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太原名刀 正文

第十八章 达成遗愿 为民除害
 
2020-01-01 16:59:1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身方转动之际,却听得身后一人喝道:“好个贱人,原来是你捣鬼!”
  云白姗寻声望去,刚刚看见发话人,正是白衣二矮,立身在一株高粱桿子上,却闻得空中“啸!啸……”两股疾风袭到,已由那矮子手上弹弓里,一连打出了两枚弹子!
  云白姗猝然一惊,知道诸氏兄弟武功不弱,少不得一番厮杀!
  她身子一挺跃起,用鸳鸯跺子脚的连环赐法,“叭、叭!”两声,把空中的一对银丸踢落。
  其时,左侧一人同时叱道:“贱人,你那里走?”
  白衣闪动,另一个矮子,手持着一口弯刀,如鹰搏兔般的袭了过来!
  云白姗掌中剑向外一磕,迎住了来人的刀。
  那后来矮子是诸飞龙,先前的矮子是诸飞虎,二矮双刀合并,确实有神鬼神不测之妙!
  诸飞龙的刀向下一压,嘴里怪叫道:“嗒……”
  这是两兄弟之间的一字暗语,云白姗自是难明其意,诸飞龙就手一停,已用刀尖的弯钩,锁住了云白姗的剑身,这一刹间,另侧的诸飞虎,平身窜近,掌中奇形兵丸,紧站着高粱桿子,如同一弯长虹般的飞卷而出!
  云白姗一惊旋身,裙角却吃诸飞虎的刀尖钩住,“嘶!”的一声,拉开了半尺长的一道口子!差一点可就伤着了她的右腿!
  云白姗这一惊,吓出了一身冷汗,才知道这双白衣二矮,果然非比寻常,自己如不打点精神,只怕在对方连手攻能之下,讨不了什么好去!
  一惊之下,长剑出鞘,娇叱一声,使了一扭“两翅翻云”的轻功绝技,“刷”的一下子翻到了诸飞虎前身。
  她长剑一抖,剑光吞吐着,直向诸飞虎小腹间刺去。
  诸飞虎想不到面前一个少女,竟然这般厉害,当下变色大喊道:“哆!”
  诸飞虎即由高梁穗间,浪身如浪的凑了进来,一经联手,配合得天衣无缝,当真是厉害之极,所幸云白姗得自高人传授,为当今最杰出之少年女侠,双方一动上手,杀了个难解难分。
  火场的另一面草舍,亦将有一番凌厉的搏杀!
  翩翩儒衫的沙千里,高踞草舍一角,眼看这片火势,成竹在胸,乃从容的飘身而下!
  他一连掠过了两处矮檐,来到鲁铁山听居住的舍前!
  舍前有一棵参天古树,沙千里闪身树下,他身子方自站定,就见正面窗户“刷”的一声敞开,由其内“飕”的掠出一条人影!
  这人一出身,即如钻天鹞子般的拔空而起,落向草舍之顶,在屋顶上“金鸡独立”式一站,正望着当前的火势,遂即翻身,翩若惊鸿般的又来到了窗前!
  沙千里早已看清了他,来人正是那个叫燕宝的奇异少年!
  这时就见他肃立窗前,高声道:“禀坛主,火势虽大,以弟子所见,不过是一时之威,还不至于烧到这里来,请坛主安心!”
  树下的沙千里暗暗点了一下头,如非是即将相搏的敌方,他真要禁不住夸赞这个燕宝判断之精明了。
  燕宝发话之后,草舍内响起一片笑声,正是鲁铁山的声音。
  他笑声一敛,慢吞吞的道:“这是敌人的诡计!看来是调虎离山,我们不可受骗!”
  微微一顿又接道:“燕宝,你代我传令下去,宝刀会弟子,不可前往救火,亦不可前往观火!”
  燕宝呐呐道:“可是……看样子他们已经走了!”
  “该死的东西……去叫他们回来!”
  “遵命!”
  燕宝答应了一声,抱拳退后了两步,陡的窜身而起,倏起倏落向着火场上赶去!
  可是紧随在他身后有一条人影,亦步亦密,如影随形,燕宝那等武功竟然不曾发觉!
  他身子方自掠上了一片土丘,身后人带起了一股疾劲之风,直由他头顶上翻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燕宝正面三尺左右!
  燕宝陡地一惊,后退一步,厉叱道:“什么人?”
  但见面前人,三十不到的年岁,一身灰色儒衫,长眉星目,一张清癯俊秀的险,背后背着一刀,露出的刀柄部份,看来竟然与鲁坛主的那口红毛宝刀一般无二!
