经伤及内腑,勉强以药物疗好,却不能再作激烈的活动,这意思也是说,他不能再施展武功,跳跃或是与人搏斗了。”
  谭意哥道:“这对他一定是很重的打击吧。”
  张玉朗笑道:“不错!不过他还算想得开的,自己祝发为僧,托钵云游苦修去了,却把个担子交给了我。”
  “把个担子交给了公子?”
  “是的,原来先师也是一位侠盗,他是大弟子,继承了衣钵,先师在世之日,曾经立下了宏愿,要修满一百功德……”
  谭意哥道:“所谓功德就是劫富而济贫了?”
  张玉朗直承道:“是的,不过这种胸怀的确很伟大,先师平生劫了四十九家当户,都是为富不仁之徒,所得资财,约有千万之数,可是他老人家晚年却是贫病死在路边,连住店的钱都没有,因为他律己甚严,凡是劫取来的钱财,自己绝不留下一文。胡师兄继之又做了三十九件,加起来,已是八十八件,只差十二桩就功德圆满了。”
  “这个担子就由公子来挑了?”
  “他再三恳求,念及师恩深重,我只好答应了,不过胡师兄也知道我是个世家子,不能够受这种牵累,好在我们的身材脸貌很相像,只是他的皮肤黑一点,胡子长一点乱一点,我只要化妆一下就行了。”
  谭意哥笑道:“公子的化装术很高明呀。”
  张玉朗道:“也不见得,你第一眼见到我,就有似曾相识之感,后来你一直对我看,甚至于已经要出口相问了,我才赶快扯你一下,因为别人没见过胡天广,不会注意这件事,你要是一问,人人都注意,我就惨了。”
  谭意哥一笑道:“我不会那么笨,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说什么我也不能恩将仇报呀。”
  张玉朗笑道:“那时候我真吓了一大跳。因为胡师兄交给我的百件功德,差三件就功德圆满,你若是一声张开来,尽避我这世代茶官的幌子还可以撑一下,可是引人起疑后,再要想干事儿就比较麻烦了。”
  谭意哥道:“还差三件,这么说来,公子还要做三次?”
  张玉朗道:“是的,这是我答应师兄的,绝不能失信,何况这也是先师的遗愿,我这个做弟子的必须要完成它。”
  谭意哥道:“令师可没有要公子去继承衣钵。”
  张玉朗叹道:“我知道,先师是怕我是世家子,身家受累,所以才叫师兄继他的行侠意愿,可是先师门下,只有师兄跟我两个人较为出色,现在师兄不能再动了,这付担子我若不担起来,岂不是叫先师在泉下也不膜目。”
  谭意哥默然片刻才道:“公子,也许我们交浅不足以言深,可是公子有没有想到过,万一你失手被擒,又是如何一个了局呢?”
  张玉朗道:“那我只有顶着胡天广的名字认下去。”
  “不会被人查出真相吗?”
  张玉朗道:“绝不会!第一,没有人知道胡师兄跟我是同门。第二,我跟胡师兄本有几分相似,每做一件案子,我都是到一个深山无人之处,潜居一个多月,把脸上的胡子养起来,然后再用一种药水,连续地洗上半个月身子,药汁透入肌里,使我变得又黑又瘦,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像我了。”
  “那种颜色洗得掉吗?”
  “用水是洗不掉的,只有用一种特制的油,才能一擦即脱,所以我等事完后,摇身一变,又回复到我原来的身分,甚至于还到事主那儿先去应酬一番,都没人会认出我来。”
  谭意哥在心里虽然并不以此为然,可是她也知道,这是男人的一种义气,有些人为了这可以舍弃一切,断头流血都不在乎,只求能够全道义,绝不是任何言辞所能打动的人所以她也不多作努力了。
  张玉朗却不安地道:“意娘,我做的这些可以问心无愧,我下手的对象也绝对是罪有应得,只是他们十分狡滑,湮没了一切的证据,使人无法奈何他们,如果不加以惩诫一番,天理何在?”
  诨意哥一笑道:“既是人家把一切的作恶证据都湮没了,你又怎么能够断定其善恶呢?”
  张玉朗道:“他们湮没的只是告到官府里的证据,那些受害人的口碑却堵不住的,名单虽是我师兄交下来的,但是我并不盲从,每行一件事,总是要打听清楚……”
  谭意哥道:“张公子这次到长沙来,是不是已经择定了一个下手对象呢?”
  张玉朗怔了一怔才道:“你怎么知道的?”
  谭意哥笑道:“因为公子跟陆象翁老师既有世交,却很少来往。”
  “不!我们两家常来往的,只是不出来应酬而已。”
  谭意哥笑道:“这就是了,公子突然出来应酬,一定是别有用心了?”
  张玉朗也笑笑道:“那个胡天广已遁入深山,现在那两个公人还在循着我留下的蛛丝马迹,向下追踪,我的人却在长沙出现,这也是一种掩护,不过我主要的原因,还是来看看你。”
  谭意哥的心头为之一震道:“来看我?”
