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九龙珮 正文

第八回 伏待杀机
2021-07-07 08:41:1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区区一柄铁尺,封架粗重的铁枪,就算是内力较高的一筹,也是力有不及。
  挡开一枪之后,郭宝元反而有了信心,暂时放下了逃走的打算。
  他捕捉窃匪,列身名捕,但却鲜少和武林中真正的高手对阵厮杀,河洛双枪,也算是江湖上甚有名气的人物,对搏一场,也可以测出自己在武林之上,有多少成就。
  但见枪花飞舞,雷彬一口气刺出了七枪。
  七枪全被郭宝元封架开去。
  王文正看出来,雷彬已无取胜的机会,冷笑一声,道:“擒虎容易,纵虎难,郭总捕头了你认命了吧!”
  一扬手中齐眉棍,兜头劈下。
  带起了一股凌厉的啸风之声,棍未及顶,已感觉到压力逼人。
  这人的内功,显然相当深厚,郭宝元不敢硬接,疾退八尺,避开一棍。
  但银枪任和却一枪刺到前胸。
  他早已蓄势待发,等候机会,这一枪刺得阴险至极,正是郭宝元余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
  郭宝元铁尺横拨,身躯例转,银枪滑着铁尺刺过。
  这一招用的全是巧劲,说不上什么招术变化,全是搏斗经验的运用。
  “大胆!你们要杀官造反。”
  多年养成的官场气势,一急之下,忍不住反应出来。
  河洛双枪相视一笑,双枪配合连环刺出。
  郭宝元被逼得连连后退。
  王文正估算情势,只要自己加入战圈,十招之内,就可以击伤郭宝元,立时大声喝道:“咱们身负重任,闪失不得,不用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了。”
  齐眉棍“乘风万里”直推出去。
  郭宝元不敢硬接,只好闪避。
  但河洛双枪的攻势,有如两条毒蛇一般,乘虚抵隙,枪枪不离大灾要害。
  郭宝元立刻陷入危境。
  王文正的齐后棍大开大阖,攻势虽然不急,但余力不尽,隐隐封住所有的退路,郭宝元走为上策的计划,已显然受阻。
  这是一场死战,打下去必死无疑,不想死,只有弃械不战,被人生擒。
  “郭总捕头!人生只能死一次,死后万事空,什么功名富贵,都化云烟散,你这个捕头的身份,可无法名登凌烟阁,留芳百代!”王文正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郭兄!降了吧?”
  但他却低估田园主人田长青的善谋能力。
  如果王文正多一分思虑的能力,想得深一层,就该想到两个追踪而去的同党,既无消息回报,也未放出求救的信号,定是遭遇了不测之祸!
  任何错误,都将付出代价。
  但见寒光闪动,飞芒流至,河洛双枪正施出“上下交征”的合壁一击,同时攻向郭宝元。
  郭宝元已无法封挡开双枪恶毒的攻击。因为他手中的铁尺,正为王文正的齐眉棍绊住。
  两道流芒来得正是时机,而且快如闪电,就在双枪及时之际,划出了两道血光,飞起两个六阳魁首。好凌厉一击,好霸道的刀法。
  阿横、阿保似是都很喜欢斩人的首级。
  郭宝元终于看到了阿横的兵刃,是一把锋利的缅铁软刀。
  这种兵刃,不用时,可以卷起来围在腰间。
  阿保对着郭宝元点头微笑。
  他和阿横年龄相若,衣着一样,用的兵刃也一样。郭宝元未见过阿保,但却肯定他是阿保。
  王文正已收住了齐眉棍,河洛双枪的尸体,也同时仆倒于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予人相当的震骇,闪电击杀河洛两枪的刀法,完全镇住了王文正的战斗意志。
  郭宝元暗暗吁一口气,道:“王兄!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郭某放你一马?”
  阿横、阿保静静地站在一侧,神情冷厉。
  王文正道:“看起来,追踪郭兄的人,也是凶多吉少了?”
  “如果常奇只派出五个人追踪郭某,现在应该只留下你王兄一个……”
  阿横伏身挟起两具尸体,奔入林中。
  “郭总捕头可是准备把王某送入庐州大牢了?”
