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2021-12-10 18:47:15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家说说笑笑,将方才打打杀杀的紧张气氛冲淡了。最后伊戈道:“好了!我们该撤了,我已经跟那位李大叔说好了。请他来善后的。大家碰见了总不太好。”
  周大婶忙问道:“李大叔又是谁?”
  周三道:“叫李大成。是长沙城新补的副班头,我已跟他碰过头了,这个人还不错。”
  周大婶道:“怎么又弄个官中的人介入了?”
  伊戈道:“大婶!这是我接头的,不过您放心,他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因为他对你们十分景仰,这儿的事,一定要惊动官府的,由官府来接手较为妥善。”
  周三笑道:“这个李大成的副班头是意哥推荐的,人很精明靠得住。”
  周大婶道:“我是怕给意哥添麻烦,既是她自己推荐的,那还有什么话说呢?”
  大家都悄悄地走了,还是一脚回到了可人小筑,丁婉卿彻夜未眠地在巴巴地等着。而且也备下了酒菜。
  看见他们每个人都安然回来,才算放了心,一面招呼大家坐下,一面又招呼了伊戈进去换衣裳。
  谭意哥着固女装,也恢复了她的身份,兴奋地回到席上,周大婶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宝宝,你总算也经历过一次行侠仗义的事迹了,滋味如何?”
  谭意哥笑道:“没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到害怕。”
  大婶道:“我可紧张死了,尤其是你被妙真那妖女挟住的时候,真把我给急死了。”
  谭意哥道:“没什么好急的,我是故意让她抓住的,否则她赤手空拳,那里抓得住我。”
  周大婶道:“你别看她赤手空拳,她的双手比在你的脖子上,手上的指甲又长又尖,要是把她逼得拼命,用劲抓下来,你那还有命。”
  谭意哥笑道:“那有这么容易!”
  周大婶一叹道:“你是自己看不见,不知道厉害。”
  谭意哥道:“我虽然没想到她的指甲会伤人,但是我却有了防备,在我的袖子里,有一枝匕首,只要她稍有伤害我的意图,我就能扎她一刀。”
  她取出七首,拿给大家看,却是一枝精光四闪的刀,穷九先生接过来一试锋锐道:“好刀,这是一柄吹毛可断的宝刀,你是从那儿来的?”
  “是玉朗送给我防身的。”
  穷九先生笑道:“有此一刀在手,倒是不怕人威胁了,大嫂,你是白担心了。”
  周大婶道:“我怎么知道呢?意哥,你也是的,身边带着防身利器,干吗不如使用,要受人威胁挟持呢?”
  谭意哥道:“说良心话,我到后来,心中颇为不忍,倒是希望妙真能够脱身而去,像那样一个多才多艺而又美丽的女人,死了实在太可惜。”
  周大婶叹了口气,道:“意哥,你知道她的心多狠,害了多少人,那个雷大鹏也是死在她手上的。”
  谭意哥也叹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到最后她也没能逃出一命,我们也别去谈她了。”
  谈到妙真,谭意哥显得很惘怅,对妙真的横死,她仍然感到很惋惜,周大婶摇头叹道:
  “你还为她惋惜,真是有点是非不分,要知道她如果脱身了,将会留下多少后患,给大家添多少麻烦。”
  穷九先生道:“也没什么麻烦的,难道你还敢来找我们报复不成?”
