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回 麻木成痴
2022-08-04 15:28:40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骷髅客”的声音,传来说道:“常兄弟,我们走吧!”
  他挪动了脚步,喃喃自语道:“是的,我该走了,我办完了事,我会再来的。”
  念声方毕,一展身,向“骷髅客”的背后追去!
  当下三个人同时带着一份极为沉重的心情,离开了青龙山这片坟墓,这里面最痛苦的,当然要算常剑海了。
  这一日之间,在他生命过程中,似是经历了几十年一样,他苍老了!
  他的身心,开始麻木,对于一切世事,也淡然无味。
  “骷髅客”回头一望常剑海,说道:“常兄弟,我们还是先到“望日洞”然后再到鲲鲸岛,赴“海外二圣”之约,你看如何?”
  常剑海道:“不,现在我没有勇气去找她,还是先到鲲鲸岛……”
  常剑海话声甫落,倏然,远处一声尖锐的冷笑之声,倏告破空传来!
  这声音来得突然,常剑海与“骷髅客”于珊同时大吃一惊!抬眼望去,只见月色朦胧之下,一座巨大的青冢之上,赫然伫立了一个黑影!
  青冢幢幢,青龙山下,已够凄凉恐怖,如今又突然出现了这条黑影,怎不令人乍见之下,泛起一股寒意?
  “骷髅客”于珊、常剑海均是江湖罕见高手,对这突然出现的黑影,也不由吓了一跳!
  “骷髅客”心里一震!这条黑影分明是个武功极高之人,否则凭自己武功,这人影在两丈之外出现,焉会毫无所觉?
  当下哈哈一笑,朗声说道:“何方朋友?何必扮鬼吓人?”
  “骷髅客”话声甫落,那黑影冷冷笑道:“‘骷髅客’难道你真会忘了我的声音?真是贵人健忘!”
  声音传来,使“骷髅客”精神为之一振!他心里念了一声:“会是她?她到这里干甚么?”
  “骷髅客”心念一起,身影一展,疾如流星赶月,突然向发声之处扑去。
  这一扑何等之快,电闪一飘,已到三丈开外,但“骷髅客”身法虽快,那黑影比他更快,只见黑影一闪“骷髅客”已经扑了一个空。
  那黑影冷冷说道:“‘骷髅客’你何必在我面前卖弄这一手?”
  常剑海站在一旁,一见这黑影施展的飘身之法,心里为之一骇!“摩云幻身”身法,几乎脱口喊出。
  “骷髅客”也似看出这黑影身法,正待脱口相喊,那黑影倏然立身在常剑海身侧,冷冷说道:“常剑海,你不会想到,我倏然在此出现吧?”
  常剑海心里一惊!放眼瞧去,来人赫然就是望日洞之内的“俏美人”秦玉珍!
  常剑海心里暗暗吃了一惊!下意识退了两步,只见秦玉珍用两支树枝做拐杖,伫立在他三尺之外。
  常剑海一见“俏美人”秦玉珍突然在此出现,心里一骇之下,一时之间竟答不上话来。
  秦玉珍枯瘦的脸上,一片严肃之色,冷冷道:“常剑海,怎么?你不到‘望日洞’去么?”
  常剑海被秦玉珍这一问,问得哑口无言,本来,秦玉珍会突然在此出现,事情已经出他意外,这其中自然并非无因。
  他怔了一会神,问口说道:“晚辈不知老前辈驾临,致……”
  秦玉珍接道:“得了!我找了你几日,目的要问问你到不到‘望日洞’?”
  话落,把眼光停留在常剑海的脸上,似是要看穿了常剑海的心事!
  常剑海道:“这个……”
  “不要这个那个了,我只是要问你去不去?”
  “老前辈,我并没有说不去呀!”
  “甚么时候去?”
  “过一些时日吧!”
