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阴阳怪叟
2023-07-30 21:10:02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风四煞”在江湖上是成了名的响当当人物,竟然被汪少谷在举手投足间杀了两个人,这口气叫他们怎么咽得下?
  二、四双煞虽知武功决不是汪少谷的敌手,但此时均有了拼命之念,连连狂吼,二煞铁拐猛击,再度进招。
  二煞有了拼命之念,铁拐击出之势,更是惊人,汪少谷不由被迫退了一步,二煞转身大喝:“宰了那臭娘们!”
  被二煞这一喝,四煞回身一剑,闪电般地朝着站在门口的江彩红,一剑刺去。
  江彩红似是不谙武功剑法,四煞这迅若闪电的扑身攻剑,江彩红哪里能闪得了?
  再说,汪少谷此时被二煞拼命攻势所迫,一时也难于分身护卫江彩红,眼看江彩红就要丧命在四煞的剑下,突然一声惨叫!
  汪少谷吼叫起来,这一声惨叫,像一记闷雷般重重地击在了他的脑海,他认为江彩红被杀死了。
  转脸瞧去,但见死的不是江彩红,而是四煞,在不远之处,站立着一个锦衣少年。
  锦衣少年冷冷地笑了一声,江彩红吓得叫了起来,很快地往大门内跑了进去。
  汪少谷正在错愕之时,二煞大喝一声:“小子,大爷跟你拼了。”
  狂喝声中,势如排山倒海,向汪少谷攻了过来,汪少谷迅速划攻两剑。
  二煞拼命的攻招,甚为惊人,这真是一夫拼命万夫莫敌,汪少谷想在二三招之内,将二煞毁在剑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倏地——
  汪少谷大喝一声,身子一侧,长剑递出,一声惨叫之声,突然传出,血花溅处,但见二煞一只胳膊已被砍了下来,人也在地上打滚!
  汪少谷一探手,将二煞提了起来,喝道:“说,你们是什么门派的人?”
  “天龙帮。”
  “你们为什么杀了人家丈夫?”
  “她并没有丈夫。”
  “什么?”汪少谷脱口叫了起来:“江彩红没有丈夫?”
  “是,是。”
  “屠天峰不是她的丈夫?”
  “不是……”
  “是她的什么人?”
  “也许是朋友,也可能是情人。”
  汪少谷迷糊了,江彩红明明告诉他,屠天峰是她的丈夫,也有了孩子,这会假得了?
  “你胡说!”
  “不,是真的,屠天峰不是她的丈夫……”
  “那么,她为什么会住到屠天峰的家里来?”
  “屠天峰没有家。”
  “那她住这儿,是谁的家?”
  “没有人住的屋子。”
  “那么是谁杀了她父亲、妹妹跟儿子?”
  “她没有父亲、妹妹跟儿子。”
  汪少谷闻言之下,又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他的确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说的全是假话?”
  “不……知道……她疯了……”
  “那你们到这儿来干什么?”
  “要她身上一部武林奇书。”
  “那你去吧。”
  “吧”字出唇,一剑刺出,但见二煞被剑穿过胸膛而死。
  汪少谷拭去了剑上的鲜血,他愣了好一阵子,因为一时之间,他分辨不出二煞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江彩红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人呢?她把自己当做了她的丈夫屠天峰,而二煞说屠天峰并不是江彩红的丈夫。
  为什么?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然而,汪少谷想不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从江彩红一切情况看来,屠天峰是她丈夫似乎是毋庸置疑,这从她断肠情深的情况,不难看得出来。
  那么,她为什么会疯呢?
  难道说她的身世,隐藏了一段怨仇?
  汪少谷想到这里,觉得他非要将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他一转身,突然发现了那个锦衣少年已不知去向。
  汪少谷不觉一惊。
  锦衣少年为什么突然走了?
  汪少谷无暇去想锦衣少年的事,他一个掠身,到了屋内,四面一瞧,江彩红不在屋内!
  汪少谷叫了起来:“彩红……彩红……”
  没有回答。
  汪少谷不由在心里打了个冷战,似乎是一种不祥的预兆,涌向脑际,他一掠身向房内射了进去。
  “彩红……啊!”
  突然,汪少谷脱口叫了起来,脸色惨变,登登登退了三四步,但见床上,死了一个人,那正是江彩红。
  汪少谷愕然失色。
  他震惊而又错愕,他万万没有想到,江彩红被杀了。
  “彩红——”
  汪少谷叫着,扑在了江彩红的身上,他摸到了江彩红身上鲜红的血,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淌下。
  她死了!
  她为什么会被杀死?什么人杀了这个可怜的女人?汪少谷吼叫起来。
  “是谁?……是谁干的?”
  空屋寂寂,没有回应之声,江彩红已经死了。
  汪少谷突然想了起来,脱口而叫:“是他,那个锦衣少年……”
  汪少谷想到这里,他再射身至屋外,在周围转了一圈,哪有锦衣少年的影子?
  汪少谷断定,杀死江彩红的,必然是那个锦衣少年,舌则,这屋里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出现。
  汪少谷回到屋里,注视着江彩红的尸首,他咬牙切齿,认为那个锦衣少年的手段太毒辣,为什么要杀死一个疯子呢?
  他抱起了江彩红的尸体,走出屋子,在屋后山林中,将江彩红的尸体,草草安葬了。
  他这样告诉她:“彩红姑娘,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于是,他离去了。
  当汪少谷离去之时,感到了无限的怀念,虽然,江彩红没有给他什么,但是,她给了一种妻子给予丈夫最深厚的爱意。
  他并不是她的丈夫,然而,他毕竟短短地尝试了一下那种感人的片刻。
  但,这是梦吗?
  他所碰到的这件事,会不会是梦?事实告诉他,这不会是梦,因为江彩红给他的那条带子,还系在他的腰上……
  汪少谷虽发誓一定要为江彩红报仇,可是要找锦衣少年,岂不是跟要找他的仇人唐彬一样。
  就在汪少谷离开木屋不久,又有数批武林人出现在这木屋中,但,又一批一批离去,似乎他们找不到他们所要找的人——江彩红。