  周大婶道:“我是不在乎的,可是你跟丁大妹子成亲后,要回到家乡去了,意哥将来跟玉朗也不会再闯江湖了,给下这个仇家岂不是祸患。”
  穷九先生道:“她是自己刺了雷大鹏的,真要脱身了的话,就把这件事给宣扬出去,太平道的人就放不过她,她只有躲起来,隐藏自己的身份,永远不被人找到,那里还敢纠众来报复。”
  周大婶道:“就算她不去找人来报复,可是她掌握了多少人的秘密,以这些秘密,要胁人侧面展开对我们的报复,那才厉害呢。”
  穷九先生这才没话说了,丁婉卿笑道:“好了,反正她已经死了,那些秘密也随之永沉水中,再也威胁不到人了,我们还是喝酒吧。”
  穷九先生道:“糟了!我们虽然毁了妙贞观,为人除了害,但是我们答应杨大年,替他解除家里问题的事,却没法子办了,他那个老婆很精明厉害,要是没有证据,仍是压不住她,无法使她屈服的。”
  谭意哥笑道:“这个您放心吧,我已经有了安排。”
  穷九先生道:“你是怎么安排的,大年向我说过他曾经说过他老婆,叫她少上那座妙贞观,结果反而挨了一顿排喧,说观里都是女人,她又不偷人养汉,为什么不能去,她的娘家不但有财,还有势力……”
  谭意哥道:“这安排绝对万无一失,管保叫她口服心服,乖乖地就范,再也凶不起来,等李大成来的时候,就可以知道端倪了。”
  李大成是在天亮了很久后才来的,他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喝完了酒,闲坐着品茗聊天。
  李大成是带着易回本名秋苹的水月与杨大年一起来的,进门时还是悄悄的,上了楼掩上了门。才向大家见礼道:“李某敬代本官,谢谢各位侠士为地方弭祸除害,因为事情牵连太大,上宪不便公开来办,只好叫李某向各位致意。”
  谭意哥道:“怎么,大叔你把一切都禀明太守了。”
  李大成道:“十九条人命,兹事体大,我不得不作个详禀,不过我是袖了证据,私下进谒太守,半夜里把他从床上拉起来,再告诉他的。”
  穷九先生道:“他怎么个表示。”
  李大成一笑道:“他简直吓坏了,半点主意都没有,地方上有黄巾匪徒聚集,而且还犯案累累,把许多豪门大家都拖了进去,真要公开了,他不仅是失察丢官,赔上脑袋也不够,所以一切听我的,作成盗贼夜闯观里,杀死女冠,然后被本郡公役,围杀盗贼来结案,好在那个雷大鹏本来就是个通缉有案的盗匪,这件事在表面上也还说得过丢。”
  谭意哥笑道:“这一来,你大叔的功劳可不小。”
  李大成拱拱手道:“这多亏姑娘的促成,太守赏了大家五百两银子,另外还私下给了我一千两银子,叫我带来,奉上各位侠士……”
  穷九先生笑道:“这是干什么,是叫我们别开口?”
  李大成道:“他倒不是这个意思,因为他明白,各位豪杰都是天子不能臣,富贵不能淫的侠士,这种是一番敬意而已,万两黄金,都不在各位眼中,这区区千两白银,又怎能封住各位的口呢?”
  他倒是很会说话,至少使得大家都很满意,周三笑道:“郡官拿出钱来赏盗贼,这倒真是新鲜的事。”
  李大成忙道:“周大侠,敝上尊各位为义侠,与一般盗贼不同。”
  “怎么个不同法,我们一样地犯案,给他添麻烦。”
  李大成笑道:“这个郡守倒不像一般做官的,对江湖上的情形尚有点认识,他知道各位的侠名,更知道各位劫富济贫的侠行,凡是各位下手的对象,所得必为不义之财,所以对各位的案子,从没有认真过。”
  周大婶笑道:“他要认真又如何,在他之前的几任官儿都试过,派出了成队的官兵,也没捉住我们过。”
  李大成道:“柳女侠的话固然不错,但是捉不到各位与心敬各位究竟不同。”
  这一话倒使周大婶也不好意思了,笑笑道:“这么说起来,这个太守还不错,我们也不好意思要他的银子了,退回去给他吧。”
  李大成道:“钱不是出于他的私囊,他已具文上司,说是捕盗时,有江湖义士多人为助,拨金为酬,而且赏给衙中弟兄们的份子,也要开在各位的帐上的……”
  “这是怎么说,难道你们不能得奖赏的?”
  李大成道:“捕快公人领了公俸,捕盗为职守,小作奖励固无不可,赏多了就不好报销了。”
  周三道:“五百银子就算多了?”
