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痴女埋恨
2022-08-04 15:25:55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兀立沉思!
  “骷髅客”望了他一眼,说道:“常兄弟,你又在想甚么?”
  常剑海从错综复杂的情绪中,惊醒过来,苦笑道:“没有甚么!”
  “骷髅客”何等之人?怎么会不知道常剑海此刻心情?当下淡淡笑道:“死者已矣,你何必沉缅于痛苦之中?你不是要去找‘玉罗刹’么?”
  常剑海痛苦说道:“老前辈,我能去找她么?”
  “为甚么不能?”
  常剑海凄惋一笑,说道:“我拿甚么献给‘玉罗刹’?‘蛇发魔女’已经夺取了我的童贞。”
  这话说得“骷髅客”心里一骇!脱口说道:“甚么?‘蛇发魔女’夺取你的童贞?”
  常剑海苦笑一声,回顾于珊一眼,于珊苦笑道:“杜老哥子,这件事你一无所解,还是不要多问。”
  “骷髅客”被弄得满头是雾,不知他们两个人所谈何事?当下闻言,双眼一翻,说道:“你们到底卖甚么关子?有话不妨说个清楚!”
  于珊无奈,只得把常剑海刚才所说的事,告诉了“骷髅客”一遍,随后向常剑海说道:“常兄弟,‘蛇发魔女’会夺你童贞,并无恶念,人家也深爱你,何况又有了……”说到此处,突然止口,瞧了常剑海一眼。
  “骷髅客”直到昨晚,才知道“蛇发魔女”本性,当下说道:“常兄弟,于老兄说的不错!‘蛇发魔女’确实深爱着你,她把搀以鹤涎提炼而成的万年三目毒蝎脑髓,已送来给你服用。”
  常剑海心里一震!脱口说道:“这话当真?”
  于珊微微一笑,掏出了一瓶白色状似乳液的瓶子递给常剑海,说道:“我们不骗你,这就是她送来的万年三目毒蝎脑髓!”
  常剑海接物在手,他的心情开始激动,一双手也微微在发抖,这小瓶里装的不是脑髓,而是无限的情意!
  他愣了!
  错综复杂的情绪,倏涌脑际,颤抖的手,几乎使那瓶子脱手掉地!
  瓶子里装了能恢复他容貌的万年三目毒蝎脑髓,也装一个少女的真情,这怎能不叫他感动呢?
  试想,天下哪一个少女不爱美?
  “蛇发魔女”面目奇丑,这万年三目毒蝎的脑髓,才能医她奇丑面貌,她宁愿不服,送给自己,这能说“蛇发魔女”对常剑海没有情?
  不,这个情是非常浓厚,为了爱一个人,她不惜将自己一切活在痛苦的生命里,她又能献给他比这个更好的礼物?
  没有,诚如常剑海所想,这瓶子装着脑髓与真情。
  相信任何一个人处在这种情形之下,也不能不被感动。
  这刹那间的事,使常剑海又了解了更多的事情,除了王芬之外“蛇发魔女”是第二个对他有了真情的少女。
  现在,他开始爱她……
  她跟王芬一样,是深爱他。
  所不同的是王芬长得闭月羞花之貌,而“蛇发魔女”却生得奇丑无比——其实,丑与美之间,又有甚么分别呢?
  “玉罗刹”徐娟娟、于雪芳不是很美么?可是她们爱他的只是那张面具,根本不是爱他的人和他善良的本性!
  于是,他真正懂了爱情是甚么?
  阳光,照着三个修长的人影,他们动也不动,也许他们三个人之间,都带着一份不同的沉思心情吧!
  久久,才听“骷髅客”说道:“常兄弟,现在你总可以了解‘蛇发魔女’的心了?”
  常剑海点了一点头,于珊接着道:“那么,你就把这脑髓服下吧!”
  常剑海心中突然一动,心忖:“不,我不应该服用这个,虽然,它能医我奇丑面目,可是,我面目医好之后,我又能得到一些甚么?死的死了,瞎的看不见我丑,这东西对我没有用处,我不应该糟蹋它,还是送还给她服用吧!”
