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回 抔土香魂
2022-08-04 15:26:57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常剑海猛然吻着于雪芳苍白的樱唇、粉腮……可是,于雪芳再也感觉不出这片刻温暖,她已带着空虚的心离开了这世界。
  诚如她所说,她要把她的希望,带进另外一个世界!
  可怜于雪芳这个不幸的少女,绮丽的青春生命,便这样无声无息地结束了!
  的确,她多日来,再无法承受心灵上的痛苦,她用全部的生命去爱上一个人,可是,她多姿多采的生命,却为他而毁灭。
  她傻么?
  是的,她傻,傻得可怜!
  然而,世界上又有几个少女真正在心灵与精神的双重打击之下,又能面对现实,忘怀一切,勇敢地活下去呢?
  不可能的,于雪芳愚钝地爱上常剑海,她很久以前,便知道她永远无法得到常剑海的爱情,可是,她还一昧地爱他。
  直到她的希望幻灭,她不得不以死寻求解脱!
  除死以外,又有甚么比这个办法更好?
  没有,死是最好的解脱呀!
  常剑海疯狂的吻着她,沙哑地喃喃道:“于姑娘!你为甚么做出这种事来?我害了你……
  我是一个不可宽恕的罪人……”
  眼泪,终于滴在于雪芳苍白的脸上,这眼泪同样包含了无限的热情与忏悔,可是于雪芳再也享受不到……
  秋阳西斜了!
  金黄色的晚霞,染红这片阴森的坟地,同时,也映射在这对不幸的人们的身上!
  这短促的黄昏,不也象征着于雪芳的生命么?
  这空荡荡的坟墓除了常剑海的痛哭之声,其余,再也听不出一点任何声音了!
  常剑海用他的眼泪与痛哭,能向已死的于雪芳做万分之一的赎罪?
  不,这件事如同他所说的一样,他要引为终身憾事!
  只怪他一时大意,否则于雪芳也不会在这里殉情了。
  这场面委实动人,只是此刻,没有人看见罢了!
  正在这当儿,倏然——
  常剑海倏觉肩头被人一拍,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常兄弟……”
  常剑海猛一抬头,映在他眼帘的是两个模糊人影,他分辨不出那是谁?他只是痴痴地望着……
  那苍老的声音叹了一口气,说道:“常兄弟,她真的死了……”
  常剑海心里一震!他认出了这声音是谁,那正是“骷髅客”。
  他拭去了眼泪,定睛瞧去,那两个模糊的人影,正是“骷髅客”与于珊!
  常剑海木然……失神地……喃喃地念道:“是的,她死了……”
  声音犹如断肠之曲,闻之令人黯然落泪“骷髅客”与于珊也不觉一阵黯然神伤,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们体会得到,常剑海这种心灵上的刺激,足使他苍老几十年。
  “骷髅客”作梦也想不到这不幸的悲剧,终于产生,这悲剧的产生,也足使常剑海对人生感到平淡与憎恨。
  “骷髅客”黯然地咬了一咬牙,沙哑道:“常兄弟,这是解脱,她除了寻找这条道路之外,便难再找出另一更好的办法……”
  常剑海接道:“老前辈,我害了她……我又毁了一个不幸而又美丽的生命……”
  “骷髅客”黯然道:“凡事天意,也许她应该这样结束她的生命吧!”
  “如果我能早几天赶到这里,便不致造成这件令我终身遗憾的事了!”
  “骷髅客”摇了摇头,苦笑道:“是的,她是不幸,她正跟其他的少女一样,生前,她存着无限的希望,这希望包括着她的终生幸福以及各种美丽的开端,可是,直到她的希望幻灭,一切归于恨时,她不能不以死来作结束,她含恨地离开了这世界,把她的痛苦带进了另外一个世界……”
  “骷髅客”望了常剑海一眼,又道:“她知道,你以往没有爱过她,而她,却痴心地爱上了你,她为你支出了全部感情,现在,她的感情已经全部枯竭,活着又有甚么意思?她不能不出此下策,来结束她美丽的生命,不是也值得安慰的么?她是可怜的,值得同情的,现在她死了,相信在你以后的生命里,你一定不会忘记她,是么?”