  李大成一笑道:“这件事李某不敢让太多人知道,只带了手下五个谈得来的弟兄去办的,每人一百两,几乎是一年的口粮,说起来实在太多了一点。”
  周三道:“原来你们做公的人,一年的食俸才就这么一点,算起来每个月十两银子都不到,却整天辛苦得如同牛马,有时要拼命,遇有重大的案子不破,过了期限要挨板子,这种差事怎么会有人肯干的。”
  李大成知道周三是在存心取笑,但由于说的是事实,只有苦笑一声道:“周大侠这话问得好,可是官家明定的俸给只有这么多,连养家活口都不够,所以只有在旁途上捞点油水,打官司过堂收受关节是一项主要收入,却引来外人多方责难。李某以前对这一点也是十分地痛恨,认为他们丧尽天良,趁火打劫,在落难人身上剥削,等到自己进了这个圈子,才知道别有苦衷。”
  听他这么一解释,周三的刻薄话倒是不好意思再出口了,丁婉卿笑笑道:“只要不黑心,就算收点好处也是应该的。”
  李大成一笑道:“其实所谓人情关节,不过是给在押的人犯一点方便,使他们舒服一点。再者就是指点一条明路,把罪刑判得轻一点,要说能改变事实,把有罪的人变成没罪,则我们没这么大的权力。审案判罪,那是上宪的事,到底要在堂上有目共睹,谁也不敢太过于枉法御私的。”
  穷九先生道:“可是也有人因牵进了官司而倾家荡产,那又怎么说呢?”
  李大成想了一下道:“杨大先生说的情形不是没有,不过究竟不多。再者事主如果是罪有应得,因情虚而想脱罪,就是败光了家财,也不算过份。李某不敢说一清似水,但是还能分个是非黑白,如果有人受了冤枉,李某不但不要他分文,而且也会尽一切的努力,为他平反冤屈,如果是作奸犯科之徒,落在李某手中,李某也会变个方法,敲出他几文不义之财。”
  他说得很坦白,周三对了胃口,哈哈大笑道:“好!李兄弟,在谭姑娘口中,咱家就听说你这个人不错,交谈之下,发现你的确可交,这个朋友咱们交定了。”
  李大成拱拱手道:“多谢周大侠,李某高攀了。”
  周三笑道:“高攀的是我们,交上我们这种朋友,你没一点好处,只有给你添麻烦。”
  李大成笑道:“周大侠言重了,李其对各位的高风义行是万分敬佩的。因此各位如果真给李某添了麻烦,那一定是绝对正当的理由,李某就因此挨几板子,也是心甘情愿的。”
  周三笑道:“李老兄,你真会说话,这一来,我们以后要在长沙境内做案子,第一就得先考虑到你。”
  李大成道:“那倒不必,该当如何,各位还是放手去做,只是请前辈斟酌一下,如果对象并不太麻烦,可以交给再晚去办的,就请知会再晚一声,让给再晚效劳。”
  周大婶笑道:“李兄你是个很明事理的人。我们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现在倒是要听听你们的经过了。”
  她的眼睛转向秋苹身上道:“妙贞观的案子怎么结?官方对秋姑娘如何发落?”
  李大成道:“秋姑娘在太守那儿经过秘密讯问后,提供了种种不法情事,把太守的脸都吓白了,由于牵连太大,不能公开来办,太守大人只有叫我派人送她回家,什么也不追究了。”
  秋苹跪下来道:“小女子举目无亲,无处可投奔,还请各位收留。”
  谭意哥笑道:“秋姑娘,别客气,张公子临行时交代过要照顾你的,你跟着我好了,我有什么,绝对少不了你一份。”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承诺,秋苹大喜过望,再三道谢,她的心算是定了下来了。
  丁婉卿道:“还有,杨大官人的家里呢?”
  杨大年忙道:“多承这位李头儿帮忙,袖带了一些证据,到我家里把那些证据摊在那几个泼妇面前,让她们知道以前是受了妙真多大的害。”
  丁婉卿道:“别人倒还好,主要是杨大娘子。”
  杨大年笑道:“就是对付她,以前她仗着娘家的财势,不把我放在眼里,这次我可整住她了,我把大舅子也找了来,告诉他们,如果敞开来办,足可把她娘家毁掉,由李头儿卖个人情,把事情安了下来,我那大舅老爷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当场就把他妹子狠揍了几拳,要她以后老老实实,安份守己……”
  丁婉卿笑道:“那真是要恭喜大官人了。”
  杨大年道:“那里!那里,这一来是多谢各位帮忙除害,二则是多谢李头儿成全,最要感谢的意哥的策划与安排,使我脱出了侄梏,说老实话,事情真要揭开了,她娘家固然是要受牵连,我又何尝能脱身事外?”
  周三道:“意哥作了些什么安排?”
