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一章 名刀出世 欲求者千
 
2020-01-01 16:44:49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说起来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谁都知道毛老头又在铸家伙。
  这一次听说出炉的是两口刀,毛老爷子用了整整三年多的时间,一炉只得双刀,可以想知这两口刀是何等的名贵了。
  江湖上三山五岳的英雄豪杰,够得上一争长短的人,都在动着同样的一个念头——“占为己有”!
  不用说,有毛秋水出品的一口刀,还比一门一户的掌门人当家的更体面、更威风。
  这两天太原府大小客栈全满,进进出出的全是武林中的朋友,多的是歪戴帽子斜瞪眼的家伙。
  整个一座古城,形成了前所未见的繁华,高车驷马,云电风从,到处可见,黑道宵小下三滥,更是不在话下了。
  尽管全天下的人都到齐了,毛秋水的刀只有两口,势难兼顾,满足全天下人的所求。
  再者,毛秋水这个人,谁都知道是个怪人,有时候他的一口刀,索价高得吓人!有时候他看对眼的人,就连一大毛也不要,双手白送给人家!个中巧妙,非足为外人道。只有他老人家自己知道。
  等着瞧吧,好戏可就要开场。

×      ×      ×

  窗外大雪如毛——鹅毛大雪。
  再起上一阵风,“雪”不待落地就被狂飙着卷上了半天,滚成了毡状的一大块,远远的坠落下去。
  屋檐下那两只黑老鸦,冻得全身拱成了一圈,平常挺机灵的,这会儿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窗外寒风凛冽,窗内却一炉如春——
  呼呼的炉火冒窜着尺许长短的火苗子,火色纯青,炉子上却空无一物,是为取暖用的。
  “刀”已经打好了,在井里浸着呢。
  井口的窟窿,正开在“天井”院子里,几百年以来,毛家就靠着这一口“长潭古井”冶刀浸钢,打制出来的刀剑,名扬天下。井上加着七百斤的一块青石板,四周都用黄泥封着口,加有封签。
  毛老爷子今天兴致很高,他老人家穿着一袭火狐子,在暖厅里喝着茶,身旁有两个人陪着他,一个是他儿子毛三郎,一个是他女儿毛海蓉。
  毛海蓉早就出阁了,她汉子是太原府的著名镖师“铁旗”莫雨苍。
  毛三郎五十上下的年岁,矮个头,一副瘦小干枯的样子,不似他爹爹那般高大,可是目光深邃,举止镇定,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行事谨慎,足托大任的人。当然,他还有一身好功夫只是知道的人却不多。
  毛海蓉早年也是个美人儿,可是如今发福了,四十来岁还不大显,看上去顶多像三十出头的人。
  兄妹两个一直是跟着爹爹干活儿。
  毛老爷子把一手铸刀炼剑的诀窍,传给了儿子毛三郎,女儿毛海蓉是嫁给别家的人,自是另当别论,不能让她知道。
  今天好像是个大日子。客厅里摆着谢祖先的神案,案子上供有香烛、酒菜,毛秋水领头,一子一女先后都上过香磕了头。
  老爷子兴致很高,再等上半炷香的时间,他苦心三年所制炼的两口刀就要出井了。
  怎么说“出井”而不说“出炉”呢?
  这可就是毛家制炼刀剑方法有异于一般之处了,毛家所铸的刀剑,异于别家之处是在于刀成之后需入寒井浸四十九日,去芜存菁,一待出井即谓之大成。这口“长潭古井”的井水,据说也异于一般,水质清冽,冰冷澈骨,出水处在关阳一脉龙穴之口,以之冶金,极具独特之功。
  毛秋水得天时地利之妙,最难得的是他老爷子独具慧眼,能够鉴别上好的精铁,以之成钢。
  这采铁一事,须经毛秋水亲自身入矿区,发掘矿苗,往往数月不得,这是最难的一项工作,也是他为什么历年来何以仅仅只铸了一十七口刀剑之故。
  此刻,他显得兴奋极了。
  父子三人步向井侧。
  毛海蓉端一张椅子,让父亲坐下来。
  毛老头一举手摸着银白的胡子,目注向儿子毛三一郎道:“来求刀的人多么?”