  秦玉珍冷冷一笑,说道:“常剑海,本来,我也没有这个闲工夫出来到处找你,不过“望日洞”内却住了两个不幸的少女呀……”
  常剑海心里猛然一跳,他也想到了甚么……
  这当儿“骷髅客”已经飘立在秦玉珍身侧,他的心情,也突然沉重起来,开口叫了一声:“秦妹……”
  秦玉珍似是一无所睹,淡淡道:“你先别扰我!”停了一停,向常剑海道:“难道“玉罗刹”为你而瞎,你无动于衷?你的心未免太狠了些,而且小女徐娟娟也为你而疯了!”
  常剑海“啊”的一声惊呼,脱口说道:“甚么?徐小妹疯了!这话可当真?”
  秦玉珍充满了皱纹的脸上,抽动了几下,激动地说道:“难道我会骗你么?”
  这一句话又似青天霹雳,震得他两耳嗡嗡作响,他几乎昏了过去!
  一个创伤犹未过去,另一个更大的创伤接踵而来。
  是的,悲剧不是结束,而是开端。
  他开始麻木……也似生命已经发生了冻结!
  他默默地念道:“常剑海啊!你是一个魔鬼……你给多少的少女带来不幸?王芬、于雪芳死了……‘玉罗刹’瞎了,一个最天真纯洁的少女徐娟娟,也为你疯了……你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他木然站立,一滴忏悔的泪水,终又滚下双腮。
  他心灵上的创伤,一起接着一起,常剑海不是一个圣人,他是一个平凡的人,他自然无法承受这几宗心灵上的重大打击……
  常剑海恨不得自己的生命,在这时候结束,否则,他太痛苦了!
  他痴痴地站着,动也不动……
  秦玉珍惨然一笑,又道:“常剑海,也许你不曾爱过她们,可是以往,她们却痴心地爱上了你,无可否认的,爱是一杯苦酒,可是,上苍为甚么赐给少女这不幸的命运?”
  言至于此,只见她姣好的面容上泛起了一片极其痛苦的神情。
  诚然,秦玉珍在情海里是一个过来人,然而,她作梦也想不到,这不幸的事却又降临在她女儿上,这怎能不叫她心痛呢?
  现在徐娟娟疯了,她无法控制她纯洁的心灵不去想常剑海。
  常剑海,确实剥夺了几个少女的感情。
  秦玉珍抑住悲痛的情绪,又道:“这不能怪你,只怪上苍太捉弄我,小娟疯了,这叫我怎么办呢?”
  “骷髅客”站在一侧,忍不住开口道:“小娟真的病了么?”
  秦玉珍黯然地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是的,她疯了,这叫我怎么有勇气再活下去呢?”
  秦玉珍话声未落,忍不住滚下了两行老泪来。
  “骷髅客”闻言之后,脸色倏变,缓缓走到常剑海的身侧,说道:“常兄弟,死的已经长眠,而活的又生活在无边痛苦的宇宙里,徐娟娟疯了,快!咱们快去看她,还有‘玉罗刹’。”
  如果是平时,常剑海一定大为惊骇,可是,他现在一连受到几件重大的打击,他的身心已经麻木,其实,他已经够痛苦,岂是用笔墨所能形容的?
  于是,在秦玉珍告诉他这件事,他似无动于衷,然而,谁又想到,他心扉里痛苦的万分之一?
  他失神的眸子,望了“骷髅客”一眼,幽幽说道:“不,老前辈,现在我不能到‘望日洞’我没有勇气,过些时日,……等海外之行回来之后,才去见她们吧……”
  “骷髅客”接道:“难道你要看她们死么?”
  “死?”他凄惋地痴笑了一声,说道:“不会的,她们不会死,死的已经离开我太远了……
  是的,活的又痛苦地过着日子……我承认我对不起她们,可是,我此刻不能去……不能去,否则,我会毁了我自己……”
  喃喃的声音,改变为凄凉的哀叫,闻得“骷髅客”于珊、秦玉珍都不由滚下两行泪来……
  “骷髅客”心里清楚,常剑海此刻所说之话,并非是假,如果他再去承受又一件伤心之事时,说不定他也会自绝而亡。
  显然地,一个人所能忍受的痛苦是有限的,如果痛苦使常剑海无法忍受时,他难免也会像于雪芳一样,以死寻求解脱。
  秦玉珍老泪纵横地说道:“常剑海,你真的不到‘望日洞’么?”
