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回 善恶之间
2022-08-04 15:24:31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来,把个“骷髅客”气得暴跳如雷,哇哇大叫道:“好呀!邛崃派围攻果然名噪江湖!”
  喝话声中,出掌如雨,刹那之间,连劈九掌。
  邛崃派守这洞口之人,不下二、三十人之多,这联合出手,其力犹如翻江倒海,滚滚迫至。
  他们存心把“骷髅客”毁在掌下!
  但,就在“骷髅客”话毕之际,一条人影,犹如巨鹰下击,紧接着响起一声巨喝道:“你们给我躺……”
  惨叫、惊栗笼罩了在场所有之人的头上!
  无数人影,在惨呼声后,被一道掌力震退一丈,口吐鲜血而亡。
  事情发生,疾如电光石火的一瞬!
  这突来的掌力,震毙了邛崃派十九个弟子!
  愣了!骇了!
  邛崃派所有之人,在掌力过后,同时带着惊骇心情,纵身飘开,抬眼瞧去,这突然而来之人,正是常剑海。
  只见他脸罩杀机!
  他的嘴上发出可怕笑容,他已动了杀念,这些人他非杀不可!
  紧张的气氛,窒压着邛崃派所有在场之人,他们的心里恐慌无比,打着寒噤,下意识地退了半步。
  常剑海冷冷一笑,功力运足双掌,眼光一扫,冷冷说道:“天堂有路,你们不去,偏偏选择地狱,好吧!你们找死,也别怪常剑海心黑手辣!”
  话落,一步一步向邛崃派门外欺去——
  像一只愤怒的老虎!
  邛崃派所有门下之人,被常剑海这种气魄震慑,同时带着惊恐的神情,缓缓向外退去。
  空气一片死寂!
  而在这死寂的气氛里,却充满了杀机!
  常剑海眼光如电,一扫邛崃派门下弟子,冷屑喝道:“喂!你们既然以围攻手段出名,也该上呀?”
  常剑海此语一出,邛崃派弟子,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如果眼前站的不是常剑海这个煞星,他们势非出手不可。
  常剑海冷冷一笑,又道:“出手呀?难道你们要我先出手不成?”
  常剑海话犹未了,猝闻一声喝道:“常剑海,你不要欺人太甚!接我一掌。”
  一条人影,挟着暴喝之声,疾如闪电,猛扑常剑海,手中拐杖一抡,猛施一招“云开日现”。
  邛崃派一有人发动攻势,其余之人,也陡然一腾身,纷纷向常剑海拥来,齐声喝道:“打死这丑小子!”
  无数的掌力、兵刃,分向四方八面,罩击而至!
  常剑海剑眉一挑,身影一划,喝道:“你们找死。”
  “死”字出口,只见他身子一挫,左右同时出掌,刹那之间,拍出六掌。
  常剑海这一来,已经动了杀念,这次出手,再不留余地,六掌出手,狂飙卷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惨绝人寰之事,终在这雪岭峰之下开演!
  这里,也产生了一次武林历年来最庞大的浩劫!
  常剑海六掌出手,身影可没有停过,只见他咬着牙,低喝一声:“杀!”
  常剑海内力惊人,此刻挟怒发掌,其掌力之猛,岂是邛崃派这些人所能抵挡得了?
  六掌出手,又去了邛崃六、七个门人,这一来,邛崃派余下之人,不能不有所顾忌。
  常剑海一声低喝之后,又以各种不同的手法,拍出一十二掌。
  寒飙匝地,尘砂翻飞,这些邛崃派所有之人,当真要全部丧在常剑海的掌下?
  倏然——
  就在邛崃派余下门人难逃这场劫数之际,一声“阿弥陀佛”的佛号之声,倏然响自周围!
  声音传来,带着一份不可抗拒的力量,常剑海心里一震,倏然收掌,纵身后退!
  这佛号之声,来得太过突兀,常剑海极目一扫,并无半个人影。
  “骷髅客”倏然发话喝道:“甚么臭和尚?鬼鬼祟祟,难道也见不得人?”
