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南北双绝剑
2023-07-30 21:14:05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当儿——
  汪少谷已全部昏迷过去了,当他极度痛苦的时候,他似乎发觉自己进入了冰冷的世界,他感觉出,他的全身冰冷起来。
  同样地,在冰冷中,他的痛苦也渐渐消失了,当然,如果汪少谷真的开始步入死亡的话,消除痛苦自然是一件正常的事。
  但,正在他迷糊之中,突然又感到了那股热流,似乎由于外力的引导,而缓缓地透过全身的经脉……
  于是,他昏过去了……
  他不知道到底死了没有。
  从虚无飘渺之中,汪少谷又醒了过来,因为他看到了中年书生的脸色,他确确实实证明自己还活着。
  他缓缓地从地上坐了起来,向中年书生问道:“我为什么又没有死?”
  中年书生突然感到了一阵黯然,他笑了起来——虽然在笑着,汪少谷却看见了他的眼泪,他说:“因为你不能死!”
  “为什么?”
  “你现在还想死吗?”
  汪少谷突然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转变,似乎连他自己也料想不到,他此刻的心里确实毫无死亡之念,他有着极强烈的求生欲望。
  中年书生惨笑着。
  汪少谷说道:“你们给我吃下去的,究竟是什么药?”
  “定神丹。”
  “定神丹?”
  “对了,这丹药花了一位老和尚一生心血所炼就!……唉!你看看,你身旁死了什么人!”
  汪少谷回头一看,叫了起来:“啊!是他。”
  ——但见原先那位矮老人已双目低陷,脸色苍白,死在地上!
  汪少谷骇然说道:“他怎么死的?”
  “为你。”
  “什么?为我?”
  “是的,他把一生所有的功力,全都给了你。”
  “啊!”
  ——像一记闷雷,重重地击在了汪少谷的头上,他震惊得全身在颤抖着,他喃喃道:“不,不可能的……他不必为我而死。”
  “但这是真的!”
  “为什么?”
  “诺言。”
  “我不愿意看着别人为我而死,我不愿意在心灵上有这个负担!……”
  “可是这是应该的!”
  “不应该……不应该,该死的是我,不是他……”
  汪少谷突然有些疯狂地叫了起来,他突然扑在了矮老人的尸体上,哭了起来。
  “老前辈……老前辈……”
  但矮老人已经死了,这是为了什么?
  汪少谷回过头来,向中年书生怒吼道:“他为什么要给我功力而死?”
  中年书生惨然一笑,道:“一句诺言!”
  “我不懂。”
  “你会知道的,我要告诉你。”
  “你快说。”
  中年书生坐了下来,抬头看着汪少谷,沉重地道:“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不知道!”
  “你听过南北两名剑手?”
  “什么?你们就是南剑北剑?”
  中年书生点了点头峪道:“不错,他就是北剑龙天雄,我就是南剑文立山!”
  他语锋略微一顿,又道:“你大概也听说过我们两人曾经找过‘剑堡’堡主比剑的事!”
  “不错,我听过。”
  “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我们找‘剑堡’堡主汤平比剑的事,江湖人只知道我们败了,可是并没有真正了解实况!”
  “什么实况?”
  “我们并不是败在汤平的手里。”
  “不是败在汤平的手里?那败在谁的手里?”
  “一个女人!”
  “谁?”
  “不知道。”
  “胡说,你们两个人找汤平比剑,这是一件尽人皆知的事,江湖上谁都知道你是败在他手中,后来便告双双失踪。”
  文立山惨然一笑,道:“你错了,当时是这样的,八九年前,汤平创立了‘剑堡’,旋风般崛起江湖,他的剑法,自夸天下无敌!……”
  汪少谷接着道:“你们两个人就找他比剑?”
  “是的,当时我们发出了挑战书,汤平欣然答应,这件事当然瞒不了武林人,无数的武林人,赶去欲观这场武林盛会,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目睹当时的情况……”
  “为什么?”
  “因为汤平将比试的地点,定在一个三十丈高的绝峰上,观战的人,并没有一个上得了那山峰!”
  “当我们上去的时候,汤平跟一个女子——一个白衣女子,已经站在了山峰上,我们正要交手,平空却蹦出一个人来……”
  “谁?”
  “一个老和尚。”
  “老和尚去干什么?”
  “这个老和尚原本就住在那个山峰上的一个石洞里,他知道我们是为了比剑之际,竟充做我们的裁判……”
  “你们答应了?”
  “没有,我们跟汤平根本瞧不起那个老和尚,可是他以了一手武功,确实叫我们四个人均吃了一惊!”
  “什么武功?”
  “飞剑取物,剑从手中飞出击中了三丈之外的树叶,然后又将剑吸回来。”
  “真的?”
