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21-12-10 18:21:20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可人小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热闹过,门前车马骏骑已经停了一大片了,可是还有着不断的客人前来。
  这更显得旁边的那些门庭的冷落,也使得那些倚楼含笑的人儿一个个收敛了嘴角的笑,把刻意修饰匀饰脂粉的那一张张美丽的脸拉得长长的,也把那一口银牙咬得格蹦蹦地直响。
  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假如嫉妒的人真能燃的话,可人小筑此刻必定是化为一片灰烬,因为这一条平康里,三十四家乐户,就有三十三对,六十五只眼睛在喷火,喷向了可人小筑。
  三十三个人,应该是六十六只眼才对,怎么会只有六十五只呢?其中李么儿只有一只眼。
  正因为她身体上的残缺,生意一向就比人家差一点,所以她的怒火比别人消得快一点,朝隔楼的郑湘湘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湘湘!算了吧,今天是不会有人上门了,我们还不如卸了妆,到后面凉亭子里去松闲一下吧,浮生偷得半日闲,这也是很不容易的机会。”
  郑湘湘是新落籍不久的,没有她那么看得开,恨恨地哼了一声:“丁婉卿这个老妖怪,不知道她有多大神通,居然能把长沙城里的大户都召了去!”
  她可以骂丁婉卿老妖怪,李么儿却不能,因为李么儿比丁婉卿大一岁,今年已三十六了。
  三十六岁不算老,但是在娼家这一个行业中,却是黄花凋零岁月了,早就该依人作嫁。
  “老大嫁作商人妇”。本是她们这一行中最通常的命运,也是较为理想的归宿。
  因为她们是操着出卖欢乐的市笑生涯,光顾的也只有两种人,做官的与商人。也只有这两种人较为有钱,可以在她们身上花费。
  辟宦之家,书香门第,最多只在她们那儿逢场作戏一番,不会有长久的打算的,家里也容不下她们。
  只有中年丧偶的生意人,才可能在她们中间挑一个回去,一半是为了她们的人,一半是为了她们的钱。
  十年娼妓,多多少少会有些私蓄的,而且她们懂得生活,懂得侍候男人,知情着意,比起一般木头人似的黄脸婆子,佻俏得多了。她们也精于算计,善于理财。历尽沧桑,世情练达,是生意上最好的帮手。
  李么儿叹了口气,她却没有这个福气,虽然她心中早有这个意思,其奈别的人没有这个意思,因为她是个有残缺的女人。所以她的语气有点酸酸的:“婉卿今天出籍。”
  郑湘湘倒是颇感意外了:“什么?她出籍了,找到了好户人家从良了?”
  李么儿摇摇头:“那倒不是,婉卿人聪明,长得也好,前几年就有人向她求婚,她都拒绝了,她说得好,卖了半辈子的笑,总不成下半辈子还要去将就一伧夫,替人做牛做马去,只为了换一个大娘子的虚名。”
  郑湘湘冷笑一声:“一个虚名,她还想要什么,难道还想当夫人不成,凭她这个出身。”
  这句话使李么儿心里多少有点反感的。
  郑湘湘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出身了,但李么儿没忘,所以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愠意:“湘湘,你也别太瞧不起我们这一个行业,娼家中出色的人物也不是没有,还有封国夫人的,但得志性坚,不怕出身贱!”
  郑湘湘笑了起来:“你别老是把那个故事抬出来,我知道你是在说你的本家李娃,后来册封了国夫人的,你别忘了她的汉子也姓郑,也是我的本家呢!那只是千万人中一个而已,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的,我们也别把话扯得太远,那些事不会落在我们身上了,我相信也不会落在丁婉卿那个老妖怪身上,她不是从良,那又怎么脱籍呢?”
