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情海痴女
2022-08-03 14:30:20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话声甫落,眼前又飘下两个和尚来。
  这两个和尚正是一拙大师与灵空禅师。
  一拙大师又宣了一声佛号,合掌道:“海外之友,翠玉令非海外门下之物,各位赶赴中原,试要抢夺翠玉令,意在何为?各位既然敢蔑视我们中原九大门派共立之翠玉令,老衲也绝不容许各位卖狂。”
  那握蛟骨鞭的老者欺步上前,说道:“老和尚大概是少林派的弟子了?我‘南海一雕’对少林派的武学向往已久,正想讨教几招不传之秘,至于翠玉令,我们绝不会看在眼内,倒是我们失落了四十几年的那半本书,我们非要取回不可。”
  一拙大师喊了一声罪过,说道:“那半本书,四十年前,已掀起一场武林大浩劫,上集已在你们‘海外二圣’手里,至于下册,失落于中原,藏于何处?无人而知,是否与翠玉令有关连?也不能肯定,但老衲绝不容许各位有侵犯翠玉令之举。”
  “南海一雕”冷笑道:“本派不但势在必将那半本书夺回,而且准备重会九大门派高人,老和尚既是佛家弟子,还是不要参与这件事为妙。”
  一拙大师哈哈一笑,说道:“好狂傲,老衲不才,也愿先领教阁下几招海外绝学。”
  说完,当先一欺步,蓄势以待。
  徐娟娟纵身与一拙大师并肩而立,说道:“大师父,如果他们想妄自擅闯进入房内,请你们截住他们,现在让我先打他们几下!”
  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如非常剑海有恩于他们两人,他们也不会重新回来截住“海外二圣”门下。
  他们两人均知道这少女身怀绝世武功,以“骷髅客”的奇奥武学,她说打就打,毫无闪身余地。
  当下一拙大师与灵空禅师各退三步,蓄势待发。
  徐娟娟冷冷一笑,明眸一扫“南海一雕”等五人,说道:“各位如再不听我的话,我就一个人先打你们几下耳光。”
  话毕,憨直的小脸蛋,泛起一股寒意。
  那瘦长老者名叫“海底一鲸”欺身上前,冷笑道:“女娃儿,我就先接你几招。”
  徐娟娟黛眉一竖,说道:“好,你先要我打,我就打!”
  一语甫毕,柳腰微挫,身影微晃,只听几声清脆之声响起“海底一鲸”果然被徐娟娟打了几下耳光!
  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看得呆了一呆!
  其余海外四人,也看得心里泛起一股寒意,双双打了个冷颤!
  徐娟娟天真一笑,说道:“怎么样?我说打你就打你,再不走,我还要再打。”
  话犹未毕,回头一望常剑海及“骷髅客”只见“骷髅客”行功已快完毕,她心里微微一惊!暗自喊了一声:“糟!”
  她倏然喊“糟”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不觉如堕五里雾中,不知所以然!
  徐娟娟退到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身侧,说道:“大师父,请你们挡住他们,不能叫他们闯进房内,我要替‘他’行功。”她所说的“他”便是常剑海,她想了一下又道:“那怪人虽然能导纳他‘十二重楼’及‘生死玄关’瘀血,但无法恢复他功力,如果我不救他,他一身武功便要全废。”说完,一纵身,掠身入屋,纤指急点常剑海“气海”、“分水”、“志堂”、“命门”然后,左掌按在常剑海的胸膛。
  她吁了一口气,向“骷髅客”说道:“喂!他的血液已纳入血海,全身血脉又通,已不碍事了,你出去挡他们一阵,我要恢复他功力,我在行功期间绝不能有人闯进扰乱。”
  “骷髅客”微微一笑,从地上一跃而起,他因真元付出过钜,精神萎靡异常,又坐地打坐,纳入一颗丹药。
  暴喝之声传来“南海一雕”暴喝声中,倏然一纵身,蛟骨鞭一抖,卷向一拙大师扫去。
  一拙大师喝了一声:“罪过。”双袖一拂,一股潜力,直向“南海一雕”拂去,口里说道:“海外之友,就先接老衲这一招试试!”