  张玉朗道:“是的,一来是关心你的病,因为你惊吓中又感受了风寒,我给你熬的草药是我自己在山上采的秘方,绝对有效,却不宜混杂,我知道你走的时候,可能没法子把那一锅带走,可是又不能中断,所以我又采了一些带来,放在我的寓所,回头顺路带到你那儿去,再帮你熬起来。”
  他说得很诚恳,也很正经,但是谭意哥的脸却红了,因为她想起自己在昏迷中时,月信来潮,是张玉朗替她换衣清理的。
  虽然自己在病中昏迷,但那毕竟是很尴尬的事,因此她红着脸嗫嚅地道:“张公子援助之德,我实在感激,真不知该如何表示我的谢意!”
  张玉朗笑道:“没有什么,你在困难中,我应该帮助你的,何况我又懂得医理,这些都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你别放在心上,倒是我很冒昧,要请你原谅,但是在那等情形下,我别无选择,如果听任你一直冰在身上,真会冻出大病的。”
  看他那么坦率,谭意哥心中也觉得舒坦多了,好在她是在场面上混过来的女性,思想上与态度上都较为开朗,不会像一般人家的女孩子那么扭,她低下头笑道:“张公子言重了。你是为了救人,事急从权,那能顾虑许多,我心中只有感激。”
  她没有说张玉朗见色不乱,没有乘机占她的便宜,因为那是当然的事,说了反而是对张玉朗人格的一种侮辱,张玉朗果真很高兴,微微有点激动地道:“意娘,我久闻你美慧之名,只憾无缘识荆,在山中猝然相遇,我不知道你是谁,一直到临走时才问知你的名字……”
  谭意哥低头不语,张玉朗道:“我在为你治病时,惊于你的美丽,也一直在猜测你的身份,我以为你总是什么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心中不无遗憾。”
  谭意哥道:“遗憾?有什么可遗憾的?”
  张玉朗道:“你虽在昏迷中,美不减,任何一个男人都希望能够跟你多亲近一点,但你若是官宦千金,恐怕就不可能有再见之期了。”
  “为什么!不管是那一家的女儿,受了你那样的照顾后,也会对你表示一番感激之情的。”
  张玉朗道:“我却不希望是那种感激,因为我那时是大盗的身份,也有很多不便,所以后来我问知你的姓名后,真有说不出来的高兴。”
  谭意哥神色一寒道:“高兴,张公子,一个青楼歌妓,风尘乐女的身份,使你有什么高兴的?”
  张玉朗一听,知道她误会了,连忙道:“意娘,你弄错我的意思了,我绝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高兴的第一点是可以不太费事的再来看你,凭心而言,假如你是个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我以一个大盗的身份,能够公然地登门拜访吗?”
  这倒也是实情,张玉朗接着道:“而且我那样地去了,就算对方不去报官来抓我,很客气地招待我,我也不愿那样做,那似乎是挟恩求报去了,而我在救助你的时候,绝没有那个心思,也不会有那种想法。”
  “那你高兴的就为了能够很容易看到我?”
  张玉朗笑笑道:“当然还不止于此,我最高兴的是我以张玉期的身份出现时,可以得到你对胡天广的谅解。”
  “张公子,这话太玄了,我实在不懂。”
  “话并不深,只是我没有说得完全而已。”
  “那就请公子说得详细一点吧。”
  张玉朗深思有顷,然后才道:“意娘!先师跟胡师兄的作为,只有在江湖人的心中,认作是侠行义举,在一般人的眼中,这还是不可原谅的行径。”
  谭意哥没有说话,张玉朗又继续说下去:“至于我以化身接替胡师兄的事,就更不容易取得人的谅解了,不过你却不同,你有着过人的智慧,也跟这些贵宦巨商,豪门大族有过接触,深知他们的金玉外表之内,深藏了多少的卑鄙与龌龊。”
  谭意哥忙道:“这倒不可一概而论,大部份的人都是规规矩短,正正经经的。”
  张玉朗笑道:“我并没有一篙子打落一船人,只是指那些巧取豪夺,食人而肥的家伙而言,他们长袖善舞,只手遮天,不知道做了多少陷人缺德的事,表面上却仍是一派道貌岸然,凛然不可侵犯之状,高高地居人之上,玩弄国法于股掌之间。”
  他起初还是在笑着说的,越说却越愤慨,声音也大了起来,谭意哥道:“张公子,你太愤世嫉俗了。”
  张玉朗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苦笑了一声,放低声音道:“我一想起这些,就感到热血沸腾,无以自己,胡师兄初找上我的时候,我是有点犹豫,可是当他把尚未完成的一份名单提出给我时,我一看居然有一半是我认识的,有些更是我平素颇为尊敬的!胡师兄调查很清楚,列举了他们种种不法的情形,我再去查证了一下,竟都是真的,这个发现使我异常吃惊,对这些大人先生们的看法,有了完全不同的改变,所以我才接受了这个任务。”
  谭意哥道:“张公子,我同意你的看法。”
  张玉朗高兴地道:“我知道你会谅解的,因为你对这些人的嘴脸与真相都很了解。”
  “我怎么会了解呢,那些做坏事的人,不会把坏事说给我听的。”
  张玉朗笑道:“从令义母丁大姑娘开始,就是长沙市上的智囊,很多事都是在你们那所可人小里商量出来的,这一点我早清楚了,绝不会弄错的。”
  谭意哥道:“来商量一些生意上的事,或是些不易解的纠纷,听听我娘的意思,事诚有之,现在也还有人登门讨取意见的,只是那绝无不法的情事。”
  张玉朗道:“那当然,他们在你们面前,提出来的总是另一套的说法与理由,掩饰了他们真正的目的。”
  谭意哥不禁为之一震,张玉朗道:“而且你们母女见识虽广,却只是囿在一个圈子里,并不了解事实的真相,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好了,西城的杨大年你总知道吧?”
