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三回 夜入沙府
2021-07-07 08:32:5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程小蝶仔细观察四周的形势,发觉房舍墙壁交错之中,形成了很多死角,算计好灯光交射的时间之后,不难避过。而且,反成了最好的掩蔽。
  想到就开始行动,在孔明灯光的诱导下,程小蝶行入一座跨院之中。
  糟了!程小蝶突然回想到,在灯光诱导下的运动,完全是盲无目标,灯光在一定范围内打转,自己也就跟着乱转了。
  这是一座很精致的院落,虽然不大,但小巧的假山、玲珑的荷池、几丛花树、百盆秋菊,布置非常幽雅。一排横列在荷池前面的厅房,似有雕栏护廓……
  夜色中无法看得十分仔细,但格局布置,已给人一种清雅不俗的感觉,室中的主人,必然是清高的雅士。
  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程小蝶急急隐入一丛花树之后。
  只见一个左手提着纱灯,右手执刀的长衫人,急步行了过来,身后,两个劲装大汉,手中握着兵刃,目光转动,不停地四下搜寻。
  长衫人在荷池前停了下来,高声叫道:“小文、小雅……”
  灯光照射下,程小蝶看清楚了,那荷池之上,有一座绿色小桥,跨过荷池,通往厅房。
  厅门开启,一个长发披垂的少女,当门而立,揉一下惺松睡眼,道:“原来是张副总管!进来坐吧!我去点灯……”
  “不用了!吵醒了先生没有?”长衫人尽量在压低自己的声音。
  长发少女凝神听了一阵,摇摇头,道:“好像没有,他二更过后,才上床就寝,可要我去叫醒他?”
  “不要!不要!让先生好好休息。”长衫人声音一变,转趋冷厉,道:“好好地照顾先生,今夜有贼人混入,我已在这‘迎香阁’四周布置下人手,你们只要呼叫一声,援兵立刻可到,先生身体不好,千万不能受到惊吓。”
  “是!我立刻叫醒小雅,守在先生的卧房门外。”
  张副总管对这个答复,似是极感满意,笑一笑,道:“小文!你是越来越善体人意了,这件事了之后,我会向总管建议,给你安排个好差事。”
  “多谢副总管提拔,不过,我三脚猫的把式,能够担负起什么大差事呢?”
  张副总管笑一笑,道:“总有办法可想的!转过身子,大步行离去。
  两个劲装大汉虽然紧随身后离去,但临去秋波,冷冷地向花树丛中看了两眼。
  小文掩上厅门,一切重归沉寂。
  程小蝶暗暗吁一口气,忖道:这沙九的公馆,究竟是一处什么所在,充满诡奇、神秘……
  正想站身子,突问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我就不相信,那个人会生出翅膀飞了出去?”
  另一个声音接道:“八卦罩明灯,既不见有人出去,肯定那个人还留在这座大宅院中,以形势看,这座‘迎香阁’和‘藏甲园’是他最容易潜藏的地方。‘藏甲园’警戒森严、寸步难行,这‘迎香园’是戒备最松散的地方,就可能是他潜入之地方。”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进去搜查呢?”第一个说话的人道:“只派人把这里围住,在四外巡视。”
  另一个答道:“大概是担心他情急之下,伤害到先生。那就得不偿失,反正天一亮,他就无处可逃,自会现形,这种事用不着咱们操心,走吧!到西边瞧瞧去,那里有几株大树,可以藏身。”
  “听说八卦罩明灯是一种很具有神通的布置,任何武功高明的人。都无法逃过宅内监视……”声音逐渐远去,难再听闻。
  程小蝶回头看去,只见数尺外一道高可及人的矮墙,隔开了这座迎香阁和大宅院的混淆、杂乱。这里就更显得独立和清雅了。
  这面一座矮墙,当然阻止不了具有武功的高人,但严厉的禁令,却使人不敢轻易涉足入这座小巧的花园庭院之内。
  程小蝶暗暗叫苦,但心中的好奇之感,却越发强烈。
  她坚持进入沙家大院时,就发觉了那灯经过一种高明的排列组合而成,才使得那些光亮,不留死角。
  果然是依人卦术数排列而成,但程小蝶不能明了的是具有神通的说法,也想不出要多少人力,才能监视到飞鸟难入。
  这里隐藏着一个很大的神秘,这里的人也行事精密,只要被窥穿身份,必将遭杀人灭口。
  程小蝶摸一摸藏在身上软剑,和六枚蝴蝶镖,吸口气,缓缓站起身子,仰望天色,辨识一下方位,准备闯出去,手中摸到剑把,却又停了下来。
  “藏甲园”藏了些什么?为什么要警戒森严?