  李么儿忍不住笑道:“脱籍是脱出乐籍,以后不再应召了,从良是嫁人,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难道说我们娼家除了嫁入之外,就必须干一辈子……”
  “话不是这么说,她干得好好的,虽说年纪大一点,但是生意不恶,稍大一点的酬酢场合上,都少不了她的份,要是从良,倒也罢了。否则就没有脱籍的理由。”
  “她干腻了,也不再指着这个养活自己了,脱籍出来,轻松逍遥一番,有什么不好呢?”
  “那当然是好,可是她闲得住吗?”
  “有什么闲不住的?像我们这种人,历尽了沧桑,什么没经过,什么没见过?真要静下来,比妙藏庵里的老尼姑还更清净呢!”
  郑湘湘知道李么儿的脾气,也明白她的身世坎坷,感触特多,倒也不去见怪,笑笑道:
  “丁婉卿是官妓,她脱籍要官府核准的,官府肯放吗?她正在当红的时候……”
  “我想一定是已经请准了,否则她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明白宣布,而且还下帖子把有头有脸的客人都请了去。”
  郑湘湘摇摇头道:“只为了她脱籍,居然能惊动四城,哎呀、连镇守使何大人都到了,这老妖怪还真有本事。”
  李么儿连忙探头看过去,可不是镇守使何进何大人的绿帽大轿正停在可人小筑的门前,那八名亲兵排列在两边,就是绝无虚假的标志了。这一来使得李么儿伸长了脖子,差点没把那只独眼也跳出眶来,深吸了一口气:“瞧!可不是何大人吗?虽然他穿了便服,可是高低肩,跟他长过胸的胡子,我一看就知道,婉卿姐可真有面子,居然把镇守使大驾请到了,做人做到这个样子真够风光了!”
  郑湘湘却酸溜溜的道:“那有什么了不起,镇守使还不是个人,每月都要见上三四回的。”
  李么儿这会儿却不再嫉妒丁婉卿了,反过来站到丁婉卿那边去了:“那是人家出条子召你去赴堂差,一个口谕传到,你想不去都不行,这跟他移驾来看你可大不相同了,湘湘,不是我说句瞧不起你的话,别说是镇守使大人了,就是使署里一个小站堂官,你下帖子也未必请得动,咱们这个门,只有做生意的人会不请自到,那些做官的官架子大得很……。”
  这句话使郑湘湘虽不服气,但也无法不认下来,官方酬酢,虽不禁召妓侑酒以助兴,可都是把她们召去的,如果是上这儿来,那就有碍官箴了。
  郑湘湘不服气的是她的香闺中也不见得就没有官儿们下顾过,只是他们都是先着人来知会一声,然后在夜阑人静时,悄悄地来到,还得由院子的侧门偷偷地进来,缱绻一宿,天色微明,又得悄悄地溜走。
  这种话当然不能对李么儿说,何况说了也不见得光彩或是扳回点什么,第一那些官儿们当然比不上镇守使,第二尽避他们是偷偷地来过,但是真要拿了帖子,明目张瞻地请他们来,还是办不到的。
  镇守使肯公然地微服下顾书寓娼寮,这毕竟不是寻常的事,因此郑湘湘按捺不住地道:
  “么儿!咱们也去瞧瞧,丁婉卿那儿究竟凭仗些什么能如此轰动……。”
  “这……不太好吧,人家又没请咱们,咱们去干啥?”
  李么儿自然也有点心动,但又有点顾忌,郑湘湘却笑道:“她那儿张灯结采,公开地下帖子请客办喜事儿,咱们就算是姊妹之情,去给她道贺好了。”
  “这不太好吧,人家虽然是请客,可没请咱们。”
  “咱们这种身份,还轮得着下帖子吗?再说,没帖子自己去了,才显得情分,多少咱们总还是相好姊妹呀!”
  “就这么空手去了,不带份儿人情?”
  郑湘湘笑道:“带什么人情,多了犯不看,少了拿出去反倒叫人笑话,你不去我可要去了,你看对街的谢京娘跟吴杏儿早都去了,她们还不是空看两只手的。”
  丙然有两个盛服的丽人,婷婷地依偎着走向了可人小筑,显得有点虚怯怯的,但还是迈进了可人小筑的门,看情形大概跟她们是一般的心理。
  有人开了头,李么儿的瞻子也大了,用手理了理头发道:“好咱们也去瞧瞧!”