  “不!如果王兄变为郭某的内应,不但无罪,还是一件很大的功劳。破去常奇在庐州的巢穴,论功行赏,王兄定有个军功前程。”
  王文正道:“兄弟被迫入伙,本非自愿,功劳前程,倒是不敢妄想,只求赦免其罪,心愿已足。”
  “放心!放心!这件事包在郭某身上。”
  “郭兄!你能调动多少官军,我不知道。但常大法师拥有的实力,非同小可,单是十三太保,就很难对付,他们个个都是名震江湖,极端难缠的人物。”
  “这个不用担心,郭某早有安排。”
  王文正看了阿保一眼,道:“他们是……”
  郭宝元道:“举国会集的精英,绝不在常奇为主力的十三太保之下。”
  这番话说得很含糊,但王文正却自作聪明地点点头,道:“我明白了,郭兄要兄弟做些什么呢?”
  郭宝元低言数语,王文正不住点头。
  “兄弟可照办,让郭兄刺我一刀。”
  郭宝元道:“委屈王兄了!”
  不待郭宝元的吩咐,阿保的缅刀已然挥出,鲜血溅飞中,王文正转身飞奔而去。
  看溅血甚多,郭宝元倒有点胆起心来,看了阿保一眼,欲言又止。
  “郭先生放心!”阿保道:“我有分寸,看似流血很多,但伤的全是皮肉,会给人一种伤势不轻的感觉,但敷上药,就不会妨碍他的武功。”
  这时,阿横由林中奔回。接道:“郭先生请上路吧!时光不早了。”
  郭宝元点点头,放步行去。
  庐州府行中看上去,和往常并无不同,但知府大人,和刑案师爷刘文长,对坐在刑房中,有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们从来没有感觉郭总捕头是如此重要的人,希望他能尽快出现在面前。
  真是关已则乱。
  郭宝元一脚进门,程大人、刘文长同时起身相迎,简直像迎接贵宾、上司一般,一面让坐,一面连道:“辛苦!”
  郭宝元心中明白,程大人最急的是千金安危!立刻说道:“程姑娘邀请了同门助拳,方怀冰也约请了几位朋友帮忙,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听到女儿平安,程知府点点头,道:“总捕头可以胸有成竹,如何对付沙九和白莲教余人?”
  郭宝元心中暗忖道:我如从实说出来,程大小姐的胆大妄为,不知道知府大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表情?口中却应道:“他们都是江湖中的侠义人物,虽然看在大小姐的份上,愿意帮忙,却不愿和官兵联手办案。所以,他们只负责破坏法坛,不管捉拿人犯的事!”
  “这就麻烦了!”刘文长道:“我早已盘算过,就算商请徐将军调动兵马,也不过能调动两千人马,不知能不能生擒匪徒。”
  “两千兵马,如果精锐之师,也许可以……”郭宝元道:“但这些军兵都已十几年没有动过,徐将军乃世袭职位,听说甚喜酒色,最好不要惊动到他……”
  “说的也是!”程知府道:“我和徐将军见过几面,也曾同席饮宴两次,看他脑满肠肥,纵有一身武功,只怕也早已放下,惊动了他,日后,难免有争功委过之事。”
  “是是是!这一点不可不虑……”刘文长道:“郭兄!如无军马支援,不知有多少胜算?”
  “动员全府捕快,再召驻城千总派出辖下精兵!”郭宝元道:“估计有四百名精兵可用,再加一百名弓箭手,不求一网打尽白莲教余部,大概可以应付了,先把他们逐出庐州府城,再做道理!”
  刘文长道:“对!咱们先做一般刑案处置,因而揭发了白莲教的余人,可也是大功一件。”
  “如果程姑娘约请的高手,能一举击败十三太保和元首凶顽!”郭宝元道:“也可能大获全胜,尽网白莲教余部,得竟全功。”
  “那就是惊天动地的大功劳了。”刘文长道:“知府大人至少可以晋升布政使司,说不定调升京官,入主六部尚书的大位。”
  “唉!本府对升官之事,早已看淡。但得能使庐州地面上免去一场生灵涂炭的杀劫,已是万千之幸了。”
  “令媛之能,卑职是佩服至极了!”郭宝元道:“这番请到的武林高手,都是第一流的顶尖人物。老实说,如非程大小姐全力相助,庐州府完全没有对付敌人的能力。”
  程知府先是一怔,继而微笑,道:“想是凭她师门之力,小女尚未艺满出师,哪里有如此的人缘面子?”
  郭宝元道:“卑职这就去调派人手,也准备召请一些庐州地面上武师助拳,这是保卫家园的事,他们也应该出点力了。”
  “说的也是!”程知府道:“你去忙吧!”