  这“迎香阁”中先生,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他受到极端的敬重,却又似被软禁于此。
  “快些趴下去!藏在花丛中……”声音很低微,而且是女子的口音。
  程小蝶只听她说话的急促,已知是心存善意,立刻隐入了丛花之中。
  但闻衣袂飘风,三个劲装大汉子,巨鹰掠空一般,飞入了庭院中。
  只见身法的快速、利落。已知是一流身手的人物。
  他们布开方位,似是要在这精致的庭院中,展开仔细的搜索。
  程小蝶恍然大悟,对方适才不肯搜查,是在等调集的高手赶来。
  这座小巧的花园庭院,绝无法掩藏住她,藏入花树丛中,只能避免被来人一眼就看到她。
  一共只有五六处花丛,很快就会被搜查出来。
  只见火光闪动,迎香阁木门突开,一个右手执着灯,左手握剑的青衣女婢,快步行了出来。
  三个手中执着长刀的大汉,准备向几处花丛搜查,但却被这突然的变化惊扰,停了下来。
  青衣女婢举起手中的纱灯,打量了三个人一眼,道:“想起来了,你们就是十三太保中的神刀太保了。”
  “不错!”站在左边的黑衣人微一躬身,道:“你是照顾先生的小文姑娘了。”
  “不!我是小雅,小文正在照顾先生吃药,刚才先生被张副总管带人来此搜查惊醒,气喘病发……”
  只听一阵咳嗽声,传了出来。
  “张副总管已经搜查过了?”黑衣人低声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请代我们向先生致歉意。”
  带着两个同伴,转身一跃,破空而去。
  “好高明的轻身功夫!”
  “姑娘见笑了……”声音在夜空中摇曳远去。
  程小蝶倒吸了一口凉气,忖道:一对一,我也许能和他们打个平手,三对一,我是绝非敌手了。
  灯光一闪熄去,“迎香阁”的木门也嘭然一声,关了起来。(实则未关)
  但一条人影,却爬行近花丛道:“矮墙外,有人监视,委屈你贴地爬行了,迎香阁木门关,自己进去吧!”
  一听声音,程小蝶已知是小文姑娘,低声道:“小文姑娘……”
  “有话见了先生再说,我要绕过荷池,你由桥上爬行过去吧!”
  小文的身子滚动,绕向一角行去。
  “见过了先生再说!”
  这句话有着强烈的诱惑力,程小蝶不再犹豫,依言贴地爬行,过小桥遁入迎香阁去。
  虽然,她心中有着疑问?为什么小文不让她走同条路。
  阁门果然未闻,程小蝶行入阁中,小雅早已在门口,扶起程小蝶后,才轻轻掩上阁门,加了木栓,低声道:“先生在后面等你,跟我来吧!”
  程小蝶长长吸一口气,暗作戒备,紧随小雅身后,行入一座雅室中。
  一盏流苏宫灯,照得满室通明,一张很大的书案上,放置着文房四宝,房间四周都有很厚的帷幕垂遮,使灯光不能外泄,当然,日光也无法透入。
  是一种与世隔绝的布置。
  一张太师椅上,坐着一个青衫中年人,肤色苍白,似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阳光了。
  只见他挥挥手,小雅关上了房门。
  很厚重的房门,关上之后,似乎连声音,也被阻绝了。
  “如果说话的声音不太大,外面就无法听到。”青衫人道:“你是否愿意让我见见你真正的面目?告诉我来此的原因。当然,你可以不说,我绝不会追问!我既然救了你,自然希望能帮助你离开这里,不过机会不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程小蝶取下头套,露出了一张娇美如花的面容,道:“你就是她们口中的先生?”
  “是位姑娘……”青衫人皱起眉头,道:“我姓吴。”
  “吴先生!我叫小程小蝶,多谢相救,感激不尽。”
  “别想得太简单,你只是暂时地脱离了危险……”吴先生道:“我不知道是否能掩护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到这里,用心何在?”