  郑湘湘忙道:“等一下,等我再补点粉。”
  李么儿笑道:“得了吧,我的姑奶奶,在这平康里,谁不知道就是你的脸皮儿白,就是不抹粉,也没人会赛过你,何必还要再刻意修饰呢!”
  说尽避那么说,但是李么儿自己也到妆镜前补了一层梨花香粉,把头上的云髻压得低一点,盖上了那只看不见的眼睛,所以下楼出门的时候,还是郑湘湘在等她。
  两个人踟踟蹰蹰的走向了可人小筑时,三三五五的平康丽人都摇向可人小筑来了。她们都是一样的心情,想瞧瞧丁婉卿究竟有多大的神通,能够把潭州府造成如此轰动的。
  可人小筑的里外焕然一新,这使得郑湘湘跟李么儿心中更纳闷了,丁婉卿要收帜脱籍是她们知道的,既然要走了,干吗又大事铺张呢,难道她脱籍是假的。
  才到厅堂门口,里面已经传出了丝竹之声,济济一堂,可真够热闹的。丁碗卿一身罗绮,满头珠翠,像只孔雀似的迎了上来,而且亲热地嚷道:“两位妹子来得真好,快帮我招呼一下,里面都是熟客……”
  李么儿的年纪比丁婉卿大一岁,但是在人前,她却瞒去了三五岁,丁婉卿跟李么儿是差不多在长沙落籍的,自然很清楚,但从没拆穿过,而且一直叫她妹子。
  这使得李么儿很感激。但丁婉卿似乎用不着在年岁上去跟人竞争。郑湘湘比她们小得多,可是跟丁婉卿在风度仪态上一比,仍然有着自惭形秽的感觉。
  丁婉卿挽看她们的手,把她们往里让,李么儿低声道:“婉姐,听说你今天是脱籍的大喜日子!”
  “可不是吗?风尘里打滚了大半辈子,我可实在累了,早就想歇下来喘口气儿,可是就一直请不准,好不容易这次求得了何大人的恩准,总算是松了口气,往后这儿,全要靠你们这些好姊妹们多帮衬了。”
  这话使她们又不懂了,平康里中的娼友们所谓帮衬,无非是客人们面前推荐一番,这在新设籍的雏儿们是非常重要的,除非是有着特殊的条件以广招徕,否则就得靠先进前辈们多加吹嘘提携,慢慢地让大家知道。
  丁婉卿在圈子里已经大红大紫了,只有她带挚别人的份儿,用不着人家带挚她了,何况她既已脱籍,今后就不再应酬了,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因此郑湘湘忍不住问道:“婉姐,你是真脱籍了?”
  “那还假得了,昨儿领下的文书。”
  “那你这儿好像没有要收场的样子?”
  “哦!是的,往后我自己不应召了,但是这儿还有人出来撑场面,所以才要你们多帮衬。”
  原来是这么回事,郑湘湘心里有点失望,她的盛名虽不如丁婉卿,在平康里巷,却可以排上第二位。如果丁婉卿收了帜,她就是顶尖儿的人物,没想到丁碗卿却又另外找了个人来,自己退而为家主娘而已。
  她推出的这个人一定很了不起,否则她不会在最盛的时候退出的,这个问题连李么儿也感到关切了,连忙问道:“婉姐,是谁?”
  “是我女儿,你们都认识的。”
  是她的女儿?真是活见她的大头鬼,丁婉卿从未字人,那来的女儿?