  “嗯,当然,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只要有百年功力的修为,我与龙天雄也勉强办得到,可是自信没有那位老和尚那样从容不迫,神色自若。”
  老和尚露了这一手之后,使我们与汤平双方同意他作为我们比剑的评证要……
  当时,我们言明,败者一方,取剑自绝于峰头,当然,这似乎是不必再定的规矩,就是不说,凭我们与汤平的地位、声望,败者一方,自然一死了之,无颜再立足江湖。
  当我们正要比剑的时候,那位老和尚突转异议,他认为双方败者均有一死之心,不如将自杀之举,延缓三年,也就是说在三年之内,败者一方,一定要将尸体带到胜者一方的面前,同样地,由他去处理败者一方!”
  汪少谷说道:“你们答应了?”
  “当然答应了。”
  “后来呢?”
  “当时由我先下场挑战汤平,可是汤平却不出面——”
  “为什么不出面?”
  “他身旁的白衣少女却出场了……”
  “可是你们要比剑的对方是汤平,不是那位白衣少女。”
  “是的,但是那位白衣少女却是汤平的徒弟,以徒儿接师父第一阵,于情于理并无不合之处,所以我就答应了。”
  “但那位白衣少女根本没有将我与龙天雄放在眼里,她说:‘你们还是两个人一起上吧,免得多费手脚。’”
  “你想想,这话说得多气人?我与老龙在江湖上被誉为两大剑手,以我们的地位,岂容得了一个黄毛丫头如此张狂?我一怒之下,就与那位白衣少女交上了手……”
  汪少谷插嘴说:“你真的败了?”
  “南剑”文立山默然颔首道:“不错,我败了,我只在她的手中走了十招!”
  “什么?才走了十招?”
  “是的,才十招,那不是输于我的剑法,而是输于那女子一股魔力,那种魔力使她的脸部起了变化……唉,反正我说不出那是什么表情,只觉得我当时看了她的表情之刹那,我全身功力突然丧失,人在飘渺虚幻之中。”
  “那是为什么?”
  “不知道,于是我败了,我败得莫名其妙,而我在她的手中走不出十招,却是事实,最后弄得我与北剑双双出手,依然败在了那个女子无可抗拒的神奇魔力之下……”
  汪少谷又道:“这么说来,汤平根本没有动手了?”
  “没有!”
  “那怎么可以算你们输了?
  “怎么不算输呢?我们连他一个徒弟还打不过,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女子可能不是他的徒弟。”
  “我想过了,可是那白衣女子却是叫他师父的,而且在事先,我们也料不到那女子的武功会如此出奇,当时我与‘北剑’是要自杀的,却为那位做裁判的老和尚所阻,他告诉汤平三年之内,必会将我们的尸体,带到‘剑堡’去的,于是,我们就跟老和尚到了这里。”
  “到这里干什么?”
  “等你!”
  “等我?难道那老和尚知道我要到这儿来?”
  “不错,他算得很准,他说,在两年之后,会有一个年青人到这里来寻死,要我们给你吃下‘定神丹’,骗说是毒药……”
  汪少谷惊诧道:“那么,‘北剑’给我全部功力,难道也是为了老和尚的话?”?
  “不错,他已经算知三年后,武林必将笼罩着一片浩劫的阴影,唯有你,才能挽回这一场滔天的武林浩劫,那颗给你服下的‘定神丹’可以有足够的毅力,去抗拒任何外来的不良引诱,包括情与色。如果个女孩子在真心爱你,那又不在此限,显然,那位老和尚要将你造就成一棵武林奇葩,同时,他还说唯有我与‘北剑’合力,才能使你成为‘武林第—剑’。”
  汪少谷说道:“我会成为‘武林第一剑手’的,可是我不愿意看到有人为我而死,更不希望会是你们两人。”
  文立山惨然一笑道:“这是天意已有所安排,我和他早在两年多以前,就该死了,如果你能达到我们的愿望,成为‘武林第一剑’,我们真的死而无憾了。”
  文立山说到这里,惨然一笑,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出来,交给了汪少谷,说道:“这是我与‘北剑’两个人以两年多的时间写成的,糅合了我们二人的剑法蜕化而成的一套剑法,现在就交给你了。”
  汪少谷黯然说道:“不,我不能收!”
  “这是给你的,我们能在死前,把我们两个人的武功绝学传给你,也值得告慰九泉……”
  汪少谷突然黯然泪下,道:“我决不负所托!”
  “以你的武功,加上我们两个人的才智与武功,以你的剑法根基,在一年之内,你必然可以练成这里面全部剑法的。”

相关热词搜索:天下第一剑

下一章:第十四章 南剑道前因
上一章:第十二章 断肠裂腹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