  李大成笑道:“我到杨大掌柜家中去的说词以及如何弥缝,都是谭姑娘构想,否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府衙里许多事情的处理,也是谭姑娘设想好了,叫我转禀太守的,他听了没口的称赞,完全同意照办了。”
  谭意哥忙道:“李大叔,你没说出我吧!”
  李大成笑道:“那怎么能不说呢,不过你放心,我很有分寸,只说这些风尘奇人是因为慕你的才名而跟你结成的忘年之交,没提张公子一个字。”
  谭意哥道:“这一来我又惨了,以后他找到我……”
  李大成道:“没有以后了,我就便替你把脱籍的手续办了,勾销了你的乐籍。”
  谭意哥惊喜道:“真的?”
  李大成笑道:“那还假得了。连批准的公文我都带来了,我说你为避免麻烦,必须要闭门杜客,深居简出。如果不脱籍,就无法禁止客人上门,府大人还敢不批准?”
  他把脱籍的文书取出来,交给了谭意哥,她接在手中,倒是难禁一阵惆怅。
  因为从今而后,她就要开始另一种生活了,虽然她并不留恋目前的生活,但是对于未来的生活,她毫无一点准备。
  所谓准备,倒不是金钱上的,这两年来,她已经贮积下生活所需,而且丁婉卿也有了一笔可观的钱,衣食可以无虞的。
  那是一种心理上的空虚与惆怅,整日无所事事,那份闲愁又将如何打发呢?
  李大成没耽多久,报告完了重要事项,又匆匆地走了,偌大的一所妙贞观,在突然间被瓦解了,毕竟是一件难以瞒人的事,既不能敞开来办,那弥缝的工作的确是煞费苦心。
  官府方面把消息封锁得很紧,调动了兵马守住了残垣,不准人进去,尸体也草草地掩埋了,困难的是具文上宪,禀明案子的经过。这可把那位赵太守急苦了,刚上任没多久,地方上就出了这种大案子,要是掀开来说此地是黄巾馀孽的巢穴,牵连就大了。
  好在谭意哥已经想好了说词,作成匪徒夜劫寺观。为官人多请地方上义士驰援,搏杀了匪徒,而匪人们负隅反抗,一怒之下,将观中的女道士们杀死了泄愤。
  这虽是十几条命案,不过由于匪徒全部伏法,太守在责任上总算好交代了。
  不过妙贞观在以前所交通的权贵不少,有些人是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太守的,听说妙贞观出了事,那些人心里一半有数,一半不自在,忍不住要来打听消息。
  赵太守幸而早有准备了,把李大成调在班房中日夜等候着,遇见有难以打发的恶客登门,就把人请到小房中去,由李大成提示证据,加以解释。
  那些人进门时是盛气凌人的样子,出门时却垂头丧气,而且对赵太守连声道谢,别人问到他们,对进入衙门的情形绝口不谈,只说一切都如官府发布的情况。而且把赵太守防范得宜,及时歼灭匪从之举,大大地称赞了一番,甚至还动用到自己的关系影响力,写信到抚台处,力保长沙府的能干,禀呈的公文上所说的种种,绝对正确。
  巡抚掌理着三湘九府的民牧,自然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接到长沙府的来文,一看就知道事情不会如所说的那么简单,而且对妙贞观内的风月勾当,多少也有点耳闻,观中十几名女冠,居然在一夜之间,被盗贼杀光,连一个活口都没留,而来犯的盗贼也全部伏法,没有一句口供,只凭公人的一面之词定案不无草草之处。
  本来还想好好地查究一下的,可是接到地方上有力人士一再的关说,甚至自己这边的拜本尚未进京,京中的吏部已有公文来到,奖励长沙府守赵员治土有方,消灭盗匪,为民除害。
  这一来巡抚大人也知道案子牵连虽大,其中必有不可公开的曲折,好在被杀死的盗首雷大鹏的确是个恶名昭彰的江洋巨盗,他被歼的手下中,大部份都是有积案的凶恶之徒,而妙贞观中被杀的女冠又都没有苦主,事情乐得轻松,遂也以一纸公文,奖励了一番结案。
  赵太守虽说把公文呈了出去,心中始终捏着一把汗,直到抚台嘉奖的回文下来,才算放下了心中的石头。
  照说这种大的案子,如果真要对司官有所嘉奖,该由朝廷颁旨,极为隆重才是。
  但只有抚台大人轻描淡写,说了两句好话,就算了事,而且还指示将妙贞观入官,不得再遣僧道入居,也是颇堪玩味的事。
  可是府守大人已经是心满意足了,想到这一场滔天大祸,全靠谭意哥的力量弭平下来的,心中着实感激,很想去谢谢她。
  可是以府守之尊,总不能跑到可人小离去看她,而谭意哥已经脱了籍,也不能再下条子将她召了来。
  于是只有把李大成找到后堂来道:“大成!抚台处回文已到,事总算告一段落,所支的款项,也准于官项中报销了。”
  李大成屈膝道:“这是大人的洪福。”
  他压低声音道:“其实所支的银两,抚台处不准也没关系,妙贞观中所剩馀未毁的细软物件,也值上个三四千两银子,卑职已命下属困封好在库中。”
  赵太守道:“你以前怎么没报上来呢?”
