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六回 智请高人
2021-07-07 08:38: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怀冰冷笑一声,道:“他独行其是,自订了一套处事的标准,他收罗的美女,都是自愿献身,或为情动,或以金俘,他从未勉强过别人。
  所以田园中虽有八位美女共侍一人,但江湖上,却绝少有人知道,他既不求闻达,也不沾手江湖恩怨,你郭总捕头,消息一向灵通,但田园距庐州不远,你可曾听人说过吗?”
  “没有听过,田园这个名字,是那么平实、普通……”郭宝元道:“听到了,也不会记下它,田园中那位高手的姓名,如肯见告,我或许听人说过?”
  “程姑娘太直率,逼得人下不了台,郭总捕头又太不深沉了……”方怀冰道:“说话太重机锋,他不是息隐的江洋大盗,田园也不是坐地分赃的贼窝,名谓田园,主人自然姓田,名字很少有人知道,因为他很少和人交往,田园中人,都称他大公子,八房姬妾,没有一个是名媒正娶的夫人,据我所知,她们随时可以离开,用不着红杏出墙,和人私奔。
  只要说一声,不但可以收拾自己的细软,一并带走,田大公子还会奉送仪程五百两,设筵饯行,他只是好色而已,却能好而不贪,多情而不重情。”
  “那叫滥情!”程小蝶接道:“任姬妾移情别恋,算是什么男人?”
  方怀冰道:“所以,他不肯正式娶妻,也不愿生儿育女……”
  “怪人!”程小蝶接道:“也非常引人,我倒希望见见他了。”
  少女心,海底针,是那么令人难测。
  方怀冰道:“姑娘最好别去。”
  “为什么?”
  “因为,我在田园中住了半月之久。”方怀冰道:“见过他的八房姬妾,个个都具有十分姿色,但她们都缺少了那种英挺的秀媚,那就是说,她们缺少的一种气质,柔中带刚的气质,而姑娘之美,已然出尘拔俗,再加上特具有的英挺之姿,一定会被他看上。
  天啊!要他抑止住心猿意马,绝对无法办到,你如没有自我牺牲的精神,趁早别去……”
  “方少兄!”郭宝元道:“田大公子,只不过是喜爱美女吗?我们可以……”
  “总捕头!你能找一个像程姑娘一般的美女吗?”方怀冰叹息一声,道:“少打如意算盘了!田园主人的眼光很高,一般的漂亮,他不会看上眼的。”
  方怀冰话说得太直接了,犀利如针,刺伤了程姑娘一寸芳心。
  但也挑动了程姑娘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异感情,心中暗自忖道:“我真的有这样的魅力吗?能让男人一见动心,也能使那个花心大少为我卖命吗?”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当面地赞赏美丽,直接说出了她的魅力,既然羞忿莫名,却又心弦震动。
  一时之间,连如何反应,也拿不定主意了。
  程姑娘久久地默不出声,使人难测高深。
  刘文长却忽然开了口,道:“方少兄!除了美女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办法?譬如说,他不事生产,开支浩繁,是不是很需要银子呢?”
  “他很有钱,外表看去,田园是一片翠竹环绕的农庄。”方怀冰道:“青砖瓦舍,不见气派,但室中布置的豪华,近乎奢侈了。我走过不少的地方,也见过一些豪富之家,但像田园那种豪华的,还未见过。
  单说吃的一项吧!他就是三个不同的厨师,能做出各种不同的口味,而且,莱邑不停在研究改进。
  田大公子,只是一个人,两个从卫,但照顾他生活的佣人,有二十多口,伺候八房姬妾的丫头,还未算进去。”
  “那是帝王生活了,一般公侯之家……”郭宝元道:“也没有这个豪阔法了。”
  “不错!他自称乡野至尊,平民帝王……”方怀冰道:“田园之中还养有活的山珍海味,一座五十亩大小的花园,花园虽然不算大,但却由各处移来了不少奇花异草,极具玲珑之美,在那里有四季可赏之花园,单是照顾花园的园丁,就有八人之多。”
  “最叫人羡慕的是,每个季节,都有人送来盛放的盆裁,你们想想看吧!那座田园,一年要多少银子的开销?”
  刘文长道:“这就奇怪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怎会有那样多的钱呢?何况是活钱,要能如江河之水,不断流来,每年都有一笔相当大的收入,才能供应这种豪奢的生活,这就不是手握三两百万银子的利息,也不够开销。”
  “所以,我说他很有钱……”方怀冰道:“我虽然不知道他的钱来自何处,但他绝非强盗……”
  郭宝元皱起了眉头,接道:“方少兄!身挟巨资,经劳有术,一年赚上百万银子,也不算难事。现在,重要的是,如何请他出山助我们一臂之力?”