  常剑海痴痴地念道:“不会的,我忘不了她,也抹不去她的倩影,然而,我怎么向她忏悔呢?”
  “骷髅客”叹道:“阴差阳错,如果你早来两天,她可能真的不会死,可是现在,不幸的事已经发生,你忘不了她,那么,就在你以后的生命里,为她在另外一个世界祈祷吧!”
  常剑海木然说道:“这样就能向她忏悔么?”
  “那么你又如何呢?”
  常剑海仰天一阵凄厉的长笑,声若夜枭哀鸣,又似断魂哀曲,闻之令人黯然泪下!
  “骷髅客”心里一震!陡然喝道:“常兄弟,你怎么了?”
  常剑海笑声戛然而止,望了望“骷髅客”答道:“老前辈,我不是很好么?”
  “骷髅客”被常剑海一说,不由怔了一怔!仰望着天际的彩霞,似是无限的伤感,久久才答道:“常兄弟,死的已经死了,纵然你跟于雪芳一样,离开了这世界,又能对于雪芳有何补益呢?而且,你想到了另有一个期待光明的少女么?”
  常剑海心里一震!脱口说道:“老前辈,您是说‘玉罗刹’么?”
  “不错!”
  “老前辈,我再也不去找她了,我带给了她不幸,而且,我的心已经死了……”
  “骷髅客”郑重地道:“常兄弟,你这个想法完全错误,难道‘玉罗刹’为你挖去双目,你竟无动于衷么?”
  常剑海痴痴地摇了摇头,黯然道:“已经过去了,就让她恨我一辈子吧!常剑海带给多少少女的不幸!这个纯洁的少女为我而亡,我抱憾终身,我要永远伴在她的身侧,过着平淡的残生……”
  言至于此,只见他缓缓上闭眼睛,两颗豆大的泪珠,终又滴在衣襟上……
  “骷髅客”深知常剑海此刻心情是非常痛苦的,这种心灵上的重大创痛,足以造成他身心上的麻木,对这感人的画面“骷髅客”也不由被感动得老泪盈眶,黯然神伤,当下抑住了悲伤情绪道:“常兄弟,你这种想法完全错误,你为了对她表示忏悔,陪在她的身侧,便能安慰于她在九泉之下的灵魂么?”
  “不,老前辈,这是寻求减轻我心灵上的负担!”
  “骷髅客”说道:“这么说来,你把海外之行与‘玉罗刹’完全忘了?”
  常剑海摇了摇头,说道:“我忘不了,也许有一天,我会再去找‘玉罗刹’。”
  “海外之行呢?”
  “过些时日再谈吧!”
  “常兄弟!”“骷髅客”沉思俄顷,黯然说道:“你要伴在于雪芳的坟前,对她表示忏悔,这是理所当然之事,我不怪你,可是,你把你应做的事忘怀不做,这未免有些不对!纵然你想对于雪芳表示忏悔,于雪芳在黄泉之下,能心安理得么?”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常兄弟,我能了解你心灵上的痛苦,纵然你伴在她身边一辈子,你得到的又是甚么?”
  常剑海接道:“心灵上的安慰。”
  “是的,我不否认这个事实,但是最低限度,你应该把你应该办的事办完,才伴着她不迟呀?”
  常剑海闭目不语,他木然而立,想着很多很多的事……
  “骷髅客”望了他一眼,幽声说道:“对的,常兄弟,你应办完了你应该办的事,才陪在她的身边,于雪芳九泉有知才会感激你的。”
  常剑海睁开了眼睛,凝望着“骷髅客”说道:“好吧!可是,我又怎么能忘怀这个不幸的少女?”
  “骷髅客”道:“时间会冲淡你的记忆,在不久的将来,在某一个地点,只要你会永远怀念她,那么于雪芳也就感激你了,现在,我们必须把她的尸体埋了!”
  “埋?不不!不能埋……”
  常剑海的声音变为激动“骷髅客”闻言心里一震!惊愕地望着常剑海,久久才说道:“不要埋她,难道就让她抛尸荒野么?”