×      ×      ×

  汪少谷飞奔于树林中,突然,一声冷喝由背后传来:“阁下慢走!”
  汪少谷闻声,将脚步停了下来,人影疾闪,但见两个枯瘦老人掠身挡住了去路。
  右侧枯瘦老人冷目一扫汪少谷,冷冷道:“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汪少谷。”
  “哪派门下?”
  汪少谷道:“在下不属于任何门派。”
  “何必来这一套,说出来免得大家伤和气。”
  “我没有时间跟二位穷扯!”
  左侧较矮的老人冷冷道:“阁下见过江彩红了?”
  “不错。”
  “那么,本帮‘黑风四煞’是死在阁下手里了?”
  汪少谷闻言,脸色一变,杀机骤呈脸上,喝道:“你们也纳命吧。”
  一语甫落,刷的一声,长剑出鞘,朝右侧的枯瘦老人,扫了过去。
  对方闪过了汪少谷的攻势,喝道:“住手!”
  紧接着喝话声,人已弹出了一丈之外,汪少谷喝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要请问你的是,阁下真的见过了江彩红?”
  “不错。”
  “那么,她人被你藏起来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左侧的矮瘦老人说道:“阁下杀了本帮‘黑风四煞’……”
  “我不但杀了他们,而且连你们,以及天龙帮帮主在内。”
  “那阁下何不跟我们到天龙帮去一趟?”
  “难道你们认为我会把天龙帮放在眼里?”
  “当然,芝麻小派,当然不放在你阁下的眼里,请吧!”
  汪少谷哼了一声,将剑归鞘,昂然举步而行。
  就在汪少谷正要离去,突然一阵娇笑之声传来:“阁下别上‘阴阳双叟’的当了。”
  放目一瞧,不远的林中,正停着一部轿子——部粉红色的轿子……
  两位枯瘦老人脱口低呼:“啊!‘鬼美人’!”
  “鬼美人”这三字出口,也叫汪少谷从心里泛起了一股寒意,但见轿旁,分立两个红衣婢女。
  轿中传来那娇滴滴的声音,道:“阁下能杀死‘黑风四煞’,武功剑法,令人钦佩,若不嫌弃,何不到本堡一行?大家交个朋友?”
  “阴阳双叟”的“阴叟”冷冷道:“‘鬼美人’,别又打这位朋友的念头,等我有空,好好找个地方,我陪你乐乐。”
  “你找死……”
  一语甫落,红衣人影疾闪,但见一条红衣人影由轿中射出,朝“阴叟”扑了过去。
  “阴叟"也出手攻了出去!
  汪少谷目光过处,但见出手的是一个花容绝代的红衣少女,跟“阴叟”打得难解难分……
  “阳叟”正要出手,但见两个红衣婢女,也腾身而上,与“阳叟”交上了手!
  这双方人马糊里糊涂地动上了手,看得汪少谷莫名其妙。
  倏地——
  又是一声冷喝传来:“住手!”
  这一声冷喝,带着一股无穷的威力,使动手的众人齐收身后退,但见一个背剑的俊美少年乍然出现在场中。
  “鬼美人”当先脱口而叫:“啊!屠天峰……”
  “是他!”“阳阴双叟”也低叫。
  汪少谷更是心头狂震,因为这个俊美的少年,显然是江彩红的丈夫。

相关热词搜索:天下第一剑

下一章:第六章 真假难辨
上一章:第四章 疯妇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