  常剑海痴痴地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我不能去,我知道我对不起‘玉罗刹’与秦小妹,可是现在,就让她们再恨我几日吧……”
  “骷髅客”站在一侧,向秦玉珍道:“秦妹,常剑海此刻的心情,我非常了解,你就回去‘望日洞’等我们五天吧!海外之事一毕,我们马上到‘望日洞’来。”
  秦玉珍闭口不语,从她的神色之间,便能体会出她是多么痛苦!
  当下她狠狠瞪了常剑海一眼,说道:“好吧!如果小娟有个三长两短,我与你常剑海绝不干休!”
  话声甫落,紧接着一声凄厉的长笑,只见一道黑影,像幽魂似的,在月色朦胧中,倏然消失!
  大地,又恢复了静寂!
  夜深了,寒意迫人,三个人伫立良久,谁也没有动!
  荒山秋萤,点缀了这荒凉的坟地,除此,便是月光照射下三个不同的人影……
  良久,一声长叹,划破了这寂寞的夜空“骷髅客”开口道:“走吧!别再想了,我们还是到鲲鲸岛去吧!”

×      ×      ×

  鲲鲸岛——它像一只巨鲸,伏浮在一望无际的碧波里……
  它在近百年来,便受中原武林视为煞星,浩劫的起点……
  这时——
  从遥远浙东海面,一只帆船,向鲲鲸岛方向驶去……
  船舱中,坐着三个人,这三个人正是“骷髅客”于珊与常剑海。
  “骷髅客”一望常剑海依旧失神落魄,麻木成痴,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当下回头向掌舵的彪形大汉问道:“伙计,此刻离鲲鲸岛还有多远?”
  那彪形大汉微微笑道:“如果风向不变,黄昏之前,便可以到达。”
  “骷髅客”沉吟一阵,闭口不语,转脸望去,只见常剑海凝望着波浪起伏的海岸,似是沉缅在回忆之中……
  数日之间,他的确变了!
  他变得像一个孤独的老人,丧失了人生一切乐趣……
  他望着这蓝色碧波,默然道:“海——多少人歌颂它,喜爱它,然而,它冷酷无情,也不知有多少人为它毁去了生命?如果此刻它愿吞噬我,我也愿意永远躺在它的怀抱里,无声无息地结束我的生命……”
  一阵劲强的海风拂过,使他理智为之一清!
  海风骤起!
  天色倏变!
  强劲的海风,一阵接着一阵,吹着这只小舟,晃晃荡荡!
  海,开始起了波浪!
  掌舵的彪形大汉,脸色倏然开始沉重起来,抬头望了望天色,一皱眉,一张脸倏然绷得紧紧地。
  髅客”也觉得事态严重,如果在这半途出了大风大浪,三个人都要葬身在这汪洋大海之中。
  心念至此,他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开口问道:“伙计,莫非有甚么不对?”
  掌舵的彪形大汉皱了皱眉头,忧声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骷髅客”与于珊吓了一跳,几乎同时问道:“暴风雨?”
  “不错,暴风雨就要来了!”
  “琼海驶舟,遇上暴风雨,这如何是好?”
  那彪形大汉苦笑道:“天有不测风云,我们只好走到哪里算到哪里了。”
  “骷髅客”接道:“掉头驶回镇海是否可以?”
  彪形大汉摇了摇头,说道:“来不及了……”
  真的来不及了,就在掌舵的彪形大汉话声方落,天际,骤呈黑暗,接着响起了一声巨雷。
  雷声一起,船舱中人,脸色骤显苍白,唯独常剑海一个人,依旧失神地望着碧波浪花,一无所动!
  “骷髅客”抬头仰望,暗暗叫了一声:“苦也!”
  天空乌云密布,而海风又一阵比一阵紧急。
  小舟晃动更为剧烈,看样子,真要把这小舟吹翻在汪洋大海里……
  雷声又起!
  雷声过后,海风卷起豆大的雨点,已经打在船舱……
  “骷髅客”暗地里叫了一声:“完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七十八回 死里逃生
上一篇:
第七十六回 抔土香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