  方怀冰看了程小蝶一眼,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应该如何?该由你们决定了。”
  这真是一件难解之题,要程小蝶这位知府千金,舍身救世,刘文长和郭宝元都不敢开口。何况,他们内心之中也没有这个念头。
  “姓方的!那位田大公子,如若出手相助。”程小蝶道:“是不是就能破去法坛?”
  “这个……方某人不敢保证,只能说有了破除沙府法坛的机会。”
  “你呢?是不是也会出手帮忙?”程小蝶道:“我要确实的回答,斩钉截铁的决定。”
  “当然!我会帮忙……”
  “因为,是你出的主意?”
  “这只是原因之……”方怀冰道:“重要的是,田大公子肯帮忙,我们就有了四成左右的成功机会。”
  “只有四成啊?”郭宝元道:“你不是说过,那位四大公子武功卓绝吗?”
  “不错!但你别忘了我们对付的敌人,是江湖上声威卓著的凶悍人物!”方怀冰道:“十三太保岂是易与之辈。没有田大公子帮忙,咱们连一分胜算的机会也没有,是完完全全去送死啊!这种事,我不会干,有上三成胜算的机会,我才愿意去冒一下险!”
  “田大公子武功高到什么境界,我不知道!”程小蝶道:“我也不很重视,我在乎的是你方兄。因为,我知道玄阴寒冰掌,是极为歹毒,难练的武功,它是第一流的技艺。我们去请田大公子,只是顺应了你的请求,我答应去田园,也是为了留下你。”
  方怀冰苦笑一下,道:“我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我想见到田园主人之后,姑娘会改变看法……”
  “好!我去见他。”程姑娘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但有两件事,我们要说个明白!”
  “姑娘请说,方某恭听高见。”
  “我只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小女子,我没有妩媚的手段,也不知自己有几分姿色。我也是初次听到别人赞我的美色能令男人动心,这些都是出自你方兄的之口,对吗?”
  “不错!方某对自己的鉴赏之力,极具信心。”
  “好!我们田园之行,如不能诱动田大公子拔刀相助,你姓方的,就不能借故推拖,就算全无机会,也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方怀冰叹口气,道:“多言惹祸,命该如此了,我会留下遗言,和诸位一同赴死,还有指教吗?”
  “如果小女子的姿色,真能令田大公子心动,答允出手助战,一切的变化应对,都由我自作主意,不可干与。”
  “当然!那是你们的事,方某人绝不涉入。”
  “推得干净啊!我这一生的命运,就可能毁在了你的手中,你却是全无歉意?”
  方怀冰又苦笑一下,道:“所以,我要姑娘自己决定,而且,我也赌上了自己的性命。”
  程小蝶道:“就这样决定了,我们立刻动身?”
  “慢慢慢!”刘文长道:“兹事体大,姑娘是千金之躯,你要三思啊!”
  “刘师爷!还有更好的办法?”程小蝶道:“我这里敬候教言了。”
  “这……”刘文长搓着双手,道:“百无一用是书生,主意我没有,我只是为姑娘担心!要不要和知府大人商量一下,再作决定?”
  “怎么商量?根本就无法开口。”程小蝶道:“刘师爷有以教我吗?”
  “说的也是啊!”刘文长道:“江湖上的人人事事,果然无法以常规测度了。”
  “所以,刘师爷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听到。我爹是庐州知府,他的女儿为庐州府众多的百姓们牺牲了,想是我爹在二十年宦海中有所失措的报应。”
  “是是是!文长什么都没有听到。”
  缓步走出了刑房。
  郭宝元神情肃然地道:“姑娘真的决定了?”
  “是!”程小蝶语气坚决地道:“我会担起一切的责任、后果,但不能告诉我爹娘。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我如战死在沙九府中,那就一了百了。”
  “好!你们去田园。我到东湖去!”郭宝元道:“看看能不能约请几个人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如果不是绝顶高手,那就不用多此一举了!”方怀冰道:“何苦要拖别人去送死?”
  郭宝元怔了一怔,道:“绝顶高手,是谈不上。我的朋友,最高明的也只是和我在伯仲之间。”
  方怀冰道:“既是如此,何苦要害他们呢?”
  “田园之行的成败,全凭程姑娘。既有你方少兄带路,郭某去不去,就无关重要了。”
  “敢情是错了!你郭捕头是非常重要的人。”
  “怎么说呢?”