  李大成道:“这一批东西是卑职先带人前去,以证物的名义入库的,详细内容,卑职不敢明告,因为一直没机会,卑职是怕那一笔银子万一报不准,不能害大人私下赔出去。”
  赵太守叹了口气道:“只要能够把事情摆平,我就是赔上点银子也是心甘心愿的,这次的事情太大了,弄不好我连脑袋都要赔进去,地方上居然有黄巾馀孽盘踞,而且公然蛊惑官眷与大家子弟,这个失察之罪,本官实在担待不起。”
  李大成道:“妙贞观中的不法情事已蕴酿有年,大人接任只不过几个月,疏忽失察可与大人无关。”
  赵太守叹道:“大成,你不懂的,他们运气好,不在任上了,案子在我手中翻的,责任也全是我的了,这次全亏得你,我会记得你的,照理说,你出了这么大的力,我应该提升你的,可是本府总班头余飞年岁已高,明年就满六十岁,可以退休了,我也不忍心换他,你就委屈半年吧。”
  李大成忙道:“卑职倒不急着升职,余总班头经验老成,卑职要跟他学的地方太多了。”
  赵太守点点头道:“你很谦虚,这是一种美德,那包证物都是些什么东西?”
  李大成道:“都是金银盘皿等较为贵重器物以及一些玉器首饰,卑职恐怕人多手杂,有所失闪,所以先行收了起来,打点交库,还特别申明是重要证物,禁止别人私拆,所以到现在还没人知道。”
  “你倒是个有心人。”
  李大成道:“这件事既不能公开,就必须要封住几个人的口,所以卑职一开始向大人请求重赏,才能叫几个人特别费力,那时卑职斗胆作主,总不能叫大人蒙受损失,所以才先作准备,而后又因为那位老夫人一直在大人身边,卑职又不便为告。”
  赵太守十分满意了,笑笑道:“大成,你很能干。”
  李大成道:“卑职是个乡下人,只因为及老博士兴谭姑娘一力推荐为大人效劳,蒙大人成全,卑胜怎敢不尽心尽力!否则也对不起及老博士跟谭姑娘。”
  提起了谭意哥,赵太守倒是兴趣来了,连忙道:“意哥这孩子,溷落风尘实在太可惜了,模样儿不必说,那满腹的才华更是难得,多少饱读诗书的宿儒都不如她。”
  “是的,她虽身在乐籍,可是本郡的人,没有一个将她看作乐伎的,召她的人很多,都是为了她的才华。”
  “无论如何,使才女沦落风尘,是守官的疏忽,我从接任开始,就有心要给她脱籍,现在总算如愿了。”
  “这是大人的恩典,卑职将公文带给她时,她对大人是万分的感渤,要亲自来向大人叩谢,却为卑职拦住。”
  “其实叫她来也没关系,她的身份并不受注意。”
  李大成恭身道:“回大人,卑职恳乞大人急急地准她脱籍,就是为了便于她悄悄地离去,以免有些人从她身上挖出了这件案子的内情。”
  赵太守叹息了一声道:“说的也是,她是该走避一下,只是恐怕再也难以找到一个像这样的才女了。”
  李大成道:“是的,谭姑娘不但诗才敏捷,而且善于构想,妙贞观的案子,事先的策划,事后的安排,都是她细心的策划才得如此,否则却便把妙贞观给破了,牵连那么多人,这善后的工作可太难做了。”
  赵太守感念到她的好处,唏嘘地道:“可不是,受惠最多的就是本官,否则本官第一个就担待不了,对了,她这一下去,生活会成问题吗?”