  他这个想法是正确的,如果他真正医好了面目之后,是给谁看?他现在确实不必用这个东西了。
  当下念头一定,说道:“老前辈,现在我不想服用这东西,反正我医好面目之后,并无多大用处,死的死了,瞎的看不见我丑,我服它何用?”
  常剑海这番话说得“骷髅客”与于珊不住点头,都认为常剑海所说有理“骷髅客”口里却说道:“可是,她既然送来了,你不收怎么行?”
  “我想送还给她!”
  “也好。”于珊说道:“把这东西送还给她,不然,去找‘玉罗刹’。”
  “老前辈,我真的能去找她?增加她心灵上的痛苦?”
  “骷髅客”郑重说道:“常兄弟,‘蛇发魔女’与你之间,你不能忘记,而‘玉罗刹’为你毁去双目,你更不能忘记,不管你们是否有重新结合的希望?在人情道义上,你必须去看她!安慰她!虽然你感到自卑,不敢去见她,难道,这能对得起你的良心?”
  常剑海闻言,默然点了一下头,喃喃念道:“是的,我该去找她……求她宽恕……”
  当下“骷髅客”一看雪岭峰已经炸了,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应该离开这里“海外二圣”之约也势在必行,回头向于珊道:“于老兄,我们走吧!”
  常剑海说道:“老前辈,我们是先到‘望日洞’还是先去海外一行?”
  “骷髅客”被常剑海这一问,沉思良久,开口说道:“先到‘望日洞’去看‘玉罗刹’吧!海外之行,等过了八月十五中秋节再去不迟。”
  “八月十五”四个字一出口,使常剑海心里一震,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八月十五与于雪芳有青龙山那片坟墓之约!
  他心里猛然一震!
  一种不祥的预兆,突然在冥冥中涌现脑际,他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开口急道:“老前辈,今天是甚么日子?”
  常剑海这失态的一问,反使“骷髅客”怔了一怔!随即答道:“今天就是八月十五!”
  常剑海“啊”的一声惊呼,脑袋如遭锤击,他只觉眼前金星直冒,身子几乎躺了下去!
  他哀苦地默念了一声:“天啊!我怎么忘了这重要的日子?”
  他的脸色倏转苍白,神情又开始转为激动!
  “骷髅客”与于珊一见常剑海这突兀其来的举止,心里同时大吃一惊!齐声惊道:“常兄弟,你怎么了?”
  常剑海木然站立,他的眼睛,失神而无力,喃声道:“老前辈,今天真的是八月十五?”
  “不错,到底有甚么事?”
  “错了,老前辈,我又做错了一件事,赶快,我们必须赶快到青龙山那片坟墓,否则,可能又造成一件令我终身遗憾的事。”
  “甚么事?这么严重?你说看看!”
  常剑海这一急,急得满头大汗,神情更是激动异常,只得把和于雪芳青龙山坟墓之约告诉“骷髅客”。
  这一来“骷髅客”也感到事态严重,此去青龙山,路遥数千里,最快也得三天,这如何是好?
  常剑海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如果他在今天赶不到青龙山,赴于雪芳之约,可能会发生一件可怕的后果。
  当下常剑海把那瓶万年三目毒蝎脑髓,纳入怀中,急道:“老前辈,我们赶快到青龙山!”
  “骷髅客”应道:“去,我们是非去不可,不过想在今天赶到青龙山,可能不是件容易的事!”
  常剑海道:“要几天才能到?”
  “最快也得三天。”
  “三天?”常剑海木然地应了一声,喃喃道:“不管几天,我们现在就去吧!”
  说完,也不待“骷髅客”与于珊回答,当先纵身跃去。
  “骷髅客”皱了一皱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与于珊一齐展身,向常剑海背后飞身追去。

  ×      ×      ×

  第三天……
  青龙山下,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坟地,突然出现了三条人影。
  常剑海“骷髅客”于珊三个人在第三天,终于来到这里。
  这里依旧是青冢幢幢,阴森迫人,这与常剑海上次来凭吊王芬时的情景是一样的!
  常剑海心里猛然地跳个不止,极目一扫这片广阔的坟地,除幢幢青冢之外,其余一无所见!
  他暗地里泛起一股寒意,下意识脱口喊了一声:“于姑娘……”
  但这声音,只是沉寂中的点缀,过后,又沉于死寂!