  “南海一雕”一发动攻势“海底一鲸”也纵身扑进“呼”的一掌,直向灵空禅师劈去。
  灵空禅师哈哈一笑,右腕一拂,顿有一股反弹之力,回击过去。
  轰然一声大响“海底一鲸”被灵空禅师这一拂之力,震退五步。
  灵空禅师喊了一声:“罪过。”一展身形,又向“海底一鲸”攻出一掌。
  其余背剑少年及两位老者,在两人一交上手的刹那,一声暴喝,双双向常剑海及徐娟娟之屋内扑来。
  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武功虽是不弱,但对方也是“海外二圣”派往中原的第一流人选,武功也自不弱!
  一拙与灵空顾此失彼,无法两方兼顾,在两人攻出一掌之际,其余三人已纵身扑向常剑海。
  动手同是在极快的一瞬“玉罗刹”丁百合倏然从床上一跃而起,吃力地用着跄踉的脚步,立身截在门口,扣了一把五毒梅花针,喝道:“如果不要命,尽管出手试试!”
  话声甫落,一把五毒梅花针,分向扑击之人击出。
  五毒梅花针为一种歹毒暗器,见血封喉,一扣掷出,毫无破风之声,如非对方武功高强,躲都不胜躲!
  一把五毒梅花针出手掷出,她的娇躯不觉晃了两晃,摇摇欲坠,她咬着牙,又扣了一把!
  她虽然恨常剑海视她感情于无睹,然而,她还是爱他,她虽然身负重伤,依然不愿常剑海会受到不幸。
  的确,她是痴心的!
  她不惜再以生命相拚,为常剑海再次动手。
  她此刻伤势已是不轻,如果不慎再次溢血,到时纵是神仙下凡,华佗再世,也无法保全她生命。
  她用心之苦,常剑海知道么?
  她对他痴心,常剑海体会得到么?
  再说“玉罗刹”一把五毒梅花针击出,其余三人也迫退十步。
  “玉罗刹”强按心头翻涌血气,喝道:“各位再出手试试!”
  话落,五毒梅花针已蓄势准备击出。
  一拙与灵空和“南海一雕”、“海底一鲸”已打得难分难解。
  徐娟娟一手按在常剑海的胸膛“华盖穴”之后,又把常剑海抱向床上,黛眉一颦,似是心事重重。
  她闭目沉思片刻,把疗伤之法从头又念了一遍,柳眉紧锁,久久不能动手。
  终于她咬了一咬牙,心忖:“怎么办?唉!这大概没有甚么关系吧?如果不是这样,他功力怎么恢复?”
  心念一起,闭上眼睛,俯身把樱桃小口向常剑海的嘴上凑去,她的心扉里,震荡得像海涛翻涌一般!
  这是一种至高疗伤之法,因常剑海“十二重楼”及“生死玄关”溢入血液之后,再度吐血,真元损失过钜,如非以女人阴气,贯入常剑海体内,揉合于阳气,他便无法恢复功力。
  徐娟娟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对于男女间的“情”字,以及男女授受不亲之事,一概不懂!
  那么她为甚么会身怀如此至高武功?而对疗伤一途,全部了如掌指?笔者下文自有详细交代。
  常剑海倏觉一双灼热的唇瓣,凑了上来,他大吃一惊!睁眼一望,他的血液开始奔腾!
  徐娟娟双目紧闭,樱唇与常剑海的嘴唇紧紧地相接!
  常剑海倏然推开徐娟娟,呐呐说道:“徐姑娘……这……”
  说了半天“这”字,他依然无法把要说的话说出口。
  他咽了一口唾沬,闭上了眼睛,本能蕴藏在他心里的“自卑感”又爆发了,他的脸上,掠过一份愧意!