  “骷髅客”喝声未落,一个声音传来道:“杜兄依旧不减当年火气,今日重会故人,真是三生有幸。”
  常剑海一听语音,非常之熟,但一时之间却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一场杀劫气氛,在这声音突然出现之后,暂转缓和。
  常剑海正待喝话,那声音又传来说道:“常施主,邛崃派为害江湖,天理难容,理该诛之,但万恶有首,这些门下弟子只是无辜受累,并无大恶,常施主应体会上苍有好生之德,放其改过自新,多结善缘,未悉常施主之意如何?”
  常剑海闻言,冷冷说道:“大师父能否现身一见?”
  那声音传来说道:“你我面缘已尽,故不便现身相见,请施主不必见怪……”
  “怪”字未落,响起“骷髅客”的声音喝道:“我就不相信你这和尚见不得人。”
  人字出口,陡然一展身,疾如电光石火,猝然向发声的乱石之间,飞扑过去。
  “骷髅客”冷不防一纵身,速度何等之快?电闪一掠,已经到了发声之处,眼光过处,依然是一无所见。
  “骷髅客”暗吃一惊!心忖:“好快的身法!”
  “骷髅客”心念未落,那声音又传来道:“杜兄,我们面缘既尽,何必急求一见?”停了一停,声音又传来道:“常施主,善恶全在一念,望施主多造善果,贫道言至于此,就此告辞!”
  先前之话,传自周围“辞”字末音一收,竟传自百丈之外,想必是说话之人,已经去远了。
  “骷髅客”双目一睁,暗道:“这和尚是谁?武功怎地如此之高?”倏然,他想起了一个人,那是思尘和尚。
  他想:“不错,一定是他……”
  心念中,飘退与常剑海并立,常剑海一望“骷髅客”说道:“老前辈,这和尚是谁?”
  “骷髅客”淡淡道:“还不是满口玄机,交给你与于老兄两封锦囊的思尘?”
  常剑海一想,应道:“不错,是他,老前辈,他既然这么说,我们只好让他们一条生路了?”
  “骷髅客”微微一点头,说道:“好吧!”
  常剑海眼光一扫邛崃派门下弟子,喝道:“你们当真不走?宁愿不要性命么?”
  被常剑海这一喝,邛崃派余下之人,互相望了一眼,他们心里清楚,以死并不能保护邛崃派于不灭。
  当下所有之人,互相望了一眼之后,其中一人叹道:“罢了罢了!天意如此,我们就退离这里吧!”
  人,哪有不爱惜自己生命的道理?其中一人一走,其余之人,也跟着一展身,退离当地。
  刹那间,这里余下的邛崃派弟子,已经走得一干二净,但地上,却躺着十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场面惨不忍睹!
  常剑海也不由看得心里一痛,回头一望“骷髅客”道:“老前辈,现在我们就炸雪岭峰吧!”
  “骷髅客”点了点头,说道:“炸自然要炸,哦对了,你不是要去找‘玉罗刹’么?”
  常剑海被“骷髅客”这一问,心里不由一阵黯然神伤,正待启齿回答,于珊已先开口说道:“杜老哥子,这件事暂且不谈吧!何必勾起人家伤心事?”
  “骷髅客”微微一笑,说道:“等炸完了雪岭峰,再去找她不迟!”
  于珊郑重说道:“杜老哥子,闲话少说,要炸雪岭峰就得快呀!”
  “骷髅客”说道:“怎么炸法?你老兄是能手,请说个办法。”
  于珊沉思片刻,说道:“这样吧!点燃火信,由你老哥子发施号令,第一次啸声为准备,第二次啸声为点燃火信,如果一点完火信,马上退离这里,愈远愈好,老哥子你说这个办法是否可以?”
  “骷髅客”点头道:“这办法不错,咱们就这么办!”回头一望常剑海,问道:“常兄弟,炸完了雪岭峰,你还有甚么要事待办?”
  常剑海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过,我还要去会会‘海外二圣’!”
  “这当然!”、“骷髅客”道:“‘海外二圣’跟杜某也有仇,我们海外之行,倒是非去不可!”
  于珊不耐烦道:“杜老兄,这些事等炸完了雪岭峰再说好不好?”