  碧然在平康里中的娼友们不嫁而孕是很平常的,但丁婉卿在十年来从未间断过粉管酬酢,也没工夫生女儿去。
  丁婉卿似乎知道她们心中怀疑着什么,笑笑道:“让你们先纳闷一下,回头见了人,你们就知道了。”说着已经把她们领进了厅中,那儿已经摆开了好几桌盛筵,长沙城里,有头脸的客人也差不多全在座了,三五成群地分开来坐着。
  当中的一席正座上坐了镇守使何大人,旁边的客位上只有两个人相陪,一个是本城的名士陆象翁陆老夫子,另一位却是医博士及老先生。
  陆老夫子诗文泰斗,门下的桃李在京师显贵的很多,他自己本人却淡于功名,依然布衣,但是在士林中极受尊重,而且此老生性跌宕旷达,湖州名姝,他没有一个不认识的,有很多还是他的学生,所以任何酬酢,都少不了有此老一份。
  医博士及老先生精于歧黄,曾经出任过御医太医博士,现在虽已告老,仍然是三湘闻人。
  这两个人虽然都不是官员,但是以地位论,实在还高于正踞首座的何镇守使,只因为他是本州首长,才挨上个首席,假如镇守大人一旦辞了官,恐怕连坐在他们旁边的资格都没有。
  丁婉卿能够把这两个贵宾拉了来,镇守使大人屈尊而降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这两位老先生为人虽然随和,却偏偏互不相容,见了面就要抬,每次都是闹得不欢而散,以至于后来弄得两个人都使上了劲儿,任何宴会,那一个先到,另一个来了回头就走,或者干脆先问过主人,有没有请对方,如果请了对方的话,他们说什么也不肯应邀了。
  在长沙城里,大家都知道这回事儿,所以谁都不会再自讨没趣把场面弄得不愉快,斟酌情形,在这两位老先生之间,择一而邀。
  而丁婉卿的确有点神通,居然能把他们两人同时邀到不说,更还能安排在同一张桌子上,那实在是很不容易,尽避他们两人还是用眼睛瞪来瞪去,但是没有当场吵起来,也算是一件奇迹了。
  当然,这也显出了了婉卿的面子,不过却又使人怀疑,丁婉卿的面子固然不小,也只是个官妓而已,而且即将收起帜,谢绝酬酢了,大家还不至于卖她这么大的面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谜底在李么儿跟郑湘湘的心中翻滚看,她们始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道理。
  在座中那些冠带豪客们心中,却也只得到了一半的解答,他们知道丁婉卿今天开始闭门谢客,退出这个市笑的行列,却并没有退出这个圈子。
  他们也知道丁婉卿今天将介绍她的义女,出来应酬世面,而这个即将继丁婉卿而出的丽姝,在丁婉卿的口中,不仅是天上少、地上无的绝色,更兼绝顶聪明、锦绣才华,诗、赋、歌、舞、琴、棋、书、昼,无一不工,无一不能,别说是这三湘楚馆,找不到一个可与匹敌的,就是以秦楼迹、独步天下的京师长安,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的。
  人就是这个样子,越是不信的事,越想来看一看,越是探不出的消息,越好奇。
  丁婉卿深深地把握了这一种心理,所以尽避她先前下了绝大的工夫,在人前有意无意地提上那么一两句,做好了铺路的工作,但是对她的这个义女,却绝口不肯多说一个字,甚至于连名字都是极度的保密,于是就引起了大家更高的兴趣了。
  所似当丁婉卿宣布把这位喧腾已久的丽姝正式推出来跟大家见面的日子,每个人都被久仰的好奇心引得前来了。
  现在,谜底终于到了揭晓的日子,也到了揭晓的时候,主客已经到齐,丁婉卿向所有的客人打了个招呼:“各位老爷大人,奴家这就去叫我那娇儿出来拜见大家,人品容貌,各位一看就知道。”
  “……至少才华,奴家世不是吹嘘,任凭各位老爷们当面出题考她就是,总之,奴家可以保证,以前所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虚假的。”
  她不愧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掌握情绪,在气氛酝酿达到接近高xdx潮的时机,适时地把每一个人的情绪也都提到了最饱和状态。
  在众目注视下,她地上了楼,雇来的女乐们立刻吹奏起来,丝竹骤歇,一切的嗡嗡私语也突地停止了。
  每个人的眼睛都盯在楼梯口,首先下来的却是一对小丫头,然后大家的眼睛一亮。