  徐娟娟被常剑海这一推,微微吃了一惊!纯洁的眸子,充满了一阵惶惑?望着常剑海一语不发!
  暴喝之声传来“海外二圣”的属下五人,除了扑攻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之外,其余三人又向屋内纵来。
  “玉罗刹”丁百合一声叱喝,一把五毒梅花针又出手掷出。
  “玉罗刹”丁百合两度运足内力,振腕打出五毒梅花针,不想她本是一个内伤极重之人,第一次打出五毒梅花针,已是强按心头翻涌血气,第二次再运足内力打出,她只觉得毒针出手,眼前一黑,鲜血喷出一丈开外“砰”的一声,栽倒于地!
  她苍白的脸上,没有露出痛苦之色,嘴上泛起一丝苦笑!
  她那份凄苦的微笑,足使见到她的人,都要掩鼻欲泣,黯然神伤,不敢凝视!
  是的,她是无辜的,她为了爱一个人,不惜以受伤之躯,置生死于度外,再为他而卖命!
  世界上痴心的女子,痴心得可怜!
  世界上薄幸的男子,薄幸得可恨!
  她躺下了,除了闭上眼睛之外,在她的脑海里,依然浮起了那个模糊的人影——常剑海。
  她的口角,除了鲜血汩汩溢出之外,其余,便是凄凉的苦笑。
  没有人去理会她,也没有人去扶起她!
  她一把五毒梅花针,又把“海外二圣”属下三人迫退十步!
  “玉罗刹”一倒下,那三人又同时暴喝一声,双双向常剑海扑击过来。
  一声冷屑的哈哈洪笑之声响起,挟着一股排出倒海的内家掌力,倏然向其余三人击出——“骷髅客”内力已复,在跃起当儿,劈出一记内家掌力,挟着奔雷狂雨之势,分击三人。
  “骷髅客”内力何等之大,一掌出其不意击出,背剑少年首当其冲,一声闷哼,吐出一口鲜血,往后便倒。
  其余两位老者内力比较雄厚,而且发觉也比较早,飘身后退之际,心血一震,身影也晃了两晃!
  “骷髅客”气极一声尖笑,喝道:“老虎不发威,叫你们当病猫,‘骷髅客’几十年来,第一次见到敢向我头上动土之人,如果叫你们活着回到海外,‘骷髅客’运掌自绝!”
  一语甫毕,欺身上前,向一拙及灵空说道:“有劳两位大和尚助杜某一臂之力,杜某永铭五中‘海外二圣’既然敢派人夺取翠玉令,蔑视中原武林无能,很好,今天各位不要让他们想活着回去。”
  话落,又是一声极长的冷屑狂笑!
  天亮了,阳光划过“骷髅客”的脸上,只见他的脸上罩起一片恐怖杀机!
  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看得心里一凉,垂目不语!
  “骷髅客”又道:“不错,那半本书的确跟翠玉令有关,不过就凭各位这副身手,还遥遥跑到中原来送命,太不值得!”
  “骷髅客”此刻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两眼发出慑人光芒!
  也在“骷髅客”暴喝劈出一掌之际,把徐娟娟从惊恐的情绪之中,惊醒过来,并望了一下常剑海,急道:“我是在替你疗伤,如果我不以阴气透过你周身三十六穴及内脏,你便无法恢复功力,你不愿意么……”
  话犹未毕,倏然发现“玉罗刹”倒于地上,口溢鲜血,她不由大吃一惊!惊叫一声,粉脸骤变,一晃娇躯,扑向“玉罗刹”伸手疾点她“璇玑”、“将台”、“气海”冻结“玉罗刹”血脉。
  闭住“玉罗刹”的血脉之后,徐娟娟竟站在那里发呆!