  “骷髅客”微一点头,由于珊单独前往另一个置放火药的岩洞,常剑海与“骷髅客”一路,进入对面的岩洞之内……

×      ×      ×

  三个人分别就绪,这座名噪江湖的雪岭峰,已经到了末日!
  如果于珊与“骷髅客”点燃了火信,雪岭峰势必被炸成平地!
  同时也酿成了武林历年来最庞大的一场浩劫……。
  万籁皆寂,晨曦微露,但大地依旧是阴冷迫人。
  就在这死沉空气之下,倏然——
  一声长啸之声,倏告破空传来!
  这啸声过后不久,紧接着第二个长啸之声,又告响起。
  这正是点燃火信的信号!
  也在这第二声啸声过后的刹那,雪岭峰的半腰,从东西两方的岩洞之内,飞也似的奔出三条黑影。
  不问可知,这三条人影是于珊“骷髅客”常剑海。
  三个人点燃了火信,飞快地退出岩洞,向来路飞泻而去。
  火药威力奇大无比,如果三个人不迅速离开,难免被埋在乱石之下。
  三个人揑了一把汗,急速如风,眨眼之间,已经退出了雪岭峰数里之外!
  当下三个人停止脚步,回头望去,只见雪岭峰半腰的岩洞之内,冒出一股浓烟!
  火药,快要爆炸了!
  邛崃派,也到了末日!
  不想可知道这火药爆炸之后,无数的生命,便随雪岭峰炸碎!
  “骷髅客”于珊、常剑海三个人互望一眼,心里同时泛起一种本能“不忍”的感觉了!
  倏然——
  一阵浓烟过后,接着两声震撼山岳的轰然之声,倏告传来!
  爆炸了!
  雪岭峰毁了!
  在轰然的爆炸之声响起,整个雪岭峰也要开始崩裂!
  那爆炸之声,震耳欲聋,三个人抬眼望去——浓烟!
  巨石滚飞!
  轰然之声,震撼了整个山岳!
  这座状似摩天巨柱的雪岭峰,已经倾倒下去!
  在轰然的巨石滚声之下,也夹着人的低微惨呼之声,于是,一场武林浩劫,在这里为开端,也在这里为结束。
  雪岭峰顶的邛崃派道观,自然也埋葬在这雪岭峰之下!
  久久——
  那轰然的滚石之声,才渐渐停止,而在绝壁千壑的邛崃山中,也在这刹那之间少了一座峰岭。
  雪岭峰已经炸成平地!
  雪岭峰下,也埋葬了无数为害江湖之败类。
  “骷髅客”感喟地叹了一声,似自语道:“灭了……”
  于珊苦笑应道:“是的,邛崃派灭了……”
  邛崃派灭了,但“骷髅客”与于珊,却为邛崃派惋惜!
  诚然,邛崃派创立江湖数百年,而在红叶道人接任第十一代掌门之后,逆天而行,做出无数为害人类之事,终于把邛崃一派,断送在他的手里。
  这当儿,常剑海带着一颗创痛的心,缓缓走了开去,他的脑海中涌现了他初恋情人——王芬的俪影!
  他闭上眼睛,喃喃念道:“芬妹!安息吧!我已经替你报了仇,邛崃派已经灭了……”
  他凄惋地笑了一下,像似他的心情,在祈祷之后,安静了不少,也像对这个他初恋的人有所交代。
  他的笑容,依旧是带着无限幽怨的。
  诚然,仇虽然报了,但对这个他初恋的人,他如何忘怀呢?
  不!他忘不了,也抹不去,王芬给他的远比其他女孩子给他的更多。
  初恋像一场梦,现在散了。
  初恋也只是在他坎坷的生命过程中,留下了一段绮丽的点缀!
  那梦永远消失,再也无法追回来……
  “玉罗刹”徐娟娟、于雪芳“蛇发魔女”、“火艳二女”在他的心目中,能代替王芬么?
  相信这是不可能的,人,有几次初恋?
  而人又有谁能忘怀他的初恋?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七十五回 痴女埋恨
上一篇:
第七十三回 血染山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