  毛三郎道:“足有一千人!”
  “噢!”毛秋水慢慢点着头,却是沉吟不语。
  毛海落关心的道:“爹,这两口刀你老人家到底出售给谁呢?”
  毛秋水长叹一声道:“宝剑赠列士,红粉授佳人,为父这两口刀,较诸过去所出都要好,可谓生平最佳之作……我是不愿意落入凡夫俗子之手,总要找那才华出众,武技卓然之士才好……”
  毛三郎皱眉道:“咳……难!”
  毛秋水对于这个儿子,一向极为看重,毛三郎也已是五十开外的人了,江湖阅历亦深,加以他一身超人武功,毛秋水倚之为左右手,是以这多年以来,才相安无事。
  听了他的话,毛秋水的微微一怔道:“怎么说?”
  毛三郎道:“芸芸多士,良莠难分,江湖武林多的是奸诈取巧之辈,要想找两个适当之人,可就难了。”
  毛秋水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我这双老眼自信不花,到时候看吧!”
  毛三郎不便与父亲争辩,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想了一下,他又道:“听说陕西的青竹客和滇南的贯大元都来!”
  毛秋水突然一怔,冷笑一声,道:“青竹客三年前得我‘青霜剑’而去,何以再来?”
  毛三郎愤愤道:“此人贪得无厌,听说爹爹今日所出之刀,乃采之万载寒铁,所以矢志必得!”
  “他休想!”毛秋水喃喃道:“这两口刀我岂能再令他巧取?”说到此,他长叹一声,道:“这些年来,我父子低头耕耘不问收获,为父春秋已高,只怕此二刀之后,再也无力打制新刀了……”
  他的一双眸子,在儿女身上一转,落向女儿身上道:“雨苍最近生意好么?”
  毛海蓉点点头,脸有苦色道:“还过得去!”
  毛秋水一笑道:“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丈夫半年前在滇中失镖之事,唉!你们够苦了。”目光再转,落向儿子毛三郎,道:“你虽得我绝技,但性情较我犹傲三分,生平不擅积蓄,三拾入学,所费更多……”
  站起来,走了几步——
  老爷子定下心来,沉重的说:“我已经决定了,这两口刀其中之一出卖,黄金一万两!”
  毛氏兄妹相继一怔——
  毛秋水回身一笑道:“你二人各分五千两,蓉儿拿这些钱与你丈夫打点清偿那批镖银,应该足足有余了!”
  毛海蓉目蕴热泪,喜极欲泣的道:“谢谢爹爹……”
  老爷子看向儿子道:“这铸刀生涯唉!……得罢且罢,你也须早作打点!”
  毛三郎道:“爹!你老放心吧,儿子已有万全之策!”
  “好!”毛秋水点点头道:“我这就放心了。”
  话声方住,但闻得一阵铮锵之声,传自井内,金铁交鸣中井水亦相继呼应,哗然作响。
  毛氏父子女三人,脸上皆现出一片喜悦之声。
  “一提金”毛秋水道:“是时候了,你开井,为父收刀!”
  毛三郎依言走近井口,毛秋水却踩在一张木台之上,这时毛海蓉却递过了一个长形绸包。
  “一提金”毛秋水接过打开,其内是一双墨玉间裹蛟皮的刀鞘。
  毛秋水双手各持一鞘,毛海蓉却展出一口长剑,剑色纯青,一望即知是剑中极品,想系亦得知老人亲手所铸。
  三人凝神静息的注意着古井之内的动静,先时所传出的那阵金铁交鸣声,原本如银龙闹空,继而如翻江倒海,足有半盏茶之久,才渐渐归于平静。
  此时毛三郎已把井口封泥启开,双手紧托石面三角,父子三人表情更形紧张。
  沉默片刻,但听得井内异声再起。
  初闻的那声音异常的尖锐,刺耳生痛,继之而起是一片“隆隆”声,隐作风雷之势。
  毛秋水叱了声:“开!”