  丁婉卿终于牵着一个美极、美极了的女孩儿下楼来了,那个女孩子实在是太美了,美得无法用人间的言语去形容她,除了一个美字之外,似乎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较为恰当的字了。
  丁婉卿是有名的美人,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是并没有到年老色衰珠黄的程度。
  苞厅中的这些莺莺燕燕,她仍然可以一较颜色,但是她跟身边的这个女孩子一比,却又不仅是黯然失色四个字可以形容的,人们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了。
  在厅中,从巷里那些歌楼、书寓中来的莺莺燕燕,没一个是丑的,丑的女人,不会去做乐妓,因为她们的职业就是娱乐男人,而大部份的歌妓们都还很年轻。
  可是当这个女孩子出现的时候,她们似乎也不存在了。
  那个女孩子并没有作刻意的修饰,垂髻长发,像流水般地披散在肩上,一袭蓝色的纱衣,被微风轻轻地吹动看,就像是一个仙女,驾看彩云,冉冉地下降。
  楼梯上看红色的猩毯,她走在上面,轻盈无声。
  几十个人,一百多只眼睛,每一只都朝她看着,连眨都没有眨一下,每个人都像是闭住了呼吸,不敢喘一口大气,唯恐吐气重一点,就会把她吹走了。
  好不容易,她在丁婉卿的扶持牵引下,走下了楼梯,站在厅堂的左侧通路口上,那儿可以览视全厅,也可以让厅上每一个角落都看得见。
  然后,大家的耳中,听见了像仙乐一样的声音,她以美妙的姿态,微微曲身裣衽,行了一个女子的常礼:“小女子谭意哥给各位大人老爷叩安,恭祝各位福泰安康,百事如意。”
  这是一句很寻常的问候话,但是听在大家的耳中,似乎其他的人都不存在了,这一礼就是向他一个人行的。
  因为厅上掀起了一片波动的浪潮,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弯腰答了她一礼。
  谭意哥,这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她从楼梯口出现的时候,就似乎已经征服了长沙城。
  因为今天在厅中的人虽只有几十来个,他们却足以代表了长沙城了。
  “意哥不敢当,请各位大人老爷们安坐。”
  这一说,大家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站了起来,于是有的人讪然地坐了下来,但有些人仍然站看。
  陆象翁陆老夫子是第一个开口的:“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月殿仙子不如也,幸会!幸会!婉卿!你这妮子忒也作怪,怎生摘得一颗星辰来…”
  太医博士及老先生却不像他那么文绉绉的,只是连连地抚着那一把长过腰腹的灰白长髯,大声地道:“婉卿!你这妮子煞是可人,快带过来,给老夫好好瞧瞧。”
  丁婉卿笑嘻嘻地应了一声:“是!就来的,每一位老爷处都要来拜见的,以后还要仰仗各位多加照顾我家意哥儿呢,来,乖宝儿,娘带你叩见各位大人老爷去。”
  她巧妙地握看意哥的手,领着她走向了正中的席上来,这总算是阻止了一场争端,因为陆象翁已经瞪起了牛眼,很不服气及老博土的那种说法,准备要开口吵架了,她这一动,总算把陆老先生给安顿了下来。
  李么儿这时才低声地向郑湘湘道:“奇怪了,婉姐从那儿弄来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呀?”
  郑湘湘道:“几年前我倒是听说过,她向做木工的张文买了个小女孩儿……”
  “你说的是张木匠呀!那个活张飞似的莽汉子,也能养出这么标致的女孩儿家来,别扯他娘的蛋了。”
  郑湘湘笑道:“张木匠的人虽然粗,活儿可细得很,我曾经向他买过一个针线篮儿,是用柳条儿编的,又细致又结实,盛上水都不会漏,我爱的不得了,问过他,他说是他女儿编的,人家的女儿手巧看呢。”
  “扯他娘的臊,张木匠的底细我最清楚了,他是五年前才娶的亲,讨的是我那儿的一个粗使丫头,那来的女儿?瞧这小娘鱼,少说也有十五六了,就算讨过去的当天就下蛋,也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来!”