  她想:“慢了!慢了!她如不死,武功也要全废……”
  常剑海对徐娟娟的突来举措,也不由吓了一跳,睁眼望去,愧意涌上了他的心头,眼泪夺眶而出。
  他沙哑地叫了一声:“师妹!”从床上跃起。
  徐娟娟在他还没有跃起之际,伸手又把常剑海的身子按下。
  徐娟娟憨直而纯洁的粉腮,泛起层层忧虑之色,说道:“你不能再动了,我如再不替你疗伤,再过半个时辰,你武功便要全失,到时想医你,也没有办法了!”
  常剑海的感情麻木了,眼泪使他模糊,在模糊之中,似见一朵枯萎的百合,它的花瓣开始在凋谢……
  丁百合——给了他无比的恩惠,他不能视于无睹,如今“玉罗刹”奄奄待毙,是谁带给她这不幸?
  他的心,像一把利刀在割着……
  他的脸色,也转为紫红,再要吐血了……
  徐娟娟大吃一惊!如果常剑海再次溢血,便要落得半身残废。
  她心里一急,竟束手无策!
  常剑海的脸上,紫红愈来愈显,双目圆睁!
  而他此刻血液又正在循回之际,苦于不能闭他血脉!
  徐娟娟愈想愈急,咬了一咬牙,倏然她纤掌一挥“啪”的一声清脆响声,出手打了常剑海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打得常剑海心头一震,从痛苦的情绪中惊醒过来,要冲出口里的瘀血又压了回去!
  徐娟娟已叱喝道:“你到底要不要我医你?”
  常剑海倏然似有所悟,苦笑了一下,闭目点了点头!
  徐娟娟展眉一笑,眼睛一闭,樱桃小口又向常剑海的唇上凑去!
  两个人的心里,同时震荡了一下!
  一股热流,透过他们全身,双双打了一个冷颤!
  徐娟娟本来对男女间之事,一无所解?她认为替人疗伤,是一件极为平常之事,并没有想到另外问题。
  但是人的生理,男女互相接触,自然会产生这微妙的感觉,这是她纯洁的心扉里,以往所没有的。
  常剑海倏觉徐娟娟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口内……透出一股热气……常剑海的血管,几乎要爆炸!
  然而,他强按脑中的非非之念,让徐娟娟以阴会阳,复他功力。
  再说“骷髅客”话声甫落,功贯双臂,缓缓欺进……
  一拙大师及灵空禅师双双退后在门口,垂目静立。
  蓦闻“骷髅客”一声暴喝,右掌急切击出——“骷髅客”已隐下杀机,出手毫无留情余地,右掌劈出之势,已挟毕生功力所发,力道刚猛无比!
  一掌击出“海外二圣”属下人已知厉害,不敢贸然硬接,急忙飘退“南海一雕”蛟骨鞭一抖,反乘势卷出。
  “骷髅客”冷冷一笑,身影一晃,欺身到“南海一雕”面前,出手攻出“阴冢三绝掌”第一招“日月无光”。
  闪身出招,同是在极快的一瞬间“南海一雕”长鞭刚一扫出“骷髅客”这变幻莫测的招式已经打出。
  “阴冢三绝掌”是他呕尽二十年心血,才参悟而成的掌式,出手变幻莫测,一掌劈出“南海一雕”大吃一惊!
  只觉对方掌式,分为无数掌影,四方八面,分击而至,真是有日月无光之概!
  心愣间,急忙纵身暴退,但“骷髅客”一声大喝,第二招“雨打青冢”又在“南海一雕”暴退之际,迅厉攻出。
  “南海一雕”第一招还没有躲过,第二招又告攻到。
  他一咬牙,存心拚命,一抖蛟骨鞭,振腕打出。
  也在这迅快的一瞬间,一声闷哼响起,一条人影飞出二丈开外,吐出口口鲜血“骷髅客”哈哈冷笑道:“海外武学也不过如此,再吃我几掌。”
  话犹未了,又向其余三人猛击扑至。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二十回 香唇疗伤
上一篇:第十八回 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