  负责开井的毛三郎,顿时双手力托着那块重有七百斤的巨石,一下子就抡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毛三郎起手的刹那间,井水“哗啦!”的一声作响,一白一红两道红光,如同经天的匹练刹时间穿空直起,那两道光华一出井口,乍然分开,一南一北作两下箭也似的破空直起。
  “一提金”毛秋水,喝叱一声道:“收!”
  右手刀鞘,突地掷出,直迎向南面那道白光奔出,好准的手法,只听得“呛啷!”一声脆响,空中二物迎为一件,陡地自空而堕,却被毛三郎抬手接住——是一口入鞘长刀。
  同时之间,那道出井的红光,形成一道长虹,离地三丈直奔向北方穿出,却为负责看守的毛海蓉迎了个正着。
  原来,毛氏父子女三人都有一身好功夫。
  毛海蓉身子倏地纵起,正好迎住了那道红光的来势,她手里的那口青光长剑,砍风疾斩直下,但听得“呛!”的又是一声脆响,红光向下一压,却由毛海蓉腋下直穿而出,“嗤!”——其快如电!
  毛海蓉嘴里“哎唷!”的叫了一声,身子在空中颤抖了一下,直坠而下。
  她落地的身子打了个踉跄,却为其兄毛三郎抢前一步伸手扶住一臂,这才发现到毛海蓉左腋下中衣破开一口,鲜血点点直下,伤势不能说重,可是却也令人吃受不起。
  那道穿出的红光匹练经空的直射而出,“呛!”的破墙而出,毛秋水大吃一惊,高叱一声,双臂一振,施展出“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跃墙而出。
  同时间毛三郎、毛海蓉兄妹二人惊于事发之突然,也双双跟踪跃出。
  “一提金”毛秋水眼看着苦心炼成的宝刀之一,竟欲破墙而逃,自是不舍——
  他身子猝然向下一落,掌中刀鞘双手持着向外一指,大吼一声道:“停!”
  那刀鞘内配有铸刀的原质磁钢一块,此刻经毛秋水内力逼使,泛出一股吸力,顿时之间就使得空中那道红光突地停住。
  三人至此,已可清楚看见空中宝刀,其色如血,红光泛天,耀目难开。
  毛秋水刀鞘一挣,那口刀就空打了个转儿,“当!”的落于地面。
  毛三郎身子一伏,跃身而前,正欲拾取——
  空中传出一声朗笑,却有一人身法快他一步,红衣闪处一个身材高大,脸若重枣的四旬汉子,像是一团旋风般的已然抢先一步,到了那口刀侧,一伸手,拿刀在握。
  这汉子端的是施刀好手!刀一到手,随着他出口的狂笑之声,掌中刀向外一递,一旋——空中“叭!叭!二连两声爆响,炸开了两朵刀花!紧接着此人刀势一卷,如戏空之巨蟒般的,卷出了一道长虹!
  刀是无上宝刀,人是极流高手,两相配合,相得益彰。
  毛三郎根本不须出手掂对方的斤两,只须一接触对方刀上所泛出的刀气,已知道这人功力极高,为近年罕见之士,惊心下吃这人刀势逼得后退了三步以外,方自拿桩站稳了脚步!
  这一突然的举止,自然使得在场三人大吃了一惊!
  红衣大汉手握宝刀,迫视了一下,宏声大笑道:“好刀,好刀,哈哈……”
  笑声若雷,生震四壁!
  同时间,人影如梭,一连着由墙外翻入了四条人影,四人身法之快,不须多看一眼,透过毛氏父子的眼角只触上一眼,即可知来者皆是当代罕见的武林高手!
  所来四人
  一僧是翩翩风流的儒家公子。
  一个是形销骨立的中年病夫!
  一个是黑发长髯的全真道长。
  一个是身林肥大手执纨扇锦衣巨贾!
  四个人虽然来的方向各异,身法各别,可是落下的势子却是一致,像是事先说好了一般!再者四人落下的部位,东、南、西、北,各取一角,假然是武林中传说中极具威力的“四象图”!
  这几个人,乍然的现身,不禁使毛氏父子大大吃了一惊!