  “只因为一件讹诈案件。来这里是找沙九取回被他讹吞的玉佩
  “王佩?什么样的王佩?”吴先生问得很焦急。
  “一方翠玉佩,上面雕刻了精致的花纹。”
  吴先生很震惊,但却没有追问,闭上双目,沉吟了一阵,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才淡淡地道:“你是官府中人?”
  “不是的,但却有一点很密切的关系。”程小蝶仔细地打量了吴先生一阵,决定据实相告,说出了身份,也告诉吴先生郭总捕同来此地的全部经过。
  吴先生苦笑一下,道:“如是先被他们找到你,必会杀人灭迹。你本是千金小姐的身份,卷入了这么一种纷争之中,心中不后悔吗?”
  “沙九只不过是一个地方上的富豪、劣绅,为什么会有这种江湖上一流的高手护院……”程小蝶道:“戒备得森严,就算是王侯之家,亦有不如。”
  “是的!就算当今皇宫,也不过如此罢了。也许府邸小了一些……”吴先生道:“但拥有实力、高手。连江湖小一点的门派,也无法比得了。”
  “先生很受敬重,但看样子,似失去了……”程小蝶欲言又止。
  “程姑娘看出来了?”吴先生抬起双手,程小蝶看见一根白色的细索,系于身后,似是被这一道索绳捆着。
  但程小蝶想不通的是,这一种细小的索绳,怎么能困得往人?既然困他于此,为什么又那么敬重他?
  “这是天蚕丝绳,不畏刀剑,火亦难伤。”吴先生大概瞧出了程小蝶心中之疑,解释道:“它穿过了我的琵琶骨,系结一根铁柱之上,这一座迎香阁,也因为囚禁我而特别改建。”
  “先生!看上去似是一个读书人,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付你?”程小蝶心怀不忿地说。
  “唉!这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吴先生道:“我身受此劫,是因为我学识太博,能识多种文字。程姑娘!我的际遇说来话长,还是先谈谈你的事吧!”
  “我……能够离开这里吗?”
  “只有一个机会,天色大明时,他们八卦罩明灯熄去的时刻,你可以飞越围墙离去。”吴先生道:“但今夜有警,我相信他们的戒备,定会另有布署,难免会遇上一番截杀。刀、剑、轮、毒的十三太保,都有着一身非凡的技艺,你能不能逃过被杀的命运,那要看你的造化了。”
  “刀、剑、轮、毒,被称为十三太保,想来是十三个人了?”
  “是!刀、剑、轮,是以兵刃分组,各有三人!”吴先生道:“毒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女用活毒,男用毒砂,逃过他们的毒手的机会,非常渺小。”
  “除此之外,晚辈是否还有别的选择?”
  “有!你可以留下来……”
  “留下来?那不是要危害到先生吗?”
  “我想会有办法!”吴先生道:“现在!你要自己作决定了。去和留,都有危险!”
  程小蝶沉吟了一阵,道:“好!我留下来。”
  吴先生点点头,道:“很痛苦的决定,但也很明智。小雅,去吧!发动第三号埋伏,先给他们一个错觉。”
  小雅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但小文却捧着两碗参汤,适时而入,道:“先生!喝碗参汤,补充一下体力,你已一日夜没有睡觉了。”
  吴先生接过一碗参汤,小文却转向程小蝶道:“姑娘!把这碗参汤喝了吧!吴先生是一位智者,相信他一定有救你的设计。但环境太险恶了,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你必须有对抗险境的体力。”
  程小蝶道:“谢谢你!小文姊姊。”接过参汤一饮而尽。
  吴先生也喝完参汤,小文接过两个瓷碗,转身而去,顺手带上房门。
  “先生!我能做些什么?”程小蝶道:“我相信爹和郭总捕,天亮之后,定会有所行动。”
  吴先生淡淡一笑,道:“令尊历经宦海,自有丰富的阅历。但不管他们有什么样的行动,都将一无所获。这里是白莲教一处重要的法坛,三位重要的法师,都集中在这里,他们在练一种极为重要的法器,才选择了这么一处,不引人注意的秘密所在。王守仁剿灭了白莲教的根据地,捕杀了徐鸿儒。但真正身具法力,精通邪术的三大法师,却成了漏网之鱼。”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二回 冤屈唐明
下一篇:第四回 隐身传技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