  “我说的是六年前的事;那时你家的荷花还没嫁呢,原来荷花嫁的就是张木匠呀!我怎么没听说呢?”
  李么儿有点不好意思道:“我们这种人家嫁个丫头,还要到处去嚷嚷不成,再说又不是嫁什么金龟婿,也值得大张旗鼓,他来缴足了身价银子,一肩挑看两个包袱,就把人领走了,还赶个大清早,就怕人看见。”
  “那又干什么,何必偷偷摸摸的?”
  “张木匠说,他是明媒正娶,讨回家做老婆的,怕人家知道了是我们这儿的出身不太好。”
  “这有什么不太好?荷花是在你那儿干粗活,又没有落籍,何况凭荷花那付长相,花钱倒贴都没人会要,又蠢又笨,还怕什么闲言闲语?话再说回来,荷花不是在你那儿干了十来年了,谁不认识她,悄悄地接走就没人知道了?”
  李么儿道:“话不是这么说,只要不大事张扬,还真没人知道,张木匠是住在城外,那个地方的人家全是些破落户,没一个上得起窑子的。”
  郑湘湘皱着眉头道:“你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咱们这儿是书寓,可不是窑子。”
  李么儿叹了口气:“湘湘!也别往脸上贴金了,昼寓又怎么样?只不过高等一点的窑子,生张熟魏,有了银子就能买到乐子。”
  “那可不一样,尽避书寓的门是人人可进,但是老娘要是瞧看不顺眼,未必就能硬留下来。”
  “问题是白花花的银子,咱们从没瞧不顺眼过。”
  一言直接点中了弱处,郑湘湘没话说,她心中虽然不服气,但却争不过事实。
  虽然书寓跟半开门的暗娼是不一样,上这儿来找乐子的客人总得大把地花足了钱才能一亲芳泽,不像那些土娼破落户,花几个小钱就能搂着上床了,但是骨子,依旧是一样。
  幸好这时丁婉卿已经把意哥领到了正中那一席上,也把全厅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避免了这一场无谓的争执,不过却又引起了新的争执。
  因为意哥拜见了镇守使何大人后,就该拜见两位贵宾了,陆老头儿跟及老博士的四只眼睛都瞪得老大,看看是她先向谁致意?偏了这一边,势必就得罪了另一边,很可能就会来个拂袖而退,闹成不欢而散。
  丁婉卿也颇为作难,真不知如何是好,意哥可能早已先有了底子,知道这两个倔老头子的不和情形,所以盈盈一礼笑道:“意哥对两位老爷是仰慕已久,一位是今之文星,一位是再世华陀,往后尚请二位老爷多加赐诲。”
  谈吐斯文,款款有致,把两个老头子都捧乐了,陆象翁首先就高声大笑道:“好!好二来二意哥,这儿坐,听婉卿说你是个才女,老夫颇为不信,可是见面之后,只听你刚才那番话,才知道盛名无虚。”
  他指旁边的空席,要意哥坐下来。
  意哥笑笑道:“多谢陆老爷!只是意哥要先告个罪,因为今天是第一次跟各位老爷见面,意哥不敢放肆,往后有闲再向陆老爷承教。”
  陆象翁立刻不依道:“这怎么行,你娘说你满腹才华,老夫正想考考你,想赖可不行!”