  被“骷髅客”这一说,常剑海痛苦得咬了一咬牙,说道:“我不忍心看她被埋。”
  “骷髅客”脸色微愠道:“好吧!让她抛尸荒野,日晒雨淋吧!”
  常剑海被“骷髅客”这一激,心里一阵难过,不觉泪如泉涌,泣声道:“老前辈,您别激我,我的心里够痛苦了,她为我而死,我确实不忍心看她被埋呀!难道我错了么?”
  常剑海这一番话说得“骷髅客”与于珊黯然地点了一下头“骷髅客”歉然道:“原谅老夫话出无心,你不要见怪,不过,人既然死了,怎么能不埋呢?”
  常剑海点了点头,他忍痛同意了“骷髅客”的做法。

×      ×      ×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坟地,现在,又多了一座新坟。
  一个不幸的少女,终在这里长眠了!
  生前,她有无限的盼望与苛求,死后,黄土埋骨,一切希望终究归于幻灭!
  常剑海“骷髅客”于珊三个人木然地站在于雪芳的坟前,同样地,他们三个人带着一份沉重无比的心情。
  坟碑没有写着于雪芳的名字,只写着:这里长眠着一位美丽的灵魂,生前,她丧失了一切,愿在另一个世界里,她能得到她需要的东西……
  这短短的碑词,写尽她一切坎坷的命运,同时,也令人同声一哭!
  常剑海缓缓合上眼睛,默默念道:“于姑娘,安息吧!在来世,我愿补偿我这次的过失……”
  “骷髅客”深长地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常兄弟,我们走吧!”
  “先到哪里呢?”
  “还是先到“望日洞”去找“玉罗刹”吧!”
  常剑海摇了摇头,说道:“不,不,我们还是先赴‘海外二圣’之约吧!”
  “好吧!”
  “骷髅客”话落,与于珊缓缓走了开去!
  常剑海依旧呆立坟前,默默念道:“于姑娘,我要走了,原谅我,等我报完了仇,再回到这里吧……”声音未落,他移动着脚步,缓缓走了开去。
  从于雪芳的坟前,走到王芬的坟前,这两个少女的坟墓,仅有数尺之隔,这两个少女同样爱着常剑海,相同的,她们都含恨离开了这世界。
  他木然地停立在王芬的坟前,这正像上次他来凭吊她一样,所不同的是,他没有带来她喜爱的百合花。
  这不能怪他,他来到这里,不是来凭吊王芬,而是赴于雪芳之约,他自然没有心情去采百合花了。
  他站在王芬的坟前,也同样默默念道:“芬妹!你不会想到吧?今天,我又站在你的坟前,然而,我并没有带来你所喜爱的百合……”
  他抑住心中悲楚,又默默念道:“安息吧!终生,我不会忘记我们的誓言,然而于姑娘为我而死了,我不能想她么?你该不会怪我吧?”
  他惨然一笑,又默然念道:“我知道我有很多事情对不起你,也违背了我们的誓言,然而,我心不由主,我的感情正像其他人一样,我无法承受心灵上的痛苦煎熬,望你在黄泉之下会谅解我、宽恕我……”
  他心念至此,一阵黯然神伤的情绪涌上心头,豆大的眼泪,滴湿了衣襟!
  谁说大丈夫不弹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泪,是弱者的表现,但是,常剑海确实是个弱者,他有一份比别人更为软弱的感情。
  他伫立在王芬的坟前片刻,久久,才掉头跟着“骷髅客”与于珊的背后走去……
  黄沙漫漫风潇索,清冢凄凄不了情。
  一抔黄土埋香魂,恨事悠悠知多少?
  于雪芳——这个身世堪怜的少女,她永远永远离开她憎恨而又伤心的世界。
  常剑海走了数步,又回头望了这两座青冢一眼,这里面同样埋葬了两位他毕生难忘的少女……

相关热词搜索:剑海飘花梦

下一篇:第七十七回 麻木成痴
上一篇:
第七十五回 痴女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