  来人当然是“万里飞虹”沙千里,只是燕宝不知道罢了。
  沙千里冷冷一笑道:“燕宝,你不认得我,我却是认得你,念在你年幼无知,如能知过,速速走吧!”
  燕宝陡地一惊,一双眸子睁得极大,瞪视向沙千里,道“你怎么认得我?你是那个?”
  沙千里道:“你如果我的名字,只怕性命不保!”
  燕宝目光一凌,怒叱一声,道:“大胆!”
  他右臂向下一沉,陡的用五指向着沙千里脸上叉来,手掌未到,先有一股极为猛锐的劲风,这种功力,在他这般年岁来说,实在是难得,武林中即使是老一辈的人物,也很少有这等功力火候!
  然而,只可惜他所遇见的敌人太也不可思议了。
  疾劲的掌风方一袭近,沙千里冷冷一笑,右手轻轻向外一探,燕宝只觉得一股生平从未曾领受过的罡风迎面而至,力道万钧,无可抵挡!
  燕宝一惊之下,陡地向回一收手,就势向后一个疾翻。这小子着实狡猾到了极点,一发觉对手功力远超自己,就想到开溜!
  他身子才翻了一半,沙千里已如影附形的袭了过来!
  燕宝落下的同时:沙千里也落了下来,二人仍然是脸对脸,燕宝一呆之下,右手“独掌开山”,“呼!”的一股劲风,直向着沙千里头顶力砍直下。
  沙千里只一抬手,只见他五指弯直伸缩不一,燕宝心中大吃一惊,方自认出对方这种手法,颇似传说中的“迦蓝神手”,却已是闪躲不及!只觉得手腕间一阵发麻,已吃对方拿在了手中。
  燕宝大声叱道:“快放手!”
  他另一只手,运足了力道,赶着向沙千里小腹上猛扎过来。
  沙千里一声冷笑道:“小家伙你太也手狠了!”
  右掌向外一拧一翻,怒喝一声,道:“去!”
  但听得“克察!”一声,在沙先生神力之下,燕宝那条右臂顿时报废,再加以猛烈的下摔之势,只听得“砰!”的一声,登时昏死在地!
  沙千里却也无意取他性命,遂即腾身而起,一路飞纵着直向鲁铁山居处行近!
  鲁铁山睡室内亮着一盏灯!
  沙千里风驰电掣的来到了近前,他身子方一落下,窗内的鲁铁山却已察觉道:“是宝儿么?”
  沙千里一笑道:“鲁铁山,有好朋友来瞧你来了!”
  室内灯光倏地一熄,同时窗扇“刷啦!”一声大敞而开!
  彼此的眼神儿,在和对方一照面的当儿,紧紧的互相吸引住!
  鲁铁山坐在一张竹藤椅上,身上仍然穿着那袭白色锦衣,那口红毛宝刀就平置在他的双膝之上,他手握刀柄,脸上显现出惊恐,忿怒不同的表情。
  良久,鲁铁山徐徐的道:“大漠一别,匆匆数载。沙兄无恙否?幸会,幸会!”
  沙千里森森一笑道:“托福,托福,一切粗安,倒是鲁朋友你多年不见,此刻看来风采多了!”
  鲁铁山一声朗笑道:“你我是老朋友了,用不着拐弯抹角,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沙兄,人道是你沙千里不辞大漠千里,深入中原,为的是要找寻我鲁铁山,可是真的?”
  “不错!”
  “为什么?”
  “要向朋友你讨教几手高招!”
  “好说……”鲁铁山目射怒光道:“当年承蒙沙兄手下留情,鲁某得以不死,退走中原,沙兄何以又再见逼,未免欺人太甚了!”
  沙千里徐徐道:“沙某乃是受一亡友所托!”
  “是谁?”
  “毛秋水!”
  鲁铁山一惊道:“铸刀的毛秋水?”
  “正是此人!”
  “哈哈……”鲁铁山笑声一顿道:“果真如此,鲁某当年一念之仁,反留得日后祸害了!”
  “这句话何尝不适宜沙某人来说!”
  鲁铁山虎目放威道:“千里兄,俗语道:土别三日刮目相看,你应知姓鲁的已非当年吴下阿蒙!”
  沙千里冷峻的脸颊上,现出了一丝傲然冷笑,他叹息了一声,道:“鲁朋友你妄自托大,须知水涨船高不变之理!惟如此,才能自重!”
  鲁铁山浓眉一挑道:“那可不见得!沙兄,你身背何物?”
  沙千里笑逍:“刀耳!”
  鲁铁山冷冷笑道:“毛老儿欺骗了我,原来同炉所出,实有两口!”
  “正是如此!”沙千里面临大敌,一丝不乱,娓娓道来:“毛秋水临终前,以此刀相赠,力数鲁兄你十大罪,恳托沙某取你性命!”