  “程姑娘是千金小姐,江湖上知晓的人不多……”方怀冰道:“但你郭总捕头,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谁人不识,谁人不晓,你代表官方的力量,也托出程姑娘的身份。”
  “想不到啊!我郭某人在你方兄的眼中,还有如此份量?”
  “建下殊勋,官升三级的是你,程姑娘是为父分忧,以尽孝心。我方某人可是捞不到半点好处,是你郭总捕头硬把我拖下水的,我是冤枉啊!只有拼命流血的份。”
  “就凭你暗算知府大人的罪名,就是一个斩立决……”郭宝元道:“以武功,逼官轻法,也该回上个十年八年了。”
  方怀冰笑道:“为什么不说你们审案不明,冤枉好人,严刑取供,畏势从法,就算依照朝廷律令,你们都该拿问下狱……”
  郭宝元接道:“纵然审案不明,亦应由上宪查办,再说拖你下水的也不是我。”
  “那是谁呢?”方怀冰道:“是那个一肚子智谋诡计的刘师爷?”
  “冤枉他了,拖你下水的人,已受到你的报复。”程小蝶道:“这恩恩怨怨,果然是报应不爽,只是来得太快了。”
  方怀冰瞪着程小蝶道:“原来是你啊?可真是天理昭彰。不过,这样也好,田园之行,发生了任何后果,在下也可少份愧疚了。”
  “只希望那位田大公子,真有你说的本领?”程小蝶道:“小女子偷生辱死,倒不用你方兄担心,咱们走吧!”
  当先向外行去。
  方怀冰看了郭宝元一眼,道:“女英雄!”
  郭宝元点头苦笑。
  一片广大的竹林,一望无际,地处于庐州和巢湖之间,绿篁依依,至少在千亩以上。
  方怀冰穿林而入,小径曲弯,盘旋于绿篁之间。
  “郭某人任职庐州十余年,还未进入过这片竹林。”
  “那是因为这地方平安、宁静,没有匪患……”方怀冰道:“很可能是拜田大公子所赐了,这片广达数千亩的翠竹林,除了南面有一条宽大的车道,曲转入林外,东、西、北三面,只有小径入林,看似全无防范,但绿篁繁密,不走小径入林,还真要大费一番工夫了。”
  “只看布置这一片竹林,即知花费了不少金钱工夫。”郭宝元道:“看似浑然天成,实则为人工,是一道纵深的大围墙。”
  “无竹令人俗,田园主人,植竹千万株,是有点雅人气质了。”
  “姑娘!田大公子不但是雅人,而且是雅得厉害。”方怀冰道:“雅人的恶习,他全有了。吃、穿、住、行,无不讲究,酒、色二字,也在行得很。当然,他也是雅人的本钱,文读万卷书,武能仗剑行。”
  程姑娘只觉脸上发烧,羞泛双颊,樱唇启动,欲言又止。
  心中却暗自忖道:
  一个花心公子,就算是文武双全吧!有什么好寄望的,你不过想借仗他的本领,扫除白莲教余孽的法坛,为什么要为他心跳脸热……
  一念及此,立刻心波静止。
  郭宝元一直在留心着程小蝶的神情,看她激情模样暗自担忧,还未见到田大公子,似已为他风流的盛名所动。
  但不过瞬息间,又复常态,心中大感佩服,忖道:“小小年纪,只怕还强我郭某几分了。”
  三人行速极快,又转过了一重绿竹屏障,景物忽然一变,只见一大片青砖瓦舍,耸立于翠林的青草上。
  一个青色劲装,年约三十的中年汉子,早已在入口处等候,一抱拳,道:“方公子大驾光临,田园生辉不少,敝东主已整装恭候,先请入厅待茶。”
  他明明看到了程小蝶和郭宝元,但看见装作没看见,既不问讯,也不招呼,似是他的眼中只有方怀冰一个人。
  只听一阵朗朗大笑,道:“什么风吹来了贵客佳宾,方兄弟!别来无恙啊!”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青缎子长袍的人,缓步行了过来。
  身后佩环叮当,跟着八个美娇娘。
  乖乖!全家动员迎客啊!
  看来!方怀冰在田大公子心中份量不轻。
  不管程姑娘心中有多少矜持,仍然忍不住抬头来看向田大公子。
  只见他面如秋月,目似朗星,猿臂蜂腰,身躯修伟,两道浓眉,斜飞入鬓,说不上是俊俏郎君。但却占尽了稳、强二字,如迎风巨松,中流柱石,是那种女人一见就想依附的男人。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五回 小蝶脱险
下一篇:第七回 少女情愫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