  “一提金”毛秋水不愧是老江湖了,自从打制宝刀以来,早已熟知了天下英雄豪杰!
  这乍然现身的几个人,他虽不曾相识,可是由外表上看过去,却也猜知一个大概。
  毛秋水双手抱拳道:“毛某蓬门制刀,那里敢惊动许多高人……”
  言罢目光直视向捡刀的红衣大汉道:“壮士请赐还老朽红毛宝刀,不胜感激之至。”
  红衣大汉哈哈一笑道:“宝刀择人岂非天意乎?毛老头,这口刀咱买下!”
  “一提金”毛秋水面色微沉道:“老朽并未言卖,壮士何能言买!”
  话方住口,一旁那个身村吧胖;锦衣商贾模样的人狂笑道:“妙呀!毛胡子这话说得对极了,你这个人也太冒失了!”
  红衣大汉一双核桃般的大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的道:“放屁,咱老子是跟姓毛的说话,关你屁事!”
  那锦衣胖子手上折扇“飒!”的合在了一块,短眉一挑道:“放肆!”
  手中折扇陡地向前一指,但听得“啾!啾!啾!”三股尖风,空中现出了极为细微的三缕银光!
  那红衣大汉哈哈一笑,手上的红毛宝刀霍地向外一震,刀光乍吐又吞,随着那汉子刀势向内一收,三枚细若丝麦的透骨针,如蛆附骨般的俱都吸在刀身之上!
  红衣大汉大笑一声道:“这点门道,也敢在咱家面前显派!”
  刀身一抖,红光乍吐,三根白骨针在一声轻炸里,全数炸为粉碎,如雨毁的落向地面!
  这一手功夫,直把面前各人看得全数一呆——
  “一提金”毛秋水冷冷一笑道:“牡士已得领刀中三昧,可谓刀中之圣手,失敬,失敬!”
  那汉子哈哈大笑道:“毛老头,咱久听说中原有你这么一块招牌,所铸宝刀不让古人,只是无缘识荆,今日人刀共识,果然各不虚传,失敬,失敬!”
  言罢摆刀近看,一副喜极欲狂模样,仰天大笑不已!
  毛秋水冷冷道:“老朽尚不识得尊驾大名,这口刀三载苦心,更不敢轻易言卖,壮士请发还老朽吧!”言罢进前一步,伸手取刀。
  红衣大汉后退一步,浓眉倏展,虎目圆瞪!
  “一提金”毛秋水一派温和,丝毫不为所惧,再次伸手取刀,一只手向刀背上一搭,那口红光灿烂的盖世宝刀,起了一阵急颤。红衣大汉与毛秋水二人各自神色一变,紧接着毛秋水松手退后一步——
  他那张清瘦的瘦脸上霍然涨红如血,过了些时候才复如常!红衣大汉抱刀施礼道:“某只道先生是一擅铸宝刀的高人,却不知亦乃高人,失敬,失敬!”言罢上前一步,双手把刀呈送在毛秋水面前,道:“方才戏耍,先生万勿见责!”
  毛秋水伸出一只瘦手,接过刀来,金刀入鞘!却未曾出口发言。
  此刻那个站立南面的中年病夫,由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足下借刀伤人,一手‘刀骨风’果然了得,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我姓姜的!”
  红衣大汉霍地一惊,虎目睁向那中年病夫,冷冷一笑道:“姓
  姜的?敢问是淮上的‘病太岁’姜平?这倒是失敬了!”
  中年病夫苍白的脸上,绽开了一丝苦笑道:“足下何人,竟识得姜某姓名?”
  红衣大汉又是一声朗笑道:“病太岁,咱识得你,你却不识得咱,足见在下声名远不如你,草野村夫不足言姓,你这就不必多问了!”
  话声方住,立在东角的那个逍遥书生冷哼一声道:“光棍眼里揉不进砂子,你老兄反穿棉袄,装的是那门子羊?”
  红衣大汉嘿嘿笑道:“这么说,足下是认得咱了?”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楔子
下一篇:第二章 红毛宝刀 锋芒毕露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