  意哥笑嘻嘻地道:。“满腹才华不敢当,那是娘怕各位老爷。不肯赏光,捏造了来哄各位老爷的,意哥只是粗读了几卷诗,略识几个字而已,陆老爷子要考,奴家自是不敢逃阵,这样吧,陆老爷任出一题,奴家若是勉强对付过了,就请陆老爷尽一杯酒,奴家若是缴不了卷,就认罚一盅,今天对各位老爷,奴家都是如此,只希望各位老爷多疼奴家一点,别把题目出得太深”意致楚楚,口气却豪得惊人,那不是应考,竟像是向所有的人挑战。陆象翁大笑道:“好气概,你这么一说,老夫倒是要好好地出个题目了,姑娘读过些什么书?”
  “闺阁女儿,那里敢说读书,陆老爷如果拿经史文章来作题目,那是存心难人了。”
  丁婉卿也道:“说的也是啊,陆老爷,我家意哥儿不过是咏得几句诗,唱得几首小曲,博各位大人老爷一个欢喜,谁不道你满腹经纶,桃李天下,要是您搬出四书五经来作难咱们孩子,那是欺负人了!您好意思?”
  “好!好!老夫这一大把年纪了,不能欺负小孩子,老夫出个对子吧,这总该会了吧。”
  意哥笑道:“陆老爷是存心难人了,对句虽是雕虫小技,可是范围太广,三坟五典,八索九丘都可以入题,您干脆说罚我喝一盅还好一点。”
  陆象翁笑道:“瞧你这张小嘴多刁,老夫的题还没出,你已经封上了门,叫老夫只能室内生春,要是把题日出远了,你就会说老夫是欺负小孩子了。”
  及老博士那边已经忍不住了道:“老陆,你到底会不会出题目,要是不会,就让给别人,意姑娘今天是第一次出扬面,客人也多得很,可不能老是应酬你一个人。”。
  陆象翁若是在平时,一定早就吹胡子瞪眼了,今天却是出奇的好脾气,居然一上笑道:
  “你别不耐烦,意哥儿虽然年纪轻,却是个高手,所以一开口就把路都给挑明了,对对子说来最容易,却也最难……”
  “……正如她说的,题月范围太广,天文地理,经史诗歌,无一不包,纵有丞相状元之才,也不敢说能对答如流,因为这究竟不能胡扯乱说的,对仗必须工稳妥切……”
  及老博士道:“好了!谁不晓得这些规矩,你用不着卖弄,我只问你会不会出题?”
  陆象翁笑道:“我当然会,只是面对一个行家,出题不能太俗,否则反而被她笑话了,我总不能像你一样,出个半夏,让人对个麦冬,就算是得意之作了。”
  及老博士立刻闭口不言了,因为这是他最不光彩的一个笑话,也是在一次聚会上,属对行令,及老博士出了半夏为题,没有一个人能对上,结果他自己接对了麦冬二字,因为两个都是中药名,而且冬对夏,自认十分工稳,还笑别人是笨蛋,这么简单的对子都不知道。
  当时大家碍于面子,不便说破,恭维了一阵,事后才有人告诉他,半夏与麦冬虽是药名可对,夏舆冬俱为节候也不错,但是半与麦却对不起来。
  及老博士得意了两天,听了那番话后才知道自己的腹俭,以后凡是舞文弄墨的事,他也收敛了不少。
  陆象翁故意提出来堵他的嘴,可是意哥却笑道:“及老爷的这一对确是相当精妙,半夏与麦冬俱载于本草,已是一绝,半夏是指着夏过半之时,麦冬可解为冬麦播种之际,时令对时令,尤为天衣无缝,因为这本是一物,不能拆开来对的,真要字字相对,陆老爷的官讳陆象翁三个字,只有水狗儿三个字才能称为工稳了,那不是人冒渎您了吗?”
  这一解说,镇守使何进何大人立刻就鼓掌笑道:“说得好,说得好,值得浮一大白,象老,这下子你可没话说了,前次就以尊讳为对,结果有人以海狮子为对,虽称工稳,却不够妥切,因为海狮子并无其人,这水狗儿却是有的,下官的那个衙役就姓水,小名叫做狗儿……。”

相关热词搜索:潇湘月

下一篇:第二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