  “知道!这个人跟我娘很熟,常来商谈一些事情的。”
  张玉朗笑道:“有一次,他曾经为他家的祖茔被占请求追还,屡告都不准。”
  谭意哥道:“有这回事,刚好太守新换,我娘知道那位太守喜爱古玩,叫他投其所好。送了两块秦玉给那位太守,官司果然打赢了,这件事有什么不妥?”
  张玉朗道:“表面上是看不出什么来,实际上却非如此,那块地根本不是他的祖茔,只因为有个方士看出邻近的一块地是藏龙穴,迁葬于此,必可繁荣子孙,所以他才把祖茔迁到那儿去,那一家的主人是个世居的种田人,坚持不肯转让,为此缠讼多年,已经弄得元气大伤,幸好还能保全了祖产,结果被那位新任太守一判,竟然毫无条件地把那块地断给了杨家,把那个农户一气而卒!”
  谭意哥惊道:“有这种事?”
  张玉朗道:“我打听得很清楚,但是因为那一家只有一个不懂事的小孙子,虽然满怀怨愤,却又不敢再去申告了。”
  谭意哥道:“为什么不敢?这种事理直气壮,大可以告到底的。”
  张玉朗道:“打官司要钱的,那家农户守看祖上几亩薄田,本来还可以自给自足,打了几场辟司下来,已经把家中一些积蓄用干净,再要打官司,连最后一点养命的田地都将不保了,却使能够官司得直,把失地要回来,孙儿难道就守着那块巴掌大的田死去?”
  谭意哥不禁默然,良久后才知道:“我娘岂不成了帮凶了?”
  张玉朗道:“丁大姑不明究竟,只听他说已经落葬的祖茔因为地权纠纷要被迫迁葬,所以才替他出了个主意,倒是怪不得,说起来那个杨大年也没有太多的劣迹,只是仗看他有钱,硬是用手段把那块地给占了来,为了几丈见方的一块地,用掉的钱也几乎百倍于此,也没有占到便宜,但是另外一家却因此家败人亡,这就太可恶了。”
  谭意哥道:“这件事我一定要设法扳回来。”
  张玉朗道:“那是不可能的,案子已经了结,杨家在祖茔上刻意建造,种花植树,修成了墓园,再要迁葬的话,费的事太大了,在官司上起覆很不容易,而且官府重新丈量划界已成定案,也无法提出证据来反覆,是这件事太可恶,杨大年这个人必须要抓似惩罚才行。”
  谭意哥道:“张公子,你要动他?”
  张玉朗道:“是的,我要动他。”
  谭意哥道:“公子准备如何动他呢?”
  张玉朗道:“国法上动不了他,若是听任他如此下去,则那一家怨气难申,只有用我的法外之法了!”
  谭意哥激动地道:“我赞成,你说该如何好了,有我可效力的地方,我一定帮忙。”
  张玉朗道:“我就是来找你帮忙的。”
  谭意哥微微一怔道:“你早就打算好要我帮忙的?”
  张玉朗微笑道:“是的、因为我知道你是侠义心肠的女孩子,也一定不会拒绝我的请求的。”
  谭意道:“公子要我帮什么忙呢?”
  张玉朗道:“了解一下,他能承担多大的损失,也就是说,他丢得起多少钱!”
  谭意哥又感到大惑不解的问道:“公子,这是怎么说?”
  张玉朗道:“他的行为很可恨,但是没到该死的程度,所以我给他的惩诫也该适可而止,使他受到打击,感到心痛,但不会令他倾家荡产而活不下去。”
  谭意哥笑笑道:“你做事很公正。”
  张玉朗也笑道:“做我这种事,必须要公正无私,没有一丝为己之心,没有一点私怨或意气,否则就会失之于偏了,而我们却是绝对不能有一丝偏失的。”

相关热词搜索:潇湘月

下一篇:第五章
上一篇: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