  “我知道了……”
  双方都好似成竹在胸,尽吐胸中丘壑。
  鲁铁山冷笑着道:“那么,另有一位姑娘又是何人?何以也要与鲁某人作对?”
  沙千里道:“那位姑娘姓云名白姗,乃甘肃布政使云宗尧之女,据说乃在向鲁朋友你讨回一件失去的东西!”
  鲁致山脸色微做一变,单手按着椅把子,发出一阵低沉的嘿嘿笑声。
  他一双眸子,向着前方火场看了一眼,冷冷的道:“这么说,此刻屠杀我门人当是此女了!”
  “你又说对了!”
  鲁铁山一只手探入怀内,摸出一个漆木匣子,打开来,其内宝光闪烁,翠映眉梢。
  他冷冷笑道:“那位云姑娘的东西在此,多年来鲁某人视为拱壁,其中一方,虽折为二,亦不失其名贵,鲁某人愿双手奉还!”
  沙干里心中一怔,表面上却不显出,冷笑道:“鲁兄当然是有条件的了!”
  鲁铁山频频点头,说道:“沙兄不愧智高一等,但不知可能为那位云姑娘做主否?我想你也是作得主的!”
  说到此,怒声道:“要想收回这四块翡翠,沙兄你先得接过鲁某这一刀!”
  沙千里奇道:“只一刀么?”
  鲁铁山哈哈一笑道:“不错,只一刀,一刀已经足够了!沙兄可愿赐教?”
  沙千里见他说话时,一双眸子左倾右斜,虽是正面而视,但知其心机诡诈,对方既放言一招分胜负,当知他这一刀,势必凌厉无比!
  鲁铁山这时脸上益现杀机,手中翡翠已置于身前几上!
  四只眼睛,如同磁铁吸针,双方的手不约而同的也都握在了刀柄上!
  空气好像一下子胶住了,但只闻火场中“劈劈啪啪”的燃烧声、叫嚣声……
  这些声音,渐渐也不为二人所闻!
  双方的手都在战颤着,俱都把不可思议的内力贯注于刀身之内。
  这一刀该是何等荡人心弦的一刀!
  这一刀又该是何等残忍的一刀!
  那一刹间的来临——双方的势子是那么的猛烈、疾快,几乎是同时同刻,只见一红一白两道眩目的奇光,幻化成一天异彩,刀光里包裹着两个人伸缩曲扭的人影,那等凌厉的一个滚翻,如龙戏珠,如鸡抱卵!
  在闪烁的刀光下,白光似乎尖锐的刺开了红光的帏幔,两个人在即将落地的一瞬之间,交叉如夜蝙飞过。
  双方换了一个位置!
  沙千里变为室内,鲁铁山变作室外!
  彼此相视——一丝血光由鲁铁山锦缎衣上现出来,初时不过一现,即刻间如怒潮泉涌,爆开了大片血花。
  鲁铁山不愧是天地间的一条硬汉!他用力的把手中一口红毛宝刀死劲的插入泥土,竟然稳住了他势必倒下的身子,他临死不倒!
  喉陇里发出沙哑的笑声,只见他眉张目凌,唇掀齿现,他想要说什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一条人影,如掠波之燕,爬然而至,极其美妙的落在了二人之间,现出来云白姗妙曼的身影。她略为顾视了一下,张惶的投身室内!
  “大哥……”他惊吓的看向沙千里道:“你受伤了么?”
  沙千里木然的摇摇头,抬手“呛!”的一声,收刀入鞘,却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慢慢伸手拿起了几上的木匣,递向云白姗,后者接过,匆匆打开,翠光一映,她立刻关上了匣盖,揣入怀内!
  沙千里这时已来到了鲁铁山面前。
  云白姗走近,看了看他的致命刀伤,惊道:“大哥好厉的刀炁!”
  沙千里眸光微合,道:“他不知道,他的刀只要再上抬一寸,我命休矣……实在难以令人相信,仅仅三年不见,他竟然练成了如此刀功,令人可佩!”
  云白姗由他手里拔出了那口红毛宝刀,鲁铁山猝失重心,“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这口刀今后该是我的了!”她拾起了地上的刀鞘,合刀插入!
  夜风飘送着草木枯焦气息,燎原大火已呈余烬,只是股股白烟在黝黑的天空里,袅袅上升,凌晨的寒霜,不觉侵入秋衣,给人以“月落乌啼霜满天”的无限感受。

  (全书完,金眼神雕提供图档,凌妙颜OCR,锋竹芹叶校对,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太原名刀

上一篇:第十七章 声东击西 火攻敌人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