  “骷髅客”眼光一扫,说道:“莫非她没有来么?或者已经走了?我们分别找看看!”
  于珊微一点头,与“骷髅客”分别往各处寻找。
  常剑海额角微微在出汗,心里怦怦跳个不停,他心里默默念道:“于姑娘,但愿你没有到过这里……”
  心奇之中,他缓缓向王芬的坟墓这边走了过来!
  倏然——
  只听常剑海惊呼一声,他的眼睛突然睁得如铜铃一般,脚步也突然停住!
  他只觉“嗡”的一声,脑中如遭锤击,身子晃了两晃,几乎栽倒!
  一件可怕的事,终于发生!
  在王芬坟前,正躺着于雪芳,只见她衣襟上血迹斑斑,是的,她死了,她用剑自刎殉情而亡。
  为了常剑海的大意,一个不幸的少女,终于在这里殉情!
  期待是痛苦的,多日来,于雪芳便一直在这里期待,直到她的希望变成泡影,她终于以死寻求解脱!
  常剑海的疯狂喊叫之声,响彻了云霄,他一纵身,向于雪芳躺身之处扑去,他手触到的是于雪芳冰冷的身子……
  “于姑娘……我对你做了甚么?我是魔鬼……我害了你……你为甚么要做出这件愚笨的事来?”
  死亡的呼声,闻之令人黯然落泪,也响彻了这空荡荡的山野,常剑海终于做出了一件遗憾终身的事。
  死的长眠了,她再也听不见常剑海痛苦的呼声,她的樱唇上泛着淡淡的苦笑,像是说:“常哥哥你看看我是痴心的么?”
  常剑海往昔没有爱过她,在她离开这世界之前,她的心扉里,依旧是一片空虚,她一无所得。
  倏然,常剑海发现于雪芳自刎的长剑剑柄上,系着一张信简,他一投手,把这张信简抓在手里,一种下意识的力量,他展开了这张信笺,只见上面写着:
  常哥哥:
  在离开这世界之前,原谅我又这样称呼你,你会生气么?
  常哥哥,别了!在你来到这里之前,我已经带着一份空虚与寂寞的心,离开了这世界,把我的希望带进另外一个世界里去,也许,那个世界跟这个世界一样凄凉、可怕……可是我除了选择这条路之外,我又能怎样呢?
  不必为我难过,更不必为我悲伤,绮丽的青春生命,没有给我带来幸福,而我自己却将青春的生命毁了,我傻么?是的,我傻!我爱上了一个不爱我的男人,可是,我不后悔,我死后,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我将永远怀念他、爱他……
  常哥哥!我们在偶然中相逢,这相逢注定了我不幸命运,我不否认我爱你,虽然,我知道这爱是错了,可是我无法自拔,生前,我苛求你的爱,但在写这封信时,我知道这梦幻灭了,我痛苦地期待你的来临,然而,你给我失望,你是不会来了!
  人生是戏,我在这戏里扮演一个不幸的牺牲者,我不冀求你的同情,其实,你的同情又岂能弥补我寂寞的心扉?
  我用我的血与泪,交织成这封信,我愚笨地选择了这条解脱之路,你笑我么?
  别了!好好去爱“玉罗刹”吧!忘掉了我这茫茫社会中一个不幸女人,她没有死,她只是将她的希望,带进另外一个世界.……
  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信笺上,常剑海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以下的字,再也看不清楚,而在模糊之中,接着信上所写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面容,她明眸如水,樱唇上泛着苦笑,似是在说:“常哥哥,拭干眼泪吧!不必为我难过,其实,对一个你不爱的女子,何必枉费你宝贵的眼泪……”
  于雪芳的面容,倏然消失,常剑海疯狂地叫了一声:“于姑娘!你等我啊……我有话跟你说……”
  冥冥中,他向前扑了过去,一个跄踉,他终于倒在于雪芳的尸体上,他疯狂地拥抱她、吻她……
  可是,她永远与世长辞了!再也回不来……
  悲剧没有结束,更悲惨的事,也从现在开始……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七十六回 抔土香魂
上一篇:
第七十四回 善恶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