  郭宝元告辞而去,心中却暗自盘算该如何行动,按情理说,应该选部分精锐手下,赶往田园助拳。但他又心中明白,赶去田园,不但帮不上忙,可能还让田长青心中顾忌,影响战局。
  能够摆上台面的人物,他郭宝元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了。
  结果,郭宝元的决定是回家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等到消息之后,再作打算。
  目睹郭宝元离去之后,程小蝶反而有着安心的感觉,她决定献身,想学温柔,不怕方怀冰的讥笑,也不怕四婢轻视,担心的是郭宝元看到她的放浪形骸,他是父亲的重要属下,不能不为父亲保留面子。
  “田兄!今夜,他们会不会来?”
  “会!所以,我已经替你安排了一处藏身所在,可以安心休息!”田长青道:“就算他们放火烧了这千亩竹林,也不会伤害到你。”
  “田兄呢?……”明显地表示出献身之意。
  “我要和小方研究对敌之策!”田长青道:“程姑娘!你不欠我们什么!不用一直摆在心上,如是情意深长,又何必图报一时呢?我一生最大的快乐是,追逐美女,手到擒来,太顺利了。很希望留一点缺憾,留作回味,也许程姑娘能帮我完成此心愿。”
  话说得很婉转,但却推拒的语气,却又十分坚决。
  怪了!小方说他风流成性,见到了美丽的女人,有如渴骥奔泉,不得手,绝不罢休,怎么我送上门去,他反而再三推拒?是我不解风情,不入他的法限,还是他心存顾忌,不敢碰我这千金之躯?
  但愿小方没有说错!他不是正人君子,真要如此,被他视作了淫贱女人,那才是伤我至深,是今生之中。永难洗雪的羞辱了。我只是要履行承诺啊!江湖上,不是讲求要一诺千金吗?
  她这么千思万想,但已经完全消失了履行承诺的勇气。
  “程姑娘!敌人如果找上田园,今夜一战,必将是凶险绝伦!”田长青道:“我不想为了分心照顾你,影响到我本身技艺的发挥,所以,你可以先躲入一处安全所在。”
  对一个习武之人而言,这是很大的伤害,但就男人对所爱的关怀而言,却又是一种极深的爱意。
  程姑娘的芳心,完全被扰乱了,无法去判定这番话是轻视还是爱顾。
  “程姑娘!”小方开了口,道:“田兄说得对!你去休息吧!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现身出来,我们一分心,本身的艺业,就会大打折扣。”
  “不!也许我武功不如两位,可也不是不堪一击!”程小蝶道:“我不能置身事外,只要两位和四位姊姊拼命……”
  “程姑娘!拼命鏖战,可不是逞强赌气的事。”小方道:“一旦失措,血流五步,我们是为你想啊!”
  “我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我追随师父十几年了。”程小蝶道:“夜习内功,晨练剑,就算登不上一流名榜,可也是绝非弱者。”
  “姑娘!听小方说,你出身无凤门,是吗?”
  程小蝶点点头。
  “哪就是了。恕我说一句托大的话!”田长青接道:“就算令师在此,也未必能抵得住对方一个太保,何况姑娘了。”
  程小蝶只觉脸上一阵发烧,道:“我绝不会躲起来,你们要如何才肯允许我并肩迎敌,总该有一个办法呀?”
  “倔强的姑娘,这是真刀真枪的拼战啊!”田长青道:“除非你也能露上一两招,让我见识一下!”
  “对!看看是不是真有拒挡强敌的能力?”小方笑道:“十三太保,凶恶成性,可不懂怜香惜玉。”
  程小蝶真被激火了,霍然站起身子。
  但她立刻冷静了下来,她已见识过小方,田长青和那位阿横的武功,凭心而论,个个都比她高明。
  名师才能出高徒啊!如若师父的武功都不如她们,自己怎能和他们并列一等。
  她是个非常智慧的女孩,心念一转,怒火顿消,淡淡一笑,道:“田大哥!要试试小妹身手,实是一片厚爱,小妹恭敬不如从命。小方,如是我只差那么一点点,不能过关,你可要帮我美言几句啊!”
  “好!只是差那么一点点,我就一定帮忙。”小方道:“差得太远了,可要乖一点,听田大哥的安排。”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珮

上一篇:第七回 少女情愫
下一篇:第九回 五龙会聚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