  “大人请放心好了,她是个很要好的女儿家,只要能生活得清清白白,她苦心一点也是心里高兴的。”
  “连……本官蒙惠良多,总不能叫她受委屈,再说到她从此闭门深居,总要日子过得去才好,这样吧,那包从妙贞观里取出来的证物,既不便公开入官,又不能由你我私下侵吞了,不如你拿去给她作为生活所需,就算是你我对你的酬谢吧。”
  “这个她一定会对大人万分感激的。”
  赵太守道:“大成,东西要以你的名义送去,本官实在不便公然出面。”
  “卑职知道,卑职会私下里告诉她,让她体会到大人的恩德的。”
  赵太守又想了一下才道:“倒不必感激了,你不妨代转本官的意思,要她拿着这些东西,换个地方、换个名字定居下来,等一两年之后,大家对谭意哥这个名字淡忘了之后,她再嫁人,仍然可以找个好归宿的。”
  李大成连连点头道:“卑职明白,卑职体会到大人的意思,也一定能做到,叫她从此以后,不再见人,把从前的一切关系都斩断。”
  他的确明白,赵太守说了半天的关心话,甚至于还赠予重酬,主要的目的亦无非是让谭意哥躲起来,最好是远离长沙,免得把妙贞观的内情泄露出来,因为她知道得大多了。
  机密一种,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赵太守,那些受到妙贞观牵连的豪门,现在对赵太守十分的感激,所以才全力的支持,如若一旦事败,他们就只有打击赵太守以求自保了,一定要造成州牧失职,使得地方上匪人横行坐大,才能掩饰他们的错失之处。
  所以李大成的回话也很得体,完全把赵太守的顾虑点出来了,赵太守十分满意,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道:“大成!你是个很能干的人,一定能混出头的,明天一早就把这件事情办妥,本官身边可少不了你。”
  “回大人,卑职恐怕一两天回不来,因为谭姑娘已经离开长沙了,是卑职叫她离开,过一阵子再回来的。”
  “那……就给你五天的假。去办妥这件事,她这边有未了的事,你代她处理一下,务必叫她在两三年内不可回长沙来,这对她只有好处,尽管她在此地十分出名,但乐伎毕竟是乐伎,那名声的确不好听。”
  李大成点点头:“卑职知道,卑职定会遵照大人的意思办妥的。”
  他告退出来,心中对赵太守却有一股难以名状的不满,这倒不是因为赵太守的圆滑与自私,他知道在官场中的人,多半是如此的。
  主要因为是赵太守对谭意哥的看法与最后的一句话——乐伎毕竟是乐伎。
  李大成从没有把谭意哥当作乐伎看,他把她当作一个圣女。
  在库房中领出那个包袱,又到马房中备了两匹快马,就连夜出发了。
  他现在是长沙府衙中的大红人。连那位执掌太守直接机密的师爷都要对他客气几分,因为他的地位突然重要起来了,不只太守对他言听计从,而且本地许多有势力的大户,也都对他十分客气,似乎他已经成为那个势力圈子中一个共同的宠儿了。
  所以没有人问他上那儿去,似乎大家都知道,他的来往行踪,都是不宜过问的机密。
  李大成星夜出城,顺着官道,直赴湖州,因为谭意哥此刻在湖州,那是送丁婉卿来下嫁穷九先生杨岸。
  说下嫁,不如说是回家,因为他们早已在可人小筑中喝过了合卺酒,行过礼了。
  客人只有周三夫妇,虽然草草,却很隆重。
  这是丁婉卿的意思,照杨岸的意思,是要等自己先回家后,再隆重地迎娶的。
  但是丁婉卿反对,因为杨岸并不是衣锦荣归,虽然他在江湖上混出了不小的盛名,但在世俗的眼光中,却一无成就,那就不值得张扬了。
  他们回去,主要是接替下杨岸的妹妹杨兰的粮号工作,使这位老小姐能够出嫁找个归宿。

相关热词搜索:潇湘月

下一篇:第十二章
上一篇: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